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章 彼此都落了个清静

文/萧儿美蛋
本章字数:5248 香妻如玉txt下载

永宁听了这话,心口也是一沉,她沉默片刻,才道;“这宫女此时何在?”

“已经被太后下令,接到寿康宫去了。小说/”

永宁闻言,心里便是苦笑,只微微点了点头,道了句;“此事,便让太后处置吧。”

说完,永宁侧身,向着听香水榭看了一眼,回想起凝香方才的容色,显是已经将自己的话听了进去,又孰知半路会杀出个元仪殿宫女,永宁闭了闭眼睛,对着月竹说了句;“月竹,咱们走。”

月竹见永宁神情平静,遂是赶忙跟上,回到荷香殿,月竹打量着永宁神色,小心翼翼道;“公主,皇上昨夜临幸那宫女,想来也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您可千万别难受。”

永宁瞥了她一眼,道;“我难受什么?他身为皇上,临幸宫女只是寻常,有何好难受?”

月竹道,“公主自小在宫里长大,见惯了皇上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可董妃长在民间,怕是得了消息,又要难过一场了。”

永宁闻言,只微垂着双目,良久,才轻声道;“就看她自己,能否想开了。”

月竹想了想,道;“公主,您说皇上会如何安置那个宫女?”

“事已至此,皇上如何安置那宫女,还重要吗?”永宁声音轻微,语毕后又是说了句:“再说,若我没有猜错,想必太后已是下了懿旨,给了那宫女名分。”

元仪殿。

梁泊昭一直睡到午时。

宿醉后,头疼欲裂,嘴巴里更是干燥如火,他从床上起身,只按了按眉心,看着周遭的一切,眼底浮起几分恍惚。再看向身旁,已空无一人,唯有床褥间却是浮着几分甜香,提醒着他,昨夜那一场欢爱,并非他的梦境。

梁泊昭下了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嗓子里方才清爽。

听到屋子里的动静,王公公慌慌张张的领了内侍进屋,小心翼翼的开了腔;“皇上,您醒了?”

梁泊昭在椅上坐下,他双眸暗沉,声音嘶哑;“昨夜,有谁来过?”

王公公心里一咯噔,只道;“昨夜里一直是老奴在皇上跟前服侍,没没旁人”

梁泊昭双眸如刀,向着他看去。

王公公心头大骇,终是忍不住跪了下去;“皇上,昨夜里您喝醉了,嘴巴里一直说着胡话,老奴让人去熬了醒酒汤,后来玉姑娘端了醒酒汤,老奴尝了后,让她给您送了过来哪知哪知”

梁泊昭竭力回忆着昨夜发生的事,然而无论他如何回忆,却只想到自己与赵云平在明月阁饮酒,而后甚至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的元仪殿,但他却偏偏做了场梦,一场美梦。

醒来后才知,终究不过是个梦,凝香并未来过。

她到底还是没有来找过自己,即便他将罗口村为她搬来,她也不曾来见自己一眼,到底是他想多了,自作多情,怕也不过如此。

梁泊昭合上眼睛,有些许的片段的在脑子里闪过,在睁开眼睛时,他面色沉郁,只道了句;“继续说。”

“是老奴在外殿听到汤碗落地,忙领着小顺子进了内殿,就见见皇上搂着玉姑娘老奴不敢再看,只和小顺子退了下去皇上,这,真的,这”

王公公语无伦次,梁泊昭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淡淡说了句;“不必说了。”

王公公俯身于地,不敢多言。

“她现在在哪?”梁泊昭开口问了一句。

王公公一怔,小声道;“皇上问的是玉姑娘?”

梁泊昭摇了摇头,吐出了两个字:“董妃。”

“老奴晨起时领了人去听香水榭,本想着接娘娘和公主出宫,岂料在水榭门口遇上了袁妃娘娘,待老奴进了水榭,就听董妃娘娘说,她改了主意,不想带公主出宫了,老奴自然欣喜,刚想回来和皇上说,哪知”

“哪知什么?”

