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8章 大结局

文/蓝家三少
本章字数:7998 九皇叔txt下载
静安寺内。(好看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紫>

    一身袈裟,寂冷的背影,已经不再‘挺’直的脊背。安静的和尚,手中捻着佛珠,站在禅院中望着湛蓝‘色’的天空,看着一群鸟飞过。

    夏雨抱着孩子缓步走到了老和尚身后。低眉看一眼怀中的孩子,而后笑盈盈的喊了一声,“海叔”

    和尚转身,正是当日一道从京城出来的袁胜海。

    只不过安定下来之后,他没有跟夏雨他们再在一起,而是寻了这一间山中古庙。就此栖身。青灯古佛,能洗净当年造下的孽事,黄卷在手,诵尽此生该诵之经。为死去的,和活着的人,默默的诵祷。

    于他而言,出了京城,放下了所有的心中负担,此生便再无可恋。

    如今这样也好。长伴佛堂,至此修身养‘性’,为自己前半生造的孽,做一个彻底的悔悟。

    “贫僧了尘。”他双手合十,以佛礼相待。

    夏雨笑了笑,“了尘师傅,我是来跟你报喜的。”

    袁胜海含笑看着她怀里的孩子,“恭喜施主。”

    寻梅上前,“少主喜得一儿一‘女’,刚出月子便来跟你报个喜。”

    闻言,袁胜海走到寻梅跟前,伸手撩开挡着孩子脸颊的襁褓,脑子里依稀想起了当初抱走夏雨时候的情景。竟有些难掩心中的五味陈杂,“真好。”

    当年她也就这么大,瘦瘦小小的,连眉目都没长开。就这样随着他颠沛流离,从京城杀出血路,去了遥远僻静的代州。也是在代州,袁胜海才算过了十多年平静的日子。虽然时常提心吊胆,可也是他人生中,最清静,最渴望,最难以忘却的生活。

    只是在心里对夏雨的亏欠。从来都是有增无减。

    “回去吧”袁胜海清浅的吐出一口气,含笑看了夏雨一眼,“贫僧身在佛‘门’清静之地,本该六根清净,你们就别再来了。”

    “清修修的是心,了尘师傅何必在意俗尘之人的来去呢若轻易被我影响,那就不叫出世了,先得入世方能跳出,方丈当初不就是这么说的吗”夏雨深吸一口气,“不过我也确实不能出来太久,海叔,我以后再来看你。如今你能放下一切,我也很高兴。”

    至少,虎子的死,赵妍的死,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袁胜海的心里满满的淡去,被佛‘门’净化,夏雨也是高兴的。

    有些东西,人死便随风去,无谓背负一生。折磨的是自己,死去的人,哪里会知道分毫呢

    夏雨去了方丈室,方丈道,“了尘如今一心修佛,却是比来时的心如死灰好很多,如今算是心如止水,也不枉费佛‘门’感化。”

    夏雨甚是欣慰,“有劳方丈了,海叔此前吃了不少苦头,又丧儿丧‘女’,算起来也是个苦命人,若他有什么事还望方丈能及时通传一声。海叔是出尘之人,可我们不是,所以有些事情是我们做晚辈的应该做的,希望方丈能明白我们晚辈的苦心与孝心。”

    方丈笑着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施主心善,必得善果。”

    夏雨嫣然,“多谢方丈。”

    走出静安寺的时候,夏雨忍不住回头看了静安寺的大‘门’。

    大‘门’徐徐合上,从此跳出红尘,不再过问红尘俗世。

    “其实这样的结果对他而言,已经是最好的了。”寻梅轻叹,“前半生杀戮不断,后半生平安度日。想来也唯有佛‘门’净地,才能让他心如止水的过完下半生。当年的殿前三将军,如今一个遁入空‘门’,一个‘浪’迹江湖,剩下的长埋黄土之下,难免让人有些唏嘘。”

    夏雨苦笑,“所以功名利禄再好,到头来也不过一场空。”

    然而掀开车帘的时候,车内已经没了赵朔的踪迹。

    “爷”夏雨轻唤一声,继而环顾四周,“爷这家伙去哪了”围帅协圾。

    “少主先上车吧”寻梅道,“出来的时候,我便听得王爷说,要去一趟城里。”

