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文/叼西人
本章字数:4293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txt下载

宿舍辅导员叶元红的脸色瞬间就白了,就跟受到了极度惊吓一样,毫无血色,看着陈兴手上拿的纸张,叶元红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随着林玉裴将纸张的内容念出来,陈兴想要在不声张的情况下把纸张给收起来已经是不可能,转头看向东大党委书记秦建辉,陈兴不动声色道,“抽屉里有这样的纸张,还真是奇怪。”

若是没有昨天中午网上曝光出来的帖子,陈兴可能会不知道秦守正是谁,尽管网上的帖子已经在昨晚被人删除了,但网上消息的扩散并不是相关部门删除一个原始帖就能够消除的,那位被称为禽兽的秦姓科长就是秦守正,帖子上直接点名道姓的指了出来,秦建辉这个校党委书记自然也是不能幸免,两人的父子关系被揭露了出来。

所以,林玉裴将纸上的内容念了出来,等于是将大家都默契不提的事直接挑到了明面上来,特别是秦建辉这个校党委书记还在场,此刻的气氛可想而知。

“叶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宿舍里怎么会有这样的纸张。”姜东进在短暂的错愕后已经反映了过来,作为秦建辉的心腹,姜东进必须第一时间站出来为自己的领导分忧。

“这……这我也不知道。”叶元红嘴巴都不利索了,可怜她一个中年大妈,平常只负责管理宿舍楼栋的事,哪里碰到过这种阵仗,小心瞅了一眼校党委书记秦建辉,对于她来说,那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平常基本上就是没交集,想见一面都难。

这些天因为发生了学生跳楼的事,她才有幸跟姜东进接触了几次,姜东进让她把跳楼的两个女学生的宿舍都清理干净,什么都不能留下,叶元红是照做了,两个宿舍打扫的一干二净,连张纸屑都被扫出去不说,这宿舍她昨天也才进来检查过,什么东西都没有的,今天凭空出现这样一张纸张,叶元红脑袋竟是一时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

“什么不知道,你是怎么管理宿舍的,我问你,这间宿舍的学生都搬出去后你有进来过吗,有见到过这张纸吗?”姜东进眼睛睁圆了瞪着叶元红,身子微微背着陈兴,朝叶元红使了个眼色,更多的是着急上火,生怕对方不懂得配合他。

“没有,绝对没有,这抽屉里之前肯定没有这样的纸张,对了,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秦书记的,我敢保证,昨天抽屉里还没有这样的纸张,我才进来检查过的。”叶元红忙不迭的点头应着姜东进的话,她首先想的是自己要赶紧将功赎罪。

尼玛的,让你配合也没让你点出秦书记的名字来,姜东进气得直翻白眼,叶元红其实配合他的话还讲得不错,关键是不应该点出秦建辉的名字来,这不明摆着又让人浮想连篇。

“陈司长,依我看,这纸张来历不明,说不定是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在作祟,做不得真。”校长吴谷波发话了,在这当口,秦建辉只能保持沉默,不适合说什么,反倒是他最适合说话,也更能让人信服,而吴谷波显然也是态度极为端正,出口维护秦建辉这个一把手。

“嗯,我也这么认为,这一张纸,做不得真。”陈兴笑了笑。

陈兴这话一说出来,秦建辉微微松了口气,扫了一旁的吴谷波一眼,秦建辉脸上难得流露出了一丝感激,平常他这个党委书记不是一般的强势,党委的事情他管,行政上的事情他也要插手,学术委员会更是由他一手操纵,吴谷波这个校长其实被他压得很惨,压根没多大的威望,在东大的老师心里,整个学校都是秦建辉一人说了算,吴谷波能管的事情不多,顶着校长的头衔,其实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这次秦建辉的儿子出了这样的事,秦建辉自是要一手压下去,吴谷波这个校长哪怕是知道几个跳楼的学生跟秦建辉的儿子脱不了干系,但也没吱声,大家也都认为这是吴谷波习惯了秦建辉的强势,不敢有啥异议,而在此刻这么一个敏感时刻,吴谷波完全可以有落井下石的机会,或者只要吴谷波不出声,秦建辉的尴尬肯定更多,但吴谷波偏偏就选择了声援秦建辉,这不得不说让人大跌眼镜,要不然秦建辉也不会投以感激的眼神。

