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文/叼西人
本章字数:7208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txt下载

项云萍还是有戴志成电话的,一听陈兴要,项云萍忙将手机拿了出来,报号码给陈兴,陈兴给戴志成打电话,对面的王二发则是惊疑不定,陈兴的话落入他的耳里,让他投鼠忌器,项云萍会有戴志成电话,王二发不疑有假,而陈兴一板一眼的拨通了电话,戴志成不禁要琢磨陈兴跟县长戴志成是什么关系。

戴志成的迟疑看在青壮年男子的眼里,再加上陈兴的话他也不是没听到,青壮年男子不动声色的朝手下几个小混混使了使眼色,让众人先不要轻举妄动,帮王二发办事固然能得到不少好处,但要是把自己赔进去可就得不偿失了,他们在道上混的也不是没认识一两个警察,事实上,他们这些人的联系方式都在警方的记录里,有时候警察反倒得借助他们的力量办事,市井混混的力量往往是不可忽视的,只要不惹出太大的事,一般来说,警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其实是一种普遍现象,但要是有领导想要动他们,也就是一句话的事,他们认识的那些个警察就不怎么管用了,所以青壮年男子还是很识趣的。

陈兴给戴志成打电话,戴志成一听陈兴就在他不远处的小区碰到了麻烦,当即表示要给公安局打电话,也没说要亲自过来,不过嘴上没说,戴志成却是在行动上给了陈兴一个意外,才挂掉电话不过四五分钟的时间,戴志成就过来了,这里离戴志成住的地方不远,戴志成这么快就过来,他是挂了电话后就下楼赶过来,没有耽搁片刻的,陈兴微微有些惊讶,心里不得不佩服戴志成会做人。

“陈县,怎么回事?”戴志成一过来就看到王二发了,眉头一皱,戴志成眼神直接飘过,他认得王二发,却是不想跟对方打招呼,城市广场的项目就是王二发承包的,这里面的猫腻戴志成多少了解一点,只是没有证据而已。

“诺,这姓王的聚众拦截我们的车,口口声声要给我们好看,戴县,这里可就在城区里,你们这开元的治安状况看起来不是太好嘛。”陈兴笑着望了戴志成一眼,他虽是半开玩笑说这话的,但委实有些不给戴志成面子,毕竟戴志成是开元县县长,陈兴当面说着话会让戴志成脸面挂不住,但陈兴敢这样说,还是因为心里有底气。

“开元县的治安环境确实该好好整治了。”戴志成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看了王二发一眼,似是话里有话,至于陈兴说话很直接,戴志成心里并没介意,他这么快赶过来就是抱着要跟陈兴交好的想法,要不然他给公安局打了电话之后也就尽了帮忙的义务,没必要再自己过来,关键还是陈兴背后的周明方让戴志成觉得陈兴有结交的价值,组织部管着官帽子,戴志成年纪大了点,但不代表他没有进步的想法。

“戴县,没想到这几位是您的朋友,那就是误会一场了,呵呵,今晚的事我也不计较了。”王二发冲着戴志成笑得灿烂之极,戴志成一来,他就知道自己今晚是白瞎了,被曾静扇的一耳光加那两脚狠的算是被白打了,起码这会是别想找回场子了。

“王总,怎么到处都能见到你的身影呐,好像哪里有坏事,就能看到你出现在哪里呀。”戴志成盯着王二发,神色平静,眼底深处涌动的目光却是暴露了其内心的不平静。

戴志成很想收拾王二发,却是颇有些力不从心,别看王二发在他面前一副低眉顺眼的,不想得罪他,那只不过是对方做出来的姿态罢了,王二发不敢明摆着得罪他,但他想收拾王二发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武刚查城市广场的工程质量把自己给牵连进去了,他对这事还无能为力,可见戴志成是多么无奈了。

