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章 相公,你多保重

文/萧儿美蛋
本章字数:6181 香妻如玉txt下载

进了内殿,瞧见倒地的乳娘与嬷嬷,永宁的脸色“刷”的变得雪白,她上前,整个人都已是摇摇欲坠,几乎无法将蒙在孩子脸上的被子掀开。

月竹瞧着这一幕,顿时发出一声惊叫,永宁颤着手,终于打开了襁褓,露出孩子已被捂得青紫的小脸。

“庭儿....”永宁轻声唤着孩子的名字,她的双眸已经放空,只伸手将孩子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不住的摇晃。

听得月竹的惊叫,殿外的宫人与内侍俱是鱼贯而入,就见永宁披头散发,声嘶力竭的喊着孩子的乳名,宫人们先是愣,再是惊,继而,一个个哆哆嗦嗦的跪了下去,一些胆子小的,更是瘫软如泥。

整个太医署,上至院判,下至医童,纷纷涌进了胧月阁。

小皇子被人捂住口鼻,待永宁将他抱在怀里时,只余下微弱的呼吸。

凝香带着女儿,听闻皇长子出了事,袁妃娘娘几乎已近疯魔,她心下震颤,怎么也不曾想到会在太后薨逝的节骨眼上,胧月阁会发生这样的大事。

她本想将九儿交给乳娘,自己去胧月阁,可刚走到殿门口,却又是改了主意,她回过身子,将九儿紧紧抱在了怀里,几乎是寸步不离,再不让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

胧月阁里已乱成了一团。

永宁心神欲裂,眼底通红,只守在那里,看着院判与太医进进出出,梁庭被他们围住,她只能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一根根又细又尖的针,刺进孩子的身子里去。

每刺一针,都觉得挖心蚀骨。

凝香牵着女儿的小手,刚到胧月阁前,就见月竹领着一众宫人守在那里,不停的抹着眼泪。

见到凝香,月竹先是一惊,继而盈盈行礼,“见过皇后娘娘。”

“皇长子怎样了?”凝香心里惶然,情不自禁的攥紧了九儿的小手。

“院判和太医都在里头守着,也不知....皇长子能不能熬得过这一关。”

“我进去看看。”凝香脸色也是苍白的,拉着九儿,向着后殿走去。

到了殿口,她停下了步子。

她看见了梁泊昭。

梁泊昭与永宁俱是守在孩子身侧,他们一个是父亲,一个是母亲,这里,委实没有她立身的余地。

凝香站了片刻,终是揽过九儿,母女两一道离开了胧月阁。

“母后,你怎么哭了?”三岁多的九儿见着母亲的泪水,奶声奶气的开腔。

凝香缓缓蹲下身子,将九儿抱在怀里,轻声道;“好孩子,往后不要再喊母后,喊娘,好不好?”

九儿伸出软软的小手,为凝香将面颊上的泪水拭去,她点了点头,脆生生的童腔如同银铃,朗朗开口,喊了一声;“娘!”

凝香微微笑了,只抱住了女儿的身子,将自己的脸颊贴上了孩子的小脸。

凝香带着九儿在长生殿为太后守灵,夜渐渐深沉,九儿已是睡着,即便孩子睡着,凝香也不敢让孩子离开自己视线,只抱着九儿坐在那里。

“皇后娘娘。”王公公上前,对着凝香道;“皇上让老奴来说一声,让娘娘带着公主先回去歇息,就别再这里守着,连着公主一块遭罪。”

凝香轻言;“太后是公主祖母,在公主小时,亦被太后疼过,如今太后薨逝,就让公主在这里给太后守着,送祖母最后一程吧。”

见凝香坚持,王公公不在多说,只留了下来,陪着凝香母女。

致哀的大臣亦是赶来了离宫,俱是在长生殿外候着,只等太后出殡。

僧尼的诵经声,云板声连叩不断,不时从灵前传进后堂,犹如闷雷般,让人头皮发麻。

凝香为孩子将披风掖实,对着王公公开口;“皇长子如何了?”

提起皇长子,王公公便是叹了口气;“皇上和袁妃娘娘都在那里守着,小皇子吉人天相,定能度过难关。”

还有一句话,王公公却没说,皇上快四十岁才得了这么个孩子,若这孩子有个好歹,这大乾的江山,怕是香火难承了....

