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章 四哥

文/意千重
本章字数:2263 九阙凤华txt下载
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不该和傅明珠争一时之气。宇文佑后悔得很,却又想到自己身体里流的是高贵的真龙之血,这腰若是弯下去了他自己都要看不起自己,就算是死也该站着死才是。便站得笔直的虚扶傅明正一把,违心地道:“不必多礼,我不怪她们。”

    傅明正当然也不会是真心行礼,趁势直起了腰,微微笑着:“看家母和舍妹这样子,怕是不能待客了,殿下您看是不是……?”

    傅明正长得阴柔白净,一双狭长上挑的丹凤眼,笑起来的时候眯成两条缝,看上去好像人畜无害,实际上心狠手辣再无人能出其右。宇文佑见他这样盯着自己笑,心里毛毛的,顺水推舟道:“那我改个时候再来。”

    宇文佑转身要走,幕僚悄悄扯了他的袖子一下,示意他趁机隔窗说两句软话恳求傅明珠回心转意。宇文佑不理,更将腰背挺直了几分,直愣愣地走了出去。幕僚无奈,只好叹了口气,意兴阑珊地跟在他后头往外走。

    “臣,恭送临安王殿下。”傅明正半弯着腰恭送宇文佑,一脸的恭敬神色,等到人走远了才直起腰来盯着宇文佑的背影,一双丹凤眼里全是恶意和嘲讽。再转过身,朝门外守着的婆子抬抬下巴:“哭伤心,怒伤肝,进去劝劝夫人和姑娘,人已经走了,莫要再哭。”也不走远,踱到一旁抬眼观看墙上的琴高乘赤鲤壁画。

    婆子入内禀告,崔氏拭了泪道:“请四爷进来说话。”

    “我去。”明珠趿拉着鞋子走到门边热情地喊傅明正:“四哥,你快进来。”

    傅明正回头盯着她的脸看了看,突地冷笑一声:“你可真有出息。平时一家子人恨不得把你供起来,你就这样糟蹋自己,白瞎了这些年吃下去的米和肉。”

    若是从前,明珠早嘲讽回去了,今日听了却十分心平气和。因为她知道,这位庶出的兄长虽然性情乖戾孤僻,对着她永远都是一副她欠了他钱的晚娘嘴脸,说话也十分不讨人喜欢,但他对她的爱护并不亚于其他人。于是明珠讨好地看着傅明正笑,轻声道:“四哥教训得是,我知错了。”

    以往张牙舞爪的猫突然变成了乖巧的小白兔,傅明正十分诧异,却没多说什么,沉默着走进房内,和崔氏行礼问安:“母亲的住处儿子已经安排好了,母亲一路颠簸,劳心费神,是否要先去歇一歇进些汤水饭食?”

    崔氏这才觉着累得受不住,扶着丫头站起身来,道:“汤水饭食倒不必,脚有些胀痛,头也有些晕,去躺躺倒是真的。”

    傅明正上前和明珠一左一右地扶着崔氏往外走,柔声道:“母亲只管安心休息,这里的事有儿子办理,不会再叫人欺负了妹妹去。”

    崔氏道:“你做事我自来都是放心的,我不放心的是你妹妹。”说着瞪了明珠一眼,开口想骂,看到她脸上的青紫肿亮就又叹了口气:“算了,你也别跟出来丢人现眼了,安心歇着吧。”

    明珠俏皮地吐吐舌头,果然只送崔氏到门前就不再往外走,看着崔氏进了另一间屋子歇下才磨磨蹭蹭地走到傅明正跟前,殷勤递了一杯茶过去:“四哥你喝茶。”

    傅明正看她一眼,接过茶放在案上,不咸不淡地道:“今日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么?我何德何能,能得傅大千金亲手奉茶?”

    明珠讪讪的。她是嫡出,父母俱在,上头还有三个一母同胞的哥哥,万千宠爱在一身;傅明正是庶出,生母位分极低,死后甚至不能入祖坟,他本人更是被族人仆从轻慢,加上他性子孤僻阴沉,不会讨人喜欢,几位兄长基本就是无视他,就连父亲也很不待见他。兄妹俩天生待遇相差太大,又都不是温柔容人的好性子,关系当然好不到哪里去。如今她突然对他尊敬起来,自然要引得傅明正奇怪发问。

    傅明正见她难为情,并不因此就轻易放过了她,不客气地讥讽道:“别不是被人打坏了脑子,糊涂了吧?不过你的脑子从来就没有好过,不然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眼看纷争又要起来,素兰几个丫头都捏了一把冷汗,悄悄去看明珠的反应,却见明珠只是垂着眼,低不可闻地道:“四哥你说得对,我从前是脑子坏掉了。”于是集体大惊,都以为是幻觉。

    傅明正也惊了一把,不过他从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性子,当仁不让地顺着明珠的话头道:“知道坏掉了那就还有救。说吧,又要我替你背什么黑锅?”

    这话说得,就好像他替她背了多少黑锅似的,明珠忿忿然:“我有这么坏心眼么?不是已经给你赔过礼了么,小时候那件事并不是我做的,是其他人使坏。”

    其实那件事真的怪不得她,她小时候调皮,偷偷溜进傅丛的书房里玩,不小心打泼茶水浸坏了一本要紧的折子。看守书房的书童为了逃避私放她入内的责任,也怕得罪了她没有好果子吃,索性把责任推到之前奉命来取信件的傅明正身上去。傅明正是个倔性子,辩解了两句不能得到相信就干脆不说话了,任由傅丛重罚也不肯求饶,气得傅丛险些把他打死,幸亏崔氏听说此事赶紧去拦着才没有酿成大错。从那之后,傅明正对着她就没有好话好脸色。

    傅明正垂着眼,面无表情地道:“是啊,当然不是你的错,都是别人的错。刁奴看人下菜碟,哪里又会是你的错呢。”

    明珠有种无力感,却也没指望随便一个笑脸,一句软话就能和傅明正改善了关系,只管厚着脸皮道:“不管怎么说,总归这事儿因我而起,我再给四哥赔礼。”肃颜拜将下去,傅明正蹙眉让开不受,神色越发的冷淡:“到底要我做什么?”

    明珠也不扭捏,起身在他旁边坐下来,低声道:“这几****在观里居住,听说了一些和耿嬷嬷一家子有关的流言。很不好听,昨夜我趁着机会把人关押起来了,还请四哥帮忙把她做的那些好事都查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19章 赔礼 返回《九阙凤华》目录 下一章:第21章 人才(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