“戴县您说笑了,今晚的事只是巧合罢了,您那几位朋友也没吃亏,说起来还是我吃亏呢,您也看到了,我这脸还肿着,待会还得到医院去看一下,不知道有没有脑震荡。”王二发笑嘻嘻的说着,目光在陈兴几人身上转了一圈,王二发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朝戴志成躬了躬身子,王二发就准备开溜了,“我就不打扰戴县跟您的朋友了,先去医院了。”

戴志成并没有阻止王二发离开,就算是把对方留下来又能干吗?看王二发脸上那红了一边的腮帮子,戴志成估摸着对方刚才是真吃亏了,才会找人来陈兴等人的车子,就是不知道陈兴怎么会跟对方结怨的。

“这王二发是县里的一建筑商,陈县刚到开元怎么就跟对方有冲突了?”戴志成眼里尽是疑惑,开口问道。

“那姓王的嘴巴太臭了,我们这边有女士听不进去就教训了他一下。”陈兴笑了笑,大致将事情说了一下,戴志成一听还是跟武刚的事扯上关系,微微一怔,看了看陈兴,戴志成眼神动了动,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公安局的人来了之后又打道回府了,带队过来的是公安局副局长蒋光民,戴志成电话打到他手机上,他本来没想自己过来,后来想想没啥事就自己过来看看,没想到会看到戴志成也亲自过来,蒋光民心里庆幸,当他看到曾静时,蒋光民一下子愣住,疑惑的看了下戴志成,又看了看曾静,这两人一起出现,着实是令人奇怪的很,心里想归想,蒋光民不忘跟曾静打招呼,“曾局,你怎么也在这?”

“过来办点事。”曾静淡淡的笑着,两人也就是点头之交。

蒋光民会认识曾静,那是去市局开会时认识的,曾静那会是市局有名的一朵金花,而且还是刑警大队长,在江城市公安系统算是声名赫赫,这么一个美艳的刑警大队长,任谁都会多看两眼,蒋光民认识对方并不奇怪,只不过算不上熟识而已。

蒋光民跟曾静打招呼,旁边的戴志成同样愣了一下,之前一直都将曾静和张宁宁给忽略掉,还以为是陈兴这个年轻的县长出门在外还不忘风流,随身带俩美女,这会才知道原来曾静也有来头,竟是公安系统的人,听蒋光民那声曾局,看起来曾静身份还不低,戴志成对曾静也多留意了几眼。

陈兴并没多问王二发的情况,戴志成刚才任王二发离去,陈兴都看在眼里,那王二发不过一个建筑商人,竟不是很畏惧戴志成这个县长,表面上恭敬,但那做派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戴志成不见得就能镇得住对方,陈兴心里的疑虑不是一点半点,武刚牵扯进的漩涡恐怕还真不小。

戴志成确认陈兴几人没事后也就要离去了,他也没问陈兴几人是不是现在立刻就要去找武刚,这事他最好保持沉默,要不然他顺口一问的话,陈兴几人要是顺势就请他一块过去,那他可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戴志成嘴上不提武刚,但也没忘向陈兴表示热情,有事情记得联系他,能帮忙解决的一定尽力帮忙。

王二发的事被几人抛诸脑后,项云萍指路,陈兴等人开车前往某驻军营地,几人在大门处就被门岗的士兵给拦了下来,军事管理区并非随便什么人都能进进出出,没有登记的军队牌照都得经过检查才能进出,更何况陈兴几人开的只是地方上的牌照,被拦下来是再正常不过,好在门岗的士兵态度也不至于恶劣,询问陈兴几人是找人还是干嘛,如果是找部队里的领导,登记了自然是能进去。

项云萍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迫不及待的说自己要来找武刚,他被带到这里来了,想来看看他,项云萍这么一说,陈兴就暗道坏了,这不是明摆着让人拒之门外嘛,陈兴的猜测没有错,那位门岗的士兵摇了摇头说没有武刚这个人,项云萍一口咬定说有,央求那位门岗士兵帮忙问问,对方还算热心,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说好。

