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文/随侯珠
本章字数:8090 心有不甘txt下载

三年后

——

周商商和赵小柔下午在世纪大道扫货的时候,听到两个女人在聊天,其中一个说:“大家都是**凡胎凡男俗女,现在的感情,哪儿还有情比金坚。”

另一个说:“那是你没有遇上,等你遇上了就会信了,跟爱情一个道理。”

“……”

周商商也不信情比金坚,却信韩峥,但是——

周商商回家之前还跟赵小柔喝了一杯咖啡,赵小柔搅着咖啡开口说:“我觉得这事应该是个误会,韩十一如果真的出轨了,你就跟我一块儿出家吧……”

周商商笑望了赵小柔:“少贫。”

赵小柔去年到一处佛门圣地游玩,机缘巧合拜了一位师父,成为了大千世界俗家弟子一名。

周商商听说赵小柔的师父还是主持级别,然后几乎每隔三个月打个电话给赵小柔,内容全几乎都是让她行善捐钱,比如哪儿开光需要钱了,哪儿寺庙要重建钱不够啦……

赵小柔说:“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事是靠谱的。”

“不靠谱你还一个劲儿送钱。”

“反正花的也不是我的钱,我用的是杜家的钱,有必要省着吗?”顿了顿,“我这辈子是没指望了,我就是要积德行善,下辈子好求个好男人。”

赵小柔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周商商也不知道说点什么了。

她和苏寅正没离婚之前,也有不少人劝过她,但是如果自己不想离,别人怎么劝也是没有用,每个人对婚姻都有不同的理解,何况谁也没有办法真的做到替当事人感同身受,就像周商商对赵小柔,她能理解赵小柔,却无法真的感受她的处境。

晚饭之前,周商商和赵小柔各自拎着战利品各回各家,周商商开车回去的路上,才出来逛街不到四个小时,周商商已经接到韩峥打开的四个电话。

“商商,什么时候回家啊?”

“商商,需不需要我来接你啊?”

“老婆,我和牛皮糖都在家等你哦……”

周商商熟练将车倒进韩宅的车库,熄了火,韩峥又一条短信进来:“牛牛、皮皮、糖糖都想妈妈了。”

周商商低笑一声,这样子的韩峥有可能出轨吗?

——

周商商上了楼,终于在游戏房找到了韩峥和牛皮糖。

原本是没有牛皮糖专门的游戏房,而是在婴儿房划分一个区域,结果后来问题大了,尤其是皮皮,两岁后每天晚上都因为玩玩具,玩得不肯睡觉。

出于无奈,周商商和韩峥把三位孩子各种大大小小玩具全都从牛皮糖的房间搬出来,全都扔进隔壁房间,也就在前两个月,周商商下了禁门令,晚上8点后游戏房关门,然后第二天早上9点开放。

周商商推开游戏房,房间里面堆积着各类玩具,从变形金刚到芭比娃娃,大的、小的、新潮的、经典的……其中一大部分是韩部长买来的。

游戏房里,韩峥侧着身子躺在一块儿童地毯上,边上坐着三位穿着同款衣服的牛皮糖。

牛牛蹲坐在地上,一个人堆积木,韩峥时不时给他第一块,皮皮和糖糖关系最好,两人趴在地上玩着一辆电动小车。

牛皮糖,周商商期初认为三个娃的感情肯定像韩母说的那样,一母同胞,感情肯定好啊,结果正相反,牛牛从小不爱理人,更不爱理整天只会哭哭闹闹的皮皮和糖糖。

皮皮糖糖两人虽然玩得最来,但是也最容易干架,糖糖有事没事就爱招惹皮皮,结果每次都从皮皮那里吃了亏,对此,周商商的态度是:“糖糖,如果每次都是你主动惹皮皮的,就不要来告状了。”

韩峥扭过头,看到立在门口的周商商,露出一个灿烂笑容,过了秒,又委屈地看着她:“商商,皮皮欺负我。”

周商商走到韩峥跟前,韩峥拉着她坐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各自玩着的牛牛皮皮糖糖频频抬起头,叫了一声:“妈妈。”

糖糖和皮皮特别喜欢攀比,刚刚皮皮叫“妈妈”时候声音比糖糖响了几分,糖糖蹲在地上望着周商商,又扯着嗓子叫了一声:“麻麻!”糖糖是三个里面口齿最不清的,每次发音“妈妈”都会被她发成“麻麻”。

周商商拎起糖糖:“傻闺女,以后不准这样子大喊大叫,喉咙疼不疼啊?”

