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8章 辞家

文/生姜红茶
娇宠攻略 本章字数:3649 娇宠攻略txt下载
推荐阅读:剑动山河 空亡屋 少年至尊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天才霸主 混沌武神 气冲星空 魔动九天 江山权色 一品姐夫
卢氏看她鼻尖都冒出了汗,觉得十分好笑,合着她家女儿现在才知道紧张呢,害她白担心了一场。

    也不管她傻乎乎在想什么,先拎到浴房香汤沐浴了,涂好柔肤润肤的香膏,穿好一身大红常喜服,再将人牵出来。

    这般美人出浴,在屋子里头的人都看呆了。

    傅明珠现在穿的这一身虽然不是正式的婚服,但也不比婚服差,正红大袖,衣上细细绣着龙凤呈祥,裙子是一层层轻纱堆叠,由深红渐浅红,因为每一层都薄如蝉翼,尽管她穿了很多层,也还是格外的轻盈,最难得的是轻薄的裙子上绣着花枝鸾鸟,用了五彩宝石和珠玉做装饰,真是华光熠熠,灼人双目,但就是连这样的宝光华彩也无法夺走傅明珠的光彩,所有的繁华,都成了她一人背景。

    只可惜美人有些呆滞啊。

    宫中选派来的喜娘也算见多了各式新娘子,见傅明珠神色呆滞,也不觉得奇怪,反正还有更奇怪的呢,一张嘴就是吉祥话,尤其夸傅明珠美貌,赞叹不已,“我这辈子见过的新嫁娘也算是多的了,但是没有一个及得上郡主这般美貌呢。”

    负责绞脸的喜娘更是纠结,永泰郡主皮肤娇嫩光洁,脸上属于少女特有的毫毛细得快要看不见。不是不能绞,她是担心绞除细毛的时候会弄伤了她娇嫩的肌肤。

    不过能被派来的都是老油条了,喜娘轻手轻脚在傅明珠脸上绞过一遍,基本是走个过场就宣告结束。还细心拿了鸡蛋来滚,保证不弄伤秦王妃一点油皮。

    再由卢氏亲自为傅明珠梳发。按傅明珠说的,哪家夫人的福气有自家阿婆阿娘大呢,请别人不如自家人好。然而宜阳大长公主认为自己中年丧夫,算不得全福人,不肯给傅明珠梳头,于是只有卢氏来了。

    给别的小娘子梳头与给自己女儿梳头的心情是很不一样的,卢氏边梳边念着白头歌,“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

    傅明珠听得出阿娘寄寓她的美好期待,鼻子一酸,将头往后仰仰,强忍住了不掉眼泪。

    明明还是个小姑娘呢,却要嫁人了,卢氏看她面容依然稚嫩,想到她将要成为一个王府的女主人了,心中酸涩,她还这么小,能但得起那么重的担子吗?

    怕自己再看下去又要忍不住眼泪,卢氏借口要招呼客人匆匆走了,出了门,才悄悄擦了擦眼角。

    不愧是母女同心,几乎同时,傅明珠也擦了擦眼睛。

    “妹妹就要上妆了,若是眼睛肿了怕不好。”苏静姝不忘宜阳大长公主的托付,就温声劝她。

    傅明珠点点头,不能想嫁人相关的,那就干脆发呆好了。

    喜娘们就喜欢这样的新娘子,多好伺候啊。

    卢家姐妹们来得早,进门的时候,喜娘正在给傅明珠绾发。

    嫁为人妇了,额前的刘海都要梳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来。傅明珠头发丰厚,又长及小腿,倒也不用增添假发,喜娘很快就为傅明珠梳了一个十分结实的高髻。另外一个负责面妆的就开始给傅明珠上妆。

    卢道音最活泼,睁大了眼睛好奇地看,见喜娘将傅明珠脸成白板,还在她面上涂了两团红,叽叽喳喳同卢道媛讨论,“小姑姑这么打扮好奇怪啊,像是老几岁似的。”

    咳咳,瞎说什么大实话!

    卢道媛赶紧捂住卢道音的嘴,人家可是宫里派来的人,搪塞道,“新娘妆面都是这般的。”

    都是这般丑吗?卢道音看向一旁镇定坐着的卢道陵,明明长姐出嫁时的妆容就很美!

    安乐公主来得晚了,正赶上傅明珠完妆,顿时惊呼,“天哪,胖珠子你怎么这么丑?!”

    傅明珠都被这个丑字震回神,往镜子里一看,自己都被自己丑哭了。

    专业被质疑,喜娘很不开心,恭敬对安乐公主道,“贵人们成婚时的妆面自来如此,奴婢也是按着宫中的规矩。”

    难道她出嫁也要顶着这么丑的妆吗?安乐公主想起来貌似长乐姐姐、新安姐姐出嫁的时候也是被打扮成了脸谱。看看连胖珠子这么美的人都丑成了这副鬼样子,实在不能想象自己!

    “我要洗脸,”傅明珠才不管什么宫里的规矩呢,顶着这样一张脸,难道是要扮鬼吓秦王?