电话打过去,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里头没有武刚这个人,项云萍就差没癫狂起来了,好不容易知道了自己丈夫的下落,跑过来这里却被告知没有,项云萍坚信武刚就在里面,和那个门岗争论起来,那门岗就有些不悦了,态度冷了起来。

“嫂子,不要在这里闹,这守门的士兵都只是底层的人物,他不见得就知道武哥的事,你跟他闹也没用。”陈兴拉住项云萍,目光往张宁宁身上扫了一眼。

“是我太激动了,我太急于想见到武刚了,好歹知道他是不是好好的,有没有吃什么苦头。”项云萍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陈兴看到这个最为头疼,却也不能说啥,女人的心理承受力本来就低,碰到伤心的事掉眼泪是再正常不过,项云萍还算是好的,起码陈兴几次都看到对方能够控制住眼泪没掉下来。

“是谁在这里吵吵闹闹的,不知道这里是军事重地吗,全部给我撵走。”陈兴和项云萍说话时,从里头走出来一个军官,肩上挂着两毛一,是个少校,冷冷的看了几人一眼,少校朝门岗士兵轻声喝道。

“这位同志,不好意思,我们也不是故意在这里闹。”陈兴沉思了一下,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笑着走了上去,掏出了自己的工作证,“这是我的证件,我们想见下你们部队首长,不知道能否帮忙通融一下。”

少校军官接过陈兴的工作证,眼里闪过一丝惊奇,脸色缓和了一下,对陈兴的态度也客气了许多,毕竟是一位县长,目光闪烁了一下,少校军官道,“不知道陈县长找我们首长什么事,他出去办事了,陈县长有什么事可以先跟我说。”

“是嘛,这么巧不在呀。”陈兴笑了一下,那名少校军官脸色稍微有些不自然,却是肯定的点了点头,陈兴眉头微蹙,只好道,“我们想见一下副县长武刚同志,不知道这位同志是否能够帮忙问一下?”

“这里没有武刚这个人,你们来这里找人找错了,陈县长,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先失陪了,如果你们没有其他的事就请离开吧,这里是军事重地,不宜喧哗。”少校军官看了陈兴一眼,转身就离去,背影匆匆。

陈兴凝望着那名少校军官的背影,对方那一瞬间脸色的变化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陈兴心里愈发笃定武刚就在里面,而少校军官显然是知道这回事的,对方表里不一的反应已经暴露了其内心的心虚,这也说明戴志成给他们提供的信息并没有错。

“陈县,武刚肯定就在里面,他在撒谎。”项云萍同样看到了少校军官的反应,生怕会信了对方的话,急道。

“我知道,不过我们跟他争论没用,在这里吵闹也不是办法,这是人家的地盘,还是军事管理区,我们在这里硬闯肯定是吃亏。”陈兴说道,他的目光再次扫了张宁宁一眼。

来这之前,陈兴多少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打电话给戴志成?陈兴否决了这个想法,陈兴不认为戴志成能帮得上什么忙,要不然戴志成早就提出跟他们一块过来了,而不会保持沉默,不过陈兴这样想,项云萍却不会这样想,她提出说要再给戴志成打电话。

“那你就给他打个电话吧。”陈兴点了点头,让项云萍试试也好。

果不其然,项云萍从戴志成那里得到了否定的答案,戴志成还不忘让项云萍把电话拿给陈兴,亲自给陈兴解释着,“陈县,我的面子在那驻军部队的首长那里不管用,要不然我早就帮你们打招呼了,相信你们刚才自己已经看出了端倪,武刚是在里面的,只不过他们不让人进去而已,这事我恐怕爱莫能助。”

“没事,没事,戴县告诉我们武刚在哪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了。”陈县笑了笑,“那就先这样吧,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就不打扰戴县休息了。”

陈兴挂掉电话,他对这个戴志成印象说不上好坏,总感觉对方藏着什么,这也让陈兴心里多少带着一丝警惕,不过戴志成就算是藏了一手也无可厚非,人家能告诉他们一些信息已是厚道之极,没理由只跟他们见一面就全盘托出。

