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文/叼西人
本章字数:4468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txt下载

陈兴回到南州时,省委有关邓毅正式任命也已经下来,邓毅担任南州市委委员、常委、书记,省委组织部长陈近东代表中央、省委在南州市的全市干部大会上宣布了这一项人事任命,这也宣告了南州市正式告别葛建明时代,进入了邓毅时代。

葛建明也好,邓毅也好,都是跟福佑军关系密切的人,对陈兴而言,邓毅担任书记的最大区别是两人私底下的矛盾更大,这是一个糟糕的消息,但工作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两人保持着明面上的和睦关系,起码在开完大会后,彼此互相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市长,今后的日子怕是不大好过。”从市委开完大会出来,邵华东和陈兴并肩走下楼,边上没人,邵华东说了一句。

“工作还是照常,不用去管那么多。”陈兴笑道,“对了,北山水库的问题处理得怎么样了?”

“该抓的抓,该处罚的处罚,基本上是将整个北山水库管理局的高层领导都给端了。”邵华东摇头道,北山水库的事让人惊出了一身冷汗,邵华东对水库管理局的那些蛀虫,是半点同情心都没有。

“我记得那个前来报信的副局长,叫什么来着,张少良?”

“嗯,是叫张少良。”邵华东点了点头,似乎知道陈兴要问什么,接着道,“张少良本人没啥大问题,但他父亲有问题,北山水库的那些问题工程,有一小段是他父亲承包的,听说张少良为此跟他父亲关系闹得很僵,纪检部门在办案,是否会考虑这个因素,我们就不好直接过问了。”

“没有同流合污,也还算是有良知了,虽然报信得晚,但也在关键时刻起了作用,这样的干部,如果确实查明没问题,还是可以重用的,他父亲是他父亲,跟他没关系,现在都啥年代了,不搞连坐那一套了,我们也不该错过一些有能力的干部。”陈兴笑道。

“听市长的意思,是起了爱才的心思,想要为张少良说话了?”邵华东笑道。

“他只要有才干,我为他出面说话又如何,前提是他自身查明没问题。”陈兴笑了笑,“这件事可以跟马副市长打个招呼,我看可以将张少良提到更重要的位置上,反正他只是一个科级干部,咱们内部就能走完这干部任免程序。”

“行,回头我跟马副市长提下。”邵华东点了点头,左右只是个科级干部,邵华东并不觉得是啥大事。

两人走到楼下,准备上各自的车时,楼上已经有人喊着陈兴,只见邓毅的秘书金锐气喘吁吁的跑了下来,“陈市长,邓书记请您上去一趟。”

“嗯?”陈兴眉毛一挑,瞥了金锐一眼。

“邓书记请您上去一趟。”金锐笑眯眯的重复了一句。

“陈市长,那我就先行回去了。”邵华东这时候出声道,同陈兴使了个眼神,便转身上车。

再次返回市委大楼,陈兴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已经在悄然琢磨着刚刚上任的邓毅立刻找他是所为何事,要一来就给他下马威吗?还是别的事?

“陈市长,您请,邓书记在里面等您。”到了邓毅办公室门外,金锐看起来颇为恭敬的请陈兴进去,随即在外面帮着把办公室门关上。

走进邓毅的办公室,陈兴发现邓毅正自个泡着茶喝,看到这一幕的陈兴,嘴角也不禁微微上翘,这邓毅倒是一副好心情!

“哟,陈兴市长来了,请坐,请坐。”邓毅抬头看了陈兴一眼,笑着挥手示意陈兴坐下,并没有起身,以他的级别,也的确有资格大刺刺的坐着,但两人私下矛盾突出,就难免让人多想了。

“不知道邓书记请我来是?”陈兴站在原地。

“听说陈兴市长才刚为了地铁项目跑了一趟京城,不知道有没有眉目?”邓毅目光从陈兴身上扫过,脸上依然是保持着一副笑容,但心里的不悦已然产生,他让陈兴坐下,陈兴还站着,这意思不言自明了。

