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八岁那年

文/蓝家三少
本章字数:7651 九皇叔txt下载

代州。

绵绵细雨,花满楼门前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原有的平静。

龟公揉着睡意惺忪的眸子走出门来,一眼就看见被放在门口的孩子,立时高喊一声,“谁家的?谁家的孩子,怎么到处乱丢啊?当这是善堂吗?谁家的。赶紧领回去,再不领回去,小心我丢后山喂野狗了!”

这一通喊,没有人应答,街面上三三两两早起耕作的人,好奇的看他两眼。一个个都没搭理。

“喊什么喊什么?”阿妙从里头出来,打着哈欠。

年轻时候的阿妙,身段婀娜,容颜也是极好的。瞟了龟公一眼,极为不屑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大清早号丧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喏,是这东西。”顺着龟公的视线看去,阿妙娘愕然愣住。“哪来的孩子?”

“这孩子?”阿妙环顾街道,“谁家的?”

见无人应答,阿妙快速抱起孩子,“这么冷的天,哪个没心肝的,这般糟践孩子。”

龟公忙拦阻,“诶,妙姑娘,咱这是开门做生意的,你弄个孩子进来——”

“花满楼里哪个姑娘不是从小调教的?何况我前两日刚与妈妈商议,顶替她盘下这花满楼,来日我便是你的老板娘。我要不要收留这孩子,还轮得到你插嘴。起开起开!”阿妙二话不说就把孩子抱了进去。

远远的一辆马车上。贾大海如释重负的将斗笠压低了一些,看一眼身边将孩子放在箩筐中,背在身上的朱成,“以后,便落这儿吧!我不打算走了。”

朱成蹙眉,“那就此别过,我——不打算留下。”

贾大海看了朱成一眼,“随你吧,不过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只怕也不会太方便。”

“这你就不用管了,各人有各人的命,我会常回来的。如今,也就只剩下你与我两兄弟了。”朱成垂眸,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贾大海轻叹一声,“老三是为你我而死,若有下辈子我必定还他这个人情。”

“走吧!”朱成抱拳。“保重。”

背道而驰,贾大海从此成了袁胜海。

这一年,因为东方越造的孽,有不少难民来往代州附近。

贾大海的镇远镖局开业第一日,便有一小童晕厥在石狮子旁边。许是觉得自己将无辜的孩子丢在了妓院,心有不安,贾大海便收了这孩子为自己的子嗣,取名袁虎。

这孩子也是可怜,父母都饿死了,自己也是一路要饭过来的。

所幸孩子憨厚,这些年家里有个孩子,也给贾大海添了不少乐趣。如今他想了想,也许自己当年真的做错了,薄瑶留下自己的孩子,或许并非是为了恨东方越,而是留了他一个把柄。

投鼠忌器这种事,真的很难说。

以至于在代州多年,贾大海也不敢回京城。

带着传国玉玺,一直躲在代州。

一则担心真相揭开,自己的女儿会有危险,再怎样想念也不敢回去见一面。

二则担心传国玉玺落在东方越手中,自己愧对先帝托付。

想当年先帝说过,若赵家皇嗣继位,他们必须把传国玉玺还回去。可为了自己能活命,不至于遭东方越的毒手,贾大海选择了避世。

过惯了平稳的日子,年纪越大就越怕死。

只是贾大海打死也没想过,朱成其实没走,在夏雨进入花满楼的半月之后,他也悄悄的把自己才一岁不到的女儿,送进了花满楼。

他不是没有观察过,这些女子因为自身原因不可能有孩子,所以对夏雨格外的疼爱,虽说是留下了她,却好似并没有将她当成寻常的雏妓来对待。

不但如此,这两日好似还将孩子送出去了,送去了大户人家收养。围围贞扛。

如此好事,朱成自然也是放了心。

可惜朱成打错了算盘,不是每个人孩子都能得到夏雨这般的眷顾。

“真是反了,还真把我这花满楼当成了善堂?一个两个都把孩子往这儿送,简直是岂有此理!”阿妙叉着腰愤怒至极,瞧一眼坐在桌案上,小小年纪就眉清目秀的女娃。

“妈妈,您瞧,这五官生得倒也精致,想必来日是个摇钱树。”龟公上前。

一旁围着的姑娘们也都七嘴八舌,说这女娃娃倒也漂亮。

仔细瞧瞧,阿妙点了头,“废话,我早就看出来了。既然不用花钱买孩子,倒也凑合。那这孩子便留下吧,阿丽那头是塞不下了,我总不能一直做亏本的买卖。”说着,便摸了摸孩子的身子,“骨架很细,来日习舞想必错不了。留下吧!”