这事如今也只能靠张宁宁了,陈兴心里无奈不已,他这个县长出了溪门还真的是啥也不是,特别是他来之前也没想到这事还会牵扯到驻军,事情一下子变得更为复杂了,现在想进去就得找军方认识的人,陈兴在部队里没认识什么实权的领导,在开元县也是人生地不熟,想找相识的人不容易,曾静在公安系统还能使上劲,在这事上也不能帮上什么忙,陈兴一下车就把目光定在张宁宁身上了。

张宁宁的情商和智商都不是一般的高,陈兴都还没说什么呢,张宁宁就先笑着道,“这事我应该能帮点小忙,先打个电话试试。”

这就是张宁宁的与众不同之处了,没有半点红色子弟的骄狂,张家老爷子就是从军队里走出来的老一辈革命家,在军方不乏门生故旧,军中那些个肩上扛着两颗金星,三颗金星的将军们见到张老太爷都得恭敬的喊一声老首长,张家是少有的能在军政两方都产生影响力的红色家族,张家想解决这种事再简单不过,张宁宁却仍然说的谦虚。

张宁宁这次没有打电话给自己父亲,别看她不从政,看起来也对政治上的事不关心,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这不代表张宁宁不懂,张国华是省长,明摆着插手军方的事不合适,而且这还是在江海省的地面,省委书记姜民才是身兼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姜民可以适当的过问下军区内部的事,但也不可能太过干涉,军队本来就不是地方干部能够染指的地方,这是大忌,张国华也不是不可以借助张家的力量过问军队的事,他的面子其实比姜民的面子还大,因为张家的招牌在那,但张宁宁不打电话给自己父亲也是有其思虑之处,没必要因为这种事就让自己父亲出马,打电话给他那个不混体制的二伯是再合适不过。

张国中这个为老不尊的长辈总是喜欢调笑小侄女几句,没有半点长辈的风范,直至快把小侄女惹毛了,张国中才哈哈笑道,“宁宁,找我啥事呀,平常也难得给你二伯打个电话问候几句,你这一打电话,我估摸准没好事。”

“二伯,我这边碰到点事情,你有认识江海省军区的人嘛,我在江城市开元县的某部队驻地外,想进去找个人,被挡在门外了。”张宁宁刚才早就留意到了这支驻军的编号了,这会也直接报给了二伯张国中。

“是嘛,敢让我们张家小公主吃闭门羹,二伯给你出这口气,一定把那驻军的领导提过来棍棒伺候。”张国中大大咧咧的开着玩笑,没个正行,其实他一听张宁宁报出来的部队编号只是个某营的驻地,心里就有谱了,一个营再大的长官也不过是个营长而已,这还真的入不了张国中的眼,他接触的都是肩上扛金星的将军,一个营的营长撑死了也就是上校,绝大多数都只是中校军衔而已,张国中听了张宁宁的话后也就知道事情大不到哪去,所以才有心情跟张宁宁开玩笑,反正不是捅破天的大事。

就在张宁宁向自己那不正经的二伯求助时,营地内的一幢三层乳白色办公楼,刚才出来的那名少校军官正在其中一间办公室内同一名肩上挂着两毛二的中年军官说着刚才在外的见闻,来找武刚的是溪门县的县长,证件是假不了,就是比较诡异,溪门县的县长跑开元来,让人看了就觉得奇怪。

“那县长是够年轻的,就是不知道跟武刚是啥关系。”少校军官拧着眉,看了看中年军官,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识趣的选择闭嘴,没敢乱提意见。