    “去城里做什么,那里人多,也不怕被认出来吗”夏雨蹙眉。

    寻梅一笑,“少主多虑了,如今这儿偏僻,哪有那么多人能认得王爷。王爷惯来高高在上,岂是人人都能认得的。何况,王爷出来时吩咐过,让少主晚些回去。”

    夏雨打量了寻梅一眼,“晚些回去”

    赵老九这是要做什么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难不成又出什么事了

    可寻梅笑得如此古怪,莫非真当有什么意外之喜

    心里有些不安,可她也知道,寻梅既然不说自然有不说的道理,否则若威胁到夏雨的安危,寻梅定不会有所隐瞒。

    寻梅先是驱车去了城里,奇怪的是所有人都在一间临溪酒家等着,夏雨两个娘更是一前一后的将孩子都带走了。

    东方越含笑看了夏雨一眼,也不说话。(好看的

    连辛复和夏禾的脸上也是怪怪的,夏雨一回头,寻梅和李焕却是不知所踪。

    秋意阵阵,河边杨柳随风摇曳。

    夏雨扫一眼面‘色’古怪的众人,“爹,为何人人都这样奇怪。”

    东方越惯来不会开玩笑,可若开起玩笑来,却也是有板有眼,一本正经的,“自然是有事,不过不会告诉你发生了何事。若你真要问个明白,爹还是不会告诉你的。”

    语罢,扳直了身子,走出了夏雨的视线。

    夏雨‘揉’了‘揉’眉心,嘴角直‘抽’‘抽’,眼见着天都要黑了,还不见赵朔的踪迹,心里难免有些不安起来。

    人都去哪了

    须臾,阿妙娘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块布,上前就系在了夏雨的眼睛上。

    “大娘,你做什么”夏雨伸手去拽。

    “不许拿掉。”阿丽娘道,“别动。动了,就再也见不着他了。”说着,不由分说的为夏雨换衣服。

    夏雨撇撇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他们摆布。也不知她们在做什么,一会为她换衣裳,一会为她梳头盘发,还给上了少许胭脂水粉。

    “你们做什么”夏雨不悦的蹙眉,“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这般神神秘秘的,到底是为何”

    阿丽娘道,“在娘面前,你即便是做了娘的人,也还是娘的‘女’儿,何时长大过”

    夏雨笑了笑,“那倒是。”

    等着梳妆完毕,阿丽娘搀着夏雨起身,扭头望着阿妙娘,“当年你还说,阿雨这丫头生得不够秀气,如今可算是看走眼了吧我们家阿雨哪里输给旁人。”

    阿妙娘笑了笑,“许是生来便是一身贵气,‘花’满楼哪敢留她。老娘当年见的人多了,可咱们阿雨生得就是与寻常‘女’儿家不同,哪里不同却也是说不出来的。只是,看一眼会叫人舍不得。不似有些人,生得虽好但到底少了那一股子气。说到底,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当年要不是我送出去给你,今儿个她还不是与疏”

    说到这儿,声音戛然而止。

    夏雨听得一声响,应是阿丽娘拍了阿妙娘一下。

    毕竟疏影这个人,曾经在夏雨的身上和心里,都留下过很重的伤。一个曾经最亲近的好姐妹,最后成了最疏远最该死可恨的仇人。

    一时间,三人都沉默。

    良久,听得外头一声响动,夏雨便被二人搀着往外走去。

    “你们带我去哪”夏雨蹙眉。

    无人应答,她只觉得自己好像被搀上了一艘小船。

    身子一摇晃,却有一双手,快速的握住了她,而后便是熟悉的怀抱。淡淡的茶香,让她一直悬着的心,顷刻间平静了下去。就势伏在他怀中,静静听着属于他的心跳,那一刻什么都不再重要。

    风过耳畔,他下意识的抱紧了她。

    船过水声,逐‘浪’之音徘徊不去。

    须臾,水声越来越少,许是到了水平处。

    覆着双眸的布条,被轻柔的掀开,她想睁开眼,可因为双眸被覆太久,一时间无法适应外头的光线。有一手恰如其分的遮在她眼前,耳畔是他的温柔耳语,“慢慢睁开,别着急。”

