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文/随侯珠
本章字数:8097 心有不甘txt下载

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雨夹雪,周商商有些期待,结果只有雨没有雪。

晚上韩母和家里两位阿姨在织羊绒小衣服。周商商坐在一边看,一边学,学了一会,也能有模有样地打个简单的底。

韩峥走过来,连连点头:“不错不错,有贤妻良母风范了。”

“我天赋异禀嘛……”周商商得意地摸摸自己勾出来的一块长方形样子的半成品,小衣服是勾不出来了,倒是可以给韩峥勾一条围巾。

韩母乐呵呵地插话:“多胞胎比起单胞胎一般都是不足月的,明年五六月份,孩子们大概就出来了,我本想给他们每人织几套,总觉得赶不过来,所以只能拉着阿彩她们帮忙。”

周商商不好意思地开口:“妈,真不用那么辛苦,小衣服买来穿就可以了。”

“那可不行,我的孙子一定要穿上几件奶奶亲手织的。”韩母将一件快成型的上衣拿给她看,“这只小猫可爱吧。”

周商商看了眼,老虎小猫傻傻分不清楚。

韩峥探过头来:“这不是老虎吗?”

韩母没好气:“见过那么乖顺的老虎吗?”

韩峥楼上周商商的肩膀,每件小衣服上面都有个动物图案,小狗小猫小鸭……韩峥伸手摸着小衣服上的图案,笑嘻嘻道:“等孩子出生,就靠他们穿的衣服分辨了,穿小鸭子的叫小鸭,穿小猫的就叫小猫……”

韩峥还没将自己这个想法说完,就遭到了母亲和几位阿姨的鄙视:“有你这样子当爸爸的吗?”

坐在一边的周商商默默低下头,其实刚刚她也是那么想的。

-

雨下了整整一天还没有停下来,韩峥的休假已经结束,上班的时候摸摸她的肚子:“大宝、二宝、三宝,爸爸要去上班了,乖乖呆在妈妈肚子里陪妈妈,爸爸晚上回来,再见啊。”说完,弯下腰在周商商肚子里亲了亲。

然后站起来,一视同仁地亲了亲妈妈:“商商,再见。”

周商商还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懒懒道:“开车小心点。”

-

周商商打算给韩峥勾一条围巾,勾了一半,总觉得不好看。下午赵小柔约她喝下午茶,周商商应约前往,顺便想逛下商场,看看专柜上的男士围巾找找感觉。

下午周商商应约来到市中心的红粉茶馆,赵小柔看见她的时候冲她招招手,周商商迈着小步过去,还没有坐稳,赵小柔就开始取笑她了。

周商商笑着听完赵小柔所有的取笑。

赵小柔歪头看了眼楼下停着的黑色轿车,又啧啧了两声:“现在金贵来着了,有专车接送啊。”

周商商笑望着赵小柔:“说说你吧,现在怎么样了?”

赵小柔翻翻眼,说到自己就有些有气无力:“第二春迟迟不来,老公继续不检点,能怎么样?”

周商商迟疑了下:“如果实在不行,过不下去就离了吧。”

“离?”赵小柔放下茶杯,“商商,我跟你情况不一样,我们两家联姻,我如果离婚,我家里头没有人支持我,没有撑腰的娘家,离了更心酸。”

周商商望着赵小柔,心里头也有些难受。

赵小柔抿抿唇,无所谓地扯个嘴角,然后找了个开心的话题:“孩子们出生一定要认我做干妈,三个啊,商商,前几天我和白绢她们说起你,个个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她们的佩服让周商商又脸红起来。

赵小柔瞅了周商商两眼:“我们一直很好奇一个问题,今天问你可一定要回答我啊。”

周商商:“什么问题……”

赵小柔促狭地笑了下:“怀上那次你们一共做了几次啊?韩十一哪方面是不是厉害?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周商商转转脸:“不是一个问题吗?”

赵小柔:“每人都有一个问题,聚集一块问题就多了。”

周商商:“……”

-

晚上周商商回来,韩峥还没有回来,不过傍晚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有事,晚点回来。

周商商坐在沙发上勾围巾,今天逛商场看到一条藏蓝色的条纹围巾,她很喜欢,就买回来,打算照这样子勾。

赵小柔说她多事,勾一条一模一样地做什么,浪费时间。

说到点子上了,怀孕的女人什么最多,时间最多。

--

苏寅正这十几天,从英国到荷兰到普罗旺斯,再到拉斯维加斯,他将周商商之前想去的地方全去了一遍,日夜交替,坐在飞机上时差日夜交替着。

她和他没有婚礼,没有蜜月,他欠她太多,怎么也弥补不过来。

他在荷兰的一个小镇上喝酒,和酒店老板聊天,店老板问他结婚了没,他说:“结婚了,不过也离婚了。”

酒店老板:“很抱歉。”

苏寅正笑笑。

酒店老板很实诚:“是不是你没有好好珍惜你的妻子?”

苏寅正摸着脸,良久,点了下头:“是啊,我没有好好珍惜她。”

酒店老板爽快地笑:“如果还爱她,就将她追回来。”

苏寅正喝着酒,摇摇头,颠颠撞撞走出了酒吧,外头月朗星稀,苏寅正如同流浪汉般摇摇晃晃地走在空寂的大街上。

“寅正,再等会,就可以吃饭了。”

“寅正,你觉得我穿这条裤子好看,还是短裙?”

“老公,你是最棒的!”

“老公,我爱你……”

“……”

苏寅正晃荡在异乡的街头,月光清冷,左脚被路边的一个木箱子绊住,整个人往后头倒去,下巴和膝盖都颗到地,他的头顶就是一个垃圾箱。

他俨如一个酒鬼,一个流浪汉,膝盖疼得他站不起来,一对异国情路从他边上路过,问了句:“are you ok?”

