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6章 怀柔政策,以柔克刚

文/蓝家三少
本章字数:7514 九皇叔txt下载
赵朔手握先帝的免死金牌,又有先帝遗诏在先,不许任何人入睿王府办案,于是乎他就成了一个香饽饽。多番势力都将视线落在这个看似十多岁,却心智老成的少年身上。

    然则赵朔是谁,能金殿挡东方越。扶持赵禄登基,小小年纪便知道拉拢势力与东方越分庭抗争,却又做得不留痕迹。那般的谨而慎之,便是混迹官场的老油条们也是力所及的。

    可赵朔都做得很好,表面上摆出一副难得糊涂的样子,暗地里却早已开始谋划一切。

    大有运筹帷幄。坐看风起云涌之态。

    只不过有件事,让赵朔一直头疼得很。

    那就是不管是王公贵族还是富贾商贩,乃至于太后和摄政王东方越,都绞尽脑汁的想往睿王府送女人。自古以来,女人作为利器,美人计屡试不爽。

    在情感方面,赵朔一直克制,甚至于为了自己的脑子能永远保持清醒,他不许自己沾一星半点的酒。酒能让人放松警惕。美人能让人堕落不堪,酒色财气,对他而言那是致命的危险。

    “爷,总把人往外推,也不是个事。”李焕愁眉,“这个月都第八次了,这日日送,日日推的,时间久了也没借口了。何况爷的年岁也着实到了该立王妃的时候,迟早睿王府是要有女人的。王爷上头的那几位兄长,在王爷这个年纪,早就成家了。”

    赵朔抿一口茶,略显无奈的望着湛蓝色的天空。“国不成国,何以为家?”

    “听说摄政王打算与叶家联姻。”李焕道。

    赵朔斜睨他一眼,“叶家?”

    “叶家嫡长女。叶知秋。”李焕俯首。“说是才貌双全,容色极好。”

    “嫁给东方旭?”赵朔问。

    李焕点头,“是。”

    “那倒是郎才女貌,好得很。”赵朔慢条斯理的走到鱼池旁边,瞧一眼池中极为快活的鱼群。

    李焕蹙眉,“王爷不着急吗?”

    “着急什么?”赵朔一笑。

    李焕道,“王爷,叶光耀的手中握有兵权,到底也是将门虎子。若是跟摄政王府联姻,王爷的胜算又少了一筹。”

    “我有说过,同意他们联姻吗?”赵朔反问。

    李焕不解,“王爷这是何意?”

    “本王是好人,从不做强人所难之事。听说这叶家大小姐个性极为倔强,是个被宠坏的主。”赵朔别有深意的笑了笑,“这女子虽然才貌双全,可惜太过倔强太过好强之人,心里总是缺了点东西。”

    “缺什么?”李焕越发的不明白。

    赵朔缓缓坐下,认认真真的钓起鱼来,“自古有言,过刚易折,柔能克刚。”

    李焕仲怔,“爷的意思是——”

    “明白了?”赵朔深吸一口气,垂眸去看自己的鱼。

    “明白了。”李焕行了礼,掉头就走。

    明白就好。

    闺阁少女,懵懂少女心,最经不得撩拨。何况面对着这样优秀的少年郎,翩翩儿郎桃花目,灼灼风华自其中。任是霜寒心肠,也能于三月暖阳中,逐渐消融殆尽。

    得君一顾,自当心系。

    那一日阳光灿烂,那一日回眸一顾,临江楼前不巧偶遇,谈笑风生将心寄。风过美人鬓,撩动美人心,得看美人颜,谁知美人意?

    若约定般,三两日一见,四五日便成相思。

    此生最恨相思,只缘绵绵相思无尽处。

    此生最爱相思,只愿无尽相思无尽情。

    眉目间风流之成,只一眼便刻骨铭心,如今更是魂牵梦绕,再也割舍不去。纵圣旨下,婚姻赐,亦可不从。

    叶知秋是死活不肯嫁给东方旭的,即便听闻东方旭亦是难得的美男子,可有关于东方旭残杀朝廷重臣的传闻,也是极为可怕的。

    身为女子,自然不愿与暴虐之人为伍。

    何况眼前还有个风度翩翩,仪态万千的睿王爷赵朔。

    不管是才貌还是身份地位,赵朔丝毫不逊于东方旭,所差只不过一道圣旨罢了。

    那一日的临江楼前,赵朔未能如期赴约,而是让李焕将一封书信转呈叶知秋。李焕一脸的悲凉惋惜,“王爷身子不适,所以不能来了,这是王爷让卑职亲自交给你的。”

    叶知秋圈红了眼眶,“王爷可有话说?”

