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文/随侯珠
本章字数:8948 心有不甘txt下载

十五岁,苏寅正为了周商商,可以提着一张子便冲上前为她拼架,那晚头顶的月亮又大又圆,苏寅正是踏着清辉而来,英勇如同骑士。

时光变啊变啊,三十二岁的苏寅正提着一箱子的现金推开了这扇快腐烂的铁门,今天也是十五月圆夜,外头的月亮同样又大又圆。

他做的孽,怎么都会连累她,苏寅正踏进铁门,箱子就被夺走,双手就被两个人捆绑住,整个人就被控制住了。

灯火通明的厂房响起了两道拍手声,王亮从里头走出来:“苏总终于来了,等得我们好辛苦,当然更辛苦的应该是你的两位佳人了 。”

今晚苏寅正穿着一件灰色大衣,黑色围巾,白花花的光线下,苏寅正的脸色严肃得骇人。

两个小伙子打开箱子,花花绿绿的钞票立马跃入眼里,其中一个上下翻了翻,又拿出一支银白色的验钞笔,验完对王亮说:“亮哥,是真的。”

亮哥露出满意的笑容:“还是苏总有本事,那么短时间就可以准备到那么多现金。”

苏寅正抬起头:“钱到了,那就放人吧。”说完,淡淡地扫了眼整间厂房。

“不不不。”亮哥连说了三个“不”字,摇摇头:“那么就放人多没意思,咱们先玩个游戏。”

苏寅正眯了眯眼:“玩过了,可就血本无归了。”

亮哥不以为然地扯扯嘴:“做有些选择题对苏总可能很容易,有些就不容易了,说真的,我也想看看苏总的选择呢。”

苏寅正眼眸一敛,眼色沉沉,里面全是阴霾的乌云。

亮哥看到苏寅正这样的表情,脸上出现了兴奋之色,他拍拍手,两个吊着的木箱子从上方落下来,各自悬吊在半空中。

亮哥看着苏寅正越来越沉的脸,笑着开口道:“里面一个是共患难的前妻,一个是身怀你骨肉的情人,如果只能选择一个,你会选择哪个呢?”

“真够无聊的。”苏寅正悠悠开口,“王亮啊王亮,你还说你不认识陈婉之,那么无聊的游戏估计只有她想得出来。”

王亮给了苏寅正一个认识又如何的眼神。

苏寅正望了望四周,叫了声陈婉之的名字。

有人打了苏寅正一拳,“有病啊。”

苏寅正偏过脸,扯扯嘴角:“我以为她也在这里呢,所以想叫她出来叙叙旧。”

王亮冷笑一声:“咱们苏总心还真够大呢,那么多女人顾得过来么?”

苏寅正可怜地看了眼王亮:“我只是担心你被人当枪使了还一脸高兴傻样儿。”

亮哥怒不反笑:“我数三下,苏总做个选择吧。”

苏寅正抬头看了看木箱子:“哪边的是陈婉怡。”

王亮:“你选择陈婉怡?”

苏寅正耸耸肩,脸上的神色十分坦诚:“如果她没有怀着我的孩子,我会选择商商。”

王亮遗憾地叹叹气,抬头看了看右边的箱子:“你前妻听到你这话,一定伤心极了。”

“我没办法不是么,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她平安。”苏寅正摊摊手,“你不是说只能选择一个么?”

张亮看着苏寅正:“看来这个选择题对苏总来说不难啊,还是很容易啊。”

“没,这道选择题真是让我为难了。”苏寅正摇摇头,“不过也没有办法,我只能选择我儿子。”

--------

这游戏,还真够无聊,无聊地周商商全身发冷,周商商现在她双手双手都被捆绑住,嘴上贴着黑胶布,和陈婉怡一同被藏在高高堆积的木箱子后面。

她和陈婉怡都可以听到苏寅正和王亮的对话,周商商侧头看了眼陈婉怡,当苏寅正开口说选择陈婉怡的时候,陈婉怡眼泪便出来了,被感动泪水湿润过的眼瞳,是亮晶晶的。

-----

“行,知道苏寅正已经做出了选择,那我就随了你的心意。”

过了半分钟,王亮笑了笑,开始拍手,他每拍一下便停下来看一眼苏寅正,似乎再等苏寅正改变主意,不过苏寅正的嘴角紧紧闭着,抬眸看着上空的两个箱子,黑黝深邃的眼瞳看起来格外一望无际。