“那叫什么?”众人问。

阿妙蹙眉,“取个好听点的。”

众人七嘴八舌,虽说是妓女,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也不在少数。有人道,这小姑娘生得好看,不如就叫“疏影”,所谓疏影横斜水清浅,是形容梅花的。

“就叫疏影吧!”阿妙轻轻捏起孩子的肉呼呼的下颚,“但愿不是个赔钱货。”

疏影就叫疏影,所谓的江疏影,是因为疏影长大以后总觉得别人有个姓氏,而自己没有,才自己给自己加上去的。江疏影,倒也好听。

因为是下雨天来的,而后阿丽跟着夏天德,所东方越的女儿便成了夏雨。

一场雨,下得好大。

夏家败落的时候,阿丽很狼狈,但死活拖着夏雨不肯交还给阿妙,生怕夏雨被拉去接客。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哪舍得送去那样的地方,何况自己还是从那儿出来的。

许是怕夏雨被人欺负,也因为家里确实穷,从小到大,夏雨穿的衣服都是夏禾不要了,然后经过阿丽娘改了尺寸,留给夏雨穿的。所以夏雨一直都穿着男儿装,久而久之,谁都搞不清楚,夏雨到底是男是女。

再大一些,便没人在意,她的性别了,连夏雨都忘了自己其实是个女子。

朱成回来的时候,也担心贾大海会知道自己的女儿留在花满楼,便一直不敢去看。可又不放心贾大海一人独占夏雨,便与夏雨套近乎,将自己的赌技传给夏雨。

偏生得夏雨古灵精怪,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对旁门左道却极为上手。不管学什么,都是一学必会,除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夏雨经常去找疏影玩,也会将疏影的消息带给朱成。

夏雨还喜欢与虎子一道厮混,漫山遍野的跑,不是装陷阱抓野味,就是作弄一些赶路的人。可谁也抓不住她,她活得跟一条泥鳅一样。

“阿雨,你快点,这天怕是要黑了。”虎子从树上爬下来,“这鸠山什么都好,就是地洞太多了。”他喊了两声,却始终没有夏雨的回应。

“阿雨?”虎子顺着陷阱的方向往前走,这丫头往前头布置陷阱去了,怎么也不答应一声?

没人回应,虎子蹙眉,爬上了一棵较高的树,早前还看见夏雨往这方向去了,怎么没人了呢?心里突然咯噔一声,一拍大腿,“坏了,可别掉地洞里去了?”

听人说,这鸠山有些地洞深不见底,能把人摔死。

思及此处,虎子快速爬下树,撒腿就往前跑,“阿雨?阿雨你在哪?你应我一声?喂,有人吗?阿雨!阿雨——”空荡荡的林子里,只有鸦雀成群飞起。

“糟了!”虎子转身就往家的方向跑去,要出事!

听说夏雨丢了,贾大海也着急了,这丫头虽然是东方越的女儿,可好歹这些年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再不济也是自己的外甥女,说到底还得喊他一声大舅。

“你赶紧去夏家通知一声,我带人去找找。”贾大海领着镖局里的镖师就往鸠山上寸寸的搜。

阿丽娘一听夏雨可能掉进了地洞,吓得当场就晕了,还是夏禾去了花满楼。花满楼炸了锅,阿妙娘直接抄了家伙领着龟公和夏雨那些“娘”上了鸠山。那一夜的鸠山,几乎被明晃晃的火把照得透亮。

夏雨只记得自己一脚踩空了,连呼救都来不及,身子就拼命往下坠。

等她醒来的时候,刚好卡在一个悬空伸出的岩壁松树上,这才捡回一条命。她沿着松树慢慢的往下爬,终于落了地。

身上到处都是伤,不过她天生伤口愈合能力快,倒也没什么大碍,就是左胳膊脱臼了。

捂着生疼的胳膊,夏雨环顾四周,洞口很深,从底下往上看,只能看到拇指大的一点小光线。天一黑,就彻底没了光亮。

洞内阴暗潮湿,跟外头想必,倒是暖和得很。

夏雨咬着牙小心的单膝跪地,将左手手掌按在地面上,右手紧紧的握住疼痛难忍的肩头。突然身子一扭,只听得一声清晰的骨头“咯嘣”脆响,她愣是将脱臼的胳膊给接了回去。

脊背被冷汗打湿,待疼痛缓和了些,夏雨才站起身来,“真疼。”

“我好久没吃过肉了,没想到还是个人肉。”黑暗中,有铁索拖拽的声音,伴随着一个尖锐刺耳的女子之音。

夏雨一个激灵,骤然环顾漆黑的四周,“谁?谁在这儿?是人是鬼?你别吓唬你夏大爷,我告诉你,夏大爷可不是——”

话还没说完,身子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拖拽着,鞋子与地面剧烈摩擦。夏雨只觉得身子压根不受控制,一个飞跃,直接被这股力量丢了出去,狠狠的砸在石壁处,继而重重坠落。

