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文/叼西人
本章字数:6529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txt下载

第二天上班,陈兴到办公室转悠了一下,看下没什么重要的事,把何齐叫过来吩咐了一下,也就准备离开办公室,待会和张宁宁一块回海城,陈兴打算和父母商量婚事来着,张家已经点头,他们这边随时可以上门提亲,这种事,陈兴当然是希望赶早不赶晚。

刚下楼,陈兴就碰上了要上楼的路鸣,听到陈兴说要上海城去,路鸣也就长话短说,“陈县,昨晚抓到陈全青了,是在陈坛的车上将其给堵住的,我们在大吴镇设了路卡检查过往车辆,没想到陈坛竟会亲自开车送陈全青离开,差点就让陈全青给溜了。”

“陈坛?”陈兴略显诧异,随即点了点头,“看来从陈全青的身上真的可以挖出点东西了,还真让江枫给预测中了,哦,对了,我昨晚跟江枫提了公安局的事,她表示在省报上给予你们舆论支持,你关注一下今天的省委党报。”

“是嘛,那我今天一定要看看,总算有媒体愿意站出来为我们说句公道话了。”路鸣笑着点了点头,跟着陈兴走到车旁,道,“那我就不耽搁陈县您的时间了,陈全青的案子有什么新的进展,我一定第一时间跟您汇报。”

陈兴点着头,冲路鸣摆了摆手,随即上车,同张宁宁汇合后,车子往海城而去,一路上,陈兴牵着张宁宁的手,两人相视而笑,一股淡淡的温馨萦绕在两人心间,昨晚两人同枕共眠,虽然没有真正的突破最后一步,但对于张宁宁这样冰清玉洁的女子来说,肯跟陈兴走到这一步,无疑已经将陈兴当成最亲密的爱人。

“怎么感觉今天到海城的路途长了好多。”陈兴不时的看着时间,溪门到海城四五十分钟的车程,陈兴一直觉得不是很远,今天却是第一次觉得路程好像突然变长了一般,张宁宁笑着摇头,“不是路程变长了,是你的心急了。”

“那倒是,这种事谁不急啊,我可是巴不得赶紧把你这个天上的仙女儿娶回家来着,免得夜长梦多。”陈兴半开玩笑道。

一路上,两人欢声笑语,路途一点不寂寞,回到海城时,才上午1点左右,陈水平今天上午有课,听说陈兴要带张宁宁回来,而且有重要事情,陈水平当即就和别人调了课,在家里等着,至于邹芳,因为陈兴的关系,邹芳在林业局身份特殊,连林业局局长邓方都对邹芳客客气气的,其他人更是不用说,邹芳中途离开单位,其他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去计较她有没有上班来着。

张宁宁这是第二次登陈家的门来着,陈水平和邹芳两夫妻对这个漂亮又十分温婉的女孩子自是十分喜欢,抛开张宁宁的身份,张宁宁各方面的条件都十分完美,陈水平和邹芳是越看越满意,唯一的缺点反倒是张宁宁的家世太显赫了,原本这应该算是一件大好事,哪个男方家不希望取得又漂亮家境又好的女孩子?但张宁宁的家世显然是好得过头了,以至于让陈水平和邹芳这两个当父母的都不得不为儿子担心起来,这么尊贵的一门亲家,是否能高攀得上?

张宁宁和赵晴是不一样的,这一点陈水平和邹芳都能感觉的出来,儿子陈兴那一场大学四年的恋爱不算惊天动地,轰轰烈烈,但也是投入了极深的感情的,儿子就在家门口读的大学,又交往了一个女朋友,两人自然不会没见过赵晴,赵晴每次来到黄家,虽然从来不会提她家那显赫的家境,但骨子里是有一股高傲的,哪怕是她也会跟陈兴的父母有说有笑,乖巧的称呼一声叔叔阿姨,但总有一种让人疏远的感觉。

怎么说呢,双方的家庭层次不一样,赵晴表面上是把一个晚辈该做的礼数都做的十分到位,但内心里并没有真正的接受和认可陈兴的父母,这只有陈水平和邹芳当事双方才能体会到那种细微的感觉,一开始陈水平和邹芳还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感觉,私下里会问陈兴有关赵晴的家庭怎么样,但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无所知,陈兴笑说赵晴对这个问题总是避而不答,等以后毕业再说,陈兴也觉得有理,反正当时两人还在读书,没必要关心那么多不是。

