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文/叼西人
本章字数:4301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txt下载

陈兴一行来到市人民医院,东大校方这次陪同的主要领导是副校长蔡晋鹏,还有姜东进等几位学校的中层干部,学校原本就有老师在协助学生家属处理后事,陈兴这一行抵达医院后,那名老师也出来迎接,众人一直来到了医院的太平间。

“学生的尸体还放在这里,下午正要送去火化。”那名老师给陈兴介绍着情况,说着话,还转头看着姜东进的神色,似乎也在迟疑要不要带人进去,从姜东进几个东大校方的人脸上神色就可以看得出来,并不想进太平间那种地方,这会还只是在门口,就隐隐闻到了一阵恶臭味,而且里面显然不只是放着一具尸体,还有其他刚刚在医院病逝的病人,有些估计还不只放了一两天,要不然不会有这种臭味,此刻一眼看进去,太平间还有点拥挤。

陈兴率先往太平间里走去,这还是他第一次进这种地方,扑鼻而来的臭味就不说了,这种摆放死人的地方多少让人有种阴森森的感觉,陈兴身旁的林玉裴就紧紧的捂着口鼻,路过其中一个小房间,林玉裴不小心往里面扫了一眼,看到里面的一具尸体,差点没呕了出来,林玉裴脸色苍白的看了看陈兴,“陈司长,我就不再进去了,到外面去等吧。”

“也好,林主任你不要进来了,小邓,你要是不适应,你也在外面等。”陈兴转头看着林玉裴,理解的点着头,不只是林玉裴,邓容真的脸色也不好看,女人对这种场合多少会不适应,其实就算是陈兴第一次进太平间,感觉也有点阴森森的,这本就是停放死人的地方,活人进来能感觉舒服才怪。

林玉裴和邓容真两个女的到外面去等,其他男的就不好意思说不进去,陈兴都走在前头,别人就更不敢往后退。

“就是这一间了。”走到尽头的时候,那名带路的老师指了指一个小间,同时走进去跟学生家属解释了一下,说是部里和学校的领导过来看望了。

“蔡校长,姜主任。”里面还有一名老师,看到蔡晋鹏和姜主任一行进来,赶忙朝走过来朝两人问好。

陈兴走过去看着那名跳楼的学生,据东大校方介绍,学生其实在跳楼送往医院抢救的途中就已经死亡了,到了医院,直接被安放在太平间,然后就是通知家属过来,这名学生是外省的,父母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赶过来,来到这里面临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

陈兴在那名老师的介绍下,同学生家属握着手,看着两位才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哭得眼睛都红肿了起来,更仿佛是一夜之间老了十来岁一样,陈兴心里堵得慌,张着嘴竟是不知道如何去开口安慰人家。

“学生的尸体要运回老家不方便,我们学校帮他们联系了殡仪馆,又替他们出了费用,力所能及的为家属做点事。”姜东进在一旁说着,“出了这种事,谁都不愿意看到,只希望家属们能够节哀,死者已矣,生者还要活下去,生活总是要继续的。”

姜东进不说还好,一开口,如同是提醒了陈兴,陈兴走到学生的尸体面前,尸体上已经盖了白布,陈兴做了个让别人惊讶的举动,将白布翻了起来,陈兴这是打算看看尸体上是否有伤痕,不过陈兴显然是想得简单了,死者穿着整齐的衣服,就是有伤,想看也看不到,陈兴总不至于去翻弄衣服,那是对死者的不敬,起码也要征得家属的同意。

陈兴瞥了姜东进一眼,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刚刚和陈兴握过手的死者父母突然就朝陈兴跪了下去,“陈司长,我儿子死得冤枉,他是被人害死的,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两人的举动一下子让现场的人目瞪口呆,陈兴诧异的看着两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而陪同的副校长蔡晋鹏,更是呆愣住,至于姜东进,脸色变化了一下,就要出口训斥,陈兴已经往前一步,要将两人给扶起来,“两位先起来,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这样跪着,我承受不起。”

“陈司长,您要为我儿子做主啊,您不答应,我们就跪着不起来了。”死者的父母似乎是铁了心跪着,任陈兴用力拉都不起来。

“有话先起来说,只要我能答应的,一定答应。”陈兴不忍看着两人跪着,他是出身普通的工薪家庭,而不是官二代富二代,从情感上来说,陈兴更容易理解这些来自农村的朴实农民的想法,也更容易体谅。

“陈司长,我儿子他是被人逼着跳楼的,他肯定是被人害的,你瞧瞧他身上,有很多伤,那些不可能是跳楼造成的。”死者的父亲为了证明给陈兴看,这时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儿子的尸体前,将肚子那块的衣服掀了起来,入眼可见的是好几处淤青。

“胡闹,这是学生跳楼后造成的,怎么会是被人打的。”姜东进气道,“部里和学校的领导关心你们,体谅你们,好心过来看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颠倒黑白,胡乱讲话。”

“不是我们胡乱讲话,我儿子他不可能自己想不通跳楼的,一定是有内情,你们学校这几天已经连着发生好几起跳楼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有那么多学生跳楼,你们校方为何连个解释都没有。”死者母亲痛哭着反驳,现场一度变得寂静。

“学生跳楼,那是学生自己的原因,跟我们学校有什么关系,总不可能是我们学校逼着学生跳楼,发生这种事,是谁都不愿意见到的,我们校方也体谅你们为人父母的心情,尽量的替你们分忧,又是帮你们联系殡仪馆,又是帮你们出费用,你们怎么能反过来污蔑我们。”姜东进气愤道,“你们这些家属实在是太不讲理了。”

