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六章

文/随侯珠
本章字数:6329 心有不甘txt下载

周五,周商商接到了沈冰的电话,来电的时候她正在卫生间洗衣服,手上满是肥皂泡沫,洗了手出来接听,沈冰已经挂了电话。

她只能回一个过去,沈冰的声音在听筒里比平时还要温柔些,她先是问了她一些生活和学习上的事,然后再问她这个星期回不回家。

“这个星期要补课,我就不回来了。”周商商用纸巾擦干手,走到阳台,窗外红霞满天,似乎把宿舍后面的整个小阔叶林都要染红了似的。

挂上电话之前,沈冰嘱咐她要注意身体,周商商说:“谢谢沈阿姨关心。”

挂了电话,周商商从阳台进来,因为周五,大家回家的回家,出去逛街的逛街,整个宿舍只剩下她一个。

一个人的环境容易多想,趁悲伤情绪还没有袭击上来,周商商赶紧去把卫生间的衣服洗完。

洗衣服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洗衣粉倒多了,还是她技术问题,衣服放在脸盆了漂了好久都没有洗清。周商商把龙头拧到最大,水龙头出水很急,哗啦啦的,没洗多久,身上穿着的衣服倒湿了大半。

寝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余佳怡匆匆跑上来,站在卫生间门口对她说:“商商,你没听到么,华驹他们在楼下叫你。”

周商商拧上水龙头,果然听到楼下传来华驹的声音:“商商快下来……商商下来啊……”

周商商搞不清状况,赶紧洗了手跑到阳台往下看,果然华驹韩峥,还有苏寅正三人站在楼下,身后是被夕阳染红的阔叶林。

“等会,我就下来。”周商商喊了句,然后趿着拖鞋,蹬蹬地下楼去了。

华驹一看见她下来就抱怨:“商商啊,请你下来可真是不容易,我喉咙都喊哑了。”

周商商抱歉地说:“我刚刚在洗衣服,水声太大,我没有听到。”

华驹眼睛立马亮了:“商商你还会洗衣服啊,帮我也洗洗……”话还没说话,华驹就被苏寅正拉到边上,苏寅正看着她湿了大片的衣服,目光柔和:“上去换件衣服,今天鸭子生日,特意过来找你的。”

周商商站着不动:“我跟他……不熟。”

韩峥把手搭在华驹肩上,插话道:“如果鸭子听到你说这话肯定伤心死了,他还是第一次跟人讨论意识流小说呢。”

意识流小说,周商商觉得囧,看了眼苏寅正,他对她点点头。

“那好。”周商商点点头,“那等我会,我去换件衣服,很快的。”说完就往宿舍里跑去,身后还传来华驹的夸张的声线:“还有鞋子啊……鞋子……”

周商商衣服不多,所以根本不需要有所选择地从衣架上取下一件宽领的白色短袖和一条军绿色的棉布裙,头发长短刚好披下来到肩头,蹲下来换鞋的时候,柔顺的黑发就像瀑布垂落下来。

换好鞋下来还不到五分钟,华驹见周商商下来,便叫嚷:“我赢了,不到十分钟哦,韩峥,明天不要忘记给我赌注,寅正可以作证。”

苏寅正不理这两个人,走到周商商跟前,低声问:“打扮得那么好看做什么?”

赞美的话听在心里还是甜的,周商商转转眼珠:“没啊,我觉得很一般呢。”

出了学校,华驹招了一辆的士,上车的时候,周商商问苏寅正:“韩峥怎么不一起上来?”

“他还要去接他女友。”华驹抢着回答,“一个初二小妹妹,真奇怪他怎么下得了手。”

出租车在s市的世纪大道的锦来酒店停下,正好韩峥也到了,骑着他那拉风的哈雷,坐在机车后座的就是他的女友,周商商看了眼那女孩,微微感慨这个初二女同学发育得真好。

鸭子早在酒店订了包厢,从酒店下来接他们,苏寅正拍了下周商商的肩膀:“走吧。”然后这手就不再放下了,自然地就像多年的男女朋友。

鸭子订的包厢在酒店的十六楼,装修风格是香港氏的那种金碧辉煌,包厢里面已经先到了几个人,苏寅正带着周商商坐下来的时候,有人问他:“寅正,这你女朋友啊,长得很正嘛!”

苏寅正笑得春风拂面:“暂时还不是,不过正努力着呢。”

周商商两颊微微发红,拿起苏寅正给她倒的龙井喝了口。

鸭子是今晚的寿星,寿星说:“咱们先喝酒吃饭,酒饱饭足后去大富豪继续喝酒唱歌。”说完,寿星就被拉去灌酒了,直到鸭子的脸变得像寿星手中的桃子一样鲜艳,才慢慢打住。

苏寅正是这一群人唯一没喝酒的,原因是明天他还要赶到学校参加十三校联考,有个女生声音娇娇的,说:“寅正哥,你不能喝,那就让你女朋友带你喝啊?”

华驹插话:“商商不会喝酒的。”

华驹哪知道周商商会不会喝,周商商虽然被苏寅正捷足先得了,但是不能改变她是他心中的小龙女啊,小龙女是养蜂喝蜂蜜的,哪能喝酒?