糖糖摇摇头。

韩峥将周商商搂到自己怀里,笑啊笑啊的,就在这时,皮皮也爬上了韩峥的腿,趴在他的小腿上又开始研究着他的腿毛。

随后韩峥“哎呦”一声,皮皮扯了一根韩峥的腿毛下来。

然后糖糖估计觉得好玩,也放下手中的小车,过来扯韩峥的腿毛,韩峥第一次被皮皮得逞是因为没有防备,所以糖糖扑上来的时候,他就一把拉住糖糖:“糖糖,爸爸会疼的。”

不公平待遇啊,皮皮都可以,为什么糖糖不可以,半秒不到,糖糖开始皱起了小鼻子 ,“哇哇”哭了起来。

周商商揉揉自己的额头,每次都是这样子,然后韩峥在屈糖糖的哭声中屈服。

——

周商商给破涕而笑的糖糖擦了擦鼻涕:“糖糖,不准欺负爸爸。”

糖糖露嘴大笑,然后点点头。

对,每次教育他们的时候都很乖,结果一点效果也没有。

韩峥护短:“那是因为咱们的孩子都有自己的思想,这点很难得的。”

韩部长和韩太太更是护短:“商商,他们还小呢。”

所以三个孩子里,周商商最喜欢牛牛,老大就是老大,有老大的风范。一岁后,这孩子就不咋会哭了,周商商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牛牛刚学走路的时候摔倒了,不哭不闹,拍拍小手,自己爬了起来。

果然,虽说是一母同胞,差距还是很大的。

周商商抱起一直安静玩着积木的牛牛,开口问他:“告诉妈吗,中午吃了什么?”

牛牛想了想,数着指头:“米饭、鱼、饼干、牛奶、苹果……”数着数着,发现指头不够用了,对周商商摇了摇头。

周商商笑着摸了摸牛牛的脑袋。

——

晚饭,保姆和韩母过来带人,韩父早早坐在餐桌上等他们,牛皮糖被保姆们抱下来的时候,韩父立马伸出手:“牛牛皮皮糖糖,到爷爷这里来。”

韩部长去年已经退居二线,回到了s市颐养天年,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和韩太太绕着牛皮糖打转。

三年,韩峥从副书记转了正,韩益阳调到了总军区,一个月回家一次,皮皮每个月都要问几次周商商:“妈妈,伯伯还有几天后回来?”

皮皮最喜欢韩首长了。

晚饭,牛皮糖坐在各自的儿童椅子上,眼前放着一个小碗,手握着小勺子自己吃着饭,他们边上的保姆或者韩父韩母给他们夹点菜。

两岁半,周商商要求他们自己吃饭,三人抗议过,尤其是皮皮,不喂饭就不吃饭,不过现在看来,她唱黑脸还是唱出了成效。

晚饭过后,大客厅沙发上,韩太太坐在中间给牛皮糖讲故事,还没有拿起童话书,三人就出现了分歧。

糖糖:“奶奶,我还要听白雪公主的故事。”

“不要。”皮皮抗议,“这故事昨天听过了,不要……”

牛牛:“……”

韩太太拍拍皮皮的头:“男孩子要让女孩子,奶奶先讲白雪公主的故事,然后再将其他的,好不好?”

皮皮是典型的吃硬不吃软:“不好,不好,不好……”

韩父上前一把抱住皮皮:“爷爷带皮皮看大狗去好不好?”

说到大狗,屁屁没意见地抱起韩父的脖子:“好。”

牛牛:你这个这个叛徒!