“是谁害的皇长子?”凝香轻声问。

听凝香问起这个事,王公公一脸萧索,道;“想必娘娘怎么也想不到,这下手的不是旁人,恰恰是皇上亲侄。康小王爷。”

“是康儿?”凝香闻言,心底的那根弦微微抽紧。她一直无子,梁泊昭曾是定北王时,梁母便一心想让他将梁康过继在膝下,日后好继承他的家业与王爵。

兴许那时,梁母的那些话,便是在年幼的梁康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想起梁康那双阴沉的眼睛,凝香心思一颤,在她怀着九儿时,那一次受的惊吓,差点小产,而后梁母只说是她身边的侍女嫉妒她得王爷恩宠,是以才下手想将她腹中孩儿除去,要怨只怨她自己愚蠢,竟是从没想将此事与梁康想在一处,他小小年纪,心思又怎能这般歹毒。

她看着怀中沉睡的女儿,心里只慢慢浮起了一句话,还好,九儿是女儿。

“有人瞧见了康小王爷往胧月阁那边去了,乳娘和嬷嬷也说,自己嗅到了一股甜香,然后就昏睡了过去,那个乳娘在昏睡前,依稀瞧见了康小王爷的身影,就连地上的那些甜香粉末,也从康小王爷的身上搜了出来,这下子,可真是.....”

王公公说着,摇了摇头。

“皇上,如何处置了?”凝香幽幽地问。

“康小王爷已经被关了起来,皇长子如今生死未仆,皇上和袁妃也没那心思去处置小王爷,倒是秦王妃,哭的十分凄惨,怕是眼下还在长生殿外,求着皇上饶了小王爷。”

凝香想起秦氏,心头只觉恻然,她抱着九儿,瞧着孩子甜甜睡着的小脸,终是微微攥紧了自己的手指,下定了决心。

“娘娘,娘娘....”

就在此时,听得外间传来宫女的声音,一路走至凝香身旁,“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娘娘,秦王妃....秦王妃方才在胧月阁前,触柱....自尽了....”

凝香心头大惊,继而便是悲凉,她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话来。

“秦王妃临终前说,是她害了皇长子,她想让皇上绝了后,以后这把龙椅就可以交到康王爷手上....”

凝香合上眼睛,想起从前在秦州时,秦氏对自己的多方照料,终于有泪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都说皇家诡事多,果真如此。

“皇上如何说的?”一旁的王公公闻言,也是心惊,此时回过神,赶忙相问。

“皇上说...说...感念秦王妃忠贞,追随太后而去,命与太后同日出殡,厚葬。”

“那康王爷....”王公公又问。

宫女摇了摇头,“康王爷还在角楼那边关着,其他的,皇上没说。”

王公公冲着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下去,宫女对着凝香磕了个头,离开了后堂。

王公公瞅着凝香的脸色,斟酌着开口;“娘娘,离宫里接二连三的出事,想来皇上如今也是分身乏术,娘娘和小公主不妨先回去休息,这里交给老奴。”

凝香抬起头,向着外间望去,就见天色已是大亮,这一夜,便这般过去了。

她站了起来,起身的瞬间,脑子里涌来一股晕眩,她立时站稳了身子,不为旁的,只为九儿还在自己怀中。

她神色有些恍惚,抱着孩子一步步的向外走去。

走出后堂,正好瞧见梁泊昭向着长生殿大步而来。

他自是一夜不曾合眼,眉宇间的冷锐,几乎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他身后围着内侍与大臣,每个人都是披麻戴孝,清一色的白,凝香却还是一眼就瞧见了他。

梁泊昭看见了她们母女,他脸色稍缓,见女儿已是沉睡,便是微微抚过孩子的脸,对着凝香低声说了句;“回去歇着,等出殡再过来。”

凝香点了点头,见他神情疲倦,心底便是生出一股酸凉,她声音微弱,轻飘飘的开口;“相公,你多保重。”

梁泊昭心头一凛,他看了凝香一眼,似是要透过凝香的眼睛,看到她的心里去。

最终,他的目光在女儿脸庞上划过,在看向凝香时,他的眼睛仍旧乌黑,却只余下深重的沧桑,“你和九儿,也要保重。”

说完,梁泊昭收回自己的手,别过凝香母女,走进了长生殿。

他的步子十分沉缓,却终究没有回头。

凝香转过身,泪水盈然于睫,却终是没有落下。

当夜,从胧月阁传来消息,皇长子转危为安,已是啼哭出声音。

三日后,太后出殡,葬于竟陵,秦王妃陪葬于侧。

康小王爷接连失去祖母,亲母,承受不住如此打击,以至心智失常,整日胡言乱语,皇上下令,将其安置于京郊东岭,被侍从严加看管,软禁于一方宅院中,不得圣谕,不可离开。

一切,仿似尘埃落定。

凝香打开沉木箱子,里头安安静静的搁着封后诏书,与一封和离书。

她的面色温婉安静,只轻轻抽出那一张纸,将封后诏书留在盒中,搁在了自己的梳妆台前。

待他看见了,自然会懂得。

也许,再深的爱也终有一天会被磨光,不论是梁泊昭,还是她自己。

他们一直不敢承认,彼此已经不在相爱,原先那样相爱的两个人,原来,说不爱,就不爱了。

说:

还有更新。下章大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201章 太后薨逝 返回《香妻如玉》目录 下一章:203章 大结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