“三——”王亮整个人亢奋了,掌声刚落下,“哐当!”一声。

“啪——”一个箱子落下,重物落在地上,顿时尘土飞扬。

左边的箱子落在了地上,苏寅正侧头看着王亮。

王亮:“不好意思,放错了。”

苏寅正冷着脸看王亮,随后后脑一疼,他整个人往前倒去。

“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王亮对身后走出来的一个女人说道。

陈婉之同样冷着一张脸:“少说废话,你拿你的钱,我看我的戏。”

……

十分钟后,赶过来的韩峥将铁门推开,外头冷冽的夜风呼啦啦地灌入室内,警鸣声响彻天空,这个夜晚,月朗星稀,星星都紧张地躲进了云层里。

——

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盘绕山路,绕过一圈又一圈,终于在一个山头停下来,两个光头男从里面下来,然后从里头扛了两个麻袋。

“哪个是陈婊|子?”

“左边的?”

两道讽刺的笑声响起,装着陈婉怡的麻袋比重重扔到了荒草中里。

“求求你们……放了我……”感觉到自己被扛起来,周商商想大声呼叫,但是花光力气声音还是比蚊子轻。

不过他们还是听到了她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周商商的乞求有了效果,周商商的待遇比陈婉怡要好那么点,是被轻放在陈婉怡的边上。

这算什么,歹徒的仁慈吗?

光头男处理好所有的事情,便上了车,车子发动的声音惊扰了深夜的大山,乌鸦“呱呱呱”地乱叫起来。

-

双手双脚依旧被捆绑着,周商商还有一点比陈婉怡好,光头男离去之前,还把她从麻袋里放了出来。

黑沉沉的山头,月光清冷,树影重重,时不时有鸟鸣兽叫。

周商商弓着身子用牙齿撕咬着麻绳,至少没有弃尸荒野,至少她还能感觉孩子们存在在她的肚子里。

韩峥啊韩峥,今晚你还可以找得到我吗?周商商只要想着韩峥,眼泪就不由自主地往下掉。

耳边传来陈婉怡的呻吟声,还有浓浓的血腥味。

“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选择我的儿子。”苏寅正的声音又在周商商的耳边索绕。

她继续用牙齿使劲撕扯,捆绑自己的麻绳终于被解开,随后她抖着双手解开了自己的双脚,爬到地上,解开陈婉怡的布袋,撕开她嘴上的脚步,压着声音问了句:“你怎么样了?”

陈婉怡悲沧地哭出声音,越来越重的血腥味让周商商忍不住犯起了恶心,她忍住呕吐的**给陈婉怡解开了绳子。

双手被解开的陈婉怡,立马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这个一个母亲在遇上事情的本能动作。

“孩子……孩子……”

浓浓的血腥味终于让周商商趴在地上呕吐起来,胃里已经没有东西了,所以吐出来的只有胆汁和胃液。

再一次摸摸肚子,还好还好。

有些事,她之幸,她之不幸。

……

下午韩峥还没有下班,就接到周商商看护的电话,看护说她上个厕所回来太太就丢了,他立马来到商场查看闭路电视,结果还没有在闭路电视找到周商商身影,就接到苏寅正的电话:“商商被绑架了。”

凶险不能判断,也没有时间判断,如果判断错了,他更是承受不起。

苏寅正说他先去,你看情况再来,他只能同意。

像是有什么预感,苏寅正去之前,韩峥乞求苏寅正:“寅正,看在商商为你付出十四年的份上,多顾着她一点。”

苏寅正听完他的话,呵呵笑出声,笑声自嘲无比。

……

-------

“救救我……”陈婉怡拉上周商商。

此时,周商商是陈婉怡的求命稻草,可惜周商商这根稻草也等着别人来救,她和她的手机在被绑上车的时候就被丢了。

现在她能做什么呢?周商商闭上眼,她甚至不敢多动一下,她清楚知道自己身体的极限,她一下一下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救救我……”

陈婉怡一直哭得不停,周商商更是心乱如麻,她转过脸:“能不能安静点,将狼引来了怎么办……”

终于用“狼”唬住了陈婉怡,周商商抬头看看今天头顶的圆月,韩峥今晚真的要担心死了吧。

夜风呼啸而过,周商商试着站起来,吃力地走了几步,走到陈婉怡跟前,脚踝处被陈婉怡抓住:“别丢下我……”

周商商突然升起一股火,她张张嘴,良久,她开口:“我下山找人救你……”

