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3章 交锋

文/生姜红茶
娇宠攻略 本章字数:5331 娇宠攻略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世无双 劫天运 天命神相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宫里流言远比人走得快,一双新人还没到凤仪宫门口呢,何贵妃在紫宸殿受礼的消息已经进了凤仪宫。

    回禀的内侍话说完,小心翼翼觑了皇后一眼,见她挥手,忙如蒙大赦地小快步退出去了。

    难怪何贵妃的位子空着,原来不是迟到而是去了紫宸殿。众人目光落在皇后左侧的空位上,恍然大悟。

    随即殿内的气氛就有些凝重,说白了,何贵妃在皇后之前受礼,根本就是把皇后的面子放到地上踩,还是皇帝陛下亲自动的手。这要放普通人家妥妥的宠妾灭妻。

    因此皇后脸色难看到难以维持一国之母的矜贵,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在皇家,脸被宠妃打肿的皇后不独王皇后一个。

    至于其他人,就连一向淡泊的郑德妃都有些酸涩,更别提在座的三代宠妃了。

    “老七都二十了才成婚,贵妃这是心急见儿媳了。”当着众人的面,皇后是决不肯示弱的,迅速给何贵妃在紫宸殿受礼找了个理由,言外之意乃是何贵妃自己不守礼,心急看儿媳去了紫宸殿。

    听了皇后这牵强的解释,坐在一旁的萧淑妃眉毛一挑,轻哧一声,“岂知不是咱们陛下的体贴。”作为宠冠一时的老牌宠妃,见皇帝如此为何贵妃做脸,萧淑妃不是不心酸,如果她生的皇长子还活着……

    既没得儿子争,现在她自己年纪也大了,争宠的心思早没了,更喜欢给皇后找不自在。尤其是东宫事发,皇后借机泼了她一盆脏水后,萧淑妃更是见缝插针地与王皇后对着干。

    萧淑妃的话让殿内一静,不管是得过宠的,未得宠的,还是正在得宠的,都有些不是滋味。昌顺帝不喜欢皇后是事实,可过去那么些年,皇帝就没为了谁打过皇后的脸,何贵妃都半老徐娘了,竟然叫皇帝陛下为她破了例。

    想想就不服气。

    而听了萧淑妃挑衅的话,皇后气息一促,袖子里的手急急拨了好几转佛珠才平下气来,保持住了脸上的笑,方试图转移话题,惠妃就跟着接上了。

    “贵妃姐姐体弱,陛下一向怜惜,我们是比不得的。”穿着一袭柳黄春衫,容颜保养得犹如二八少女的惠妃莺声沥沥地赶在皇后开口前说到。她掩在宽大袖子下的手其实嫉妒得在撕帕子,嘴上却附和萧淑妃的话,想的是既然何贵妃开了这个头,那到了她的八郎成亲,应该也能求得这个恩典吧?

    儿子刚满月的新任宠妃兰妃没想的那么长远,听到何贵妃能与昌顺帝一同接受儿子媳妇的见礼,心里的酸水就直冒泡,酸溜溜地,“也是贵妃姐姐圣心独占,方能有这等恩典,只是未免于礼不合,太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了。”

    到底是出身寒微,未免太不会看颜色了些,萧淑妃看皇后听了兰妃的话面上的笑容更是僵硬,就觉得好笑,捧了茶盏闲闲看戏。

    “兰妹妹这话怎讲?”惠妃则睁大了眼睛,好奇问兰妃。心里头却在偷笑,兰氏别不是生儿子的时候把脑子一起生出去了吧?何贵妃僭越的事,皇后恨不得没人提起才好,兰妃偏偏挑起来,可不就是把皇后的面子再扔在地上踩一回?不过对于分薄了自己宠爱的情敌,惠妃是不会手软把兰妃往狠狠得罪皇后上推的。

    刚出了月子,兰妃的苗条身段还未恢复,对比殿内众人略显得臃肿了,她脸上红光满面地,美依然是美的,只是看起来有些油腻,见惠妃捧场,兰妃热情做了回答,“自古嫡庶有别,贵妃再如何,也不能越过皇后娘娘受秦王和王妃的礼啊。”

    因为生子有功而晋升为妃,兰妃满满的激动无处安放,兴致勃勃就嫡庶之别,何贵妃如何僭越作了长篇大论。

    殊不知在场的小透明妃嫔,以及小辈们都尴尬地低头看地,兰妃这可是把在场大部分人都骂了进去,照她这么说唯一能端正坐着的只有太子了吧?再说论嫡庶,她自己又有何资格呢?

