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文/叼西人
本章字数:6324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txt下载

“陈司长,您还有什么吩咐吗?”接电话的是办公室一个工作人员,见陈兴这边问了一声就没了声响,也没挂电话,那边不由得出声道。

“哦,没事,没事。”陈兴压下了电话,拿着手上的信纸发了会呆,随即又再次认真的看了举报信一遍。

举报信反应的是中海大学基建委员会主任收受贿赂,非法招标校园基建工程的事,陈兴拿着这信,心里的疑惑不是一点半点,这信是谁夹在文件夹里面的?刚才问的结果,上午是办公室副主任林玉裴亲自送文件到他办公室的,陈兴很难不把林玉裴列为第一怀疑对象,但也不能就此肯定的说就是林玉裴。

原因很简单,办公室那地方,司里的人进进出出的,谁都能有机会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塞一封信在文件夹里面,关键这人是故意要送到他办公室来的,还是只是随便往要送往领导办公室的文件夹里塞进去,而不是故意要送到某个特定的领导办公室里?

琢磨着两种可能性,陈兴也真的不是一般的蛋疼,若是这送信的人并不是特意要把信针对性的送到他手上也就罢了,但要真是那种可能,这根本不是他管辖范围的事,查违法违纪是检察院和纪委的职责,你说背后整出这信人把信送到他手上干屁,这种举报信应该送到检察院或者纪委去,哪怕送到市委市政府都比送到他这里要强,因为中海大学是京城市政府直管的地方高校。

敲门声再次响起,陈兴喊了声进来,看到进来的人时,陈兴微微一愣,在对方脸上多看了几眼,进来的人不是林玉裴是谁,林玉裴见陈兴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同样是一愣,笑眯眯的走了过来,“陈司长,您老往我脸上看干嘛,我脸上又没长花。”

“没,我在想才一些时日没见到林主任,林主任可是年轻漂亮了许多。”陈兴笑了笑,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林主任来是?”

“刚才办公室的人和我说陈司长打电话到办公室去问早上是谁送文件的事?”林玉裴看着陈兴,笑着答道,“早上的文件是我送到陈司长办公室的,是不是有什么没做好的?要是有的话,陈司长您尽管批评,下次我才知道改正。”

“呵呵,林主任想多了,我只是随便打电话到办公室问一问。”陈兴笑着看了林玉裴一眼,“我是在奇怪谁大清早就这么辛苦的把文件送到我办公室来,没想到会是林主任,以后这种事让下面的工作人员来做就是,林主任不用这么辛苦。”

“下面的人毛手毛脚的,我是担心会让陈司长您不满意。”林玉裴一听陈兴这样回复,心里头虽然有些奇怪,也没再多问啥,说起了进来的目的,“陈司长,下午中海大学那边有个行政办公楼的奠基仪式,想请咱们高教司的领导出席,陈司长您有空出席吗?”

“啥?”正在倒水的陈兴手控制不住的一抖,茶水溅了一小部分到桌上,抬头看着林玉裴,陈兴的眼神说不出的诡异,“林副主任刚才说啥来着?”

“下午中海大学有个办公楼的奠基仪式,想邀请咱们高教司的领导出席,陈司长您有空出席吗?”林玉裴古怪的看了陈兴一眼,自己刚才的话说的不够清楚?还是陈兴耳朵出问题了……连她讲这么大声都听不清楚。

“中海大学?”陈兴确认自己没有听错,神色诧异,迅速扫了林玉裴一眼,陈兴低头倒了一杯茶水,没在林玉裴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失态。

“这下面的学校都是这样,有点啥活动的,就喜欢请上面的领导出席。”林玉裴笑道,以为陈兴是觉得这种小事也要请部里的人出席。

“王司长有空出席吗?”陈兴按耐下心里的惊讶,问着林玉裴。

“王司长下午有别的安排,他说让陈司长您有空就出席一下,至于丹英司长那边,她说没空。”林玉裴中规中矩的回答着,来之前她都已经去请示过其他两位。

“好吧,那我下午去出席一下。”陈兴点了点头,听着林玉裴的话,陈兴心里再次兴起了一些疑问,其他两人这么巧都不去?