一声闷哼,夏雨忍着浑身上下传来的剧痛,快速爬起来钻进一个极小的洞穴内。

她的身子本就较小,速度又是极快了,让黑暗中那人许是也震住了。

“这小娃子倒也有趣,不如留下来陪我解闷陪我玩。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问。

夏雨也不甘示弱,“我叫夏大爷,你若不介意,可以叫我大爷。”

“是青楼出来的吧?”有咯咯的笑声幽然飘出,那种声音便是夏雨听着也足够毛骨悚然。就好像在冬日寒风冽冽的夜里,有人拿着刀刃,慢慢的割着你的脖颈。

蓦地,声音戛然而止,继而是低沉的咳嗽声。

夏雨静静的听着,这咳嗽声——心里微恙,夏雨道,“你这咳嗽想来不是一日两日了,听着有点像肺痨。”

“肺痨?”女子冷笑两声,“死了也好,好过在这里永不见天日。”

仿佛有什么东西落下,岩壁上方稀稀落落的泻下少许光亮。

夏雨急忙探出脑袋去看,这是一个不大的洞穴,在洞穴的一处角落里,被铁链锁着一个女子。那女子衣衫褴褛,披着兽毛皮,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看上去格外狰狞可怖。

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地上满是成堆的动物尸骨,有些连皮带肉的,还在腐烂着。看上去,都是被人生吃掉的。而就在这对动物尸骨的正中央,有一副身着袈裟的人骨。这个,应该是和尚的尸骨。

夏雨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这温暖潮湿的山洞里,什么都有。往上看去,还能看到几条蛇缠在石壁的矮脚松上,丝丝的吐着信子。

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这女子生吃野兽,难怪会生病。

“姐姐,你在这儿关了多久?”夏雨小心的问。

这姐姐倒是叫得她极为舒服,她笑得有些锐利,“多久?我也不知道有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半辈子?”她突然盯着不远处的夏雨,“你多大了?”

“八岁。”夏雨眨着明亮的眼睛。

“八岁?”她又哭又笑,“我快撑不下去了,你过来。”

夏雨没敢动弹,依旧躲着。

“我让你过来,你没听见吗?”她好似动了气,“过来!”

夏雨知道,对方武功这样高,若真的想杀了自己,根本就逃不出去。深吸一口气,夏雨身子微颤着走出山洞。颈后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殊不知一只通体漆黑的蜘蛛,已经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她后颈处。

她刚要伸手去挠,却被一股力量快速拉拽到了女子跟前。

眸子骇然瞪大,夏雨险些叫出声来。

那是一张染满了血污的脸,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难掩的恶臭。一双如野兽般发亮的眸子,许是因为在黑暗中待得太久,竟透着微微的绿光。

“你是谁?”夏雨壮着胆子脱口而出。

“我是谁?”她一怔,犹豫了良久好像不太记得了,“我是——我是谁呢?是谁?”她探出头问白化的和尚尸骨,“喂,臭和尚,我是谁?我到底是谁?不、不记得了?我是谁呢?”

她的视线骤然凝在了夏雨身上,手快速的在夏雨身上摸过去,“骨骼不错,我方才看你自己给自己接骨,竟然都不没有哼一声。”

“哼了也没人心疼,哼有何用?”夏雨挣扎着,想躲开她揪着自己衣襟的双手。

那双污黑的双手,长长的指甲因为长年没有修剪,已然弯曲变形,染满了血污。这样的手,让人只一眼便足以教人腹内作呕。

“这性子我喜欢!”她忽然笑了,像个孩子般望着夏雨,“你知道吗?我快要死了,我还以为自己这辈子要一个人无声无息的死去,没想到还有你来为我送终。你会记得我,对不对?”

夏雨点了点头,“你放了我,我便可以葬了你。”

“真好。真好!”她自言自语的说着,“我这一身功夫都被这老和尚的毕生功力给锁住了,若是血劲冲穴,很快就会血尽而亡。我记得我还有仇人,你帮我报仇,我把一生的功力都给你。”

夏雨愕然,“我才八岁,怎么报仇?”

她突然冷了眸,杀气腾然而起,“这么说,你不会帮我报仇?”

“不不不,我帮你报仇,你、你说吧,你要杀了谁?只要是在代州地界上的,你说句话,我保证帮你杀了他。”夏雨慌忙改口,她自然是怕死的,也自然是最机灵的。

女子犹豫了一下,“叫什么呢?东——东方——又不记得了?怎么又不记得了?”她松开夏雨,发疯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整个人疯了一般,“他是谁?他是谁?”