“陈司长,我看您还是先出去吧,跟学生家属交涉的事情交给我们,不要让这种事影响了陈司长您。”姜东进对陈兴道,而一旁的副校长蔡晋鹏,早就对现在的情况目瞪口呆,他从来都只关心学术研究的事,哪里碰到过这种事,秦建辉点名让他陪同陈兴一行考察,其实也正是看中了蔡晋鹏是书呆子,一根筋,这样一来,事情只会交到姜东进手上处理。

“姜主任,既然学生家属有疑问,我看让医生重新查一下也好,这样也好消除家属的怀疑,也能还你们校方的清白,对大家都好。”陈兴出声否觉了姜东进的话。

“陈司长…”姜东进看着陈兴,想劝说点什么,一碰触到陈兴的眼神,姜东进也只能无奈的点着头,陈兴的态度再明显不过,坚决要医生过来查一下。

在陈兴的坚持下,很快就由学校老师联系了医院的医生又对死者进行验尸,这一番折腾,又是耽搁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陈兴直接等在验尸房外面,务必要第一时间知道结果,生怕消息从东大校方转一下再到他这里就已经变了样。

“陈司长,要不咱们先回学校,反正这边有消息了也会通知我们。”过了两个多小时,姜东进看了下时间,跟陈兴建议道,他打内心里不希望陈兴守在这里,刚才也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这会又旧话重提。

“不用了,都已经等了两个小时了,再等等也好,要不然家属们也不安心。”陈兴摇了摇头,看了眼学生家属道。

一直快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医生才从验尸室里出来,结果让人惊讶,但同样也在人意料之中,当陈兴听到死者身上的伤不是跳楼造成的时,死者家属哭得愈发的痛心,“陈司长,您看到了没有,我儿子他绝不是自己跳楼的,肯定是有内情的。”

“你儿子跳楼前或许跟别人打过架也不好说,这种情况也是很正常,你们不要无理取闹,疑神疑鬼的。”姜东进斥责道。

“既然医生的验尸报告能证明学生身上的伤不是跳楼造成的,那这里面就多多少少有些疑问了,眼下的情况也足够让公安局立案了,我看还是打电话报警吧。”陈兴出声道。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在陈兴的亲自见证下,姜东进颇有些不情愿的打电话报警,警察来了之后,从医院里复制了一份验尸报告,而后又询问了死者家属一些情况,随后就立案调查。

陈兴从医院里回来时已经是将近六点,姜东进笑着说去安排晚餐,就离开了一会,当姜东进再回来时,今天下午的事已经详细的汇报给了秦建辉,秦建辉此时正准备前往市里参加一个宴席,晚上在座的都会是市委市政府的领导,挂掉姜东进的电话后,秦建辉反手就给市公安局局长夏义超打了过去,如是说了一番后,秦建辉又打给大哥秦建德,询问中午说的事情有没有眉目。

陈兴正要出门吃晚饭时,就接到了常务副部长李怀远的电话,惊讶的陈兴赶紧又将房门关上,“李部长,您找我?”

“陈兴,你在东大是不是惹了什么人了。”李怀远对陈兴的说话很是和气,丝毫没有半点领导的架子。

“部长,您这话是从何说起,我都是该干嘛干嘛,哪里会惹人。”陈兴苦笑,更多的是不解,李怀远这个电话没头没尾呀。

“没有吗?有人都把告状电话打到我这里来啦,说咱们部里下去的人,私自干预东大校方的工作,瞎指挥,瞎捣乱,令人家学校的领导很不快,敢怒不敢言,只好告状告到部里来了。”李怀远笑了笑,“你们下去不是只了解一下最近发生的几起学生跳楼事件吗,怎么校方的人反应这么大?”

“部长,我们只是下来了解没错,但这几起学生跳楼事件有隐情,网上曝光的帖子不知道部长您有关注到没有,就我自己的观察,网上曝光的事实,并不是什么谣言,而有很大的可能是真有其事。”陈兴认真道。

“互联网的消息太乱,有些消息的真实性也没法考证,那些帖子,看看便可以,没必要较真,天底下的不平事多了去,咱们想管也管不来,再说咱们教育部也没那个职能,真要有什么冤情,也是由相关部门去管。”李怀远身为一个部级干部,他看问题的角度和眼光显然是和陈兴一样,陈兴或许还有嫉恶如仇的想法,对李怀远而言,那些都已经是年轻时候的事了,他操心的只是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的事。

“部长,说实在的,这事我想管管,要不然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陈兴道出了自己的想法,凭李怀远和张家的关系,陈兴也没把对方当外人。

“哎,你要是想管,就怕你管不过来,东江省的地方领导已经抗议了,希望咱们部里的工作组早点回来。”李怀远摇了摇头,他也没批评陈兴冲动啥的,年轻人嘛,总要有点热血,这个国家的干部,要是都麻木了,那才真的没救了。

“东江省的领导向咱们部里抗议?”陈兴微微一怔,“部长,依我看,越是这样,那越说明有些人越是想捂盖子,我希望部长您能给我点时间,不过部长您要是命令我回去,那我也只能服从上级的指示。”

“哈,你这个陈兴,想将我的军是不是。”李怀远笑骂了一句,“好吧,那我这边先给你挡着,但你们也不可能在东大呆太久,你要清楚,咱们没有查案的职能,这事发生在东大,就算是要查,那也是人家地方政府的事。”

李怀远挂了电话,短暂的发了会呆之后,自个就笑了起来,心道还是年轻好啊,其实他并不认为陈兴做事冲动,相反,挺欣赏陈兴的血性和正义感,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些为老百姓做些抱打不平的事,李怀远还是赞同的,做官是为老百姓做官,但又有人能做到,不是为自己和家人享受,就是在为自己头顶上的官帽子钻营。

(快捷键 ←)上一章:第269章 返回《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目录 下一章:第271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