    “兰氏闭嘴,”见兰妃越说越不像话,皇后终于忍无可忍喝止住了,这兰氏真是白长了一张聪明的脸,当初怎么就挑中了这样一个人呢?偏偏皇帝还喜欢得很,皇后想想就觉得心塞,就这么个以色事人的东西,陛下竟然捧上了天。却不想想,她自己之所以挑中兰妃还不是因为她蠢。

    好在兰妃没有蠢到底,见皇后动怒,讪讪地闭了嘴,不敢再说。只是她心里还有不服,明明她是为了皇后娘娘说话,皇后不向着她就罢了,还当众下她的面子。

    不过是皇后马前卒,竟也想跟她别苗头。惠妃嘴角含笑,借着举袖饮茶的动作,轻蔑地瞟了兰妃一眼。

    —————————————————————————————————

    何贵妃领着儿子媳妇进来的时候,就觉得大家都笑得格外虚伪。她心知是因为自己被昌顺帝召去紫宸殿受礼的缘故,是以只字不提紫宸殿,只是恭谨的向皇后问安,为自己的迟来请罪。

    何贵妃的态度让皇后稍微舒服了些,作出和蔼之极的样子来让何贵妃入座,在秦王携着傅明珠行礼的时候甚至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傅明珠一抬头就看见,觉得心里毛毛的,皇后别不是又憋着什么坏水吧?自打上次东宫事件,她再看皇后一系,怎么看怎么包藏祸心。

    又同四妃见礼。

    “小夫妻来得正巧,我们刚刚还念叨着大家都到了,只差你们了呢。”有的人就是属猫的,不撩闲她不舒服,兰妃又一次做了出头鸟,自持长辈身份,老气横秋地说道。

    “父皇留我们用了早膳,”秦王淡淡道,云淡风轻地,仿佛被皇帝留膳是件稀松平常的事。

    兰妃就被堵了回去,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反驳,总不能说是皇帝陛下的错吧。她就笑笑不说话了。

    这么端(z)着(bi)很容易招仇恨啊喂!傅明珠看秦王嘴角都翘起来了,显然炫耀父皇很疼他令他很愉快。傅明珠舍不得阻止他晒父爱,于是一切向夫君看齐,站在一旁也露出同款微笑。

    两个美人站一起,耀眼度是会叠加的,只是如此美人美景,怎么那么遭人恨呢?皇帝陛下究竟有多喜爱秦王才会留他母子加新任秦王妃用膳,连皇后的脸面都不顾了,还让满殿的人等啊。

    楚王对比下自己当年成亲时的待遇,早早就进了宫,与皇帝见面不过一刻,别说早膳了,连杯水都没有,更别提令满殿的人等了,他和楚王妃在凤仪宫等了许久人才是到齐。想来真令人心酸。

    婚礼规格不一样,太子到没楚王那么不平,反正他父皇忽略他也成了习惯,不想看秦王自得的样子,视线落在傅明珠身上,梳了妇人发髻的傅明珠看起来成熟稳重了些,瑰姿艳逸,艳色迫人,真是倾城国色,竟便宜了老七。太子想到那失败的计谋,郁卒懊恼不能言其万一。

    大概在场诸人,真心为新婚夫妻高兴的除了何贵妃母女,只有安乐公主了吧。

    她穿着一身娇俏的鹅黄,亭亭立在皇后身边,偷偷冲傅明珠眨眼睛,看看秦王又看看她,调笑的意味很明显。

    集满殿瞩目与一身,傅明珠其实有点紧张。被安乐公主一逗,又想笑,于是笑容越发温婉动人。

    跟着就有宫女用托盘端来热茶,还有人在皇后座前放了两个杏黄蒲团。

    傅明珠知道这是要敬茶了,侧目看秦王动作,打定了主意一切向秦王看齐。

    对于跪拜皇后,秦王倒没有心理阴影,回了傅明珠一个含笑的安抚眼神,一撩衣摆很干脆的跪了下去。

    傅明珠同步跟上。

    夫妻俩的恭敬态度,令想看热闹的人好生失望,皇帝都如此给何贵妃做脸了,怎么不张狂一下呢?

    敬茶的过程很顺利,皇后喝了傅明珠敬的茶,笑得格外慈祥,拉着她的手,温声道,“对你我是放心的,以后和老七和和美美过日子,为皇家开枝散叶。”

    这话没什么问题,傅明珠温顺地应了。

    皇后又道,“身为皇家媳妇,要懂得贤惠大度,我记得老七府上有两个女史,伺候老七多年了,如今秦王/府有了女主人,规矩也该立了。”

    “母后说得是,”傅明珠满口子答应,“我回去就办了!”

    哼,等会去就对秦王严刑逼供!

    皇后其实只是试探,没想到傅明珠竟然如此干脆,正要说提一提两人分位,傅明珠就邀功地向皇后说自己的好主意,“她们年纪大了确实该荣养了,不论想嫁人还是想回家,我都不会亏待她们的,如果都不愿意,就给她们收养个儿子或女儿,也不至于没了供奉。”

    说完还一脸萌萌哒向皇后求表扬,“母后您说我这么办可以吗?”

