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0章 见面

文/熊猫快跑
本章字数:6011 末世危城txt下载

“什么?灶台将军被杀?这是谁干的!是谭二狼那厮吗?我就说不要理会这粗人!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公孙恭得到奏报后吓得瘫软在座位上,灶台将军可是他亲手提拔上来的,他有多厉害公孙恭自然知晓。

“不!主公,杀灶台将军的另有其人!他们是一男一女,武艺超群,不但杀了灶台将军,还杀我精兵近百!”

“什么?只有两个人?”

“是,只有两人!”

听了士兵的奏报,公孙恭只觉得脊背都冒凉风。

他确实是个软蛋,要不然也不可能在掌控了辽东几年后,还被自己的刚刚成年的侄子给软禁起来剥夺了权力。

人软弱也要有个度,公孙恭则是软弱的无度。

“快快快!请南山将军徐胜平带铁骑进府,护驾,护驾啊!”

这南山将军徐胜平驻扎在城南十里的大山之中,手上有差不多五千精兵,对原来的辽东王公孙康忠心耿耿,公孙康死后对公孙恭也算不错。

“是!”

那士兵快速退去,派人骑马赶往南山,在入夜之时徐胜平带铁骑五百入城,进驻了辽东侯府,听取公孙恭的叙述。

“灶台将军虽然不是行伍出身,但力大无穷,技法超然,竟被如此轻易杀死?主公,可知对面的名号?”

“徐将军,吾不知矣!”

徐胜平今年刚好四十岁,正是年富力最强之际,也确实是一位有实力的武将。

只不过他没有建功立业的雄性,医生都在辽东叫做南山的小山林中度过,纸上谈兵常有,还从未代军打过一仗。

“天下英雄辈出,那曹孟德手下有张辽许褚,刘玄德手下有赵云关羽张飞众将,孙权手中有黄盖、韩当、太史慈、甘宁等等众人,然灶台将军虽然无名,能一个照面就杀死他的猛将这天下间也并不多,就算是我说的这些名将亲临,也绝做不到这种事!难道说,此人比那些名将还要厉害吗?”

“是啊是啊!他一定比那些人还厉害!孙权与刘备距离我们遥远,徐将军你说会不会是曹操想取我性命?这到底是为何啊?我已经想他俯首称臣了!他登基帝位的时候,我甚至去了洛阳跪拜献礼,他为何还要杀我?”

徐胜平无奈的摇摇头,暗道公孙恭与公孙康虽然是兄弟,但气魄胆量上真是相差太多了,至于头脑上相差的就更多。

怎么可能是曹操呢,辽东乃荒芜苦寒之地,北汉出了一位天圣子,可让北方的荒芜黑土变成良田这已是天下皆知,可出了那天圣子之外,谁还有这种本事?

所以曹操不会看中辽东这个地方,更不会分散兵力前来驻扎,那么让公孙恭自治,年年上供已经足矣,怎么回来找麻烦?

如果不是曹操的人,也只能是来自北汉的天圣子了!

据闻,辽东以北的草原上,张辽已经进驻靠山亭。

这靠山亭就只是一个亭子,但它却是辽东草原在北方的防御中心,说的直白一点就是防御指挥所,魏境北方诸城兵马全都由它去调遣。

北汉想要入中原,除了走靠山亭,就只能走公孙恭的辽东地界。

这一片有公孙恭驻扎,前几天曹操也颁发了旨意,让公孙恭操练兵马,随时备战,如果发现敌情立刻奏报,曹魏自然会派遣大军支援。

也就是北汉的人来这边很正常,而战略意图很明显了,无非是借道入中原!

如果北汉的兵可以悄无声息的到达辽东北部边境,就能绕过靠山亭只扫魏境各城。

太子还在邺城驻守,闻当年天圣子在抓走汉皇帝的时候,也带走了曹操诸多家人,如果这次他们在抓了曹操的太子,那曹操的江山也就危险了。

说起来徐胜平其实是汉臣,心中对大汉江山还有些眷恋,他一直搞不清楚这个所谓的圣天子到底有何目的,带走汉皇帝也是为了携天子控诸侯吗?

沉思了一会,徐胜平道:“主公,慎言,魏皇帝乃做大事之人,又如何会对你是这种手段,要我看并非魏皇帝之人。或许,他只是路过的豪客罢了。”

徐胜平自己都不相信这种话,什么人会没事随随便便就杀了侯府的大将和亲兵,还是在侯府前边不远,这分明是一种挑衅。

刚刚来的时候他也去事发地点看了,那里已人去楼空,只剩下一堆尸体,连卖吃食的店家都跑的没了影子,估计是吓到了。

侯府中的人也是懦弱,如果不是自己到了,他们甚至都不敢到那边去收拾。

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有公孙恭这样的主公,辽东永远不可能有自己的一片天。

“徐将军,那现在如何是好?”

徐胜平又思考了会,才轻声道:“将府内人员集中在一起,我会让所有的精兵去保护。”

“哦,那我也过去吧?”

“不,你我就在这殿中等候吧,如果他真是来找侯府麻烦的,或许今夜就能相见!”