夏雨心中暗忖,这女人约莫是困在这里太久,所以神志不清了。心心念念想着要报仇,可是连仇家是谁都记不清了,也委实是可怜得很。然则她此刻也不敢说什么,生怕激怒了这女子。

蓦地,女子又安静了下来,突然扣住了夏雨的手腕,直接将夏雨抛到了空中。力道之大,速度之快,夏雨压根没来得及反应。

身子飞上去,而后快速坠落,及至女子上方骇然停住。

夏雨觉得自己飘起来了,身子软绵绵的好似浮在云朵上。

转瞬间,一股冷冽的阴寒之气,从四面八方涌入身子,快速侵占了她身体里的每个角落。

“好疼!”夏雨一声喊,换来女子更尖锐的笑声。

“疼就对了,我这武功也要挑人,受得住你就能拿多少拿多少,受不住你就只能活活冻死,最后成为我的口中食。”女子浪笑着,“拿吧拿吧,都给你!”

彻骨的寒冷,如同将全身的血液都要凝住,夏雨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她本能的想反抗,想抵触这股寒流的进入,可惜她只是个八岁的孩子,根本无能为力。

意识逐渐模糊,整个人如坠冰窖。八岁的孩子,任你骨骼清奇,也断然无法承受一个人数十年的功力,何况还是如此阴毒的独门功夫。

突然间,颈后不知被什么咬了一口,顿时钻心的疼了一下。

脑子嗡的一声,仿佛有不知名的暖流刹那间涌遍全身。阴寒交迫之际,却有暖若春水的温度来慢慢的抵消。身子逐渐回暖,夏雨觉得好舒服,舒服得她有点昏昏欲睡。身体里的奇经八脉如同被瞬间打通,整个人连呼吸都畅快无比。

“师父,你能送我出去吗?”夏雨问。

乍见夏雨竟然可以全部吸收自己的内劲,女子更是发了狂的将内力灌入夏雨体内。

“要出去是吗?好,这就送你出去,记得一定要找到我的仇人!”女子震耳欲聋的声音,顷刻间响彻整个地洞,大有山崩地裂之势。

“师父?”夏雨还来不及多说,身子突然像沙包一样被快速掷上半空。

女子丢沙包的力道很大,几乎是拼劲了全力,也可以说是孤注一掷。夏雨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山野。快速上升的力道,在夏雨飞出地洞的那一瞬突然消失殆尽,瘦小的身子快速滚下山坡,停落的时候,夏雨只觉得脑袋狠狠的撞在树干上,而后便没了知觉。

地洞内,女子把自己的头皮都抓得鲜血淋漓,突然瞪大了狰狞的绿色眼眸,“我是瑶姬?我是百花宫宫主瑶姬,我要杀了东方越!东方越!”她蓦然仰头嘶吼,“东方越,我要杀了你——”

却有一口血从口中匍出,身子重重倒地。不远处,那尊和尚尸骨,依旧巍然不动,淡然坐定。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尘归尘,土归土了。

没错,她是瑶姬,是百花宫宫主。

曾经的不可一世,如今的癫狂凄惨。

不能不说是一种报应,报应她曾经的杀人如麻,也成就了她此生轮回。诸事因夏雨开始,如今也因夏雨而结束,果真是报应不爽。

花满楼的人找到夏雨的时候,夏雨还在昏迷中,贾大海二话不说就将其抱回了花满楼,阿妙娘快速请了大夫。大夫说夏雨也是福大命大,身上没什么大伤,都是一些细微擦伤。脑袋上被撞了一下,但性命无虞,就这样捡回一条命。

许是因为撞伤了脑袋的缘故,夏雨对地洞里发生的事情,浑然是一点都记不起来。

一问三不知,而那些蹩脚大夫更探不出夏雨体内为妙的变化。

知道那一日,夏雨与虎子上山,一不小心被黑蜘蛛咬了一口,瞬时成了另一个人,夏雨才知道自己的体内竟有着如此神奇的变化。虎子当时还以为夏雨是鬼附身,在夏雨醒来后死活拽着她去寺庙里驱鬼,最后庙里的主持告诉夏雨,她体内被人强行封存了强大的内劲。只不过夏雨没练过心法,根本无法运用自如。

至于为何非得蜘蛛咬一口才能运用出来,主持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夏雨挠了挠后颈,她不忘了地洞里的事情,自然也不记得在瑶姬为她灌输内力之时,自己一不小心教“黑寡妇”咬了一口,因祸得福接纳了瑶姬的全部内力存入体内。

从此后,这便成了她与虎子的秘密。

黑寡妇负责大半夜的劫富济贫,虎子负责大清早到处找她下落。

两人倒也玩得不亦乐乎,直到——赵朔的出现。

(快捷键 ←)上一章:第274章 我给的,你必须要4 返回《九皇叔》目录 下一章:第276章 怀柔政策,以柔克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