    她点了头,随着他的手慢慢的挪开,瞬时僵在当场。

    火树银‘花’明亮岸,扁舟轻摇从此过。

    回眸泪眼‘花’不语,笑问君子谓何求

    不求功名与利禄,不问荣华极富贵。

    惟愿身在此梦中,与卿百年不相负。

    有温暖的怀抱,从身后袭来,他从身后抱住了她,附耳低语,“你说你喜欢看焰火,如今我送你一夜焰火,许你一生繁华。如何”

    她红着眼,“文绉绉的,听不懂。”

    他一笑,这丫头总喜欢让他说第二遍。

    也罢,横竖这辈子就惯着她了。

    轻柔的啃噬着她的耳垂,喁喁耳语,却是刻骨铭心,“还记得那一天他们在护城河边放焰火,你说你很喜欢。今日这场焰火,是我送你的,以后每年咱们都来看焰火,我陪着你,就两个人安安静静的。”

    “孩子也不要了”她笑问,面‘色’绯红。

    “没有你,何来的孩子”他不依不饶的啃着她的脖颈。

    痒痒的,鼻尖泛酸,心里却是暖的。

    夏雨深吸一口气,他松开她走到了她面前。她这才惊觉彼此都一身红装,而自己竟是一身嫁衣。难怪大娘和娘,那么费力的为自己梳妆打扮。

    她抬头看他,焰火中的赵朔显得格外不同。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身着红衣的模样。这一身的红,衬得那双桃‘花’眼更加妖‘艳’‘迷’离,眸中琉璃‘色’竟倒映着璀璨流光,直教人心跳加速,沉沦不已。勾‘唇’浅笑,邪魅无双,竟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颠倒众生亦不为过。

    记忆中的赵朔,一直身着玄袍,漆黑如同他内心的腹黑一般,属于深不见底的颜‘色’。玄袍在身,便是染了血也无人看得见,横竖此生疼与痛都得自己扛着。

    所以他选择,最孤寂的颜‘色’。

    直到遇见了她

    让他此生,第一回觉得,真心的笑容是何其难能可贵,他所渴望的一切都能在她的身上找到。

    自由、率真、快乐、以及善恶分明的无所畏惧。

    “今日的我,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九皇叔,也不再是手握生杀的睿王爷,此后还可能变成一介商贾,成为最平凡的普通人。夏雨,你愿意嫁给我,做我唯一的妻子吗”他难得敛了笑,对着她一本正经的说着她最期待的话语。

    他不是不明白,这话其实根本不必问,可他更明白,不管这话有多可笑,哪怕是多么的明知故问,夏雨身为‘女’子,所期待的便是他能亲自开口。

    夏雨声音哽咽,笑着看他,“不管你是王爷,还是商贾,哪怕是个寻常人,我喜欢的一直都你,从不在乎你的身份地位。我爱你,只是因为你是赵朔。可你什么都会,什么都好,而我既不会琴棋书画,也不会诗词歌赋,更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出身,甚至于还有好多的坏‘毛’病,曾经一度嗜赌如命,好酒成‘性’。这样一个满是缺点的我,你还敢娶吗”

    “我爱你,因为你是夏雨。”赵朔‘吻’上她的眉心,夜空中,明亮的焰火尽情绽放,“你不会的,我来做。你负责任‘性’,我负责惯着你。”轻揽入怀,若倾尽了此生温柔,只赋一人,“我这辈子唯有一件事做得最好,那便是忍。”

    我忍你一辈子。

    胜过千万句情话。

    有多少人,能容忍你的小‘性’子,一辈子呢

    我可以。

    寻梅与李焕肩并肩摇着左右船桨,却是打心里替二人高兴,只不过

    “王爷与少主成婚,为何不让大家都来呢”寻梅不解。

    李焕含笑望着她,“王爷说,成婚本就是两个人的事,何必那么多人瞎搅合。再说,这一夜的焰火,是王爷早前就想送王妃的,可惜当时的时事不允,如今总算能补上了。”