    挽碧她们早看不过了,立时端了铜盆来。

    上妆的那个喜娘还想挣扎一下,就被领头的那个一瞪眼,默不作声了。其实这种标准的新娘妆面在民间早就没有市场了,只有标榜遵循古礼的某些世家和皇家会用到,然而爱美之心是每个女人的天赋,当年的楚王妃也没有作这个妆,新城公主也没有顶着大白脸出嫁。

    如今秦王妃不肯,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是奴婢们顾虑不周,忘了问过郡主意见了。”领头喜娘态度恭敬,让人挑不出错,又令上妆的喜娘重新为傅明珠换个妆面。

    这回负责上妆的喜娘小心多了,仔细问了傅明珠意见,才是给她画了一个淡淡的桃花妆,还用朱笔在她额间花了一朵精致的桃花。

    这朵桃花画得极好,点睛之笔一般,朱砂红衬得傅明珠眉目越发妍丽,美不胜收。

    还未嫁人的少女们赞叹起来,以后也要这么画!

    卢氏躲出去一回,记起来还没给女儿插簪,匆忙回来,亲手给傅明珠插了一对点翠的孔雀金钗,又代裴七娘将那对金凤簪给傅明珠插上了。

    好沉!傅明珠从镜子里看,就见那孔雀钗耀武扬威似的张扬着华丽的尾羽,那对分量不轻的金凤簪也霸道地占了一席之地。

    这还不算完,安乐公主领头,苏静姝和卢家的娘子们快乐跟从,一股脑往傅明珠头上插各种簪子钗子。

    等她们插到再也找不到可以插的地方,傅明珠觉得她的脖子已经要断了。

    “胖珠子你这样可真是美极啦!”安乐公主竖起大拇指。

    如果珠宝展示台就是美极啦,她真的很为安乐公主的审美担忧呢。

    卢道音也笑呵呵地,“小姑姑最美!”她手快,插了大概五六支,所以功劳最大!

    还好傅明珠嫁的是秦王,这插簪不过是个仪式,插完就可以摘掉收起来了。

    等到秦王来催妆,喜娘们才是重新为她梳头,按照礼制给她戴了两博鬓,插了花钗和宝钿,虽然还是重,但比胡戴一气的首饰们轻好多了。

    催妆急的是新郎子,新娘子要让新郎子等一等才好。

    听得通禀的人汇报秦王念了第二遍催妆诗,喜娘们才有条不紊地为傅明珠换上经由秦王认证的婚服,不同于方才那身大红的,秦王妃的礼服以深青色为主,配以华丽的翟鸟,更加的庄重低调,却一样的美丽。

    当她手持鸳鸯团扇缓步而来,秦王都看得怔住了,他就知道这身衣裳她穿着一定很美。

    知道秦王肯定在看着自己,傅明珠心跳如鼓,低着头小心看路,就怕一不小心踩了裙角摔了,直到被众人扶着坐在了廊下一个面南披红挂彩的马镫上,她才放下心来。

    她知道这是要祭雁了,趁机从团扇后头偷看秦王。

    这时候秦王站在庭中,面北而立,正随着礼官唱礼跪下。他今天穿得也是格外隆重,按礼制着衮冕服,穿九章衣,戴九毓冠,格外的威严有气势,如果放到刚穿来的时候,傅明珠见了他这一身保管误以为他是皇帝。

    秦总攻今天依然帅帅哒!傅明珠不敢偷看太久,又把扇子拿好。

    就听外头主持的礼官又说了几句告祭的吉祥话,随着一阵呱呱雁鸣,一对大雁就被咔嚓掉了。→_→因为要用来祭祀。

    奠雁礼行完,秦王与傅淳拜别。傅淳一脸严肃,秦王看岳父如此也不好露出笑容,同样很正经。两人一对一答完毕,秦王就先出门了。

    傅明珠这才由喜娘领着去辞拜父母。

    傅淳站着,看着女儿严肃道:“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

    卢氏眼中带泪:“勉之敬之,夙夜无违命!”

    傅明珠含泪拜了三拜:“敬诺。”

    就由傅明瑜背着,让喜娘们领着出门了。

    卢氏伏在傅淳肩上低声哭出来,傅淳叹一声,温柔地揽住了卢氏的肩。

    ————————————————————

    送走傅明珠,安乐公主也要走了,作为男方的妹妹,她本该直接到秦王/府去的。

    不想竟然会遇上傅明璋。

    “你是真的愿意嫁给那个忽雷吗?”傅明璋堵住安乐公主,第一句话就是问她。

    安乐公主看见这个让她伤心的人,还是忍不住觉得委屈,扭过脸,“当然是真的。”

    “那你为什么会哭呢?”傅明璋伸手捧起安乐公主的脸,望着她发红的眼眶问。

    “不关你事!”安乐公主挥手打开了傅明璋的手,“我要走了。”她怕再等一会就要哭出来。

    “我后来才想明白了……”傅明璋看她难过,心里也像是被人揪着了,一阵阵的心疼。

    安乐公主却强硬的打断了他,“可是,我却不想知道了!”

    说完飞快的跑走了。木槿跟在安乐公主身后,愤愤地瞪了傅明璋好几眼。

    傅明璋没有拦,因为他看见她落下来的泪。也许,真的是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