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章 杀母夺子

文/萧儿美蛋
本章字数:5765 香妻如玉txt下载

永宁回过头,目光沉稳,向着月竹看去。

月竹欲言又止,碍着一旁的太医,只缓步上前,对着永宁道;“奴婢跟公主一块进去。”

“你还没有嫁人,产房这种地方,还是别进了。”

月竹摇了摇头,主仆两对视了一眼,俱是明白彼此心中所想,见月竹坚持,永宁不再多说什么,两人一道进了后殿。

玉嫔已是疼的面色煞白,不住的呼痛,产婆也是忙得满头大汗,催促着她用力。

其余的宫人见到永宁,俱是纷纷跪下身子,向她行礼。

永宁命诸人起身,向着玉嫔走近,就见她额前一层冷汗,见到永宁,挣扎着吐出了一句;“袁妃娘娘”

永宁声音温和,宽慰道;“你不用怕,太后已经去了法华殿为你们母子诵经祈福,就连皇上远在南疆,也传了折子回来,惦记着你产期已近,只要你诞下皇子,当即将你晋为玉妃。”

玉嫔眼睛一亮,嘶声问了句;“娘娘所言当真?”

永宁微微一笑;“千真万确。”

玉嫔早已脱力的身子在听得永宁的这句话后,不知从哪得来的力气,只攥紧身下的床褥,随着产婆的嘱咐,一次次的用力。

怀胎六月时,太医院的院判就已断出她腹中怀的是个男胎,这个孩子关系着她一生的荣华富贵,皇上年近四十,膝下尚无子息,若等她生下这个孩子,便是子以母贵,等她诞下皇长子,别说区区一个妃位,哪怕是那凤冠,保不准也会落在她的头上。

玉嫔咬紧牙关,想起日后的风光,此时的这些痛楚又能算的了什么?

“娘娘用力,老奴已经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娘娘在使把劲儿!”产婆的声音也是嘶哑,一声连着一声,绞着人耳朵。

玉嫔拼着一口气,额前的碎发早已被汗水打湿,阵痛袭来,终是忍不住发出撕心裂肺的呻吟。

月竹站在永宁身后,垂着眼睛一语不发,她心知皇上从未传过折子,更没说过要将玉嫔晋封为妃,永宁此时说来,便是想让玉嫔吃颗定心丸,能尽快将孩子产下。

看着忙碌的产婆与嬷嬷,月竹悄悄靠近,在永宁耳旁道;“公主,若等太后回来咱们怎么说?”

永宁将目光从玉嫔身上移开,淡淡道;“咱们什么也不用说。”

“奴婢有些担心,太后这些日子,可是十分宠着玉嫔。”

“她宠的,是玉嫔腹中的龙胎,是皇上的骨肉,玉嫔也好,董妃也好,在她眼里,都不过是给皇上诞育子嗣的用具罢了,是死是活,她不会放在心上。”

月竹心中一震,只闭上了嘴巴,随着永宁在一旁等候着。

期间,有宫女端了参汤,喂着玉嫔饮下,到了午时,太医又让医女送来了催产汤,稳婆和嬷嬷进进出出,端着一盆盆的热水,一直折腾到申时(傍晚五点左右),终于,玉茗宫中传出了一声响亮的婴啼。

“生了生了,皇上大喜,玉嫔娘娘大喜,是个小皇子!”产婆的声音透着喜庆,玉嫔产后乏力,听得是个皇子,心里既是喜悦,又是骄傲,躺在床上,一时间虚弱的说不出话来。

永宁心口震荡,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那一团粉红色的小肉,新生的婴儿压根看不清眉眼,直到乳娘为他洗去了身上的血污,包在襁褓里,才总算有了点孩子的样子。

“娘娘,您抱抱吧。”乳娘小心翼翼的抱着皇长子,将孩子递到永宁面前。

玉嫔睁开眼睛,只冲着嬷嬷微弱的开口;“把我的孩子给我”

并没人理会她。

永宁的胳膊微微颤抖着,那样小的一团,只让她几乎不敢伸手,唯恐弄伤了他,她看着那孩子一张小脸皱巴巴的,小眉头拧着紧紧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那里哇哇的哭。

“娘娘甭怕,一回生两回熟,多抱几次就成了。”乳娘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带着卑微的讨好。

永宁终于将那软软的小肉抱在了怀里,这就是她盼了这样久的孩子,梁泊昭的孩子。

听着孩子的哭声,她的眼泪也是收拢不住,一颗颗的从眼睛里落了出来,有一颗落进了孩子的嘴里,被他砸吧着吃进了肚子,仿似是母亲甘甜的乳汁。

玉嫔面色雪白,刚生产完的身子并没丝毫力气,却还是挣扎着微微仰起身子,对着永宁道;“把孩子给我那是我的儿子”

永宁稳稳当当的将孩子抱在臂弯,她不曾看向玉嫔,只瞧着孩子的小脸,对着屋子里的宫人吩咐道;“速去像太后报喜,就说玉嫔娘娘为皇上诞下了皇子,于社稷有功。”

“是。”宫人们纷纷退下,后殿中,便只剩下产婆与乳娘。

玉嫔瞧着鱼贯而出的宫人,心里似是想起了什么,眼底瞬时浮过惊惧,她沙哑着嗓子想唤人,却因产后脱力,嗓子在生产时也是变得嘶哑,再也喊不出声来,即便用尽全身力气,也只能唤出几句微弱的声音。

永宁轻轻拍着孩子的后背,手势间是无尽的轻柔小心,似是这孩子是这世上无上的珍宝,一碰就会碎了。

她眼皮也没抬,只静静的对着那两个产婆道;“玉嫔娘娘如何了?”