“暂时还没有,咱们市里要上报项目还得准备一段时间,而中央目前对城市轻轨项目的审批,口子卡得很严,并不好批。”陈兴淡然道,私底下的矛盾,尽量不要牵涉到工作中,这是陈兴的原则,特别是地铁项目这么一个大项目,离开邓毅这个新任市委一把手的支持,也不容易推动,所以陈兴此刻对邓毅的询问,也如实相告。

“看来咱们南州市想要拥有自己的地铁,还要付出不少努力。”邓毅眉头一皱,随即笑了笑,“不过这种事也急不来,只要咱们具备这个条件,相信上面也不能故意卡着不批是不是,要是不批,咱们这些干部,就天天到发改委坐着,让他们看着心烦,不批都不行。”

“邓书记说的方法,或许可以试试。”陈兴不苟言笑的应了一句。

“陈兴市长,看不出来你也很幽默嘛。”邓毅哈哈一笑,他只是随口一说,这种事自然当真不得。

陈兴不可置否的撇了下嘴,暗道这邓毅新官上任第一天,进入角色倒是比谁都快,至于他的行踪,恐怕邓毅还没上任前,市政府这边就有人给他汇报来着。

“邓书记,还有什么事吗?”陈兴显然不想多呆,直接问了一句。

“没啥事了,就是请你过来问下地铁项目,这事连省委的领导也十分重视,希望咱们南州市抓紧,所以咱们更不能懈怠了。”邓毅看了看陈兴,有意将省委领导几个字咬得很重。

“省委领导重视是对咱们的鞭策,不过市里的筹备工作也一直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尽量不会让省委领导失望。”陈兴开口说着,“邓书记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好,陈兴市长去忙吧。”邓毅点了点头,目视着陈兴离开的背影,脸色陡然阴沉下来。

新任的市委一把手,同上任不到一年的市政府一把手,两人的第一次会面以这样的结果结束了,之前的碰面不算,这是邓毅担任南州市委一把手后,两人的第一次面对面交锋,有声的言语中碰撞着无声的火花,今后的结果,谁也不能预见,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南州市的局面将比之前更加不平静。

陈兴回到市政府时已经临近中午,黄江华将两天需要先行批阅的重要文件整理了出来,陈兴看了下时间,快十二点了,朝黄江华摆了摆手,这会的他,哪里还有啥心情批阅文件。

“小黄,去吃饭吧,不用忙了。”在椅子上坐了一下,陈兴开口对黄江华道。

“好,我等下就去,市长,您是要在食堂吃,还是我帮您打上来?”黄江华看了陈兴一眼,询问道。

“不了,我出去。”陈兴摇了摇头。

说着话,陈兴也起身往外走,手机里是几条还没翻阅的短信,陈兴随意看了一下,便将手机放回兜里。

昔日高教司的老领导王荣岩已经调任省政府担任省长助理,协助省长顺宝来新城镇建设、扶贫开发、灾后重建工作,不再担任南州大学党委书记,陈兴给对方打了一个祝贺电话,不过王荣岩也许是刚刚接手新工作后颇为忙碌,只是匆忙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陈兴也不以为意,想着有机会约王荣岩再出来坐坐,对方若是推脱,那也没啥好说的了。

“共患难容易,同富贵难,这古人的话能流传下来的,还真都是句句真理。”陈兴微微摇了摇头,王荣岩从高教司司长的位置上调到南州大学担任党委书记,明面上是升了一级,实则是明升暗降,而他也调任南州担任市长后,两人原本在司里较为一般的关系反倒是变得不错,眼下王荣岩又重新爬了起来,这态度又变得玩味起来了,陈兴对此也是有些无奈,不过这官场凉薄,人心叵测,也实则没啥好奇怪的。

从市政府出来,陈兴坐车来到了新民酒店,酒店门口,邓二明早就翘首以盼,见陈兴到了,笑眯眯的迎了上来,“陈市长,可把您盼来了。”