“什么,只有你我二人?”

公孙恭吓得脸的绿了,徐胜平却不介意他的表现,挥手让士兵们开始组织府内的人全都聚集到一个大院里去,也打发了公孙恭身边的人。

“哈哈,英雄相会有何惧?主公,人家敢只是两人就进城挑衅,你我君臣难道就不能也只是两人来还以颜色吗?”

徐胜平是一身的英雄气概,公孙恭这时却都吓傻了,连话都说不出来。

......

所谓之辽东城不算大,南北只有两公里长度,然而对于时代来说,这已经不是小城。

古人喜欢铸墙,可辽东城没有墙,或者说没有连成一片的围墙。

这在那个年代不多见,古人重法度,也只是一小部分人注重,大部分人并不受法律的约数,尤其是对那些云游者来说。

他们既可能是化缘的修士,也可能是走天下的响马。

随便走到一地杀人抢劫,只要逃出城中便是无迹可寻,如石沉大海。

所以城墙其实很重要,无墙而治的城真的不多。

秦安,夏日娜带着谭二浪水冰月到了城西的一片破落地,此处距离侯府也只有八百米。

之所以来这是因为这边有许多空的房子。

既然无墙,这边就有了一块云游者的聚集地。

这里以前可能也住了城中的百姓,云游者多了就越加混乱,本地人留下房子到其他地方去重建家园,这边自然也就让云游者安了家。

其实这是公孙康的一个对外政策,公孙康生前有着一个想法,这个想法从未与人提起过,如果他那时留下了一些痕迹,那么公孙康这三个字注定会载入史册。

他的想法可以总结为四个字:以人为本!

公孙康之所以不铸墙,原因无他,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留在辽东定居。

他觉得只有人多了,地界上才有活气,城市才有更广阔的未来。

这个想法非常超强,古人都希望守护自己的土地,很少有人能如同公孙康这样,不注重土地而注重人口。

当然了,为此公孙康也制定了许多政策去限制这些外来的云游者,因为他们大多好吃懒做,作奸犯科。

只可惜公孙康死的太早,公孙恭继承了侯位之后,许多政策就荒废了。

云游者越来越多,因为这边既能安居,又没有什么限制政策,实在是一个客居的宝地。

秦安和夏日娜也算是过来客居的,一日客居。

而他的到来,立刻让这边鸡犬升天,不得安宁。

云游者的耳目众多,传递消息也很快。

秦安动手打了谭二狼的时候,饭馆里本身就有两个云游者。

他们在官兵冲进去的时候好不容易算是从窗户逃跑了,没有受到波及,回到城西后就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告诉大家城里来了一位杀神。

所以当人们看到一男两女陪同谭二狼到了这边后,要么立刻就跑出城了,要么全都会在家中躲避不出。

“时间还早,咱们晚一点在过去侯府,先让那无用的侯爷自己吓吓自己,我听说南山的军队都调集过来了,咱们切在此处休息,弄不好不需要我们过去,军队回来找咱们也说不定。”

“你要怎么做?”

夏日娜一边清扫着这破旧房间中的灰尘,一边和秦安说话。

“还能怎么做,让他们彻底怕了我们,之后在帮我们瞒天过海!”

“能瞒住曹操吗?”

“恩,如今信息并不发达,只要我们不予公孙恭用大部队正面冲突,曹操就不能确定我们是不是走了辽东。所以这需要公孙恭配合,不但不与我们冲突,还要频繁调动军队布放,并上报曹操说在北边发现我军部队,请求支援。”

“哈哈,也就是说你想让他调动的并非辽东部队,而是我方人马?”

“是啊,曹操的探子辽东一定会有,让曹操无法确定公孙恭调动的军队是什么人,我们就有了参与调动的机会,有了摸到曹魏边境的时间,到时候直接进攻难下曹魏北方几座陈驰,还可绕道西北前往靠山亭接应李广北以及后续兵马,到时候四军合一南下杀敌,是不是很好?”

秦安这个计策不算高明,但在信息不发达的古代来说并不一定没有用处。

与夏日娜一边聊一边帮着她整理,弄好后两人返回院子里,只见那谭二狼坐在地上,水冰月则在细心的照料。

说起来这水冰月还真是个奇女子,她的名字也好奇怪,听着像是某个二次元的女猪脚。

谭二狼看到秦安出来后立刻爬起来跪倒磕头。

“爷,浑人有眼不识泰山,你是真有本事的!某家这辈子就佩服有本分的人,你可愿让我为你马前卒,以后你让我去东我决不去西,请受拜。”

谭二狼是真的被秦安的武力值折服了,他还从来没有讲过这么英雄的。

一个人挑战灶台将军外加百人精兵,十个谭二狼估计也很难办到,所以他是真的服了秦安。

谭二狼就是一个靠着自身实力横行乡里的莽汉,就连侯府都给他面子,不愿意得罪他,因此谭二狼平日里飘得是不要不要的。

遇到了秦安这种强人,一下打消了他所有的嚣张气焰。

正所谓英雄相惜,谭二狼在别人眼中是个痞子,他却觉得自己是英雄。

秦安既然比他还英雄,他当然愿意向他俯首称臣。

“哦?你愿意跟着我混?那也好,反正我正是用人之际,不过有一条,跟着我就要守我的规矩,如若不然我一定先杀了你。”

“那是自然!某家说话从来算数,认你做主子,自然以你马首是瞻!”

