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差别

文/意千重
本章字数:2394 九阙凤华txt下载

朱长生谄媚笑道:“是长兴侯府送来的,里头装的是请柬。寒食节就要到了,长兴侯府打算去乡下庄子里过节并踏青游玩,邀请殿下前去散心呢。请柬是江二姑娘亲自写的,另外还送了寒燕过来,据说是江二姑娘亲手做的,做得可精致了。殿下可要瞧瞧?”

“不必了。”宇文初表情淡淡的:“你替我回了吧,我那几日刚好有差事要办,怕是不能成行。”

朱长生暗暗叹息了一声。那位好不容易才求得赐婚,却迟迟不能过门的江二小姐若是得到消息,还不知道会怎样的失望呢。名声清雅的姑娘勇敢地送了这样有明显暗示意味的请柬过来,却被这样的冷落,想必心都会被伤透了吧。

宇文初见他迟迟不肯退下,奇怪道:“你还有事?”

朱长生想起敏太妃的叮嘱,大着胆子鼓起勇气道:“殿下年纪不小了,这桩婚事从太皇太后赐下至今已经足足五年,比您小的七王都有了五个孩子啦,您却迟迟不肯成亲,膝下犹空,很容易招人闲话。”

宇文初的眼珠子里泛出冷光来:“你这么操心,不如来替我做这个英王?”

朱长生吓得赶紧跪下去,指天发誓:“小的冤枉啊,这都是太妃的吩咐,她老人家在宫里管不着殿下,心里却无时不刻不在牵挂担忧着您。太妃说了,她年纪一天天老了,就想在有生之年抱抱孙子。小的也劝她了,我们殿下是要先立业再成家的……”

宇文初不再看他:“母妃那里本王自会去说,要你一个家奴多嘴!滚!”

朱长生胖胖的身子在地上团成一团,夸张而滑稽地缓缓往外滚,一直滚到门槛外才手脚并用地爬起来,掏出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阴沉着脸去库房里挑东西。

这门亲事不错,长兴侯府和敏太妃都很满意,唯一不满意的人大概就是宇文初。朱长生不知道自来都以贤良貌美著名的江珊珊到底哪里招了宇文初的嫌弃——当初才有风声传出来,宇文初就明明白白地和敏太妃表示他不乐意这桩亲事,又私底下找过长兴侯,示意只要长兴侯推了此事,他会另给补偿。

可惜敏太妃一哭二闹三上吊,长兴侯装聋作哑推波助澜,太皇太后有心促成,懿旨下来就再无更改,宇文初迟迟不肯娶人进门,隔三差五的总要闹一闹。这样的态度不可谓不糟糕,长兴侯府却奇怪得很,不急不恼,遇到四时八节,这边忘了使人去走动尽礼数,他们家就自动贴上来。不过江珊珊亲自出手倒是第一次,大概也是年纪大了,急了吧。

他们神仙打架,遭殃的却是他这个小鬼。一边要哄着主子,一边要尽力让宫里的敏太妃满意,还要把长兴侯府给伺候满意了,省得将来江二姑娘过了门给他小鞋穿。朱长生心里憋着气,做事却一点都不敢马虎了,精心挑了一对累金丝镶碧玺凤钗让人送去给江二姑娘做回礼,又特意吩咐回话的女管事:“礼数要周到,话一定要说得好听,记得看看江二姑娘是不是不高兴。”

女管事去得快回得也快,神情十分愉快地把江二姑娘狠狠夸了一顿:“人品真是没得说,温柔端庄,文雅知礼,一个不中听的字都没说,神态也是温婉和气极了,看不出任何不高兴来。不但谢了王爷的赏赐,还谢了总管您呢,这是给总管带的谢礼。”

一罐子精心熬制的茯苓膏,健脾渗湿,减肥防病,对于他这样的身体最好不过。朱长生也赞叹了一声:“江二姑娘真是个精细周到人。”忍不住地想,若是傅明珠那个混世魔王被人这样的对待,只怕当场就要把那对凤钗砸到送东西去的人脸上吧,哪里还会这样的周到温柔懂事?都是出身显贵之家的青春美貌少女,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此刻,傅相府中,明珠的房里挤满了人,太皇太后跟前的红人荣太监怜悯地看着明珠道:“太皇太后十分挂念姑娘,昨儿夜里还掉了眼泪,奴婢宽慰太皇太后道,姑娘福泽深厚,人又年轻,养着养着就好了。姑娘也要放开心思,好生养伤才是。一切自有太皇太后为您做主,不会叫您委屈了去。”

屋子里立刻应景地响起一片啜泣声和感念之声,崔氏心疼女儿,无需假装,光靠本色出演就能把年迈老母心疼女儿的悲伤展现得淋漓尽致:“让娘娘挂心了,家门不幸……”她悲伤得说不下去,明珠也跟着她一起哭,娘儿俩抱头痛哭,怎一个凄凉了得。

钱氏等人跟着垂泪,却也没有忘记招呼荣太监:“让中贵人笑话了。”

荣太监既然是傅太后的心腹,当然不会挑剔,悲天悯人地叹息了一回,照例问过明珠都请谁看过,用了什么药,吃得如何,好些了没有之类的话,又叫同行的张太医给明珠号脉。

张太医也才回京没几日,却早得到唐春来和太皇太后的几重暗示,该怎么做心里都有数。低眉顺眼地看过了,维持原判,只把一句话颠来覆去、云山雾罩地往重处说。听得明珠暗里撇嘴,若是不知道的,听到这话只怕以为她就要死了呢。

全套戏演完,荣太监道:“太皇太后还在宫中等着回话,病人也需静养,咱家这就不打扰啦。”言罢把傅太后和闵太后婆媳二人赏下来的慰问品留下,告辞要走。

他是傅太后跟前的得意人,众人当然不会轻易就放了他走,少不得上前留茶留饭,各种协调关系。傅氏是太皇太后的母家,傅相父子又权势滔天,荣太监也没有把人往外头推的道理,略推辞了几句,就乐颠颠地跟着傅家的男人们往外头喝茶说话去了。

女眷们跟着送出去,又忙着张罗酒席饭食茶水糕点招待宫里跟出来的人等。崔氏留下来和明珠说宽心话:“你不要怕,你父亲都和太皇太后说好了的,这回就把这事儿给弄清爽了。”

“嗯。”明珠闭着眼睛哼哼,崔氏见她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脸上的青紫也还没完全褪去,只当她还疼着,舍不得打扰她,叹息着交代素兰等人好生伺候,也自去了。

看戏的都走了,明珠当然也就放开了睡,迷糊间突然听到素兰在外头厉声喝问:“你是谁?”接着一声脆响,好像是什么东西打碎了的模样,便闭着眼睛不高兴地问道:“怎么回事?”

(快捷键 ←)上一章:第39章 丁香色 返回《九阙凤华》目录 下一章:第41章 图穷(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