当然,这些都是东大管理层内部的事情,陈兴对这些并不清楚,吴谷波的话,只是让他顺势下了一个台阶,陈兴并不打算揪着这张纸不放。

“昨天网上也才出现了重伤秦书记及其家人的帖子,没想到今天又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这肯定是阴谋,有人想抹黑秦书记。”姜东进很是愤慨,神情激动,“叶老师,你负责这一楼栋的学生宿舍,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也有责任,自己好好检讨,还有,务必要查清是谁在背后搞鬼,学校要严惩不贷。”

姜东进明显没有发觉自己这番话已经有点越俎代庖了,哪怕他是代表秦建辉说话,但校长吴谷波还没表态说啥,他就逾越了自己的身份。

陈兴颇有些诧异的看了姜东进一眼,又扫了扫秦建辉和吴谷波,他这会多少也察觉到东大校方的管理层似乎有点奇怪。

“身正不怕影子斜,有些人背后恶意中伤我,甚至使出了卑鄙下流的手段,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无非就是恶心人罢了,我相信清者自清。”秦建辉终于淡淡的发话了,依然不失一个一把手的风度和做派。

陈兴笑了笑,没说什么,除了听到姜东进的附和,吴谷波微笑着沉默,其他人也都是对秦建辉歌功颂德,陈兴一一收进眼底。

上午的行程,因为出现了这么一个意外,接下来的安排就变得无关紧张,尽管陈兴仍是象征性的去走访了几个学生宿舍,关心一下学生们的学习和生活状态,勉励学生好好学习,要以积极健康向上的心态去迎接生活的每一天,但这些明显都是走过场的形式,陪同的人,多多少少有些心不在焉,秦建辉依然神色自如,仿若没有受到刚才事情的影响,就像是他自己所说,清者自清。

中午校方这边准备了宴席,午饭过后,姜东进送着陈兴一行回到宾馆,陈兴要午休一会,姜东进便告辞离去,才过一会,林玉裴就敲门而入,“陈司长,您该不会真的认为上午那张白纸上写的都只是空穴来风吧。”

“没根没据的事,难不成林主任觉得凭一张白纸就能说那位秦书记的儿子是跳楼事件的始作俑者吗。”陈兴瞟了林玉裴一眼,“倒是林主任嘴巴真快,一张嘴就把话都说了。”

“哈,我也是太过于惊讶,没想到陈司长您从抽屉里随便拿出来的一张纸竟然会写着这样的内容,情不自禁就说出来了。”林玉裴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干笑了一下,“我也没想到陈司长您是不打算声张,要不然我早就把嘴巴闭得紧紧的。”

陈兴撇了下嘴,对于林玉裴的自辩,他没办法斥责什么,对方无心也好,有意也好,事情过去了再去追究,一点意义都没有。

“陈司长,昨天网上披露出来的消息,再加上今天上午碰到的事,要说那位秦书记的儿子是清白的,我还真不信,我想陈司长您心里总有点疑问吧,要不然您昨晚怎么那么晚还自己一个人出去了。”林玉裴走到陈兴的身旁坐下。

“就算是那位秦书记的儿子不是清白的,那也是由东江市的公检法机关介入,我们只是负责协助东大校方做好学生工作,涉及到违法犯罪的事情,不在我们的职能范围之内。”陈兴云淡风轻的说着。

“是嘛,怎么陈司长您给我感觉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呢。”林玉裴不以为然,说话的功夫,身子若有若无的往陈兴的方向倾斜着,“陈司长,您今天擦药了吗,要不要我帮您擦药,这后背的伤,您自己可不好够着。”