——

晚上,周商商和保姆从牛皮糖的房间走出来,跟专门照顾牛皮糖的保姆交代了几句话,然后朝韩峥的房间走去。

周商商推开门,韩峥便朝她招手:“商商,过来坐。”

结婚三年,还是一如既往的腻歪。

周商商窝在韩峥怀里看一本翻译侦探小说,韩峥一边工作,一边跟周商商说着话:“关于下半年就送牛皮糖去幼儿园,爸妈的意见是牛皮糖还太小,打算等孩子们五岁时再送到军区幼儿园。”

周商商心不在焉地说了句:“五岁,都大龄儿童了,还是早点接受教育好……”

韩峥:“爸妈估计舍不得……”

周商商瞥了眼韩峥一眼:“我怎么觉得你的话里是在责怪我狠心啊,韩峥,我不是牛皮糖的后妈,我也是为了他们好……”

话音未落,韩峥赶紧捧起周商商的脑袋,用嘴巴封住了她。

良久,韩峥离开周商商,笑意吟吟望着她:“我知道我知道,下次我再跟爸妈说说,他们会理解的。”

周商商点头。

韩峥理了理周商商的头发:“别看了,我们做点其他的事。”

“你没事了啊?”周商商摇摇头,“我这书还没有看完呢。”

“我跟你说结局,杀人的是……”韩峥还没有将答案说出来,就被周商商一个眼神闭嘴,无可奈何地抱着周商商,然后似有似无地挑逗着周商商。

当周商商最终扔掉书,被韩峥抱起往卧室走去的时候,玩心大起,娇叫着“不要,不要,就是不要……”

……

周商商看过一篇社会专家写的关于婚姻健康的文章,7000多字的长篇大论,大概就表达了一个中心思想:性|爱是维持婚姻健康的重要营养素。

周商商趴在韩峥身上的时候在想,她和韩峥这方面应该有点营养过剩了。

趴在韩峥身上,周商商一搭没一搭地研究着韩峥,可能多看了他几次,韩峥将她的眼神理解成另一种讯号,托起她屁|股,撩拨地顶了顶她:“还要不要?”

周商商摇摇头,在韩峥胸膛上画了两个叉叉,精力那么旺盛的韩峥,真的不像出轨的男人啊。

周商商又瞧了瞧韩峥两眼,右手习惯性地捏了捏韩峥胸膛上的肉粒。

“媳妇啊媳妇,有什么话就问吧。”

周商商抬起头:“十一,你们局里是不是有个叫江晓晴的姑娘

韩峥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周商商狠狠地掐了下韩峥的腰:“她都找上我了。”

“找上你?”

周商商又掐了下韩峥:“光这个星期她就来我和赵小柔的花店逛了三次,更不用说每天‘偶尔’路过花店。”

韩峥:“她找你做什么?”

周商商:“问你啊?”

韩峥猛地反应过来,伸出三根指头保证:“商商,我除了知道有她这个人,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周商商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冷着声音发问:“真没有任何暧昧言语动作包括眼神之类的会造成对方误会的超过领导对下属范畴一些行为?”

“绝对没有。”韩峥哭笑不得,安抚着周商商,“商商,我都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了。”

周商商“嗯”了一声,结果还是不解气,又掐了韩峥一下:“是不是有年轻姑娘爱恋你心里头很得意啊,韩峥,端着你的态度。”

“哪有。”韩峥厚着脸皮亲亲周商商的嘴巴,“我这辈子最开心得意的事就是娶了你,然后生了牛皮糖,没有之一了。”

婚姻手册二:维持夫妻感情,情话是婚姻里最动听的语言。

三年里,周商商没有见过苏寅正一面,真的不常想起,偶尔她出门还是会路过苏氏大楼,看电视的时候还是会看到苏家的广告,苏氏矿泉水广告,里面有一双手,她就是这双手的模特。

偶尔,也会从别人那里不经意地听说苏寅正,苏寅正如何如何,听完之后,笑笑,真的没有什么了。

上个月苏氏总裁被记者拍到他和一个女孩牵手的画面,女主角没有拍到正脸,只有一个背影,身形苗条,一头黑色的黑直发。

老实说,周商商无意看到这个消息心里还是有点波动,波动结束后,然后她觉得这样子真的不错。

关于初恋,谁都渴望天长地久,只是这天长地久需要感悟,人都是在经历过教训后才明白,周商商是这样子,至于苏寅正,周商商想,应该也是这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网好抽啊~ 从八点奋斗到现在,才更新出来~~~~~撒点花鼓励下吧~~~

两个问题,一:牛皮糖,大家更喜欢哪个?

二:关于苏寅正女朋友,距离结局没有几章了,就不在作者有话要说多做解释了,大家看后续吧~~

(快捷键 ←)上一章:68 返回《心有不甘》目录 下一章:70(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