毫无疑问,这肩上挂着两毛二的中年军官就是营地的最高长官,中年军官名叫徐德为,中校军衔,是驻开元县某营的营长,刚才门岗那边打电话到办公室来询问是否有武刚这个人,接电话的是少校军官,少校军官是徐德为的副手,他恰好知道武刚的事,门岗的电话一下就引起了他的注意,武刚的事他本来就不太赞成,这会听说有人找上门了,少校军官琢磨了一下之后就亲自出来走了一趟,想看下怎么回事,顺手还将这事汇报给了徐德为,所以此刻徐德为也才会过来办公室,办公楼旁边就是宿舍楼,只不过几步远而已。

“也不知道朱明宣搞什么鬼,把人带到咱们部队营地里来审讯,说只是借用几天,现在也没见说要走,搞的什么飞机嘛。”徐德为砸吧了下嘴,他口中的朱明宣就是开元县县委书记,朱明宣跟他说要借用下部队的地方来办件事,徐德为当初其实不太同意,但又不好不好驳了朱明宣的面子,朱明宣今年也是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跟他年纪差不多。

两人平常没少在一起吃吃喝喝,驻军跟地方上搞好关系是必须的,很多硬件设施都需要当地政府财政的支持,光靠军队上面的拨款是不够的,所以徐德为跟朱明宣搞好关系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再加上两人年纪相仿,能谈到一块去,因此关系不错,但朱明宣这个人让徐德为感觉不是很靠谱,因此关系不错归不错,徐德为心里并没有跟对方深交的想法,也就是因为部队的一些需要,才跟朱明宣维持着面子上的关系,这次朱明宣开口,徐德为推脱不过,只好答应了下来。

一开始朱明宣也没说借用驻军的地方是要办什么事,等到徐德为后来弄清楚是什么事后,心想原来是市检察院的人在办案,那把地方借了倒也没什么,说不定人家需要保密,所以才会提出要在驻军里借个地方,这年头,还有哪里能比军队驻地里更安全?因为知道朱明宣借地方是干什么用后,徐德为也就放心了,还应了朱明宣的要求,拒绝一切人来探视,所以戴志成时才会说他的面子在驻军这里不好用,因为徐德为只买朱明宣的面子。

地方政府的事,徐德为平常也不是很关心,那不是他该操心的事,他只操心自己带的部队也就够了,管不到地方上的闲事,所以徐德为一开始并不是很清楚武刚是因为什么事被查,至于里面有什么蹊跷,徐德为更无从得知了,他这边只是腾了三个房间给市检察院的人,其他事他没多过问,也就是在昨天,身旁的这位少校军官听说了一些情况,回来跟他说,徐德为才察觉到这件事不简单,又后悔借地方给朱明宣了,但这会总不好再赶人出去,所以徐德为也是头疼的很,刚才听到少校军官说有人要来找武刚,徐德为也就留意了。

“营长,我多嘴一句,地方上的事,咱们部队本不该多掺和,再说这朱书记要借咱们的地方办案,也没跟部队上头的领导打招呼,咱们私下把地方借给他们用,以后要是出点啥事,恐怕上头的首长也得批评咱们部队。”少校军官说道。

“我才没那个闲心去掺和地方上的事,这不是不好驳了朱明宣的面子嘛。”徐德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朱明宣的声名不佳,这次别把我给拖累了,跃正,你待会过去看看,问那检察院的负责人,看他们什么时候离开,就说咱们部队房间也紧张。”

“好,我待会过去看看,对了,要不要让那个什么陈县长进来?”少校军官叫张跃正,年纪不过三十岁,这个年龄就能当到少校,显然也是家里有些关系的。

“算了,先不要了,越掺和越不是个事,先赶紧把检察院的那些人撵走,审人哪里不能审,非得到借用咱们部队的地方。”徐德为撇了撇嘴,他这时候心情很是不爽。

就在徐德为话音刚落下的功夫,他的手机就响了,见到来电号码,徐德为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就做了一个立正的姿势,打电话来的是徐德为这支部队所属师部的师长,徐德为心脏扑通的跳了一下,这可真的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毕恭毕敬的接起电话。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1章 返回《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目录 下一章:第203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