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五章

文/随侯珠
本章字数:5578 心有不甘txt下载

后来她跟苏寅正再次见面,就是在周长安和张琳的葬礼上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苏部长的秘书。那天苏寅正目光凝重对她说:“商商,你要坚强。”

周商商一直认为坚强是一种好品质,一个坚强的人更能克服困难,但是生离死别这种灭顶的灾难,没办法克服,只能面对。

苏寅正以前在信中提到s市最好吃的是蟹粉小笼了,皮薄馅大,汤鲜质浓,香溢的猪肉带着鲜美的蟹黄,咬下去满口留香。

这次他就是特意带她去吃s市的名小吃。晚上9点左右的汤包馆是客人最多的时候,苏寅正在前方排队,他身材修长,姿态挺拔,穿着夏日最常见的薄t,后背隐隐可以看到直挺的腰板,是天生的秀骨。

轮到他的时候,考虑到s一中女宿舍的门禁较早,苏寅正只好让老板把6份蟹粉小笼打包,

周商商坐在离门口最近的位子喝苏寅正先给她点的蜜茶,等把服务员把打包好的汤包递给苏寅正的时候,她站起来跟他一块走出门。

“买了六份,回去分给室友。”苏寅正对她说。

周商商不好意思开口说她跟室友都不熟,但也不弗苏寅正他好意,低着头笑笑,继续走路。

汤包馆位于校园路的尽头,现在这个时候走在这条路上基本是学生,两边树影重重,头顶的月亮比路灯还要亮些。

见她不说话,苏寅正又开口说话,苏寅正的声音极是温和,语气就像一个过来人般徐徐引导她:“女生的友谊有时候就是开始于这些小恩小惠,商商,来到新环境首先就要交新的朋友,这样才能融入到里面。”

“我有交朋友啊,你不就是?”

“我怎么能一样,我本来就是你朋友。”苏寅正有些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你要跟你的同学们好好相处。”

周商商抬头:“我没有不团结同学。”

“不是团结不团结的问题,是融洽相处,如果你想,你肯定能跟她们相处地很好。”苏寅正说得很认真,“商商,我不勉强你能跟那个家庭成员相亲相爱,但是在学校,我希望你能有一个愉快的学习和生活环境。”

“我知道你为我好。”周商商抬头对苏寅正笑了下,“我其实有交到一个朋友,她是我同桌,很不错的一个女孩。”

“那就好。”周商商刚刚说话的时候有几缕头发从额前落下来,苏寅正控制住想伸手将它们撩上去的冲动。

苏寅正把周商商送到女宿舍门口,离去的时候说:“我这学期也申请了住校,就是手续还没有办好。”

顿了顿,又加了句:“高三了,要争分夺秒呢。”

“我住校是为了学习。”

韩峥听到苏寅正说句话的时候,扯了扯嘴角:“你真无耻。”苏寅正托着下巴,然后颇正经地说:“我爸点名让我考北方那所大学,说真的,我没底。”

韩峥嗤笑:“苏寅正你说这话不嫌臊啊!”

苏寅正:“我会发挥失常的。”

韩峥冷笑,不想再搭理苏寅正,韩峥还没上学的时候,考完试苏寅正每次去韩家玩,韩妈都会拉着他问他成绩。

小寅正皱着小眉头:“发挥失常了。”

结果成绩出来,第一名。对苏寅正来说,发挥失常跟正常发挥的区别就是九十九分跟一百分的差别。

然而苏寅正的高考成绩真的让所有人震惊了,每次模拟考联考都能稳稳当当上最好名校的苏寅正真只考了s大。

苏寅正对外解释是自己身体不适导致发挥失常,鸭子问,那天你是不是来了大姨妈?

s一中的同学多多少少都有点傲,进来读的基本上三类,学习特别好的,艺术特长出众的,还有就是有钱有权的。因为周商商没有参加过中考,刚开学大伙都自动把她归类到第三种人,所以即使相处久了,大家觉得周商商这人其实不像看起来那么傲,比如去吃饭的时候,班里女生也会叫下她,但是永远不会在周末约她做一些更亲密的事,比如一起去逛街,去理发店剪新发型。

所以当期中考试成绩出来,看到周商商在班里的排名,大家多多少少惊讶了好几下,高一总共二十多个班,一个班五十来个人,1000多号人里考前了前五十,因为这1000号学生素质普通还是比较高的,在s一中能考进前百名基本能上一线名校了。

周商商考进来前五十名,华驹比她本人还要开心,拉着鸭子念念不休:“你看你看,还美则美矣,没有灵魂呢,商商是没你那么有灵魂,她有脑子……得,我有道题正不会,找商商讨论去……”

鸭子第一次反驳无能。

因为苏寅正的关系,周商商跟韩峥华驹他们关系就拉近了些,是一种很自然地改变,就像某天女生在宿舍里讨厌韩峥跟班里哪个女生走得近些,有人说这个,有人说那个,然后有个人说是周商商,然后大家想了想,好像真是周商商。