秦安微笑点头,觉得这谭二狼此番话说的倒是有那么些英雄气概。

“那就这样,你先去弄个澡盆来,在里面放慢热水,浸泡自己两个时辰不许出来,把你身上这神泥都给我弄掉了!”

秦安很看不上谭二狼这幅邋遢样,这是一个没有多少智慧的浑人,既然要收了他,自然是要调教。

“是!”

谭二狼进入角色的时间倒是很快,秦安有了吩咐立刻去办。

秦安又去看了看水冰月,总觉得这女人古怪,摸不透她的性格。

“你也去吧,跟着他一起,既然你已经被他抢夺,那就做他女人吧,我会帮着你管着他,弄不好他会是你这辈子的良人。”

秦安不打算费心思去琢磨这个水冰月,干脆就把她和谭二狼打包处理。

秦安觉得这样一个没有武力的女人并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可他想错了,女人这种生物看似柔弱,其实是很有威慑力的,尤其是一个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男人的女人,对男人来说最有杀伤力。

到了此时,夏日娜还没有和水冰月说过一句话,可现在既然已经在一个阵营了,早晚有一天夏日娜会和水冰月熟悉起来,并且从她那边知道男人是个什么东西。

安排两人退下后秦安和夏日娜返回房中休息,随便坐着闲聊一会,秦安又给夏日娜说了说西班牙。

夏日娜很喜欢听这些东西,秦安也不介意给她讲,毕竟这是一种优越感。

时间慢慢流逝,终于夜深,秦安这才与夏日娜离开了暂居的房间,之间院中谭二狼果真在泡澡,而水冰月也在一边服侍着。

打了个招呼秦安带着夏日娜出门,直奔侯府。

“这夜太凄凉了,秦安,如今也只有咱们西汉才拥有电力吧?”

“不,我想蜀国一定也有,弄不好他们的科技比我们更强大。”

“所以和他们打,我们并不占便宜?”

“恩,这个时代,也只有蜀国拥有与我们一较高下的资本,当年从汉中出来,过草原建立基业,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打败诸葛亮,结束所有的一切。”

这话秦安不止一次说过,夏日娜听不太懂,可继续追问后秦安却又不会继续说。

哎,真不知道秦安所说的结束一切到底什么呢?夏日娜想去探寻,却还是放弃,因为她怕秦安说了自己也不懂。

曾经的夏日娜一直觉得自己冰雪聪明,可是和秦安,唐玉,红莲等等这些人接触后,夏日娜发现自己的聪明毫无用处了。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并不是说她的智商一下变得多低,而是这群人有着一种底蕴,一种无法去描述的智慧。

夏日娜并不知晓,这所谓的差距其实只是时间与历史的差异,现代人回归古代,在意识上就是要比古代人懂得更多,这没办法改变,除非也让夏日娜去现代转一圈。

悠闲的聊了一会,侯府已到。

秦安扬了扬眉毛,有些意外。

侯府大门竟然是敞开的,里面没有一点动静,没有一个人走动。

“怎么会这样?”

夏日娜很惊奇。

“看来那位带兵入府的将军并不简单啊,走吧,我们去会会他,他开门迎客,我们就自觉点吧。”

说话间秦安大无畏的迈开脚步,走入侯府。夏日娜紧跟,两人就这样穿过前厅,到了中堂,发现了一个点着灯的房间。

秦安当先上前把门推开,只见里面亮堂堂,原来是点了十几根拉住。

在大厅上位端坐一人,估计四十岁左右,身材微胖,个子不高,圆脸,浓眉大眼,也算是英俊,只是此时的表情都扭曲了,似乎很是恐惧紧张。

在他右手边的木椅上坐的一人也有四十岁的模样,带着一身铠甲,腰间挎着宝剑,身体看上去很健壮,脸色很是平静。

不用说,坐在首位的人一定是那公孙恭,而这武将是谁秦安确实不知道。

既然人家摆开了阵势明显是迎接的意思,秦安也不打算废话,跨步入门的时候开口道:

“我是西汉兵马大元帅秦安,特来拜会辽东王!”

“秦安秦公瑾?你就是那位圣天子?”

徐胜平出声说话,一脸震惊。

“不错,很多人都这样称呼我,不知将军是谁?”

“啊,在下没有什么名号,被我家主公册封为南山将军,徐胜平是也!”

“原来是徐将军,看这架势是等待我多时了?真是不好意思,早知道我刚才就过来,也免得你久候。”

“天圣子客气了!白日之时你杀我灶台将军,又连斩我近百精兵,如此手段真是骇人听闻,我若不等你许久,岂不是失了礼数?”

(快捷键 ←)上一章:第1939章 屠杀 返回《末世危城》目录 下一章:第1941章 辽东战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