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还怕什么

文/东方晖
本章字数:2411 沧海情殇txt下载

杨澜行事果然雷厉风行,待得大家用过早饭,便立刻吩咐丫鬟去前院请护院教头吕一凡前来商议李仲飞习武一事。

可丫鬟去了许久也不见吕一凡人影,杨澜等的心焦,正要再着人去催,忽然方才那个丫鬟急匆匆地跑了回来,不等进门便大声叫道:“不好了,外面打起来了。”

堂内众人闻言均是一愣,柳云宗起身叱道:“慌什么!你说清楚,谁打起来了?”

“回,回老爷,”丫鬟神色慌张,气喘吁吁地说道,“是吕护院和铁老大打起来了。”

“什么?”杨澜闻言大怒,一拍桌子长身而起,大步迈出厅堂,边走边嚷道:“飞儿的帐还没和他算,今日竟敢来府上滋事,老娘非活撕了那匹夫!”

柳云宗毕竟是久居官场之人,当下觉得事有蹊跷,连忙跟过去拦住杨澜道:“夫人莫急,那铁龙不似胆大狂妄之徒,我们还是问清楚的好。”

“问什么问!分明姓铁的欺人太甚!”杨澜脚步加快,将柳云宗甩开,半路上又命丫鬟取来了她的鸳鸯双剑。

柳云宗拦她不住,只得跟在后面不停劝说。两人一前一后转过后院,远远看见大门口聚集着一大群人。

只见铁龙父子被十几个柳府家丁堵在门外,其中身材矮小的吕一凡正在与铁龙带来的人争吵,不时还互相推搡几下。

“果然是来生事的!”杨澜又紧赶几步,分开众人,指着铁龙喝道:“匹夫!老娘正要去寻你,你却打上门来!”

说着,她右手鸳剑分心便刺,剑尖微颤,瞬间已到铁龙前胸。铁龙深知杨澜厉害,忙侧身躲开。他身形方动,杨澜左手鸯剑又袭至他的肋间。

铁龙见杨澜真想要他的命,不由倒吸口凉气,拽着铁人英飞身急退,一个纵跃跳回街道中央,才大喊道:“老夫人误会了,在下是来赔罪的。”

他话音未落,杨澜又追至跟前,铁龙无奈,只好拉着铁人英再退。杨澜追得很紧,铁龙却要顾及铁人英,眨眼间已是险象迭出。

面对骤雨般的鸳鸯双剑,铁龙急的满头大汗,他咬紧牙关,猛地将铁人英甩出站圈,挥掌拍向刺来的鸳剑。

杨澜暗道一声“找死!”剑势不停,硬生生刺在铁龙掌心,竟然发出了金铁交击之声。

“铁布衫?”杨澜有些诧异,不过随即右手鸳剑改刺为砍,剑锋下落中发出一片刺目寒光,三尺的剑身陡然暴涨至五尺有余。

“剑气!”铁龙脸色顿时惨变,再不敢擅拭锋芒,急忙再次后退。

这时,大门口传来柳云宗的高呼:“夫人住手,铁老大确无恶意。”

原来柳云宗出来时,发现门外停放着几只木箱,从家丁的口中得知木箱乃铁龙父子带来的礼物。

铁龙父子前来是为了昨日之事赔罪,进门时正遇到柳府家丁在谈论李仲飞落水,言语中对铁龙多有不敬,铁府随行的几个伙计气不过又回了几句,这才发生争执。

当柳云宗问清事情经过后,杨澜已和铁龙打成一片,尤其见杨澜竟使出剑气,柳云宗担心闹得无法收场,慌忙开口阻止。

杨澜正打得兴起,又怎肯就此罢休,她挥舞着双剑,两道剑气轮番击向铁龙,却都因距离过远,被铁龙轻松躲开

铁龙一味躲避着攻击,心里不停痛骂那几个多嘴的手下,都是平日里嚣张惯了,该忍让时却不懂得低头。眼下闹到这般地步,又不能再伤了杨澜,如此被动挨打,实在让他憋屈不已。

脚步在剑气间隙游走,铁龙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当他偷眼看见跑出大门的柳云宗时,心里顿生一计。

只见他身形微晃,做出想要后退的姿势,诱使杨澜继续追击,果然杨澜毫无察觉,还以为铁龙要逃跑。

就在杨澜全力前冲之际,铁龙却飞身窜到柳云宗身边,等杨澜反应过来,他已经躲到了柳云宗的身后。

杨澜怕伤到不会武功的柳云宗,只得收招站住,大怒道:“姓铁的,敢不敢再同老娘大战三百回合!”

不等铁龙答话,柳云宗却迈前一步,喝道:“夫人,铁老大一让再让,你莫得理不饶人!”

“老太爷说的是啊,”铁龙从柳云宗身后露出半个脑袋,陪笑道:“在下真的是来贵府赔礼的。”

杨澜撇撇嘴没再言语,柳云宗趁机夺下她的双剑,丢给旁边的家丁,这才对铁龙道:“内人鲁莽,让铁老大见笑了,还请铁老大府内一叙。”

“不敢不敢,老夫人武功精湛,在下受教了。”铁龙忙摆摆手,命手下将礼物抬进柳府,又喊上铁人英一起走进大门。

前院正厅内,众人分主宾坐下,又有丫鬟将茶点摆好,铁龙这才道:“老太爷、老夫人,犬子昨日失手,险些酿成大祸,在下特意前来当面赔罪!”

说罢,他走到厅堂中间冲柳云宗和杨澜一揖到地,又命铁人英跪下磕头。

柳云宗忙起身相扶,杨澜却冷冰冰的说道:“铁老大既已真心认错,便也罢了。只是我家飞儿愿不愿意原谅铁人英,还得让他自己来说。”

“老夫人所言极是。”铁龙忙道,“在下本来也想将仲飞请出,又念及他身体虚弱,所以未敢开口。”

“飞儿哪有如此羸弱,”杨澜瞪了铁龙一眼,扭头吩咐丫鬟去后院喊李仲飞。

丫鬟离开片刻随即回来,却见只跟来了柳忆心。

杨澜皱眉道:“你怎么来了?飞儿呢?”

“仲飞哥哥身体不舒服,吃过早饭便回屋休息去了。”柳忆心看着低眉顺眼的铁人英说道。随即她又趴在杨澜耳边小声道:“奶奶,仲飞哥哥不敢过来。”

杨澜一愣,紧接着勃然大怒道:“把他给我叫来!有我在这,还怕什么!”

她话一出口,方觉失言,忙轻咳一声,转口道:“不舒服也要来嘛,小小年纪哪有那么多事啊。”

方才一时失言,无意间浪费了柳忆心的一番苦心,让铁家父子知道了李仲飞的怯懦。

果然,铁龙目光中闪过一丝不屑,铁人英更是低头窃笑。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章 在下来教 返回《沧海情殇》目录 下一章:第十二章 五毒使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