“好,那我去帮陈司长您安排下午的车,要是没啥事的话,那我先出去了。”林玉裴朝陈兴看着,等着陈兴的指示。

“嗯,没事了。”陈兴忍不住又多盯了林玉裴看了几眼,似是想看出一点端倪。

“陈司长,您怎么老盯着我看,不会是我脸上真长花了吧。”原本要出去的林玉裴见陈兴的眼神老是往自己脸上瞅着,脚步又生生的停了下来,和陈兴的目光对视着,那双带电的桃花眼冲陈兴眨了一下,眼神里多了点东西。

“咳,没有的事,今天精神有点不集中,估计是还没有从过年的状态中清醒过来。”陈兴尴尬的笑了笑,赶紧将眼神转向别处,自己这一男的老是盯着人家女的看,这一看就看出问题了,林玉裴估摸着还以为他这个副司长带有点啥暧昧的意思呢。

“那没事我先出去了。”见陈兴眼神已经转向别处,林玉裴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失望,脚踩着高跟,屁股一扭一扭的就出去了。

目送着林玉裴出去,陈兴琢磨着这事,嘿,这事还挺有意思,文件是林玉裴送来的,里面夹着的举报信是有关中海大学的,自己才刚刚打到办公室了解情况,林玉裴就过来,说的竟是去中海大学出席办公楼奠基典礼的事,这前后的事要是跟林玉裴没关系,连她自个都蒙在鼓里,那就不是一般的耐人寻味的了。

幕后送这张举报信的人肯定是司里的人无疑,但能提前把事情设计得一环接一环的,那也真不容易,陈兴想着司里谁的嫌疑最大,这一想,脑袋差点没炸掉,每个人看似都有嫌疑,又都没嫌疑,反正就是一句话,这事现在看不出个究竟来。

将办公室门关上,陈兴走过去重新又拿起举报信看了看,这信要怎么处理?置之不理还是转到有相关职能的部门去?陈兴也是有点头疼,这种事情不该他管,毕竟不在他的工作职能范围之内,但要是由他转到京城市检察院或者市纪委去,这怕也未必是最好的选择,估计是石沉大海,陈兴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要是事情到了手上,就这样看着不管,陈兴心理上这关也有点自个过不去,当官当官,陈兴认为起码也是要当得起责任两字的。

林玉裴出了陈兴的办公室,转头就进了司长王荣岩的办公室,手上还抱着一叠文件的,轻轻将办公室门合上,林玉裴走到王荣岩的办公桌前,将文件往桌上一放,很自然的就绕到办公桌后面,双手放在王荣岩的肩膀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看到王荣岩低头看着文件没理她,林玉裴也自顾自的说道,“我看这陈兴估摸也是个花心大萝卜,刚才我到他的办公室,他那眼神就没少往我身上瞅,嘿,就差没把我吃了。”

“然后呢?”王荣岩终于停下了手头的事,抬头看了林玉裴一眼。

“没啥然后了,我就出来了呗。”林玉裴白了王荣岩一眼,那神情就跟打情骂俏没两样,“我哪敢背着王司长你偷吃,那王司长您还不得把我处分了,我可是怕得紧。”

“哈,你不就背着你老公偷吃了,当时也不知道是谁有意无意的勾搭我来着,刚才在陈兴办公室里,你这双桃花眼就没对他放电?”王荣岩往门的方向瞄了一眼,一只大手从背后伸到了林玉裴的大腿上。

“就算是有对他放电,那也不是为了完成你交代的事嘛,你不是让我试探试探陈兴吗,我这还不是照你的吩咐做。”林玉裴翘起了嘴,三十岁的女人了,还跟小女孩一样撒娇着,偏偏王荣岩就吃她这一套。

“嗯,那陈兴是什么反应?”王荣岩更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能有啥反应,我想留下来试试他,他又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了,我就出来了,再说这办公室里也不是个好试探的地方,荣岩,你说是不是。”林玉裴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媚得快流出水来。

“嘿,你的意思是说要是在酒店宾馆啥的,你就能试着试着跟他试到床上是不是。”王荣岩笑着瞥了林玉裴一眼。

“哪里会,荣岩,瞧你说的是什么话嘛,人家心里只有你一个的,至于陈兴,那还都是毛都没长齐的小年轻一个,我对这种嫩鸟才没兴趣呢,顶多就是把他勾得火上来了,再一脚把他踢开,让他傻眼。”林玉裴讨好的说着。