孩子是无辜的,如果可以,周商商也是希望苏寅正的孩子能平安度过这一晚。

-

周商商终于找到了山路,走在杂草从中,她不小心踩到一个睡着的青蛙,吓得她又差些魂飞魄散。

真的是处处惊险。

一边掉眼泪一边走在路上,每当觉得自己支撑不下去,便停下来休息一下,她希望陈婉怡的孩子得救没错,那也是要保证自己孩子安全的前提下。

周商商第三次坐下来休息的时候,脑海里也第三次想起来了韩峥,就在这时,她好像听到了韩峥的声音。

“商商——”

“商商——”

周商商流着眼泪,她绝望像被困在沙漠上的人,都出现了幻觉。

她转过头,山头真的出现了灯光,又亮又圆的光圈来来回回地在这座大山上扫荡。

韩峥真的来了。

周商商捂着脸,还没有看见韩峥,已经泣不成声。

-----

打着远灯的越野车越来越近,周商商站起来立在路边,一秒一秒过去,车终于停了下来,又一秒过去,车门打开。

又一秒过去。

韩峥从车里跨了出来,两步并一步地走到周商商跟前,然后抱住了她。

周商商一口咬在韩峥的肩头,死死不松口。

她有多委屈,她有多害怕,她只想让他明白。

……

------

凌晨四五点,外头依旧黑蒙蒙一片。

周商商窝在韩峥怀里,虽然闭着眼睛却没有睡着。

韩峥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后背,低低地叫了她的名字:“商商……”

周商商依旧闭着眼,从山头被韩峥接回来,她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只是紧紧抓着韩峥的胳膊,一言不吭着。

韩峥又将周商商搂紧一点:“不怕,咱们不怕了,忘掉晚上的事,将它忘掉……”

周商商也抱紧韩峥,将脸埋在他的怀里,室内开着暖气,她依旧觉得冷。

“不怕了,真没事了,以后这样子的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周商商发出一声细微的“嗯。”

韩峥又摸摸她的脑袋:“刚刚也检查了,孩子们都好着呢,商商,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对不对?”

周商商:“嗯……”

韩峥轻笑起来,安静的夜晚,这样的笑声其实有点突兀,不过笑声落在周商商心里却格外暖和。

韩峥抱着周商商,轻轻念着:“猪妈妈,猪妈妈……”

-

“哇——”周商商哭出声了,整个人好像终于从一场惊险的梦魇里走出来,她双手揪着韩峥的睡衣,“韩峥,你真的不知道我有害怕,多害怕,我怕……”

“我知道,我知道……”韩峥搂着周商商瑟瑟发抖的身子,“哭吧,商商,哭出来就好了,不过猪爸爸告诉你,哭完了咱们就不准想这事了,要勇敢,咱们要给孩子们做好榜样对不对……”

周商商在韩峥胸膛上擦着鼻涕:“我再也不出门了……”

“好。”韩峥拍拍她的头,顿了下,“不过以后如果猪爸爸陪同的情况,猪妈妈还是可以出去晒晒太阳的。”

“哇——”周商商又是一声悲沧,“我不是猪妈妈,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这章有几个童鞋提出了意见,所以这章做了适当的修改,不过主要的情节不变,陈婉怡的孩子没了,大家的意见我真的有看,有童鞋说我只看好的评价不看差的建议,被这样子说,我真挺委屈的。

大家三观思想肯定有差别没错,而这只是一篇小说,一个yy的故事,大家看个消遣,大伙捧场,我真的开心,我也希望把故事写好,让每个童鞋都满意,但是这个故事肯定不是人民币,我更是没有这个能力,我能做的只能尽到我自己能力去修改下这个故事的细节,因为大纲的设定在开坑的时候就出来了,我想好好写完它,不想因为这样的设定有些童鞋接受不了改变它。

我希望大家都能看文愉快,但是总是事与愿违,我也希望有些童鞋不爱看真的可以舍弃,大家相识一场,也算有缘,何必闹得不开心,对吧。

其实我这人脾气在现实生活中挺不好的,但是也是有理讲理的一个人,我真心实意把每一位读者当成上帝,但是上帝不止你一位,我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写文,因为作者没有遵照你的意思而不停吐糟,有意思吗?

ps:还是希望大家能心平气和,我呢,也能越来越进步。。就这样子吧。。。

谢谢大家了!

(快捷键 ←)上一章:65 返回《心有不甘》目录 下一章:67(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