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章 李云风

文/云无影
本章字数:2565 天虚戒txt下载
地球,华夏,楚南省,陵州市。

    落星村,陵州市灵水县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听老人口中说,在以前,有颗星星落到这里,在村子东边的山上砸出个大坑,后来慢慢形成了一个清澈的小湖,从此村子的名字就叫落星,那个小湖便叫落星湖。

    落星村交通不便,四面环山,哪怕去一趟灵水县,都要先走十多公里的山路,再坐近一个时辰的车才能到,村里的风景十分迷人,随处可见的百年古树,清澈见底的河流池塘,无一不在刻画着落星村的美景,是华夏少有的原生态村庄之一,村里有一百来户人家,都是老实的庄稼人,民风相当淳朴。

    “云风,你采药回来了,明天来我家,上次被你赢了,这次我想到了新的战术!”在村口,一位年近古稀老人正笑呵呵地和一个背着药框的少年聊天。

    这名少年名叫李云风,上周才刚刚结束高考,其实李云风不是这个村的原居民,而是在十六年前跟着母亲逃到这村子里来的。

    十六年前,李云风才两岁,父亲原来是一名会计,母亲是一名教师,按道理来说,李云风出生在这样的家庭,虽不说大富大贵,但也其乐融融才对。

    但是当年的一场变故,父亲因为得罪权贵,被人栽赃陷害判了无期,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活生生地给废了。而父亲在入狱前,留了一份那权贵的罪证给母亲,但不知为什么走漏了风声,母亲只好连夜带着只有两岁的云风逃了出来,在慌不择路的状态下,来到落星村外的一座山上,由于太过饥痨,体力不支而晕倒了。

    正好一位采药的老中医李清路过此地,救下了云风母子,由于老中医膝下并无子女,便收下云风为干孙子,知道云风家里的状况后,为避免仇家找麻烦,便让云风暂时改姓李,等云风将来成才,为父亲平反之后再改回来。

    从此以后,李云风和母亲便跟着李清一起在落星村居住下来,过着平凡朴实的生活,但好景不长,由于母亲本来就眼睛不太好,再加上一连串的打击,在落星村定居三年后,突然双目失明了。

    爷爷虽然是个医生,但医术有限,对母亲的病束手无策,跑了市区、县城多家医院,有一家医院倒是可以医治,但高昂的医药费就让这个家庭望而却步了,爷爷虽然多年行医,但是医德高尚,收费很低,日子过着也很简朴。而且那家医院还只有两三成把握治好,从此母亲的病就一拖再拖,只能靠爷爷用中药控制着,延缓恶化。

    穷人孩子早当家,李云风从七八岁就开始跟着爷爷下地干活、做家务、采药。虽然家徒四壁,但李云风从小就表现出了妖孽的天赋,家里虽不富裕,爷爷却收藏了很多书籍,像四书五经、四大名著、正野史书等等,李云风刚到落星村就拿着书缠着母亲教他认字,母亲失明后,这个任务就落在爷爷身上,这祖孙俩一天到晚之乎者也地对话,倒也成了落星村的一道风景

    “刘爷爷,明天上午恐怕不行,我要去建宁叔家帮他看病,这不,刚采完药回来。”李云风微笑地看着那老人。

    此时的李云风已经十八岁,从小跟着爷爷学医,由于其妖孽的天赋,他的医术早已青出于蓝,在三年前,他爷爷过世,这出诊的事情就落在李云风身上,赚些钱来贴补家用。

    短短三年时间,不但落星村,连附近村落都知道落星村出了一个小神医。由于落星村和附近村子交通不便,看个病都成问题,很多人有点小病一拖再拖,结果落下了病根,也许是受到爷爷的影响,李云风同样也是收费很低,平易近人,致使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一有身体不适便找到李云风,这无形中也给他增加了客源,乡亲们还给李云风起了个外号:李小神医。

    “这样啊,那还是正事要紧,不过明天下午有空吧,我们明天下午杀一盘”,刘大爷听到李云风要出诊,也不介意。

    “好,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明天下午过来,今天还要做饭,先不陪您了,明天见”。

    “明天见。”李云风和刘大爷打完招呼,转身就往家走去。

    回到家中,母亲正在和隔壁的阿姨在聊天,阿姨姓黄,和母亲差不多大,是隔壁张铁柱大叔的妻子,黄姨保养得很好,四十岁的年纪看上出只有三十来岁,再配上张铁柱那副尊容,导致全村人,包括李云风在内,都认为是一朵鲜花插在那什么上,张铁柱也因此没少炫耀当年的风流趣事。

    “云风,采药回来了,吃饭没,要不到姨家里去吃?”黄姨看到李云风,老远就在打招呼。

    “不用了,黄姨,我一会就开始做饭。”

    “这孩子,跟姨客气什么,今天听汤姐说你在山上采药,黄姨多做了两个人的饭菜,你不去也得去。”黄姨一边打趣,一边夺过李云风的药蒌,拉着李云风和母亲就走。

    “那麻烦黄姨了。”李云风感激道。

    “客气啥。”黄姨笑着拍了李云风一下。这就是山里的村民,两个字:淳朴。

    吃过晚饭,李云风扶着母亲汤玉清往家走,太阳还没完全落山,夕阳的余晖落在他身上,母子两的影子长长地拉在地上,这情景,任谁看到都会说:好一幅母慈子孝的画面啊!

    “云风,再过两个多月你就要上大学了,学费钱够了吗?不够的话妈再想办法去借。”回到家中,李云风和汤玉清坐在房里聊天,对于李云风成绩,母亲还从没担心过,哪次考试不是全校第一?

    听到母亲的话,李云风犯难了,心里想:“学费哪里够啊,行医虽然能赚点,但平时乡亲们或多或少也帮了我们家,总不能因为学费不够而提高诊金吧。”这下可犯难了,李云风从小到大没撒过谎,母亲虽然眼盲,但心不盲,撒谎肯定会被揭穿的。

    “这个暑假再赚点钱,应该够了。”半晌,李云风只好说出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可是,他的语气被汤玉清听出来了,当场抽泣了起来:“都怪妈没本事,让你小小年纪就扛起这个家,如果不是妈瞎了,也不至于让你受这么多苦”

    李云风连忙拿起毛巾给母亲擦眼泪,一边安慰着她:“妈,别伤心了,没事的,这么多年不都过来了,也不差这四年,这四年我打算半工半读,学费应该没什么问题,等我毕业后找到工作,您就可以享福了”

    也许是他的话起了作用,汤玉清心情好了一些,丈夫入狱,自己双目失明,儿子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妈,水烧好了,我扶您去洗澡吧”

    汤玉清洗完澡回房后,李云风也冲了个澡,母子俩聊了一会天,便各自休息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 返回《天虚戒》目录 下一章:第二章 戒指认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