王荣岩撇了撇嘴,没再说啥,别的女人说的话能不能信他是不知道,但林玉裴说话要是能信,那母猪都能上树了,不过是一个贪图权势的女人罢了,一脑门子想的就是怎么往上爬,这种人讲的话做的事无一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王荣岩也就是纯粹当笑话听听,也懒得去反驳林玉裴的话,两人是各取所需,这是王荣岩对他跟林玉裴关系的定位。

“那等你有机会再去试试他,能摸出他的底自然是最好,至于你想用啥手段,那是你的事。”王荣岩寻思道。

“那好,我一定尽力完成你交代的事。”林玉裴笑眯眯的点着头,脸上虽然自始至终都在笑着王荣岩,但眼底深处,却是有着几分复杂,王荣岩话里的意思她听得出来,对方是不介意她去勾搭陈兴,林玉裴也知道自己不过是对方的一个无足轻重的情人罢了。

但当初决定这么做的时候,林玉裴就没后悔过,她取悦对方,对方能帮助她往上爬,这就足够了,林玉裴也不奢望对方还能对她有啥感情来着,真要是玩出感情了,那才真的是在玩火了,双方保持这种关系,彼此都心知肚明的知道是在交易,不掺杂任何感情,这样才不容易多生事端,要知道,双方都是各自有家庭的人。

中午在部里的食堂吃了个午饭,陈兴在办公室里眯了一会,下午点多的时候,陈兴来到了中海大学,司里这边一块同往的还有办公室副主任林玉裴,陈兴并没有表露什么想法,但心里的疑惑不是一点半点。

中海大学这边是副校长蒋为山出来迎接的,巧合的是,蒋为山正好是主管中海大学基建和后勤的副校长,同时还兼着中海大基建委员会主任,陈兴看着满脸笑容迎接自己的蒋为山时,心里头别提有多怪异,他上午收到的举报信里可是点名道姓的指出蒋为山的。

“陈司长能过来,我们中海大学上下都是倍感鼓舞。”蒋为山笑着恭维了一句,林玉裴这个高教司办公室副主任他有见过,以前也有跟司长王荣岩一块来过,所以他并不陌生,对陈兴,他就是第一次见面了,心里端的是惊讶万分,部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年轻的副司长了?

一边在前头引路,一边给陈兴介绍着中海大学的校园建设情况,身后是一干陪同的学校行政工作人员,陈兴听了才知道今天要过来出席奠基典礼的还有市里和区里的领导,中海大学位于京城的城西区,今天区长郑一斌要过来,副市长方明海也会过来,这次中海大即将动工兴建的行政办公楼,有百分之3的资金是由市财政拨款,剩下的百分之7的资金是由中海大学自筹,市里和区里的领导过来并不奇怪,中海大本身就是一所由市政府直管的地方高校。

听到副市长方明海和区长郑一斌也会过来,陈兴微微有些明白王荣岩为什么不来出席这个奠基仪式了,地方的主要领导过来,王荣岩这个高教司的一把手过来也只能成为陪衬人物,这估计就是王荣岩不来的原因了,过来当绿叶,那还不如不过来。

3点半的时候,奠基仪式准时开始,副市长方明海代表市政府讲话,陈兴和学校的几个主要领导站在一起,今天成为焦点人物的是方明海,陈兴这个副司长虽说一直都有副校长级别的人物在接待,但众人众星拱月簇拥的无疑是方明海,在场也以方明海的级别最高,副部级,城西区的区长郑一斌就站在陈兴身旁,对陈兴倒是有几分好奇,不过双方也就是简单交流几句,部里跟地方毕竟没啥太多工作上的交集。

作为主管学校基建和后勤工作的副校长,蒋为山主持奠基仪式,陈兴看着蒋为山,不动声色的看了身旁的林玉裴一眼,“林主任,你跟蒋副校长认识?”