也就是到了后来毕业,两人面临着工作的选择,而且要考虑到将来是否能呆在一起,赵晴那会才说了自己的家庭情况,最终的结果各位的看客也都明白了,是以悲剧告吹,但陈水平和邹芳也总算是明白当初的那种感觉是如何来的了,赵晴家境好,也很懂礼数,但她骨子里的高傲是显而易见的,同两位老人接触尽管也表现的乖巧伶俐,但心里并不是真正的接受,类似赵晴那种人,只有跟她同一层次的人才会让她用平等的心态去交往,否则她内心深处那种居高临下的心态是不可能改变的。

所以陈兴最后和赵晴没走到一起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双方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赵晴即便是在心里真正喜欢过陈兴,但这种喜欢最后在双方家境差异和父母的反对下,赵晴还是没有选择坚持同陈兴的感情,而是服从父母的安排,这种结果其实早就是注定的了。

至于张宁宁,对方高不高傲?身为张家的掌上明珠,张宁宁的高傲早已融入到灵魂深处,张家身为共和国最顶层的权势家族,比赵晴那种局限于一地一市的小家族不知道高了多少个层次,张宁宁的高傲比赵晴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张宁宁和赵晴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张宁宁待人真诚,她的高傲是有针对性的,别人真心待她,她也真诚待之,她的高傲只针对于那些目中无人,自命不凡的人,京城那些不可一世的红三代谁不说张家的小公主傲气凌人,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但骨子里的张宁宁是很平和的,不会在心里瞧不起别人,张家权势彪炳,但张老爷子从小就教育后辈子弟不要自恃高人一等,张家的子弟尽管也有在外面飞扬跋扈的,但多数还是较为低调的,而张宁宁在一干追求的权贵子弟面前所表现出的一番高傲姿态无非是自我保护的一张脸谱而已。

陈水平和邹芳就在张宁宁身上感受到了跟赵晴不一样的地方,但两人心底里的担忧依然存在,要是张宁宁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两人早就高兴的不得了,偏偏人家家世好得一塌糊涂,以前那个赵晴算是够好的了,跟张宁宁一比,那得差了十万八千里远,陈水平和邹芳心里还是怕张家的长辈会反对,虽说两老人也看出张宁宁确实是对自家儿子有那么点意思,但这年代,讲究门当户对的人照样还是很多不是。

不过两老人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下一刻,当陈兴跟两人说要上张家提亲的事,并且说张家的长辈已经应允时,陈水平和邹芳都有些发呆了,看着张宁宁愣愣的没有说话,把张宁宁一个大姑娘看得脸色都红了,陈兴在旁边叫了几声,两人才回过神来,邹芳连连点头道,“我们陈家小门小户的没那么多讲究,只要张家方便,我们随时都可以把张宁宁迎娶过门。”

邹芳这句话一出来,张宁宁的脸色愈发红润,陈水平在一旁拍了下老婆的手,笑道,“你这是急的哪门子疯,都还没去亲家商量呢,你在这里急吼吼的干什么。”

“爸,妈,我的意思是今天就上江城,跟张伯伯把这事定了,看要哪一天,可以定个日子。”陈兴说着转头看了张宁宁一眼,恨不得这几天就把对方给娶进门来。

“这。。。这样可以吗?”陈水平和邹芳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视线最终都落在张宁宁身上,早点上门提亲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好事,两老人也是巴不得赶紧把婚事定了,不说张家这个亲家有多好,就说陈兴过了今年也3岁了,老大不小了,也该成家了。

“你们要是过去的话,我爸就是再忙也要抽出时间来。”张宁宁脸色红红的点头。

张宁宁这一说,陈水平和邹芳二话不说就站了起来,邹芳笑着说那还等什么,现在就上江城,免得时间晚了,陈水平同样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附和着,陈兴的表现同父母亲差不多,张宁宁在一旁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但看到陈兴一家人的表现,心里又感觉很幸福。

陈水平和邹芳两人也是说做就做的人,既然说了现在就上江城,两人一点也不磨蹭,着手就要准备一点东西,不过两人这会却是愣住了,张家不是普通人家,这上门去跟人家商量婚事,该准备点什么东西?总不好意思空手去吧。

“伯父伯母,你们就不要带什么东西了,我家也不缺什么,带了我爸还不高兴呢。”张宁宁开口道。

陈水平和邹芳犹豫了一下,也就答应了下来,人家张家那是什么人家,整天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头颅希望能送点礼物进去,再金贵的东西人家也不稀罕,别拿了一些礼物去让人笑话,那索性就不带了。