    李焕轻叹一声,“王爷道,此生无缘,来生再聚。若福分不浅,但愿还能与小姐共度余生。”说着,便小心翼翼的环顾四周,压低声音道,“这信中有一粒药丸,乃是假死之药,小姐可于新婚之夜服下,如此既不算抗旨也能保全自身。等到药效起来,王爷会悄悄派人把小姐带回来。若小姐不愿,那只当作罢。从此你当你的少夫人,王爷自当孑然一身,不复再娶。”

    听得这话,叶知秋哽咽了一下,“王爷待我如此情深意重,我岂能负他。你只管告诉他,我一定会做到,此生不负。”

    语罢,叶知秋疾步离开。

    李焕松了一口气,眼见着叶知秋离开,这才快速转回睿王府。

    远处,东方旭冷然伫立。

    “公子,这睿王府的和叶家小姐怎么就搭上了呢?方才好像还有封信。”云官蹙眉,“这其中是否有诈?”

    “盯着叶知秋,若这桩婚事除了差池,义父那儿谁都别想好过。”东方旭眯起了危险的眸子,隐隐觉得有些异样,可又说不出赵朔会玩什么花样。

    赵朔此人,不管做什么都是滴水不露的,所以要找出他的漏洞,还真不容易。

    但现如今,东方旭只要能娶到叶知秋便是,剩下的——也不怕赵朔玩花样。

    可惜,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件事。

    这件事的主动权,在叶知秋身上,而远程操纵的赵朔虽然占据了所有人的目光,却也让人彻底忽略了叶知秋。

    被宠坏的孩子,什么都干得出来。

    不管不顾的,深信不疑。

    摄政王府大张旗鼓的娶亲,叶家欢天喜地的嫁女,却不知叶知秋已经将药丸悄悄的藏在了腰间。东方旭第一次褪去白衣,换上大红喜服,也没想过要举案齐眉,只不过是按照东方越的意思,娶一个对摄政王府有用之的女子。

    凉薄之人,对谁都凉薄,包括自己。

    哪知那一夜,红烛之下,美人香消玉殒。一声尖叫,乍见床榻上一身喜服的叶知秋,双眸紧闭,躺在大红褥子上,一动不动。

    等着人进来的时候,她已经没了呼吸、没了心跳、没了生命的气息。

    东方旭这一身喜服还没暖透,就已经成了丧妻之人。红烛还没燃尽,就该换上白烛了。

    天知道,此刻的东方旭,心里有恨,恨得咬牙切齿,低冷得只喊出赵朔的名字。

    可你没有证据,如何能闯睿王府?

    再者,到底第二日,这叶知秋的尸身竟然不翼而飞。

    众人言语,怕是这睿王爷生不能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吧?可睿王府又不能随意进去,东方旭也奈何不得,只能由着东方越做主,在宫门口生生拦下了赵朔的车辇。

    赵朔也不避讳,扫一眼凶神恶煞的东方越,淡淡道,“人都死了,你们还想怎样?活着进去,死了出来。本王舍了她成全了你们,你们却害死了她。这笔账,本王还没找你们算,你们反倒送上门来了?如今想要怎样?尸体就在我睿王府,本王不打算给你们,也不会给你们。打一场作罢吗?”

    东方越自然知道赵朔的性子,横竖这叶知秋也死了,对自己而言已经没了利用价值,不如让叶光耀更恨赵朔为好,仇恨与利益一般能让人结成同盟,与联姻许是会有异曲同工之效。

    相比东方越,此刻的赵朔哪里是他对手,但东方越也不敢下死手,若这样真的将赵朔打死,天下人乃至于朝堂上下,以及赵朔手中的那些军队,只怕是要动乱的。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赵朔没被打死,但生生的被东方越打了个半死,躺在床上一月没下床。

    叶知秋的尸骨便留在了一叶知秋,外头只道睿王赵朔对此女用情极深,以至于生不能同床,在其死后也要日夜相伴,哪怕美人白骨,红粉骷髅也不在乎。

    再后来,也不知是谁传出去的消息,说是睿王赵朔自从情商之后,便不喜女子厌恶女子,好男风恋断袖。

    对此,赵朔也只是笑了笑,“如此极好,睿王府没有子嗣,也没有女人,本王便不会有感情束缚,也不会有任何的羁绊。那些面首送进来便送进来吧,好吃好喝待着就是,总比女人来的好一些。男人对着男人,不会有太多的情感寄托,可若是对着女人,难免还是会动真心。本王,到底是个男人。”

    “心之为物,谁能料到呢?至少,本王不想赴皇兄的后尘,更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颠覆了天下。”

    说这话的时候,李焕只觉得惋惜,“王爷自此打定孑然一身之念,可对于您来说,太不公平了。何以这天下,要王爷牺牲?”

    赵朔负手而立,笑看清风朗月,“生又何欢,死有何惧,所谓牺牲不过是自己的选择罢了!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不管是什么结果,都是我自找的。既然如此,坦然便是。”

    李焕点了头,“卑职誓死效忠王爷!”