“认识,但不熟,就是工作上接触过几次,王司长和陈副司长都有到中海大学调研过,我有跟过来几次,所以蒋副校长也认识我。”林玉裴笑着回答道。

“那你觉得蒋副校长这人怎样?”陈兴问这话时,仔细的观察着林玉裴的神情。

“还好啊,很热情的一个人。”林玉裴古怪的看了陈兴一眼,陈兴这问题问得没头没尾,莫名其妙的。

“哈,没事,我也是随便问问。”见林玉裴一直盯着自己,陈兴笑着敷衍了一句,没再说啥,刚才试探并没有看出任何端倪来,要么举报信跟林玉裴没有任何关系,要么林玉裴就是林玉裴的演技堪称炉火纯青了。

短短的半个小时,奠基仪式就完成了,蒋为山还是亲自做陪着陈兴,陈兴笑着说不用,自己要在学校里走走。

蒋为山迟疑了一下,见陈兴坚持,蒋为山也只好点头,让陈兴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随后陈兴和林玉裴两人自个在学校里随便闲逛。

“陈司长这是要去哪里还是?”蒋为山一走,林玉裴就开口了,今天陈兴有些奇怪,林玉裴以为陈兴是故意要支开蒋为山。

“没要去哪里啊,就是随便在学校里走走,好久没有到过大学校园了,怀念以前的大学时光呐,现在想想,那应该是最幸福的时光了。”陈兴感慨道。

“敢情是这样,那陈司长您以后可不缺跟大学打交道的机会,每年都不知道要到多少学校去检查和调研。”林玉裴笑道。

在校园里随意逛了一圈,陈兴让林玉裴给蒋为山打了个电话,告知校方一声,他们这就要离开了,也不需要学校的领导出来相送,陈兴和林玉裴就坐车离开。

“陈司长跟别的领导真是不太一样。”车上,林玉裴笑着和陈兴讲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陈兴看了林玉裴一眼。

“其他领导都喜欢前拥后簇的,陈司长好像都不喜欢这些。”

“都是一些不必要的形式,能简略就简略。”陈兴不以为然的摇头。

回到司里,晚上六点多的时候,陈兴才准备离开办公室,打开抽屉看了那封压在书本下面的举报信一眼,陈兴不放心的拿出来,琢磨着是不是将信带回家,想了一下,陈兴终是又把举报信给放了回去,将抽屉上锁了就是。

“陈司长怎么还没走?”陈兴刚将信放好,门口就传来了林玉裴的声音。

“看文件看得忘了时间了,这不,肚子饿得咕咕叫了才知道都这么晚了。”陈兴笑道。

“是嘛,那是陈司长太敬业了。”林玉裴笑着走进来,看似不经意的将原本开着的办公室门轻轻推了一下,门悄然的合了起来。

“刚才我都准备要走了,看到您这上面的灯光还亮着,我以为是陈司长没走呢,没想到是陈司长在。”林玉裴笑着走了过来,“陈司长现在也没吃饭,我也没吃饭,要不咱俩今晚一块搭个伙?”

“今晚怕是不行,我另外约人了,林主任,看来我们得等改天有机会了。”陈兴笑道。

“陈司长不会是在骗我吧。”林玉裴将信将疑的看了陈兴一眼,她就不信这么巧。

“晚上是真约了人了,不然有机会跟林主任吃饭,那我还不得赶紧。”陈兴笑了笑,,为了举报信的事,他今晚还真约了人了。

“哦,那就算了,看来只能下次有机会再跟陈司长共进晚餐了。”林玉裴眼里闪过一丝失望,瞥了陈兴一眼,林玉裴眼珠子转了转,往前走了一步,突地一下,只听林玉裴‘哎呦’一声,人就蹲了下去。

“怎么回事?”陈兴一愣,赶紧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见林玉裴捂着脚跟子,一脸痛苦的蹲在地上,“林主任,扭到脚跟了?”

“是啊,这人饿得两眼发昏了,一不小心走路就扭到跟了。”林玉裴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楚楚可怜的望着陈兴。

“这就是爱美的代价,穿高跟鞋固然美丽,但也有风险。”陈兴开着玩笑,蹲下来要帮忙看看。

“陈司长,人家都受伤了,你还说风凉话。”林玉裴小嘴翘了起来,在陈兴蹲下来的功夫,林玉裴好似身子也失去了支撑,顺势就靠着陈兴。

“嗯?”陈兴身体一僵,瞥了林玉裴一眼,陈兴将身子往后移了移,要不然两人这姿势太暧昧了。

“哎呦,痛死了,估计脚踝都肿起来了。”林玉裴痛叫了一声,这一下直接倒在了陈兴怀里。

‘砰’的一声,门外传来一声异响,陈兴诧异的抬头,“谁?”

细碎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由近及远,陈兴猛地站起身追出去,走廊上,已经空无一人,几间办公室的灯光亮着,不时传出说话的声音。

(快捷键 ←)上一章:第252章 返回《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目录 下一章:第254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