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文/随侯珠
本章字数:7614 心有不甘txt下载

周商商真的有三年没有见过苏寅正,s市说不大说不小,如果不想见一个人,有心回避的话,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面。

不过三年后,周商商跟苏寅正还是碰了面,这次真的是巧合,在s市的城东新开了一家日本料理馆里。

新开的馆子,周商商和韩峥带着牛皮糖家庭聚会,榻榻米上,糖糖趴着身子用手抓着寿司,结果不小心打翻了碟子上的绿色芥末,芥末全洒在了糖糖粉色的裙子上。

“麻麻,脏……”糖糖指着自己裙子给周商商看。

“都知道脏了,怎么吃东西的时候不小心一点?”周商商责备女儿了句,然后抱起她,往洗手间走去。

周商商在洗手台上给给糖糖清洁了下裙子,因为清洗过程糖糖不安分,导致周商商自己的衣服都湿了大块。

“韩宗苓,不要再动了,不然妈妈真的要生气了。”周商商抬起头作势瞪了眼糖糖,糖糖委屈地眨眨眼,然后乖巧地低着头。

清洗好后,周商商抱着糖糖转身离开,然而还没有跨出洗手间几步,后头飘来一道清淡的声音,有人叫住了她,这道熟悉又陌生的声线让周商商愣了几秒。

周商商抱着糖糖转过身,苏寅正衣冠楚楚地立在洗手间的侧边,面容俊雅地望着她。

周商商知道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擦过一个人,因为没有抬头,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与她擦肩而过的就是苏寅正。

“商商……”苏寅正又叫了一声她的名字,看看她,又看看她怀里的糖糖,黑幽的双眸弯了弯,“这位最小的?”

顿了下:“真是可爱,很像你呢。”

周商商收敛了脸上的神色,点了下头:“对,这是最小的一个,小女儿韩宗苓。”

就在周商商纠结还要不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糖糖伸出双手扑向苏寅正:“叔叔抱……”

自来熟的糖糖让周商商十分窘迫,低声叫了下糖糖的名字,倒是苏寅正,看了一眼糖糖,然后上前走了一步,从周商商怀里接过了糖糖。

“好,叔叔抱。”

柔柔软软的小孩,当胖乎乎的小手抓着苏寅正的肩膀,糖糖又甜甜地叫了一声叔叔,苏寅正有片刻的失神。

“你叫什么名字啊?”苏寅正一动不动地抱着糖糖,开始问小孩一些老掉牙的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啊?”

“糖糖……”

苏寅正明显没有抱小孩的经验,姿势僵硬,当糖糖微微动了□子,苏寅正就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是糖果的糖吗?”

“不是。”糖糖摇摇头,“牛皮糖的糖。”

苏寅正“呵呵”笑出声,过了片刻,他小心翼翼地换了个抱小孩的姿势。

立在边上的周商商抬起头,默了会,然后伸过手:“糖糖,我们要回去了。”

糖糖还是很听周商商的话,伸过身子,回到了周商商的怀里,糖糖的裙子清洁的时候被水沾湿,因为苏寅正抱过她,糖糖离开的时候,周商商看到苏寅正浅色的衬衫多了一片淡淡的水迹。

周商商收回眼神,说了声:“再见。”

苏寅正也说:“再见。”然后朝糖糖挥了挥手,“糖糖再见……”

糖糖挥着软软的的小手,还没开口说“叔叔再见”的时候,就被妈妈抱着离去了。

周商商抱着她的孩子越走越远,苏寅正立在一站壁灯下方,清辉的光线打在他脸上,白花花一片,模糊了表情。

三年了,她的孩子都三岁了,刚刚他来在洗手间门口,她正一边给女儿清理裙子一边柔声责备着,她穿着米色的丝质背心搭着一条绿色裙子,黑色秀发烫成了卷,大波浪地披在身后,画面和记忆重叠,三年,她真没多少改变,只是她背对着他,没有发现立在身后的他。

然后她抱着女儿转身,离去,和他擦身而过,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其实好几次,他都在s市遇上过她,只是这次却是苏寅正第一次开口叫住了她。

但是叫住她要什么呢,像老朋友打个招呼?

苏寅正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心,上面还残留着小孩子的体温,他承认,刚刚她的女儿扑到他怀里的时候,他失措不已,就像有只小手不经意地攥了下他的心脏。

……

——

周商商抱着糖糖回到包厢的时候,韩峥抬头看着她,然后扯起一个笑容:“怎么去了那么久?”

周商商把糖糖丢给韩峥,看了他一眼,没有立马回答。

然后韩峥不经意地摸了摸糖糖柔软的头发,看着周商商湿了一片的上衣,拉着糖糖的手指着周商商:“妈妈羞羞,把自己衣服都弄湿了。”

周商商低着头,没吭声。

这时皮皮夸张地扯着嗓子开口了:“爸爸不也出去了那么久才回来?”