    这是把人当老嬷嬷处理了,皇后好悬一口气没上来,呛住了,咳嗽起来。

    傅明珠又热情满满地捶背端茶,比皇后正经的儿媳妇太子妃还会来事儿。

    好不容易顺了气,皇后再看傅明珠真是满满的都是心塞,傅明珠的做法完全没错,正妻进门打发几个无足轻重的姬妾本是常事,规矩的人家更是在正妻进门之前就处理干净了,哪像皇家,通房都不算的女史还留着膈应人。

    但是作为主人公,对皇后所说的女史,秦王完全没印象,这种莫名其妙的锅秦王是坚决不背的,看皇后呼吸平稳了,秦王就喊冤了,“不知母后所说女史是何人?儿臣仔细想了一番,好似从未见过。”

    这话真是啪啪啪打脸,人家正主都未见过的人,皇后空口白牙就想人家小两口白养两个闲人呢?

    本来皇后还想挑明了让傅明珠升一升那两人的位分,毕竟是从她宫里出去的人,还能一用,哪知秦王这话一说,就把她所有的话都堵在了肚子里,作为一个标榜自己慈爱的皇后,连庶子身边有没有人伺候都不知道,她这个体贴关心庶子的标签都要贴不住了呢。

    “我记得一个姓李一个姓周,还是老七你开府时入的府。”皇后能说出让傅明珠立规矩的话自然是问明白了的,确实有这么两个人进了秦王/府。只是她的消息不够灵通,秦王/府铁板一块,她哪知当年精心挑选的美人竟没能得到秦王的青睐。

    依稀仿佛是有过这么两人,秦王恍惚记起来,“儿臣府上倒是处置过两个不安分的。”

    喂,亲爱哒你又打皇后脸啦!皇后给的宫女不安分,岂不是在说皇后的规矩不好?傅明珠都不忍看皇后尴尬的脸了。

    “既如此也就罢了。”皇后强笑着,再没了折腾的心思,令傅明珠去给何贵妃敬茶。

    其实在紫宸殿,何贵妃就喝过媳妇茶了,这回再喝,滋味依然十分美好。她的儿子媳妇真是太能干啦,以后就可以有媳妇帮忙吵嘴啦。

    其余四妃不用敬茶,只需行半礼即可。淑妃惠妃很满意夫妻俩的表现,给傅明珠的礼都极为丰厚,多出来的都是临时从身上撸下来的珍品。

    再拜兄弟姐妹与妯娌们。与东宫是佯装和睦,大家都虚情假意,楚王面甜心苦,傅明珠跟楚王妃也不投缘,郑王没娶妻,俱都匆匆见过。

    而公主们十分热情,新安公主家的小萝莉更是抱住傅明珠的腿不撒手,娇滴滴的跟七舅母讨改口费。

    到了晋王,作为童年小伙伴,晋王殿下连嫂子都不想喊,一出口就是,“胖珠子,没想到你真的成了皇兄的王妃,恭喜你得偿所愿了。”

    啥叫她得偿所愿?傅明珠没搞懂晋王的套路,不过这时候只要笑,美、美的保持微笑就好啦。

    只秦王听懂了,高深莫测地一笑,反正他是不会说出其实是自己误会胖珠子喜欢自己多年,自作多情,先看上胖珠子的。这样算来,其实老八是他和胖珠子大媒人,若不是老八言之凿凿对他说胖珠子心悦他,他是不会先动心的吧?

    侧身望着笑得温柔美好的小娇妻,秦王心里一片宁静祥和,哪怕没有误会,他也会喜欢上胖珠子的吧。

    ————————————————————————

    回去的路上,在车里傅明珠就开始逼问了,“我竟不知道殿下还有两个女史?”她最关注的是秦王究竟有没有碰过她们,咬着唇,乌溜溜的眼睛转呀转,不敢问。

    “这个真没有,”然而秦王已看穿,连忙否认,“我连她们长什么样都不记得,若不是皇后提起,我都不会记得有这么两个人。”

    秦王这话傅明珠是信的,但是不怎么相信秦王不记得人的话,他明明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七郎的过目不忘呢?怎会不记得人?”

    唉,秦王一叹,望着傅明珠不知有多温柔地说道,“对珠珠,我才是真的过目不忘。”他记得她所有的美好,以及小时候的圆滚滚。

    怎么突然就放电,傅明珠被他看得红了脸,又被他揽入怀里压在了车里的软垫上。

    四目相对,秦王继续柔声道,“珠珠的每一寸肌肤我都记得。”

    说着伸出一根手指隔着衣裳在傅明珠胸口一点,“这里有一颗朱砂痣,极美。”

    顿了顿,“留紫痕两枚。”

    旁边挪一点点,“三枚。”继续指,“一枚,四处,两枚……”

    卧槽,简直是一本正经在开污。傅明珠爆红了脸,他怎么记这个?

    想挣扎着起来却叫秦王紧紧抱住了,只听秦王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道,“是我失了分寸,以后不会了。”

    沐浴时见她身体上留了自己痕迹,作为很有领地意识的雄性,秦王其实挺高兴。直到闻到她身上的白玉清淤散的味道,秦王才懊恼起来,这许多痕迹,她会疼的吧,她皮肤又娇嫩,如何受得住?

    傅明珠这才明白过来,这个男人的海底心,原来是为了这个自己生自己的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