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冥冥有天意

文/东方晖
本章字数:3638 沧海情殇txt下载

喊杀声越来越近,堵在山路上的龙师骑兵大乱,根本没有做任何抵抗便纷纷向北面退去。

人挤马踏之中,不少士兵慌不择路,竟连人带马滚下山路,夹在寨墙与壕沟之间哀嚎不断。

众军分开,谭少卿一马当先闯进营来,勒马高声叫道:“将军莫慌,卑职率殿卫到了!”

原来马参斩杀耿达等人之时,谭少卿便料定今日绝不可能善了,他见李仲飞带的兵少,竟趁人不备偷偷跑回了中军大营,将他手下的五千殿卫一股脑全带了过来。

七千铁骑合兵一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封锁山路的龙师骑兵全部缴械,并迫使军营中的龙师不断后退。

李仲飞长出口气,得意道:“马将军,现在总该让我们说话了吧?”

“李仲飞,别怪本将没提醒你!”马参脸色惨白,仍强撑口气,恶狠狠道,“你带兵逼营,包庇反贼,已是灭门重罪,圣上和韩大人绝饶不了你!”

冷陵笑道:“饶不了谁还不一定呢,李大哥,语艳姐姐正押着马车朝这边赶来,咱们派些人接应一下吧。”

“什么马车?”李仲飞愣了愣,一拍脑门道,“装饷银的马车?”

见冷陵点头,李仲飞更是大喜过望,急令谭少卿前往琥珀镇。反正此处兵力足够,为稳妥期间,他直接让谭少卿带走了一千骑兵。

马参无计可施,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大队人马绝尘而去,气得在心里将李仲飞的祖宗十八代反反复复骂了数遍。

可是骂归骂,大敌当前,他自然不敢再逞强,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打算,不露声色地退回了龙师阵中,混进了士兵之间。

飞虎军大营三面环山,李仲飞等人也不怕他逃了,率军将营门堵的水泄不通,听冷陵说起了查获脏银的经过

血盟因从龙之功,得赵扩大力支持,并在韩侂胄的帮助下,辟出琥珀镇北万亩荒地改做马场,专为朝廷从关外购运良种军马。

开业那天,无论朝中重臣大将还是江湖名门正派,凡是能来的几乎全赶来琥珀镇道贺,京城吴家川蜀银号的掌柜吴越也在其中。

此人在吴家辈分极高,得家主吴曦授意,提出希望与血盟联手,包揽关内外所有相关的银钱往来,冷飞云深知吴家势大,自然满口答应。这便是一个小小的琥珀镇,又距京城如此之近,却为何设有川蜀银号的真正原因。

双方一拍即合,血盟当即让出与马场主楼相邻的一处单独跨院给了川蜀银号,互派亲信管理账目,并约定但凡有大宗银钱往来必须双方同时在场才能办理。

不久之后,川蜀银号便迎来了第一笔大生意,却是马参以私人名义要将四万两白银悉数兑换成黄金,依照约定,琥珀镇银号掌柜吴知远亲自去找血盟商议。

当时冷飞云已经和张明浩南下,血盟交由冷陵全权做主,冷陵念及马参位高权重又三代为官,家底必然丰厚,也未放在心上,只让吴知远以黄金不足为由,兑换了一千两,剩余的改由钱引代替。直到又隔了一个月,马参再次派人送来了四万两白银,冷陵这才起了疑心。

如此巨大的数目,放眼整个京城,能拿出这么多现银来的也是凤毛麟角,何况一个从未听说有生意经营的马家?而且马参世居京城,为何舍近求远不去城里的川蜀银号,却偏偏跑来琥珀镇兑换黄金?

冷陵念及于此,便一面让吴知远仍按照上次方法办理,一面暗中调查其中有无内情。这一查不要紧,结果令她大吃一惊,原来马参两次存银都与朝廷发派天目山军饷的时间恰恰吻合。

惊疑之间,她认定吴知远对她也言未详实,必有所隐瞒,于是不动声色地盯紧了川蜀银号,耐心等待下一次朝廷派饷的日子。

果然,马参的亲兵如期而至,经派驻川蜀银号的血盟弟子密报,冷陵悄悄潜入了川蜀银号后院,听到了吴知远和马参亲兵队长隋安的谈话!

听到这里,曲端忍不住插口道:“公主殿下,隋安去兑换黄金钱引的银子一定就是我们飞虎军的饷银!”

冷陵很少听别人称她为公主,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李仲飞轻轻碰了碰她,才笑道:“正是军饷,那马参认为大量白银太过惹人注目,所以想换成黄金便于藏匿。”

“这该死的马参!”曲端狠狠骂了一句,又道:“敢问公主殿下,不知饷银还能追回吗?那可是我们飞虎军兄弟的血汗钱啊!”

冷陵点点头道:“正在来往此处的路上,方才李大哥派兵去接应的便是运送黄金钱引的马车。”

“太好了!”曲端喜极而泣,冲李仲飞等人磕了个头,转身朝着校场跑去。随着他跑进飞虎军士兵之中,那些刚刚还不知所措的士兵突然爆发出阵阵欢呼,齐声高喊苍天有眼。

见此情形,李仲飞深感欣慰,饶有兴致地让冷陵继续说下去。冷陵自知能为李仲飞帮上如此大的忙,也极为开心,笑道:“剩下的就简单了,吴知远察觉我已起了疑心,有意与马家撇清关系,但执拗不过隋安哀求,只好答应再为马参兑换最后一次。”

“多亏耿达发现及时,”李仲飞不由唏嘘道,“不然错过了这次,再想追查马参的罪证岂非难上加难?”

冷陵听他一味夸赞别人,不服气地扬起小脸道:“有我呢,还怕治不了马参?”

“是是,陵儿心细如发、聪慧机敏,巾帼不让须眉啊!”李仲飞忙连连作揖,引得冷陵咯咯直笑。

突然想起如此场面说笑实为不妥,冷陵轻咳一声,收敛笑容道:“既然知道了真相,我便悄悄返回马场,等着吴知远前来与我商议兑银一事。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吴知远果然来了,我借口年关将近需要核对账目,将记有马参三次兑银的账本扣了下来,以作证据。”

“干得好!这样就算告到圣上那里也有理有据。”李仲飞抚掌赞叹,继而又不解道,“血盟虽与吴家联手,但马参所兑银两并未涉及马场生意,那吴知远为何肯将账本于你?”

冷陵得意地笑道:“吴家虽极为重视与血盟联手,但琥珀镇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分号,平时不可能存有太多现银,何况黄金?然而隋安每次都要立刻将黄金运走,所以这几次吴知远都是从马场账上借了不少黄金。”

“原来如此!”李仲飞恍然大悟,击节笑道,“还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该着马参恶行败露!”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百七十四章 狗急要跳墙 返回《沧海情殇》目录 下一章:第六百七十六章 马车抵军营(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