    寻梅撇撇嘴,饶有兴致的盯着李焕,“是你家王爷,还是有些心理障碍吧”

    “随你怎么说吧。”李焕一笑。

    寻梅深吸一口气,“说来也是应该的,毕竟他是皇室中出来的,能为少主做到放下一切,已然不易。若大家都在,二拜高堂的时候,到底是该对着自己的杀兄仇人还是对着老皇帝的灵位呢能放下仇恨已经很难得了,毕竟谁也不容易。”

    李焕轻叹一声,“其实他们两个在一起,已经需要很大的勇气了。既然冲破了世俗礼教,那就不必在乎什么繁文缛节了。几度历经生死,有些东西其实早就刻在骨子里的。相守一生,比什么都重要。”说这话的时候,李焕若有深意的盯着寻梅。

    触及李焕的目光,寻梅急忙低头,面上瞬时染上一片红晕。

    “我也是认真的。”李焕低语。

    寻梅难掩‘唇’边浅笑,“我也没说你不认真,划船吧”

    船儿轻轻的摇着,那一路的焰火,倒映着‘波’光嶙峋,那一夜的风‘花’雪月,落在三生石上,成了永久的铭刻。

    此生不负,从不是说说而已,是我对这世间、对你,唯一的要求。

    红衣在身,十指紧扣,说好了一辈子在一起。

    抬头仰望,焰火明媚,回眸间,笑靥如‘花’。

    此生,足矣

    建武七年‘春’。

    正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梁蠡牵着母亲的手,小小年纪便学会了蹙眉,“娘,爹在找什么”

    东方青垂眸望着自己的儿子,含笑抚着他的脸,“在找他的过去。”

    抬头,梁以儒像疯了似的拨开人群,发红的眸子似乎在找寻什么人。可他好像又找不到那个人,痴痴愣愣的站在原地良久没有回过神来。

    “娘,爹的过去能找到吗”梁蠡不解。

    东方青笑得酸涩,“他想找,却未必能找到,所以他找不到的。”就算夏雨真的在附近,她也未必会见梁以儒一面。夏雨何其聪慧,怎么可能还会给梁以儒一丝一毫的机会,明明知道梁以儒的脾‘性’。

    七年了,他一点都没改。

    七年了,自己还在原地。

    “爹,咱们不是出来散心的吗”梁蠡牵起梁以儒的手,“爹,咱们走吧,马车修好了。”

    这个江南的小镇,若非他的马车临时坏了,也不会停下来。若非停下来,他也不会看见那一闪即逝的熟悉背影。

    可那终究,也只是个背影。

    时隔多年,谁知道那还是不是她

    回过神,梁以儒低眉望着自己的儿子,长长吐出一口气,而后抬头看了东方青一眼,笑得何其勉强,“走吧,上车。”

    “爹,为何咱们每次出来玩,你总爱往南方跑我想去代州看看咱们老家。爷爷在世时不是说过吗代州风景极好,咱们为何不回去呢”梁蠡问。

    梁以儒抱紧了怀中的儿子,沉默着没有说话。

    倒是东方青,微微低下头,没教他看清自己的容‘色’,说的极为低哑,“代州风景虽好,可终归有些地方是不该去的,蠡儿,等你以后长大了再回去吧”

    “等蠡儿将来与父亲一样位居人臣,蠡儿”

    还不待孩子说完,梁以儒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语,“你知道爹,为何与你取名蠡儿吗”

    怀中的儿子摇头。

    梁以儒继续道,“爹不想让你踏入仕途半步,昔年范公逍遥自在,人称商圣。爹不想让你走爹的后尘,更不想让你为官。伴君如伴虎,爹这辈子因为这乌纱失去了太多珍贵的东西。”说到这儿,他低眉望着儿子稚嫩的脸颊,“哪怕你做个普通人,也比做官来的自在,可以做你想做的事。”

    爱你想爱的人

    “爹,那你和娘,什么时候再给我生个弟弟妹妹”梁蠡笑问。

    梁以儒转头望着东方青,东方青面上一僵,“不是我教他的。”