那两个产婆对视一眼,皆是纷纷跪倒,对着永宁道;“玉嫔娘娘难产,失血过多,已经没了。”

“真是可惜。”永宁摇了摇头,声音轻柔,似是十分遗憾。

玉嫔听了这话,原本就苍白的脸蛋更是变得惨无人色,她失神的看着眼前的永宁,却如同看着一个魔鬼,她似是明白了什么,面上慢慢变得惊恐,只对着殿外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太后太后”

永宁轻轻捂住孩子的耳朵,临去前,慢慢丢下了一句话来;“服侍着娘娘上路吧,让她走的痛快些。”

产婆恭声称是。

“你你要夺走我的孩子?”玉嫔见永宁转过身子,而那两个产婆已是上前勒住了自己,她微弱的挣扎,对着永宁的后背嘶哑出声。

永宁头也未回,一句话也不想与玉嫔多说,只径自抱着孩子,走出了后殿,将玉嫔的凄厉的呼叫,尽数抛在脑后。

“袁和韵你不得好死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永宁的每一步,都走的十分平稳,待后殿的大门合上,玉嫔的声音,便再也听不见了。

太后已是从法华殿赶回,端坐在主位,见永宁抱着孩子走出来,太后眼皮一跳,立时站起了身子,永宁盈盈拜倒,声音温婉柔和;“恭喜太后,喜得皇孙。”

太后老泪纵横,颤着手将孩子抱在了怀里,瞧着孩子的小脸,嘴里不住的念叨;“老天保佑,列祖列宗保佑,皇上总算是有了后”

永宁垂下眼睛,又道;“可惜玉嫔本人却因失血过多,难产身亡,还望太后节哀。”

太后闻言,抱着孙儿的手微微一滞,她看了永宁许久,终是叹了口气,道;“杀母夺子,你这一招棋,走的高明。”

永宁脸庞垂的更深;“臣妾不敢。”

太后瞧着孙儿,对着永宁道;“玉嫔年少张狂,留着也终归是个祸端,哀家并不怪你,你起来。”

“谢太后。”永宁站起身子。

新生的婴儿已是睡熟,那宽宽的额头,挺直的鼻梁,委实像极了他的父亲。梁母抱着孙儿,却依稀回到三十六年前,第一次将梁泊昭抱在怀里。

“昭儿小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太后声音低沉,许是如今年纪大了,想起淡薄的母子情分,竟是觉得心酸,心酸之余,不免对孙儿更是怜惜疼爱。

永宁心头一震,一双眼睛也是黏在孩子身上,瞧着孩子与梁泊昭相似的小脸,一双眼睛满是柔和。

太后上前,将孩子递给了她。

永宁看向她的眼睛,似是不敢置信,太后会如此轻易就将孩子交给自己。

“这孩子跟着你,比跟着玉嫔强上百倍,有你这样的娘亲,哀家很放心。”

“太后”永宁声音沙哑,眸心微微闪动。

太后将孩子亲手送到永宁手中,粗糙的手指在孙子的脸蛋上抚过,轻声道;“哀家从没说过,你一直都是哀家心里最好的媳妇,也是最能匹配泊昭的女子,泊昭他有眼无珠,瞧不见你的好处,可你为他,为咱们梁家,为这大乾江山所做的一切,哀家都记在心上。这孩子就该跟着你,这大乾后宫,也只有你,才配当他的娘。”

永宁从不曾想过太后会与自己说出这一番话,她将孩子抱紧,只轻声喊了句;“太后”

“喊我母后吧,和泊昭一样。”梁母瞧着永宁,念起她这些年为儿子倾其所有,之后,定是还会为这个孩子倾其所有,眼圈便是微微红了。

永宁唤不出口,只低下眼睛,将目光落在孩子身上。

见她没有唤自己,太后也不往心里去,只对着殿外道;“来人。”

“太后有何吩咐?”

“传哀家懿旨,玉嫔为皇上诞育子嗣有功,不幸难产,哀家和皇上都十分悲痛,将她追封为玉妃,厚葬。”

“再有,皇长子,今后交由袁妃抚育。他以后,就是袁妃的儿子。”

(快捷键 ←)上一章:195章 初心为何,从未忘过 返回《香妻如玉》目录 下一章:197章 能不能,舍下这个江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