“哪知,太后娘娘下了一道懿旨,将玉姑娘封了美人,昭告六宫,皇上临幸玉美人的事也是传到了娘娘耳里,董妃娘娘方才已经带了公主,去了朗园了”

闻言,梁泊昭淡淡笑了,少顷,又是一笑,似是听了个笑话,王公公心生惧意,只颤声道;“皇上,您要舍不得娘娘,老奴这就让人去将娘娘接回来。”

“不用,”梁泊昭摇了摇头,黑亮的眼底渐渐浮起一抹刻骨的苦涩,只一瞬,那抹苦涩已被他压下,就见他一晒置之,言了句;“走了好,彼此都落了个清静。”

“皇上”王公公身子一震,似是不曾想到梁泊昭竟会说出如此的话来。

梁泊昭坐了片刻,慢慢站起了身子,向着殿外走去,“这个位子,本就是孤家寡人,既是孤家寡人,朕受着便是。”

他心知,自己当初不当皇帝是死,却从没想过,如今当了皇帝,却是生不如死。

凝香抱着九儿,一路上都没有吭声,目光只落在马车一角,眼睛里空空荡荡的,似是所有的感知都消退了,只余下一抹酸涩。

他终究是皇帝,迟早都会临幸别人,哪怕没有今日的玉美人,也还会有兰美人,珠美人,后宫佳丽三千,哪怕一夜一个美人,怕是整整十年,也轮不完吧

凝香吸了口气,将眼底的涩意压下,情不自禁的将女儿抱的更紧,还好,她还有这个孩子。

他总算没有那样狠心,将孩子也从自己身边夺去。

回到朗园,董家老小已是在园外候着了,梁泊昭在兵部给董怀虎挂了闲职,无需上朝,即可领的丰厚薪酬,而董父早被封为宁国侯,董母亦是宁国夫人,每月可得朝廷供奉,偌大一座朗园,倒也是泼天的富贵,并未随凝香失宠而呈丝毫颓败之势。

凝香见着亲人,只觉得全身都是松懈了下来,董母早已听闻女儿在宫里被皇上冷落,此时看着凝香消瘦的小脸,泪珠子一下便是落了下来。

凝香喊了一声;“娘”在没有第二声,她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身子眼睁睁的软了下去。

周遭的人都是骇破了胆,乳娘慌忙将九儿抱过,董母已是哭出了声,田氏尚自镇定,先让人将凝香扶进了屋子,又是命人去请大夫,闹了半日,朗园才算是安静下来。

而凝香晕厥之事,已是有人将消息传进了皇宫。

梁泊昭自登基后,玉秀宫虽选有秀女,却不曾得皇上宠幸,而今元仪殿玉美人一朝飞上枝头,以宫女之身一跃而成皇上嫔妃,短时内传遍六宫,不消多久,就连前朝大臣亦是有所耳闻,不少大臣俱是纷纷期盼,就盼着这玉美人能一举得子,怀上龙胎,尽快给梁泊昭诞育子嗣。

玉美人自被太后下旨封为美人后,便单独住在了玉茗宫,太后本想由着此女抓住儿子的心,不成想梁泊昭却连一次也不曾宣召过,太后明白玉美人容貌相似凝香,本以为为了这个缘故,能把梁泊昭的心给拉回来一些,岂料自那夜之后,梁泊昭竟是将玉美人抛之脑后,就好似从未有这个人般。

玉美人自己倒是松了口气,那一晚,毕竟是她用了心计,趁着梁泊昭酒醉,使出浑身解数勾引才得了皇上临幸。而后又生怕皇上忆起夜间的事,恼怒自己偷爬龙床,是以将事情闹到太后那里,便是想着依靠太后这尊大佛,来保得自身周全。果然,太后听闻梁泊昭临幸了她,当即就下旨将她封为美人,也算是得偿所愿。

至于龙子,她倒是不曾想过,哪里能有那样的好运,一夜间就能将孩子种下?

朗园,夜深沉。

凝香自打白日里晕厥后,一直都是躺在床上,大夫已是来瞧过,只说了句娘娘身子弱,日后须得多加调养,其他的便是将心放宽,其他便也未说什么。

董家上上下下都是诚惶诚恐,凝香虽是董家的女儿,可如今的身份终究还是皇妃,是皇帝的人,有了个好歹,谁能担得起?

董母与田氏都是守在凝香床头,尽心尽力的照看着,瞧着女儿憔悴的小脸,董母心中难过,不住的抹泪,直到管家匆匆前来,对着她开口;“老夫人,皇皇上来了”

董母与田氏闻言,都是大震。

凝香昏睡中只觉得累,浑身都在无丁点力气,半夜时,她醒了一次,恍惚见自己床前坐着一道高大的身影,那人一动不动,就坐在床前凝视着她,昏暗的烛光下,她看不清他的面容,却也知晓他是谁。

她的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几乎分不清梦境还是真实,却只觉得心痛,只转过身子,将眼睛合上,不在看他一眼。

她不知他是何时离开的朗园,而后的几夜,她总是服了药便沉沉睡去,夜间再也没有醒过,更是不知他来没来过。待她彻底将身子养好,已是月余之后了

(快捷键 ←)上一章:188章 你终于来了 返回《香妻如玉》目录 下一章:190章 玉嫔(加更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