一家人坐了两辆车,陈兴临时去借了一辆车,好在父亲也有驾照,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往省城而去,陈兴在小区门口还特地下车买了一份今天的江海日报,想看下江枫这位大记者今天在省报上是如何声援县公安局的。

江枫在第三版面找到了江枫的报道,题为‘论犯人死在公安局二三事’,不得不说,对江枫这种资深媒体记者来说,是深谙文字游戏的,全文不提这两天对溪门县公安局铺天盖地的批评和质疑,只就事论事的讨论了犯人死亡的疑点,并对时下媒体报纸大肆跟风盲从的报道表示担忧,文章点出了这两天媒体报纸一面倒的批评不仅不利于公安局破案,反而会成为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混淆视听的工具,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最后以一连三个问号结束了文章,发人深省。

陈兴大致看了下报纸,对江枫还是有几分佩服的,人家能在这一行里混出来,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并不是徒有虚名,而且今天党报的这一篇报道也是在重要版面的醒目位置,江枫显然也是用了心思的,今天过后,对溪门县局在舆论上的不利处境应该会有所帮助才对。

张宁宁凑过来跟陈兴一块看着报纸,陈兴翻到第一版时,就有省长张国华在昨天刚召开的省政府常务会议上对今年第四季度经济工作部署的重要讲话,报道旁边还配上了张国华的小幅彩照,戴着眼镜的张国华是典型的学者官员,身上很有一番儒雅气质。

陈兴笑着对张宁宁道,“你爸看起来可真有气势。”

“等你走到了他那个地位,你也会有他的气势,一个人的自信,其实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他的成功,我爸哪怕看起来像是一个糟老头子,但只要他坐在省长的位置上,别人就得敬畏他,怕他,他的气势与其说来自于他个人,还不说是他手上的权力熏陶了他的气势。”张宁宁笑着看了陈兴一眼,这句话可算是说的一刀见血,那些个国家领导人,若没有他们的职务和身份点缀起了那一层耀眼的光环,搁在芸芸众生之中,哪个不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陈兴深以为然的点头,他跟张国华的层次相差甚远,但张宁宁所说的话他未尝没在自己身上感受到过,他不是什么**,当初就是一个市委政研室的小科员,要不是踩了狗屎运也不会有今天这地位,昔日在市委政研室是什么样子,如今当了县长又是什么样子?认识陈兴的人说陈兴现在身上有一股让人敬畏的气势,但陈兴听了却不禁想笑,现在的他跟以前的他还不都是陈兴,同一个人,同一张脸,没有什么区别的,不同的是以前的陈兴没权,现在的陈兴有权。

“你爸那个层次太高了,我这辈子都只能仰望他了,可不敢奢望能够走到那样的层次。”陈兴笑着摇头,都说省部级干部是生出来的,没有深厚背景的人指望着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的走到那个层次,那就等着做梦吧。

“那是你对自己太没信心了,你怎么就知道以后到不了他那个层次?”张宁宁不以为然的摇头,漂亮的眼珠子盯着陈兴一眨一眨的。

陈兴听着不禁沉默了一下,视线同张宁宁交织在一起,他能听明白张宁宁这句话的意思,成了张家的女婿,以张家的权势和底蕴,谁说他将来就不能走到省部级的层次?但这种话陈兴显然是不能明说出来,只能笑了笑。

车子到江城的时候是中午一点多,张国华也是习惯中午要午睡一会的人,正好陈兴一家也都还没吃午饭,就一起找了一家饭店吃饭,快到两点的时候,张宁宁掏出手机就打了父亲的电话,电话只响了一声那边就接起来了,是姚飞接的,其他人打来的电话姚飞可以怠慢,张宁宁打过来的,姚飞接的比任何时候都快。

张宁宁说要和父亲说两句,姚飞忙说稍等,电话拿到张国华手上时,张国华询问宝贝闺女啥事,张宁宁说了陈兴的家人现在在江城了,那头的张国华一接,随即摇头苦笑,轻声嘀咕了一句,女大不中留啊。

虽是如此,张国华仍然安排出了时间,让张宁宁带陈兴的家人到锦汉酒店去,那里是张国华定点接待客人的酒店,张国华还吩咐姚飞提前去安排下。

点半的时候,张国华才抽空过来,陈兴一家人说来就来,也没提前说下,张国华这位大省长还能过来,陈兴一家人多少是站了张宁宁的光,当然,两家以后要结成亲家,张国华对陈兴的家人也是特殊对待。