……

-

他还在拉斯维加斯豪赌,前半夜运气好到爆,后半夜,运气差得可以,别说翻本,挽着袖子立在赌桌前一沓沓地扔钱。

这个醉纸迷金的城市,狂欢的不夜城,西装革履的绅士们,穿晚礼服的小姐,每样东西都是明码标价着,出售最原始的欲|望和快乐。

苏寅正玩21点的时候运气好,筹码叫得大,赢了不少,然后玩百家乐baccarat,压了大筹码,连输六局。

输的人都想翻本,可惜在这一夜里,幸运女神没有站在苏寅正这边,他输得一塌糊涂。

清晨,昨晚的庄家请他百丽宫饭店吃饭,庄家是一位亚裔人,笑着举杯:“其实你不是一个赌徒。”

苏寅正耸耸肩:“我是一个赌徒,因为贪婪,老婆也气跑了。”

庄家哈哈大笑:“似乎每个赌徒的爱情故事似乎都差不多。”

苏寅正回国的的时候,s市下起了大雪,他直接回公司,秘书说个女人找他好几次,苏寅正说知道了。

离开s市十多天,办公桌上堆积了满满一桌的文件没有签。

晚上加班加点召开了两次高层会议,新产品上市,大盘一直大跌、房市开始饱和……焦头烂额的事情还真是多。

-

周商商盘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看了看墙上的钟,都已经十点一刻了,赵小柔下午的话历历在耳。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尤其是你现在怀着孕,有些情况你还是要防着点的。”

周商商回来之前本想向赵小柔请教一下如何防男人这个问题,仔细想了下,觉得赵小柔对战小三是有经验,至于在管男人方面,应该也不比她强多少。

周商商拿着手机,拨了一个视频电话给韩峥。

结果电话居然被韩峥按掉。

韩峥按掉她的电话,对周商商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孕妇容易胡思乱想,在电话被按掉到韩峥终于回家踏进房门的这段时间里,周商商的脑细胞异常活跃,不到半个小时,就想了好几种可能性。

韩峥回来,关上房门,冲周商商扬扬眉:“商商,我快马加鞭地赶回来了。”

周商商好整以暇地端坐在沙发上,抬抬眼皮:“去哪儿了?”

韩峥上来抱抱她:“……有个饭局……”

说话吱吱咕咕,眼神游移不定。当韩峥靠近她时,周商商嗅了嗅,没有酒味,反而有香水味。

周商商点点头:“有没有喝多?”

韩峥:“还好还好……”

周商商忍着内心的翻江倒海,对韩峥说:“你先去洗个澡。”

韩峥:“一起?”

周商商摇摇头:“我洗过了。”

韩峥乖顺地点头,过了会,摸了摸她的脸:“以后别等我那么晚,要早点睡。”

以后别等那么晚,以后,还有以后?

周商商嘴角噙着笑,“先去洗澡吧。”

-

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

当周商商从韩峥手机翻到他与宋茜的通话记录时,脑门上的青筋开始跳啊跳啊。

韩峥洗澡的时候十分心绪不宁,当花洒冲在头顶的时候,一个激灵,他的感觉没错,周商商怀疑了。

哪还有心情洗澡,韩峥立马挂掉开关,下半身随便围了一条白色浴巾,立马从洗手间冲了出来。

-

当韩峥围着浴巾从洗手间冲出来,一个手机便砸了过来,是韩峥的手机,韩峥接住自己的手机,看着一脸沉沉的周商商,大脑便空白了。

“商商,我没有……”

不打自招地先说起了“我没有”,周商瞪着眼眼,又扔了一个抱枕过去:“韩峥,你混蛋!”

“商商,别生气,孩子孩子……”

韩峥那个心急那个自恼啊,差点给周商商跪了,周商商扔出来的枕头不小心砸在韩峥围在腰上的浴巾,然后可怜的浴巾便掉了下来。

韩峥手忙脚乱地弯腰将浴巾系上。

过了会,又一个枕头飞过来。

周商商真的气到了,她心里虽然清楚韩峥不可能真的跟宋茜有什么,但是他对她撒谎了,一团团火从心底烧起来。

“商商,我今天是跟宋茜见面了。”韩峥横横心,开始交代。

周商商一动不动地看着韩峥,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韩峥惴惴不安地看着周商商:“商商,别生气,我可以解释,宋茜她……”

还没有等韩峥解释完,又一样东西砸向韩峥,是周商商给他勾一半的围巾,韩峥彻底慌了:“商商,我……”

周商商抽泣起来。

韩峥紧张得给周商商擦擦眼泪:“商商,你听我说,宋茜她……我以前跟她在一起过,想不到她居然拍了照片……”

韩峥有些难以启齿,心里头早已经悔地跟什么似的。

周商商泪眼汪汪地看着韩峥。

韩峥别过脸。

周商商又抽了两下:“什么照片?”

韩峥没吭声。

周商商重重地给了韩峥一拳:“你王八蛋!”

韩峥面如死灰:“我是王八蛋。”

周商商又给了韩峥一拳:“你居然为了这屁大的事对我撒谎……”

韩峥扭过头。

“韩峥,你实在可恶!”周商商狠恶恶地看着他,“太可恶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一直把你当纯情男士看了,你那些风花雪夜谁不知道啊?你以前玩双飞我都知道,不就是个照片么……”

“双方?双飞……”韩峥猛地睁大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夫妻什么的,就要把所有的事情摊开来讲。。大家说对不对,双飞不双飞什么的。。。

今天双更了~~可以适当表扬下,这样我才会做的更好哇~~哈哈~摸头

(快捷键 ←)上一章:60 返回《心有不甘》目录 下一章:62韩峥番外(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