“邓总客气了,不知道今天是啥好日子,邓总怎么想起请我吃饭来了。”陈兴笑道。

“陈市长您说的哪里话,要是陈市长您肯给面子,咱巴不得天天请您吃饭呢。”邓二明笑了笑,要不是谭正的面子,他知道自个想请陈兴出来比登天还难。

陈兴瞥了邓二明一眼,不可置否的笑笑,谭正临走前特意将邓二明叫过来让他代为照顾一二,陈兴摸不准两人的关系,但谭正的面子肯定是要给的,不过要是因此和邓二明走得很近,陈兴显然是不会那么干,若没谭正那层面子,他今天中午都不会来。

“陈市长,您请。”邓二明见陈兴没说话,知道有些话说一下就好,再多说就煞风景了,笑着将陈兴往里请,识趣的不再多说。

两人在包厢里入座,见只有邓二明一人,陈兴对上次那个跟邓二明一起出现,让人一见十分惊艳的女人没在,多少有些小小的失望,美女总是让人赏心悦目的。

“陈市长,来点酒不?”邓二明坐下,问了陈兴一句。

“不了,下午还得工作,领导干部可不能带头违反纪律。”陈兴微微一笑。

“对对,陈市长说的是。”邓二明点头附和着陈兴的话,眼底深处的那一抹不以为然被其很好的掩饰了起来,当官的都喜欢假正经,这是邓二明心里的印象。

陈兴看了邓二明一眼后没再说话,他就不信邓二明中午只是单纯的请他吃饭,不过对方要是没说,他也就权当不知道,吃完饭走人就是,谭正的面子要给,但他还犯不着主动去问对方有啥事,两人的关系没到那个地步。

……

湖景酒店,邓毅新官上任的第一天,今天中午,邓毅选择在酒店宴请前老书记陈同进,没有选择在市委招待所,也没有到平日去的定点酒店,邓毅宴请陈同进可以说是让人颇为玩味,既不想搞得众人皆知,但也不乏有向陈同进示好的意思,邓毅此举的目的,无非是在向本地派一系传递着和善的信号,不过尺度的把握,对邓毅而言无疑很重要,毕竟他是福佑军一系的人。

中午的酒席,带着几分私人色彩,邓毅的儿子邓文华,陈同进的儿子陈达飞同样也都在座,包括副市长曾高强,再加上邓毅的秘书和司机,酒桌上七个人。

邓毅心情很不错,陈同进担任省委常委、南州市委书记时,他还只是通南市市长,通南市那种经济落后的城市在省里的地位比不上那些经济发达市就不说了,他这个市长跟一些经济发达市的市长坐在一起也得矮人一等,对陈同进这个已经跻身省委核心权力层的省委常委更是只能仰视,而现在,他走到了陈同进曾经的位置上,陈同进却是已经老去,这正应了一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现在的他,不需要仰视陈同进,两人已经没有可比性。

“今后有邓书记主政南州,相信一定能将南州市带上一个新的高度,邓书记,我这把老骨头和你喝一杯。”陈同进笑着端起酒杯朝邓毅道。

“南州市有现在的局面是陈老书记还有建明书记以及之前一些干部的努力,没有你们就没有现在的南州,我作为后来人,得敬陈老书记才是。”邓毅笑道。

“呵呵,邓书记有心了,现在像邓书记这样尊重老干部的人少了,我们有的年轻同志,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对老同志还不屑一顾,一点都不尊重,这样的年轻干部,也不知道组织部门是怎么考察的,怎么就让他们担任重要领导岗位呢。”陈同进同邓毅碰了碰杯子,神情不忿的说了一句。

邓毅也不接话,只是笑着点头,他知道陈同进指桑骂槐的在说谁,这是他和对方能坐在一起的基础,不过最主要的是陈同进对南州市本地派一系的干部还有一定的影响力,这是邓毅最为看重的,否则他也不会吃饱了撑着宴请陈同进,陈同进真当自个还像以前在位时那般?邓毅心里颇为不屑,退了就是退了,而且已经退了好几年了,人贵在自知之明,别当自己还是个人物。

(快捷键 ←)上一章:第384章 返回《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目录 下一章:第386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