周商商笑了笑,鸭子过来的时候,在酒杯上倒上了茅台,站了起来:“鸭子我敬你,很高兴来参加你的生日宴,我先干为敬,你随意。”说完,一口闷掉了一杯茅台。

在座的人都有些惊讶,一脸自豪样的苏寅正笑意吟吟地看着华驹:“商商酒量很好的。”

“哪能随意啊。”鸭子拍了下桌子,“商商,我刚开始对你有误会是我不对,我知道你是个宽宏大量的女孩,今天我们就一笑泯恩仇,化干戈为玉帛。”说完,连喝三杯,那个豪气冲天啊。

周商商被鸭子的“宽宏大量”给震住了,边上的苏寅正笑得是那个贼样。

除了鸭子,在场喝得最多的就是韩峥,他带来的女朋友也各种能喝,一口一个哥地叫着人,周商商想,有这样的女朋友真给长面子。

周商商下意识看了眼苏寅正,苏寅正好整以暇地给她碗里夹菜:“不跟他们似的,咱们吃点菜。周商商想说谢谢,话到嘴边跟菜一道咽了下去。

有些话,到嘴边说不出口,是因为有讲不出的满足。

周商商和苏寅正在别人眼里俨然是男女朋友了,两人会一起到食堂吃饭,也常苏寅正拎着零食往女宿舍楼下跑,周商商偶尔也去操场看某人打球。

种种迹象,如果还不是男女朋友,只能说男女友谊的边界线实在太宽了。

虽然事实确实是这样,但是周商商真成为苏寅正女朋友,还是过了一段时间,发生一件事情之后的事。说起来,这还是一个相当狗血以及热血的事了。

s一中有个女同学长得像某位港姐这消息也不知道被谁传开,而且还越传越不着边儿,最后传到外校某位男生耳里,就成了:s一中有个叫商商的女的跟xxx长得一模一样。

这男生刚好是这港姐男粉丝,也刚好这男生的也酷爱看古惑仔,还刚好这男的长得壮硕,也有些组织能力且胆子生得比平常人大些。

那么多刚好凑在一起,说明白点,这男的是混黑的,而且还是个小老大。

周商商就这样以这种彪悍的理由被人盯上了,当然她不知道。

她有次路过校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块头男站在校门口,带着个墨镜。周商商有个特别不好的毛病,如果有人带着墨镜,就会不由自主多看一眼,看看他是不是明星。

块头男对周商商露牙一笑,周商商赶紧走进校门。

外校男观察了两天,虽然这叫商商的还达不成他的要求,但是勉勉强强还能入眼,当晚就叫了一个小弟,让他想个办法把商商叫下来。

然后就在晚上有个小个子男生来找周商商,说有个女的找她,说是她妈,就在校门口。

周商商觉得不可能,又想了想,跟老班说了声,往校门口走去。

外校男是带足了人过来,原意是想在周商商面前显摆显摆自己的老大风范,不过歪打正着了,这次他的人真没有带错。

周商商一出校门,看见的不是她“妈”,而是一帮子穿着破牛仔的男生,当场就明白了,转身就要回头走。

但是哪能呢,不然也太对不起这帮小弟出来打酱油,他们个个嬉皮笑脸将周商商围成了圈。

“靓女,我们老大看中了你哦……”

“美女,跟我们老大玩玩嘛!”

“……”

这时也有个打酱油的孩子路过校门口,恰好是苏寅正那班的,看到这情况,他以最快速度跑到班里,当时教室里物理老师正借用晚自习时间在黑板前讲题,就在在讲a方块与b方块如何相撞,冲量和动量如何转变的时候,酱油男喘着粗气喊道:“苏寅正,你女朋友在校门口路上遭流氓了!”

效果很好,全班寂静。然后不出两秒苏寅正就以f椅子。

班里有几个男生跟苏寅正交好,又加上处于高三长期不能解放自己的环境中,脑袋一热,也跟着苏寅正冲到了校门口。

苏寅正赶到校门口,正看见周商商被一群男人围在中间,眼睛都红了,提着椅子就冲了上去。

那天正好是个月圆月,头顶的月亮又大又圆,苏寅正为了周商商,踏着清辉而来。

那次是苏寅正第一次干架,除了脸青鼻肿外,左肩被划破了一道十多厘米的口子。

然后苏寅正就趁着伤势跟周商商表了白,让商商做他女朋友,不,是老婆。“商商,做我老婆吧。”

—————————————ing分割线

“寅正,你这里怎么会有一道疤?”陈婉怡指着苏寅正肩头,仔细瞧瞧,这是一道又细又长的疤痕,大约十厘米长,很浅的颜色,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苏寅正把陈婉怡的手拂开,“能闭嘴么?”虽然是淡淡的语气却是透着丝丝寒气。

陈婉怡不自找没趣,苏寅正是个坏脾气的家伙在她第一天跟他就知道,要做热脸贴冷屁股的事,她早已做好准备。

陈婉怡玩起了自拍,自己玩了会不过瘾,又把脸凑到苏寅正的左脸上,一边对着手机屏幕睁大眼睛,一边按下按钮。

苏寅正一把夺过她的手机,扔到墙上,顿时手机屏幕顿时裂开了花。

“玩玩嘛,我又不会真传到网上,你不乐意,我还不乐意呢。”陈婉怡虽是这样说,但是也不敢真惹怒眼前的金主。

“对不起嘛……下次不会了……”陈婉怡摸着苏寅正精瘦的后背,娇娇道:“不要生气,婉怡给寅正弹首歌哦。”

说完,陈婉怡在苏寅正背上弹起来钢琴,一下一下,十指指尖灵活地在苏寅正背上演奏。

突然一个翻身,苏寅正将陈婉怡扣在身下,定定地看着她,眼神黑幽而深邃。

作者有话要说:大伙都不爱跟我说话……

(快捷键 ←)上一章:7第五章 返回《心有不甘》目录 下一章:9第七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