周商商侧头看着一脸发窘的韩峥,默默夹了一些海带给牛牛和皮皮。

韩峥笑笑,抿抿唇,无声地笑啊笑。

——

晚上回家,完美的家庭聚餐后,周商商和韩峥吵了一架,其实不算吵架,就是夫妻之间普通的小拌嘴小吵闹。

至于吵架的原因,表面上是没有扯到苏寅正,但是认真剖析剖析,肯定是因为苏寅正。

假作大方的韩峥,对幸福,比周商商还要敏感。

同样韩宅里,吵架的还有皮皮和糖糖,两人趁着保姆不在身边,相互较劲抢着一把黑色的小手枪。

皮皮:“这是我的,你放手……”

糖糖:“我的,你才放手……”

然后两人都使出了吃奶的劲,结果皮皮突然一放手,糖糖整个人往后摔去,脑袋撞到了凳脚上。

糖糖大哭起来。

被吓住的皮皮愣了愣,然后也大哭起来,

坐在边上安静玩积木的牛牛,当看到糖糖额头流出的血,也大哭起来。

牛皮糖的三人的哭声终于将正在闹脾气的韩峥和周商商吸引了过来。

失责的父母跑过来,当韩峥抱起大哭的糖糖,周商商摸到糖糖脑袋上的血,这对前一分钟还在吵架的夫妻,下一分钟立马抱着小女儿奔医院去了。

——

糖糖额头缝了六针,缝针的时候扯着嗓子的大哭,哭得周商商也流了好几颗眼泪,自责不已,同样自责的还有韩峥。

缝好的时候,糖糖也终于哭累了,窝在韩峥怀里,皱着小鼻子抽泣。

韩峥摸摸女儿被汗水湿透的头发,柔声开口:“不哭不哭啊,糖糖最勇敢了,告诉妈妈,糖糖不哭了,所以妈妈也不准哭了。”

周商商扭过头,擦了擦眼泪。

韩峥:“糖糖告诉妈妈,糖糖不哭了哈……”

糖糖终于停下抽泣:“麻麻不哭,糖糖也不哭了。”

周商商转过身,伸手擦了擦女儿的脸:“还疼不疼啊?”

糖糖是个爱表现的孩子,尤其在周商商面前,摇了摇头。

周商商眼圈又红了起来,韩峥突然拉上她的手:“爱哭鼻子的妈妈。”

窝在韩峥怀里的糖糖,咧嘴笑了。

结果好不容易从大哭到咧嘴笑的糖糖,看到匆匆赶来的韩父韩母,皱了皱鼻子,又开始哭了,哭得那个委屈啊。

周商商和韩峥的小别扭开始于糖糖,又终止于糖糖,深夜,韩峥一搭没一搭地摸着周商商的后背:“商商,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韩峥:“我又小心眼了。”

周商商:“我也有不好的地方。”

“嗯?”韩峥搂紧周商商,有些紧张。

周商商翻了个身:“我不应该……和你吵架的……”

韩峥:“没有了?”

周商商:“还有吗?”

韩峥猛地翻到周商商上方,黑夜里他眼瞳一闪一闪的:“商商,我看到他抱糖糖了……”

周商商猛地推开韩峥:“韩峥,你真的小心眼了。”

韩峥张张嘴:“……”

——

苏寅正的新女朋友报道上写的不多,不过却是s市上流圈子里常常议论的话题,周商商成了韩家媳妇,苏寅正呢,他又会娶什么样的女孩为妻,家世、相貌、青春?

很多人都说以苏寅正这个条件,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的确,周商商都知道几位年轻美貌的世家小姐对苏寅正情有独钟。

所以当苏寅正新女朋友资料和照片被曝光的时候,不少人都意外了一下。

——太普通了。

家世普通,相貌普通,连年龄也都让八卦的人们失望了下,26岁,听多了十八岁姑娘嫁给富豪的新闻,二十六岁,也就显得不年轻了。

赵小柔有次跟周商商聊起过苏寅正的女朋友:“我有个朋友是她的同学,据说性格挺好的。”

周商商“哦”了一声:“挺好的啊。”

赵小柔挤兑地看了她一眼:“真一点感觉也没有了啊?”

周商商笑了下,她还能有什么感觉。

赵小柔托着下巴:“叫莫霓吧,我好奇苏寅正怎么就不找一个漂亮些的?”

周商商:“没有不漂亮,那女孩挺清秀的。”

赵小柔:“你看到过?”

周商商确实看到过苏寅正的新女朋友,其实那天的见面周商商再次回顾起来,还是觉得有些尴尬。

她是在江家的麻将桌上遇上苏寅正的女朋友,她陪韩母,莫霓陪苏语芯。

牌桌上,莫霓时不时看几眼周商商,那天,周商商运气出奇好,天和、杠上花、加大四喜。

另外莫霓性格真的很好,脸上一直带着笑容,面容清秀,笑起来人看起来很和善。

而且看得出来,苏语芯真的很喜欢她。

周商商真的觉得这样子很好,没有任何不甘心,任何不愉快,几个星期后,她又听说苏寅正要结婚了,新娘子是莫霓。

婚礼听说是十月份,枫叶红于二月花的时节。

婚礼她当然不会去参加,但是她真心祝福苏寅正。

周商商觉得她和苏寅正都很幸运,虽然他们都在婚姻中受过伤,但还是都还有勇气再次踏入婚姻的殿堂,这样子真的挺好的。

有些事情,做起来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

然而距离苏寅正婚礼不到十天,周商商却听到了苏寅正的死讯。

周商商听到苏寅正死讯的时候她正在韩宅的花园里修剪一盆月季,而苏寅正的死讯她就是从两个保姆议论声里得知的。

苏寅正死了,周商商低着头,锋利的剪刀不小心剪到手,暗红的鲜血从指尖汹涌地跑了出来。

最恨他的时候,她都没想让他死,她开始真心祝福他的时候,他死了。

所以她和他最后一次见面就是那次在日本料理的洗手间外头,苏寅正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告别,他和她说再见,和她的女儿说再见。

“再见,商商。”

“再见,糖糖……”

再见,再见,真的再也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距离结局,大概还有两章的样子~~~不多说,等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69 返回《心有不甘》目录 下一章:第 71 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