    “我知道。”梁以儒垂眸,“对不起。”

    东方青摇头,“是我自己选的路,你不必说对不起。我可以继续等,等到你愿意让我走进去为止。”

    车内,一片沉寂。

    马车摇摇晃晃的离开,夏雨从巷子里走出来,身后跟着一双儿‘女’,一人一根冰糖葫芦,一个比一个古灵‘精’怪。

    “娘,你为何躲着”安安问。

    糖糖嚼着冰糖葫芦,看一眼自己的小哥哥,“不想见自然躲着,笨”

    安安剜了她一眼,大抵的意思是,你猜听不懂话外之音。

    夏雨挑眉,瞧一眼两个小的,不悦的撇撇嘴,“你们懂什么,叽叽喳喳的。赶紧回家,不然爹和外公又该打起来了。”

    “娘放心,外公打不过爹。”糖糖一本正经的说。

    安安扶额无奈,“废话,所以娘担心爹不会手下留情。”

    夏雨怀中抱着一卷红布,“赶紧回去,晚上可以喝寻梅阿姨的喜酒了。”

    小人‘精’屁颠屁颠往回走,还没到自家‘门’口,夏雨便看到了一个人。当下仲怔,她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阿奴”夏雨微微蹙眉。

    “太后娘娘殁,皇上改制侦缉事,百官上奏以百十条罪处置了首座东方旭。”阿奴缓缓开口,“我们这些早前的睿王府暗卫得以重见天日,不必再躲躲藏藏,所以”她顿了顿,“我无处可去,这些年走遍了大燕的山山水水,没想到在这儿找到了你。”

    夏雨释然一笑,“人事变迁,好歹又回来了。你,还走吗”

    阿奴深吸一口气,“我不知道还要去哪。”

    “那就别走了,正好寻梅今日与李焕成亲,看到你,寻梅应该也会很高兴。”夏雨笑着想把她带进去。

    “可王爷在,我”阿奴到底是睿王府出来的,对于赵朔依旧心存畏惧。

    两个小人‘精’不知何时又出来了,一左一右趴在‘门’口往外看,竟是异口同声道,“爹都听娘的,娘说怎样就怎样。”

    夏雨一下笑出声来,快步进‘门’,急促的脚步声惊了所有人,

    院子一角,正在棋盘上厮杀的翁婿瞬时将视线都落在了她身上。

    “我给大家带来个熟人,以后咱们又能一起嗑瓜子了。”夏雨笑嘻嘻的开口。

    阿奴小心翼翼的从‘门’外进来,笑得有些生涩。

    寻梅开了‘门’,一身嫁衣如火站在那儿,笑得一如曾经,“没想到,你也来了。”

    虽然凑不齐一桌了,但是总算大家又能在一起了。

    辛复瞧了身边的夏禾一眼,“瞅瞅,又该盖个屋子了,这些年都快组成一个村了。”

    夏禾拿着锅铲,“‘挺’好,你是村中大夫,我这厢还是个厨子。今年过年,又能好好热闹一场了,比在京城好多了。”说到最后,辛复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出来了,总是好的。

    总好过某些人,从此以后,一人天下。空有万岁之名,只能永生孤寂。

    没有鼓乐齐鸣,只有鞭炮声声,红绸漫天。

    赵朔揽着夏雨,站在院子里看着屋中拜堂行礼的寻梅和李焕,突然将她打横抱起,在众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走出了侧‘门’。

    “喂,赵老九,你干什么我还得喝寻梅的喜酒呢”夏雨撇撇嘴。

    “难得撇开两个小的,爷带你出去走走。”桃‘花’树下,风一吹,桃‘花’雨翩然而下。

    “去哪”她问。

    他抱着她,含笑走在漫天桃‘花’雨里。一双桃‘花’眼,染尽倾城琉璃‘色’,开尽盛世桃‘花’颜。

    她望着他,微微一笑,眸若弯月。

    跟着你,去哪都好真的好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q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第277章 这世上,总是一物降一物的 返回《九皇叔》目录 下一章:完结感言(致亲爱的后宫们)(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