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三百七十一章 渡劫

文/漠问尘
网游之第一纪元 本章字数:2771 网游之第一纪元txt下载
推荐阅读:诸天万界 萌萌山海经 魔动九天 至尊召唤师 混沌武神 少年至尊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剑动山河 空亡屋 阴阳代理人
read4;

    一秒记住谷♂粒÷小÷说网 shude,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也就在此时,那人周身刺眼的光幕,忽地消失无踪。

    难道是之前无匹的雷罚之威,已经耗尽了那层光幕的能量?那么接下来更加恐怖的天威,他又如何能够接的下?封古的心开始收紧,眼中开始露出绝望之色。

    圣子若是真陨落在此,那么千余年的煎熬和等待,将全都化为泡影。

    她自己已是一个将死之人,但是如此之后,身后的族人,以及万万千千的生灵,又将会面临怎么样的浩劫?她不敢再想下去,缓缓闭上双眼,两行浊泪,悄然滑落。

    是不甘,是悲愤,还是心如死灰?

    在那一瞬间,耳边又开始变得寂静,空气似又凝结。

    在时间仿佛刹那的停顿之后,阵阵不可思议的惊呼声和焦躁的低吼声,自周围人群和兽群中传来,似乎是眼前的天象实在太过于震撼,使得他们已然忘了依旧身处险境之中。

    那不可一世的煌煌天威,带着毁天灭地之势,笼罩而下。

    仿佛是要将那人影连同脚下的大地,一齐吞没。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人的力量此时此刻,显得是那么渺小和苍白。

    但是!

    在阵阵悠长而雄厚的龙吟声中,那人竟一跃而起,执剑一冲而上,迎着那万道交织的五色雷电,看那势头,竟隐隐带着几分不可一世的桀骜之势。

    就算是面对无数世人顶礼膜拜的苍天,面对那仿佛永不可战胜的天刑,也不曾有丝毫的退缩!

    刺目耀眼的光亮,在其周身又一次亮起。

    比起那煌煌天威,竟也不逊分毫!

    耀眼的光芒在瞬间亮到了极点,仿佛最灿烂的星火瞬间点燃,再没有人能望见其中光景。那仿佛疯狂一般的光芒,顷刻间铺天盖地地席卷而出,从下往上,将那人全身尽数笼罩。

    而同时,更有巨大无匹的光辉,猛然冲天而起,那无尽气势,竟是将狂暴的雷电之网,一冲而破,直向着天际那神秘的、翻滚不定的巨大漩涡而去。

    轰隆

    轰隆隆

    巨大的雷鸣轰响,彻地而来。

    天地间蓦地变得如同白昼,那峰顶之上,更是只剩下无尽的万丈虹光。

    所有人都在那一瞬间,不由自主得紧闭双眼、双手抱头,面带痛苦之色滚落在地,就连那些实力非同一般的中阶晶兽也齐齐匍匐在地,浑身颤抖不已,发出阵阵痛苦的低吼。

    即便是实力已臻化境的封古以及那银色巨狼,也不禁颔首掩目,蹬蹬蹬倒退数步。

    人的力量,究竟有多强大?

    天幕苍穹,雷声震耳欲聋,声声都似有裂天之威,如被激怒了一般,瞬间,那威势无比的天刑雷云,翻滚更甚,犹如碧海滔天的巨浪一般,一道巨大的、无匹的五色雷光,缓缓将雷云之中所有的威能,全都吸扯凝结,迎着那好似疯狂一般的虹光,一撞而下。

    两股带着毁灭之息的炽烈光柱,猛地在天地之间轰然对撞,恐怖的波动过处,地面山脉尽数震动,无数巨岩石壁纷纷开裂,在那雷声隆隆之中,万兽哀嚎,如人间末日所在。

    此时整个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那不可直视的万道光芒!

    天地凝固,似就在那么一瞬。

    时间静止,似就在那么一刻。

    像是亘古的永恒,又像是弹指的刹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在那遥远而又缥缈的寂静中,在那铺天卷地的万道光芒中,忽地,一声低不可闻,却又清晰似在耳边的嗡嗡哀鸣,一闪而逝,瞬间又归于虚无。

    在那让人无法直视的万道光芒里,丝丝缭绕的紫气,如春雪般忽现又消融。

    消融在无尽苍穹中,消融在茫茫大地里。

    遥远的天际,那巨大的五色雷云光柱,终于缓缓散去,低沉的翻滚的乌云似乎得到了发泄,狂风渐渐止歇,雷声也慢慢停了下来。

    随后,天地间仿佛一下子回复了原本的平静,继而又变得深沉和邃远。

    半空中那道人影,秋叶般飘落而下。

    死一般的寂静,似要将大地吞没。

    封古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双眼,脸上说不出是激动还是释然,佝偻的身形微微颤抖着,一时间老泪纵横,仿佛在那片刻又老去了许多。

    而一旁不远处的银色巨狼,犹如石雕般呆立不动,一双幽然的眼睛,怔怔地望着沉寂的峰顶。

    周围一众天风部的族人,或躺或坐,有的挣扎着站起身来,连同远处数之不尽的大小晶兽,皆目瞪口呆地望向天际边横卧的黑色山峰,说不出话来。

    又过了许久。

    封古深吸一口气,周身亮起阵阵乳白色光晕,缓缓往手中的拐杖中汇聚而去,紧接着,道道仙气一般的白芒,淡淡地弥漫开来,将周围一众受创不小的族人,全都笼罩其中。

    舒缓的白光,像是爱人的柔荑细手一般,那么的轻柔和神圣。

    不多时,原本萎靡不振的人群,渐渐变得再次生机勃勃。

    封古那皱纹横生的脸色,也更加的苍白。

    只听她闷哼一声,身形兀地大震,几欲站立不稳,一旁的多兰惊呼一声,扔下手中的短剑,快步跑过去,挽住封古的胳膊,将她轻轻扶住。

    “孩子,我没事,现在圣子觉醒,我也再无牵挂和遗憾了!”

    封古笑着摇头轻叹一声,眼中带着几分溺爱的神色,苍老枯槁的手轻抚多兰如瀑秀发,脸色一时间甚是平和,随即转过身,对不远处的银色巨狼缓缓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银色巨狼缓缓将目光自远处的山峰上收回,带着几分茫然之色,沉默不语。

    良久之后,才发出一声长叹,开口道:“我还能有什么话说?”

    声音清悦绵柔,却带着难言的苦楚之意。

    封古此时脸上无喜无悲,看着眼前的银色巨狼,眼中闪过几分不忍之色,缓缓又道:“师妹,天命不可违,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已既定的命数,你如此执着,最终苦的,还不是你自己”

    银色巨狼庞大的身躯猛然一震,欲言又止。

    紧接着一声凄然的长叹,自其口中发出,带着几分落寂之意,终于开口道:“你师姐你终于肯认我这个师妹了吗?”

    封古似喃喃般叹道:“这千余年来,我从来都没说不认你这个师妹呀!”

    银色巨狼似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积郁之情,那压抑了千年的苦楚和寂寞,此时悉数席卷而出,忍不住扬首发出一声凄绝而又悠长的嚎声,直在寂静旷远的夜空中,传出去很远很远。

    无边的寂静和沉默,又开始蔓延。

    就在这时,远远死寂般的黑色山峰顶部,一道人影缓缓飘起,划破了寂寥的夜空,往这边徐徐飘来,看似缓慢,实则刹那间便已到了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