    没有女人羁绊固然是好的,可也是寂寞空虚的。漫漫长月,一个人走,一个人活,为的是对死去的皇兄所做下的承诺。

    赵家天下,为了所谓的天下,他几乎拼尽了所有。

    光耀明媚的睿王之名,看似大权在握的皇叔之位,仿佛世上所有的荣耀都悬在他头上。世人只看得见光亮,却没能看到藏在背后的杀机四伏。

    他披荆斩棘,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

    直到遇见她——那个叫夏雨的假小子。

    在她身上,找不到一丝一毫本该属于女子的妩媚娇柔,仿佛是路边的野草,连野花都算不上的。可以自生自养,好似天塌了她也能找个地缝钻出去,活下来。那种随遇而安,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选择生存的女子,他前所未见。

    见惯了方方正正的女子,如今倒有些稀罕这样的另类。

    不矫揉造作,与他一样,厌恶尔虞我诈。

    可又见不得天下的不平事,遇见了就拼尽全力去做。手段虽然下作,偶尔还流氓本性毕现,可他就是她的真实。

    闺阁女子虽好,哪里能自由自在的呼吸?围扑宏圾。

    她大字不识,压根不懂礼数,可她有一颗赤子之心,待人之诚。便是萍水相逢,也能与你称兄道弟,若有难处,还能为你两肋插刀。

    赵朔想着,天下间能做到这样的女子,怕是不多了。而自己能遇见的,有她一个,就足够了。他不是会退缩的人,所以遇见了就没打算放过。

    空了二十多年的心,一下子被人填满的感觉,让他再也不能放手。即便为她提前了所有的计划,面临着很有可能会一败涂地的结果,他也无怨无悔。

    聪明的人,不会让仇恨蒙了心。

    因为这世上,爱比恨更值得握在手里。

    幸福永远要比痛苦,更重要。

    离开京城的那一瞬,赵朔之觉得无比的轻松。身心畅快,从此以后山高水长,再也不必担惊受怕,也不用在日以继夜的谋夺什么,只消痛痛快快的陪着自己的妻儿,与山水为伴,共享天伦。

    这世上所有的荣华富贵,都不及她,微微一笑,眉目如月。

    ————————————————

    大夏。

    谢环挺着肚子,躺在铺了狐裘的藤椅上,一块手帕盖着眼睛在晒太阳。青云在一旁慢慢摇着藤椅,不远处的元灏顿住了脚步,示意身后的奴才们莫要跟着,拎了衣摆尽量压低了脚步声过来。

    就怕,惊了自己的皇后娘娘。

    青云窃笑,明白了元灏的意思,稍稍行礼之后站在了一旁候着。

    元灏替代了青云,轻轻的摇着藤椅。

    自从有孕,谢环时常倦怠犯困,夜里肚子里的孩子闹腾得她都睡不好觉,白日里还算好些,逮着空就眯一下。

    “云儿,你说青鸾生了没有?怎么还没消息呢?也不知生的是儿是女。”谢环闭着双眸说话。

    青云在旁低语,“娘娘,还没来消息,也该快了。不过,不管是儿是女都是件好事。如今大燕太平,想来侯爷和侯爷夫人会更努力为谢家绵延子嗣的。”

    谢环顿了顿,气息匀称,好似睡着了,又好似半睡半醒。

    过了良久,又开口道,“你说男孩好还是女孩好?”

    青云仲怔,瞧了一旁欣喜的元灏一眼,只能笑道,“只要是娘娘生的,皇上都会喜欢的。”

    “我要他喜欢做什么?我自己喜欢就足够了。”话是这样说,可这话是带着唇边浅笑说的,说的这样违心,“这要是个女孩子多好。”

    “娘娘喜欢女孩?”青云蹙眉。

    这后宫可没有别的妃子,自家主子若不能为皇帝生个儿子,来日这大夏天下要交给谁?难不成还得女皇登基?

    不过青云转念一想,主子既然能怀上一次,那也能怀上第二次。这一次是个女孩,下一次保不齐就是个儿子,以后——青云想,循环往复下去,主子以后的日子是不是就在怀孕生子,生子怀孕中度过了?

    没办法,谁让自家姑爷皇帝,是个痴情之人,偌大的三宫六院如今都是摆设。

    一声叹,谢环微微蹙眉道,“我也知道,你呀也跟皇帝一个鼻孔出气,想我生个儿子。满朝文武时不时的上奏一本,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知道。三宫六院也没个人能跟我说说话,除了你就没别人了。有时候想想,后宫这样冷清,当真也可怜。”

    元灏蹙眉,心想着: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后宫要是人多了,她这皇后还能做得这般清闲?