陈水平和邹芳都有些拘谨,在电视上见到张国华的次数也不知道多少次了,也没觉得这位省长有多么吓人,但这会真正的面对面,陈水平和邹芳都紧张得手心冒汗。

真要说起来,其实两人见到张国华也不是第一次了,陈兴还在给周明方当秘书时受伤住院的那次,张国华有到医院看望过,但那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两人当时紧张的站在一旁,连说话都不利索,现在也没比那会好到哪里去,张国华走进房间时,陈水平和邹芳都赶忙起身站着,张国华边走过来边笑着挥手让两人坐下,两人也不敢真的坐下。

“张伯父。”陈兴同样是恭敬的看着张国华。

“两位都坐下吧,今天这里可没什么省长,我们也都是天底下千千万万的普通父母之一罢了。”张国华笑着冲陈水平和邹芳点着头,他刻意放低了身段,就是怕陈兴的父母会紧张,但即便他不摆什么架子,他的身份依然摆在那里,让人忽视不得。

陈水平和邹芳最后坐了下来,张国华笑着说他们要是不做,那他可也得站着讲话了,两人才赶忙坐下,陈兴坐在自己父母的旁边,张宁宁则是坐在张国华旁边,慈祥的看了女儿一眼,张国华转头对陈水平和邹芳笑道,“女儿大了,一门心思想嫁人了,我们当父母将儿女含辛茹苦的养大,最后也都是希望儿女幸福,宁宁喜欢你们家陈兴,这事我是不反对的,我这闺女啊,她的事也不让我做主,自己决定了那就谁也拉不回头,家里的老爷子都只能哄着她,陈兴这小伙子挺不错,既然是宁宁选择的,那我是支持的。”

张国华亲口说了这句话,陈水平和邹芳两人俱都是松了口气,这会才是真正的打心眼里放心了,要不然光听自家儿子说张家的人答应了,两人都还不敢真正的相信。

张国华主动表示了亲近,陈水平和邹芳也逐渐放松了起来,两家人不免要谈到婚事问题,这本来也就是今天坐在一起的目的,陈水平和邹芳开口询问着张国华觉得哪一天合适,并表示黄家这边随时都可以,张国华看了女儿一眼,沉吟了一下,来之前他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倒是希望将张宁宁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不过他的身份显然也不适合大肆操办,那婚礼要怎么办可就得好好商量了,日期初步定下,还得经过家里的老爷子认可。

就在这时,陈兴兜里的手机响了,陈兴脸色一僵,知道下午要见的是张国华,他进来的时候还想着要将手机调成振动,生怕讲话的时候手机就突然响了,这是对张国华的不尊重,刚才光顾着和父母亲说话,却是把这事给忘了,这会手机铃声响着,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来电话了就接嘛。”张国华随意的笑道。

陈兴尴尬的笑笑,拿起手机一看,是陌生号码,眉头不禁皱了一下,他这个是私人手机,工作手机在秘书何齐那里,有他这个号码的都是熟识之人,这会会是谁打过来。

电话一接起,对面那陌生的口气也是快言快语,开门见山的表明了身份,市里下来的调查组,想要找陈兴就举报信的事情谈一谈,了解一些情况。

陈兴一听,心里那个气啊,什么时候找都可以,偏偏这时候找,陈兴这次可真的被这举报信给恶心到了,原本他还无所谓,赵一萍想拿举报信查他就使劲查吧,反正上面的事没一件是真实的,可这调查组的人好死不死的这时候打电话要找他了解情况,陈兴气得将赵一萍给骂上了,口气不太好的回了一句说人在江城,回去会主动找你们调查组,随即就挂掉了电话。

“怎么回事?”张国华不动声色的看了陈兴一眼,他刚才还是听到了调查组三个字。

“张伯父,没啥事。”陈兴笑了笑,张宁宁却是不放过,道,“陈兴,我爸问你啥事,有什么事你就直说。”

“真的没啥事,是有人向市里写了有关我的举报信,市里派了个调查组下来了解情况,不过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我倒是巴不得他们多认真的查一查,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陈兴笑道。

张宁宁听完点了点头,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张国华苦笑了一下,哪里不明白女儿的意思,点了点张宁宁,“你呀,你呀,果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8章 返回《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目录 下一章:第180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