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三百六十八章 惨烈

文/漠问尘
网游之第一纪元 本章字数:2646 网游之第一纪元txt下载
推荐阅读:八零小甜妻 我是一具尸体 神仙微信群 恋上邻家大小姐 诡缠人 天命神相 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夜色如墨,阵阵卷起的风中,满是血腥的味道。

    一场几近惨烈的战斗,终于在这原本旷静的原野上,拉开了帷幕。

    巨大的石块如雨点,密集的箭矢似飞蝗,自宽厚的土墙上接连飞出,滚落在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的晶兽群中,激荡起阵阵暴怒的吼声。随着一只只低阶晶兽不断倒下,更多的晶兽似数之不尽般,从后涌来,前仆后继,悍不畏死,不多时土墙之外,便已积满了晶兽的尸体。

    要知道普通的兵器和箭矢,根本无法对这些防御力惊人的晶兽造成有效的杀伤,只有用晶兽的元核,经过特殊祭炼,才能发挥出应有的效果。

    这些经过特殊祭炼的箭矢每每落下,都会有一只晶兽被打翻。

    只是天风部纵然防守严密,但是晶兽的数量却只多不少。

    最要命的是,这些箭矢的数量,是有限的。

    经过数轮的攻击之后,许多地方已经开始变得捉襟见肘起来,为了节省这些特殊箭矢的使用量,不得不收缩攻势,而不断自原野中涌出的晶兽,却依旧源源不断。

    没过多久,便开始有不断的晶兽,嘶吼着冲出重重的箭雨和飞石,风一般飙至土墙下方。

    这些灵智不低的晶兽,远非普通的野兽所比,纵身一跃便跳在了土墙前沿,锋利的爪子牢牢嵌入土墙之中,四足再一蹬之下,已然跃在了土墙上。

    前几只晶兽甫一落下,便有数只矛叉迎来,不等其反应过来,便已被斩成肉酱。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晶兽,不断地跃上土墙,墙头上异常惨烈的肉搏战,终于展开。

    往往要有三四个人,才能勉强对付一只低阶的晶兽,而土墙虽然足够宽大,但是也堪堪只能容下五六个人并肩而行的距离,随着越来越多的晶兽不断跃上土墙,情势顿时变得岌岌可危。

    康石手中早已换上一柄长刀,挥舞劲疾如风,在其脚下,四只形态各异的晶兽,躯体残缺不全地摆在那里。而他高大的身形,也已是浑身布满了血迹,也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晶兽的血,或许两者都有。

    呃啊~

    一声痛苦而又尖锐的惨叫,从其身后传来。

    康石猛然回身,却只见一个年纪还不到二十的年轻族人,与一只晶兽厮扭在一起,双双从土墙上滚落下去,甫一落在墙下,立即便有数只晶兽一拥而上,将其撕裂。

    鲜血飞溅,残肢惊心,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般被晶兽分尸。

    “石头”

    康石大叫一声,呀呲欲裂,恨不得将这些晶兽生吞活剥。

    身旁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传来,一个族人直接被两只晶兽一左一右,生生撤下胳膊,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在淋漓鲜血的刺激下,一众晶兽变得愈加狂暴和残忍。

    放眼看去,长长的土墙之上,已然变成了一道鲜血染成的修罗场。

    “康石大哥西边的防线被撕开了一道口子,马上就要守不住了,我们……”

    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守卫,跌跌撞撞地跑至康石近前,一脸的焦急和绝望之色,话还未说完,便被身后窜上的一只晶兽咬住了脖子,锋利的牙齿直接洞穿了他的咽喉,使得其后边的话,戛然而止。

    滚烫的血液飞溅而出,打在了康石的脸上。

    眼前这个年轻的的守卫,双目圆睁,带着恐惧和不甘,缓缓倒下去。

    也许他自己也想不到,就这样死在了汹涌的兽潮中,在他意识模糊的瞬间,脑中闪现的是,身后的家里,还有两个四五岁的孩子,还有他的妻子,在等着他回家。

    可是他永远都回不去了。

    同时,还有更多的人,永远都无法回家了。

    死亡即是神秘和缥缈的,也是神圣和伟大的,在死亡面前,每一个人每一个生命都瞬间变得平等起来,当死亡真正降临的时候,不论是谁,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无力。

    眼见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般倒了下去。

    康石只觉喉间没来由的一阵作呕,大脑一时间变得空白。

    依旧有些滚烫粘稠的血液,顺着他粗犷的脸颊,顺流而下,吧嗒吧嗒滴在脚下。

    他竟在那一瞬间,变得似石雕般呆立原地。

    就在这时,只听得‘噗嗤’一声闷响,低沉而又恐怖,猛地自他胸膛传来,康石缓缓低下头,带着几分茫然和迷惑的眼睛,往下看去。只见一只灰白色的尖锐犄角,像是一把利刃般,带着粘稠的鲜血,从他的胸膛穿透而出,殷红的血液,正顺着犄角的尖端,不断滴落在地。

    他好像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那么的清晰,正在变的缓慢。

    四周起伏的呐喊和嘶吼,都好像在这一瞬间变得安静,耳边只剩下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撕裂般的痛楚,猛地爆发开来,康石那带着几分茫然的双眼,终于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只听‘咣当’一声,手中长刀落寂地滚在地上。

    这个让人有些疲倦的世界,终于变得安静了吗?

    在他意识即将消失的那一瞬间,似乎听到了不远处愤怒的吼声。

    这个近两米高的铁打一般的汉子,最终还是倒在了早已被血染红的土墙上。

    直到死去,他张开的眼中,依旧带着几分茫然。

    不远处,康因和洛虎两人口中怒吼连连,发疯般扑来。

    轰隆一声巨响。

    原本坚不可摧的栅门,终于在晶兽不断的撞击下,轰然倒地,激荡起阵阵尘土,潮水一般的晶兽,铺天盖地地自入口处争相涌来,霎时间便将门后的百余人吞没。

    顿时不断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自洪流般的兽潮中传出。

    没多久,便开始变得星星点点,最终消匿。

    入眼尽是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晶兽身影,入耳尽是连绵一片的兽吼之声,在这死亡的洪流面前,每个人都是那么的渺小和无力,就好像是惊涛骇浪下的一叶扁舟。

    “冲上去,死也要守住入口”

    康木自沉重的悲痛中惊醒,纵身跃下土墙,长叉横在胸前,睚眦欲裂地大吼道:“身后是你们的父母,你们的妻儿,决不能让这些恶魔冲进寨子里”

    那些被滚滚兽潮震慑的人们,在康木的吼声中纷纷反应过来。

    呐喊声中,一队队年轻的战士,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组成一道道人肉防线,双眼通红地迎向眼前滚滚而来的晶兽,此时此刻,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与部落共存亡

    无休止的杀戮,每个人都已经变得麻木,只是机械地挥舞着手中的兵刃。

    早已被鲜血染红的大地,何时才能拂平这般疮痍的伤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