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楔子

文/随侯珠
本章字数:7509 心有不甘txt下载

张临沂在今日山庄开了几桌,几乎把还在s市发展的老同学都请了过来,有人告诉他苏寅正也来的时候,张临沂还是吃惊了把。

酒过三循后,在隔壁包厢的棋牌室开了几桌,大家玩得甚是起劲,牌桌上喧喧闹闹的,苏寅正就坐在正门口的位子,貌似心情很好,脸上一直噙着笑,出牌又快又准。

正好坐在苏寅正对面的女同学对家要上趟卫生间,张临沂就上前替那女同学先打着。

换了对家,苏寅正也没说什么,半挽起衣袖露出了光洁有力的手臂,漫不经心地看了张临沂一眼,然后又低头瞧了几眼自己手中的牌,低垂的睫毛在眼脸下方投留一片阴影。

“寅正,问个事儿?”张临沂开口,“你跟那个女明星陈婉怡,就是演过一个叫什么翠的丫头那个,你们真在一起了?”

苏寅正这才抬头,吱吱咕咕开口说话的是他的新对家,苏寅正记性不赖,尤其是这几年越发能把所有的事记得清清楚楚,只是一时想不起问他话这人的名字,再想一下,好像名字还是个地名,不过记得清楚的是,这人在大学的时候挖过他的墙角,特别死皮赖脸地追过周商商,还当他不知道。

“在一起了啊,怎么,你对她有意思?”苏寅正淡淡开口。

张临沂猛地甩了牌,顿时一把印着古典美人的纸牌散乱在绿色底的牌桌上,四桌纷纷震惊,在张临沂还要做出进一步攻击行为前,几个他班的和事老赶紧拉住他。

“临沂,这是怎么了?吃火药了啊,快坐下,快坐下!”

张临沂通红着脸,一副跟苏寅正深仇大恨的样子,不过倒是什么也没说,让几个人拉到隔壁房间去了。

苏寅正原先的对家回来,穿云锦旗袍的小姐上来重新洗牌,发牌……刚刚的小插曲像是没发生一样。

庄家宋一泓笑着说:“寅正啊,你真别跟临沂一般见识,他就是个衰人,前阵子刚被一个九零后小妹妹骗身骗钱呢,前阵子他负责的案子又有点不顺心,今个啊,可能就有点想不过来了吧……”

苏寅正不置可否地笑笑:“一泓,你说严重了。”

宋一泓赔笑:“是,是……我不是担心伤了同学情谊嘛,等这里散了,我们再去九重天喝几杯?”

“算了,以后有机会再喝吧,明天还要去外地一趟。”

苏寅正没去酒吧,而且还是最早走的一个,出来看了下时间,正好是12点。去车库取车,坐进静寂的车厢里,苏寅正有点恍惚,人静静地靠着车背,面色平静,拿出一支烟点燃,刚点好又失去了兴趣,过了良久才抬起手来吸一口烟,稍许后淡淡的白烟徐徐地从鼻间逸出,手指间闪烁的火星在晦暗的车厢里衬得他一双眼睛明明灭灭。

边上的手机突然震动,屏幕上闪着“陈婉怡”三字。

苏寅正怠倦地揉了揉额心,因为手机震动个没完没了,苏寅正拿起来接听的语气并不是很好。

手机那边传来一道格外软甜的女声,像缎子似的,又软又滑。

“寅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苏寅正挂了手机,然后熟练地倒车移库,今夕山庄因为位于龙头弯上方,一路盘山路开下来,晦暗的路灯一路往后退,小车路过波光粼粼的环城河,然后上了高架,绕过灯光酒色,红绿相映的s市区,最终开进了坐落在裕达广场的御景苑。

甩着钥匙从电梯下来,房门刚打开,一个香软地身体便投入他的怀抱。

陈婉怡挂上他的身,修长漂亮的双腿死死地夹住他的腰身,一只手勾在他的脖子,一手急乱地解开他衬衫扣子。

苏寅正把陈婉怡甩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往洗手间走去,去洗澡了。

苏寅正不知道什么时候个毛病就是不习惯跟别人共用卫生间,陈婉怡已经跟他也有些时候了,也是一步不敢踏进那几十平方的地方。

苏寅正洗澡出来,陈婉怡只穿着他的一件旧t恤,虽然陈婉怡官方资料上写身高有1.70.其实也就是1.65,加上混那圈子的女星为了上镜,瘦得就跟柴火一样。

所以这件夏天t恤穿在陈婉怡身上格外宽大,衣服下方差不多到她大腿中部。

“把这件衣服脱下来!”苏寅正停下擦拭头发,语气说不上特别重,但也让陈婉怡的心微微沉了沉。

“不要。”陈婉怡媚笑如丝,身子送向苏寅正,“不要,我不要自己脱,我要你帮我脱……”