其实事实上,韩峥也就是对她多说几句话,而且一半的话还是给苏寅正带的;有时打球回教室会给她带瓶汽水什么的,说是苏寅正请的客。

鸭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改变了对周商商的态度,有次看见周商商桌上放着一本《红与黑》,像是找到了知己般,立马在周商商边上坐下跟她大谈什么是意识流小说,他认为的意识流是什么……周商商实在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他:“这书不是我的,是余佳怡的。”

对一个高中生,你成绩好点,多多少少可以得到些看重,周商商就是这样子,就是因为考到了校前几名,在别人眼里的形象就有点改观了,甚至找她借橡皮的人就多了,有些还是有借无还,周商商又不好意思去要回来,每次苏寅正跟她一起去买文具都非常惊讶:“商商,最近是不是没吃饱,怎么开始吃橡皮了……”

s一中举办校运动会,高一九班的体委游说了好几天,结果报名的人除了他自己还是他自己,体委跑来问周商商要不要考虑报个三项全能,结果被路过的华驹听道:“张大嘴,你懂不懂怜香惜玉懂不懂啊。”

体委泪奔地跑向老班那里说不干了,老班生气了,男生由他亲自指定,女生就采取抽签的方式,周商商抽到了800米,余佳怡是跳高。晚自修的时候,余佳怡碰碰她:“商商,我们可以换个吗?”

相比跑步,跳高是个技术活。苏寅正知道她要去跳高, “没想到你还有这个特长啊。”苏寅正的话说得揶揄之极,周商商瞪了眼苏寅正:“没看见我腿长吗?”

苏寅正有一瞬间的动容,记忆中那个笑起来眉飞色舞的女孩好像再次鲜活起来。

周商商比赛之前,华驹跑来说等会有个惊喜给她,周商商当时杵在候选区看到红色的钢杆被一点点抬上去,哪还有什么心情理会华驹说的惊喜,结果这天大的惊喜让周商商狠狠惊了吧,周商商真是后悔没有早点从华驹嘴里知道这惊喜,然后提早将这惊喜先扼杀掉。

而具体事情是这样子的:华驹得知周商商要参加跳高比赛后,思如泉涌写了一篇广播稿,最后还拜托鸭子给他稍稍修改了下错字,完稿后细细读了不下三遍。运动会上负责广播台的是他以前的初中同学,早早打通关系,等周商商要上场时,有感情地进行朗读。

周商商属于内心越是紧张,脸上表情越是镇定,比赛之前还做了几个热身动作,站在她身后的估计是同样被强制性推上去的女同学,在周商商上场的时候,小声说了句:“完了,这个估计比前面那个还厉害。”

周商商稳了稳脚,结果准备要助跑的时候,广播里有人念起了声情并茂的稿子:

“亲爱的商商,跳高的你,是一道优美的弧线,轻轻在空中划过,是飞翔的燕子,飞向蓝天,是……”

周商商当场脸就黑了,同时黑脸地还有从主席台赶过来的苏寅正。

周商商是有舞蹈基础,所以跳高之前的助跑和起跳动作做的是标准又漂亮,尤其是起跳要跳过杠子的瞬间,扎成马尾的头发高高甩起,白色的衣角被空中气流微微吹起来。

然而就在大家看到她如何像一道优美的弧线在空中轻轻划过,如何像一只飞翔的燕子飞翔蓝天时,周商商突然就硬生生从半空中摔落下来,因为杠子绊住了后脚。

周商商半张脸趴在田赛场,没脸爬起来了,她哪是飞翔的燕子,明明是一只被箭射中坠落的大雕。

苏寅正赶到之时正是周商商脸着了地,苏寅正那个心急如焚啊,一个跨步上前,抱起周商商就往医务室跑。

苏寅正是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她跑的,田径场上纷纷有人侧目,周商商又羞又急:“苏寅正,你放我下来,我没事,真没事!”

苏寅正两颊微微发红,顿时也觉得自己有点愣头青,小心翼翼放下她,扶着她的手:“来,走几步给我看看。”

周商商“扑哧”地笑出声:“寅正,刚刚我们简直傻爆了。”

苏寅正摆着脸,上上下下将周商商瞧了边,还是不放心问了句:“真没事?”

周商商伸出手,递到苏寅正的眼前:“蹭破了点皮。”

事后华驹还特别希冀地跑到周商商跟前,看着她问:“商商,你觉得我那稿子写得怎么样?”

周商商看了华驹一会,说:“我好想把你撕了。”

华驹无语凝咽,就在前一刻苏寅正跟他说了一模一样的话:“华驹,我真想把你给撕了。”

有传闻周商商是苏寅正的女朋友,熟人问苏寅正这事的真实性:“你们是不是真在一起了?”苏寅正一副不可说的样子,看你的眼神又好像很疑惑这事怎么被你知道去了。也有熟人问周商商,周商商摇摇头:“没有的事,只是朋友。”

这样一对比,大家都认为苏寅正比周商商老实很多。

作者有话要说:苏寅正年少的时候真是一个好苗子啊~~明天应该写ing时态,又要看见渣苏了。

(快捷键 ←)上一章:6第四章 返回《心有不甘》目录 下一章:8第六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