“今天已经擦过药了,谢谢林主任的好意。”陈兴站起身,走到一旁。

见陈兴起身走开,林玉裴神色有些气恼,却也不能表现出什么,道,“陈司长真的不打算管这事?这可是三条学生的性命,要是东江市地方公安机关会介入调查的话早就介入了,眼下地方公安局没有任何动静,那说明不可能管这事,秦建辉是东大党委书记,怎么说也是一个正厅级干部,他肯定有自己的人脉去沟通地方公安局的关系,这事要是任其发展下去,那就是没人管,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被人抛诸脑后了,只可惜那三条年轻的生命却是没人为他们伸冤,我真为他们不值,只可惜我人微言轻。”

“我们只是在东大逗留两天,两天的时间,我们没法做什么,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底下,一有什么举动,对方就会做出最快的反应,我们在东大只能是睁眼瞎,而且咱们部里没有查案的权力,这才是关键的,我们没法逾越。”陈兴淡淡的说着,他能看的出来,林玉裴对此事很热衷,而且似乎总是站在秦建辉这个校党委书记就是包庇儿子的幕后黑手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

陈兴不否认自己也是如此怀疑,但是林玉裴热衷的要鼓动他去过问这事,陈兴不可能让对方推着走,哪怕是他心里也是这样打算的,但他表面上仍然给林玉裴否定的答案。

陈兴和林玉裴在交流着这事,短暂离开宾馆的姜东进也出现在了秦建辉的办公室里,上午的事,让秦建辉很被动,也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姜东进利用吃完午饭的时间,向秦建辉坦承错误来了。

“这事不关你的事,谁也没想到抽屉里会凭空出现那么一张纸。”秦建辉并没有批评自己的心腹爱将,“这两天要你时刻盯着陈司长那边,也是辛苦你了。”

“秦书记,这些都是我该做的。”姜东进谦虚的说着,随即又是叹了一口气,自责道,“昨天我吩咐叶元红要去再检查一遍宿舍,她说去检查过了,我也就没在意,要是我自己再去看一下,今天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东进,这事你就不要自责了,就算你再去看一遍,结果可能还是一样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揪出这背后的人来,哼,敢在背后阴我,要是被我查出来,我会让他连后悔两字都写不出来。”秦建辉神色阴沉,“纸张在陈司长手上,没法拿过来,要不怕从字迹上入手,可就方便很多了。”

“秦书记,我觉得这事真的很蹊跷,您想想,进入那学生宿舍的钥匙只有叶元红有,而叶元红说她时刻把那间宿舍的钥匙揣在自己身上的,而且昨天到今天,那栋学生宿舍并没有男生出入的登记,那说明背后放纸的人是女的,而且就住在那栋学生宿舍的可能性居大,要不然没可能避过叶元红的耳目,再说那人能将那纸张放到死去女生的抽屉里,而且还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估计是昨晚半夜动的手,所以我怀疑是学生干的。”姜东进分析道。

“没有钥匙还能轻而易举的打开门进去,咱们学校的女生啥时候出了开锁的高手了,而且还有胆子这样做。”秦建辉冷笑着,他并没否认姜东进的分析,但又全部认可,说到底,这事的确是透露着太多蹊跷的地方,要说是什么死者的鬼魂作祟,那纯粹是扯淡,秦建辉自己就是个无神论者,他也不信鬼神那一套。

“我督促一下叶元红,让她给我死命的查,要是没查出来,拿她试问。”姜东进沉声道。

时间悄然流逝着,中午陈兴小憩了一会之后起来,习惯性的走到窗户去呼吸新鲜空气,看着楼下,陈兴的目光漫无目的游离着,很快,陈兴就被宾馆门口一个来回徘徊着的身影给吸引住,微微一怔,陈兴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265章 返回《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目录 下一章:第267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