说完,不依不饶地站起来往他身上黏,一边用身体磨蹭着他,一边亲吻着苏寅正身上的脖子,苏寅正掐着陈婉怡的腰,将她扯到床上去了。

结束的时候,陈婉怡窝在苏寅正怀里画圈圈,刚刚做的时候怎么也出不了,最终还是陈婉怡用嘴帮得忙。

苏寅正把窝在他怀里的女人推开,没好脾气:“不嫌热么?”

“不是打着凉气吗?”陈婉怡又贴了上来,特别感动地捧着苏寅正的一张冷脸:“王导找我签约了,寅正,我真开心,你对我挺好的。”

“是啊,我对我老婆都没有花那么多钱。”苏寅正突然笑了下,伸手拍拍陈婉怡的脸,“不过我真奇怪,你演的戏除了招骂还是招骂,你就那么爱被骂?怎么会有你那么贱的人?”

“讨厌啊,你这人。”

苏寅正起来去去客厅的酒柜倒了杯酒喝,然后又到露台点了支烟。这些年酒量好了,而且属于越喝越清醒的那种,清醒到可以感受身体里每一处的寂寥和无力,这无边的空寂像是这夏夜的凉风从二十八楼贯入他的胸口,凉得发疼,像是有卡片刮着他的内胸腔。

苏寅正又去卫生间洗了两遍澡,洗完澡对着镜子审视自己,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苏寅正仿佛看到了自己扭曲、充满污垢、逐渐腐朽的灵魂。

——

市g市城建局新调来一位副局长,这位年轻才俊的副局长美煞了一群未婚的女公务员,因为韩峥是市委书记亲自关照的人,所以大家惊叹于他好看的皮相上,更喜欢探讨他的家底关系,韩峥是从北京调过来,又是市委书记关照的人,这样的关系让大家不得不想北京有没有姓韩的大官。

黄书记给韩峥安排了接风宴,在b市山水湾吃野味,韩峥不是爱吃这口的人,拿着银筷夹了几口放下后又敬了黄书记和自己的头顶上司魏盛长一杯,在座陪吃的人见韩峥又敬酒了,连连效仿。

g市的黄书记是不喝酒的,每每酒桌上总是语重心长教育说:“喝酒误事,咱们的党风党纪可不能掉进了酒坛子里去了。”说完,就招呼服务员给他上酸奶。

所以有黄书记的饭局,总有酸奶,场上大家免不了给他敬酒,黄书记也都欣然接受,每当有人敬他酒时,就拿起桌上的酸奶抿上一小口。在今晚的饭局,黄书记已经喝掉了两罐酸奶,面色红润,精神十足。

同样面色红润,精神十足的还有魏盛长魏局长,他是典型的东北人酒量,越喝越精神的那种,韩峥见魏局长正笑望着自己,又笑着回敬了一杯。

韩峥还没有配车,饭局结束后搭了魏局长的车回去。

“小韩,你住哪里?”魏局长问他。

韩峥:“前方的金龙花苑。”

魏局长:“金龙的房子不便宜啊,新买的?”

韩峥笑了:“魏局你说笑了,房子是借一个朋友暂住的。”

魏局长见问不出什么,也不再继续追问,对前面司机吩咐了句,搁着手闭眼休息。

整个车厢安静了下来,韩峥转头凝视车窗外,四衢八街上华灯璀璨,车水马龙,据说这是最美的海滨城市,倦意袭来,韩峥用手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这时前方司机跟他说起了话。

“韩副局是北京人?”

“不是。”韩峥转过头,“我是s市人。”

韩峥刚回到公寓,袋中手机便响了,刚按了接听键,手机里头便传来一道清清脆脆的女声,“阿峥,爸爸答应让我来你那边工作了,真好啊,这样我们又可以在一块了。”

韩峥兴致阑珊地靠在门框上听着手机里的绵软细语,伸手解着衬衫扣子,解了好久也没有解掉一颗。

“阿峥,你去了g市有没有想我?”

韩峥扯了下衣领:”你说呢?”