    “有时候我真怀疑,皇帝是不是有什么毛病?”谢环继续道。

    青云轻咳了一声,元灏瞪了她一眼,示意她莫要吭声。

    自从怀孕,谢环也觉得自己变得嘴碎起来,可她管不住,这后宫比军营还无趣。在军营好歹还能跟弟兄们打打牙祭,偶尔还能策马飞奔比试比试。现在身处后宫,除了太监宫女,连个找茬的都没有,实在是憋得受不住。

    “你说他为何就盯着我一人呢?那么多王公大臣,把绝色佳丽往他跟前那么一送,这小子还直接把人给赏出去了,还让他们闭门思过一个月。如今,大臣们虽然上奏,却也不敢再直接送女人入宫了,生怕赔了夫人又折兵。”谢环叹息着,“你说我当初这脑子怎么也就抽了呢?我当后宫是龙潭虎穴的时候,后宫就成了一潭死水。这一池湖水,好歹也给我荡出点波浪啊!”

    她越说越烦躁,一个人闭着眼睛絮絮叨叨。

    “好了,别摇了!”说话间,她伸手去抓青云的手。

    下一刻,她骤然取下眼睛上盖着的帕子,“皇上?”

    面上顿时尴尬起来,她张了张嘴笑得勉强,“你何时来的?”

    “我一直都在。”元灏笑着搀着她坐好,对着他,无外人的情况下,她从不需行礼。他说的,你是吾妻,便如寻常夫妻,哪有夫妻相见还有行礼的道理。

    “死丫头。”谢环白了青云一眼,青云偷笑着跑开。

    “是儿是女,我都不在乎,只要是你为我生的,便是最好的。”元灏握紧她几欲抽回的手。他也没想到自己的下盘功夫如此深厚,一招必中。那一夜**,直接把孩子塞进了她的肚子。

    谢环挑眉瞧了他一眼,“早前没看出来你这般油腔滑调,如今可是越发的了不得。这嘴皮子溜得都能赶上睿王府那位了!”

    元灏握着她的手,对她的打趣浑然不介意,只顾着嬉笑道,“没办法,谁让后宫,唯你独尊?这没人顾着哄我了,我不得花着心思哄着你吗?”

    “那你去把人召回来,也省得我——”

    还不待她说完,元灏轻叹一声,“上哪找?”

    “外头,里头,这世上不是男人就是女人,难不成你连男人都要?”谢环瞪了他一眼。

    元灏犹豫了一下,“我这要是找了男人入宫,你还不得我给我训出一支谢家军来?”他苦恼的摇头,“不成不成,哪有皇后娘娘成日跟男人厮混的道理。”

    谢环抽回手,“屁话真多,你分明是打不过我,又怕后宫女人太多,我会拆了你的后宫,这才求个清静散了这三宫六院。”

    “我——”元灏想了想,“又输过吗?”

    谢环一怔,“你这人怎生得这般健忘,你何时赢过?”

    他指了指谢环的肚子,“这不是赢了吗?我在上,你在下,输了还有这孩子吗?”

    谢环征战沙场多年,什么世面没见过,但终究也是个女子,乍听这话还是难免红了一下脸,道一句,“无耻。”

    元灏不以为耻,反而笑道,“这辈子,就对你一人下流,那也是极好的。不管我这皇帝做得如何,好歹以后世人提及我的时候,总得说上一句,此君此生独一后,乃千古痴情帝王。这痴心二字,总比风流来的舒坦。”

    闻言,谢环定定的望着他,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般看着我作甚,大夏男儿有话直说,不似你们大燕之人,喜欢拐弯抹角。在我这儿,你想说什么便是什么,你想怎样便怎样,我惯着你就是。”元灏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一直看得谢环气息微喘的别过头去。

    他的视线似乎比刀子还要锐利三分,以至于让她这个征战沙场的女将军,也跟着躲闪起来。

    敌人的刀刃她都能迎上去,至死方休。

    可柔软的刀子绵绵的捅在心上,有些疼,却疼得让人觉得值得。

    “怎么不说话了?”他蹙眉,“是哪里不舒服?”

    谢环扶着腰起身,“懒得与你油腔滑调。”

    “去哪?”元灏慌忙上前搀她。

    “我又不是残废,千军万马都过来了,还奈何不了一个孩子?”谢环推开他,“不必。”可没走两步,她忽然站住。

    “怎么了?”元灏愕然。

    谢环突然皱眉,“好像疼了一下。”

    元灏瞪大眼眸,立时上前,直接将她打横抱起,高声厉喝,“来人,找太医!”

    “我没——”谢环刚要挣扎,奈何腹部突然剧烈阵痛,“好疼!”

    元灏也不知哪来的气力,疯似的抱着谢环往寝殿跑去,“要生了要生了,太医——找太医!来人!”
(快捷键 ←)上一章:第275章 八岁那年 返回《九皇叔》目录 下一章:第277章 这世上,总是一物降一物的(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