手机那头听到满意的答案,傻笑出声。

睡前,韩峥倒了一杯牛奶喝。

夜晚静如水,他突然很想起那个女人,神气又漂亮,笑起来眉眼飞扬,仿佛整个世界都更加光亮明艳起来,不过那个应该是很久很久之前的她了。

周商商是宋茜名义上的姐姐,那是她还跟苏寅正处朋友,虽然名花有主了,依旧有着大票男孩摩拳擦掌等着接替苏寅正的位置,比如xxx、xxx、韩峥、xxx……

新官刚上任,饭局远远比工作要多,几天下来,韩峥有些疲于应付,其实这些年他的状态不能说很好,对人对事容易怠倦疲惫。

下午,韩峥被魏盛长叫去讨论完关于g市几个房地产开发工作,临近下班的时候韩峥收拾了下东西,从行政大楼下来,驱车去了b市机场。

晚上本来还有一场关于最近g市a线地铁工程投资商的饭局,韩峥跟魏盛长推脱晚上饭局他去不。

“我有个朋友过来,她对g市不熟,我需要去接她。”

“女朋友?”魏局长难得八卦。

韩峥没否认,韩峥离去的时候,魏盛长有些惊讶地问秘书:“韩峥真的有女朋友了吗?”

魏盛长如果刚开始对韩峥有偏见,但是几天相处下来,不管是在工作上的考察还是在酒桌上偷偷观察,韩峥都给了他不错的印象,做事妥妥当当,也不摆架子。之前因为韩峥背后的身份对他的偏见,现在更是欣赏他的沉稳谦逊。

韩峥观察了下路况,调转方向头,等车开进主道的时候,副驾驶上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韩峥一手把握方向盘,一手接听电话。

“再等会半刻钟左右,我已经在路上了。”他说,目光望着前方,相比之前工作时公式化的语气,低缓的语气相对温柔许多。

宋茜在机场拿着手机对韩峥抱怨一个空姐服务态度不好,说完,孩子气地嘟了下嘴:“我要诅咒她以后买到的方便面里面都没有调料包。”

韩峥“嗯”了声,挂上手机的时候正好遇上到路口红灯,打开男怨女的缠绵话,缠绵话的内容他没注意听,只是背景音乐没由地让韩峥感到熟悉,想了下,80年代的老歌了,有个人很喜欢而已。

韩峥回了回神,踩着油门开上了机场路。

拿着收费单停好车,苏寅正还没有来到达大厅,手机又响了。

韩峥按了接通键:“小茜,我已经到了。”

宋茜坐在副驾驶上一会探着头看向车窗外,一会歪着脑袋打量着韩峥:“阿峥,晚饭我可要吃好的。”

韩峥扯了下嘴角,半开玩笑:“不会亏待你的。”

宋茜欲要上前抱住韩峥:“还是阿峥对我最好。”

韩峥敛起眉眼:“别乱动,我不好开车。”

宋茜吐吐舌头,安分地坐好。

晚饭是在一家私菜坊吃的粤菜,韩峥因为胃口不好没吃多少,宋茜因为减肥也没吃多少,点了一桌子菜基本上还是原原本本地搁在红木餐桌上。

饭后韩峥陪宋茜购买了些生活用品,付钱的时候宋茜偷偷在购物篮丢了几盒计生用品,韩峥淡淡地扫了几眼篮子里的避孕套,表情没有半分波动。

回到公寓,韩峥让宋茜先睡,自己则去书房办公,外边夜色沉沉,因为窗户没有关好,高楼的风吹得书桌上的文件沙沙作响。

“吱——“突然门被推开,洗过澡的宋茜端正一杯绿茶进来,全身就穿着一件从韩峥衣橱取下来的白衬衫。

韩峥起来接过她手中的杯子:“怎么还没睡?”

宋茜摇摇头,伸手环住他的腰,精壮的腰身让她红透了脸:“阿峥,我想你。”

“想要?”韩峥询问,语气依旧温和。

宋茜没有回答,直接踮着脚吻上了韩峥的脖子,韩峥稍微拉开些他和宋茜的距离,然后抱起她往隔壁房间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一个yy厉害的故事,如果有人喜欢,是我的幸运,没有,就把当作我一个人在这里过裹脚布吧,这是一个臭烘烘的故事,靓仔靓女,官n代,富n代,还有。。还有些不可说的。。。~~

另外,作者没其他优点,脸皮厚实了点,大家可以任意抨击,当然作者心理正常,表扬,鼓励,鲜花,神马的,自然是喜欢的。

所以别客气哈~~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心有不甘》目录 下一章:3第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