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文/叼西人
本章字数:9688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txt下载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房间的地板上,陈兴睁开惺忪的睡眼,伸手拿起床头边的手机看了下时间,依然还是六点半,陈兴的生物钟俨然跟闹铃一样。

转头看了身旁的蒋琬一眼,睡得很香的蒋琬,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嘴角还挂着甜甜的笑意,那两片小红唇儿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陈兴定定的看着蒋琬,这个女人的温柔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怜惜她。

兴许是昨晚太累了,蒋琬现在睡得香甜,陈兴凝视着蒋琬好一会,正想着轻轻的起来,免得吵到对方,却是看到那弯弯的睫毛动了几下。

陈兴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蒋琬估计刚才跟着他一块醒了,这会在装睡。

“都已经醒了,还装睡。”陈兴笑道。

“你怎么知道人家醒了。”蒋琬睁开眼,娇媚的白了陈兴一眼。

“谁让你偷偷眨眼睛。”陈兴笑了笑。

“乱讲,我可没眨眼睛,是被你吵醒的。”蒋琬轻捶了陈兴一下,人也坐起来靠着陈兴的肩膀躺着。

“好好,是我乱讲。”陈兴微微一笑,搂着蒋琬的肩膀,看着窗外已经渐渐天明的晨光,陈兴没来由的有些精神恍惚,昔日,他和赵晴似乎也有这么一副场景。

那是年少无知,无忧无虑的学生年代,火红的青春就如同那年轻而又迸发着激情两颗心,活力四射,每天快乐无忧,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两人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周末能悄悄的在校外宾馆偷偷摸摸的开一个房间,然后像做贼一样,看到没有熟悉的同学后,这才赶紧拿着钥匙窜进了房间,一整天的时间,都腻在了房里,连吃饭都是叫的外卖。

除了偷吃禁果,就是躺在床上依偎着看电视,宾馆房间那唯一一台电视成了两人消磨时间的乐子,但却让人一点都不觉得无聊,两人甚至每每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仿若眨眼间,一天就过去了。

清晨起来,两人眼里俱是不舍,在学校,其实还是天天腻在一起,但似乎没有在宾馆房间这种私密的空间里来得让人快乐。

也就是到了大三下学期,两人才在校外一起租了房子,过起了二人小世界,那时候,真的是快乐啊,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每天都快乐着,如同那向阳的鲜花一样怒放着。

陈兴如今想来,依然是唏嘘不已,尽管他的心里很平静,心里再次念起赵晴这个名字时,陈兴心情没有任何波动,过去的往事,或许让人怀念,但人已经不再是那个人,倒也没啥好怀念的,时间就是最好的忘情水,十年足以磨灭一段记忆。

摇了摇头,陈兴不再去想那些陈年旧事,专心享受着和身旁这可爱的女人温存的时光。

从蒋琬公寓里离开时,已经是早上八点多,看着蒋琬不舍的眼神,陈兴笑着摸了摸对方的脸蛋,“又不是见不到了,瞧你这眼神。”

“那不一样,以前你在南州,觉得想见你随时都能见,现在你到望山了,见一次都不容易,谁知道你下一次到南州来是什么时候。”蒋琬不舍道。

“现在交通这么方便,望山到南州就算是远了点,四个小时不也就到了,你可以跟何丽他们一起去望山找我嘛,再说我来南州的次数也不会少,跑资金跑政策,可都得来南州。”陈兴笑道,“你呀,就赶紧当个大老板,到望山投资去,要见我就更容易了。”

“我要是想当大老板呢,关键是生意又做不大,哪像楚姐那么有本事。”蒋琬笑了笑,很快又自我满足的笑着,“不过现在我也知足了,起码比以前的生活好上了千百倍了,而且我爸妈和我哥他们在南州的生活也能适应,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陈兴看着这个容易满足的小女人,笑着最后拍了拍对方的手,示意自己得离开了。

吃完早饭,陈兴已经开始了忙碌的一天,上午直接去了市总商会拜访,邀请南州市里的企业参加望山市的招商推介会,毕竟是在南州当了一年市长,这次又亲自登门,市总商会会长吕远志很给面子,爽快的答应着到时候一定要尽量组织商会的企业家们去给陈兴捧场。

陈兴并不满足于此,笑着邀请吕远志带头到望山考察,并且多拉动一些企业前往望山投资。

在市总商会,让陈兴比较意外的是碰到了林玉裴,林玉裴正在市总商会调研,她这个市长助理的分工,当初还是陈兴安排的,联系市总商会、市工商联都是在她的工作范围之内,今天到市总商会来调研,林玉裴显然没有想到陈兴回到了南州,并且会在市总商会和陈兴偶遇,陈兴和吕远志谈事情时,林玉裴索性也就坐在了一旁,一双美眸不时的落在陈兴身上,眼里闪着亮光。

从市总商会出来时,陈兴单独约了邵华东,南州市市长的人选,省里还没最终确定,空缺了好些天,现在也到处都传得沸沸扬扬,各种小道消息都有,陈兴心里再希望邵华东能够接他的位置,但这也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省里到现在还没最终确定人选,想来也是有关这一职位的竞争格外激烈,各方势力都在暗中博弈,省里的领导也还在考虑之中。

邵华东在南州市下辖石屏市视察,接到陈兴的电话后,特地赶了回来,在酒店里见到黄河陈兴,邵华东也显得很高兴,“陈市长…哦,忘了,现在得叫陈书记才是。”

“华东同志,见外了不是。”陈兴笑着邀请邵华东坐下。

“陈书记才到望山几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邵华东随口问道。

“这不是带了一个招商团过来嘛,准备在南州举办一个招商推介会。”陈兴笑道。

“那陈书记这是要回来撬墙角呀。”邵华东开着玩笑。

“唉,华东同志,话可不能这么说,企业是逐利的,哪里有好处,他们才会到哪里去。”陈兴笑着摆摆手。

两人说笑了一两句,脸色也逐渐正经了起来,邵华东看了陈兴一眼,道,“陈书记,这次回来,有去拜访省里的领导吗。”

“没有,这次纯粹是为了望山市的招商过来的,昨天也才刚到,净忙着去拜访那些大企业了,哪里还顾得上别的。”陈兴笑了笑,知道邵华东的意思,陈兴笑道,“华东同志,现在省里还没最后确定人选,你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这一天天过着,每天都悬着一颗心,这滋味可不好受。”邵华东摇头笑笑。

说着话,邵华东看了陈兴一眼,知道陈兴找自己来,应该也不是纯粹来叙旧的,不由得问了一句,“陈书记找我,应该还有什么事吧?”

“不错,是有件事要跟华东同志商量一下。”陈兴点了点头,在南州担任市长一年,陈兴知道南州市现在正面临着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的命题,对于南州市来说,随着劳动力成本的提高,以及相对紧张的土地资源,和接近饱和的环境容量,已经制约了传统制造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而南州市,现在重点扶持和发展的也是高新技术产业,环保产业,信息和金融产业,传统制造业在南州市已经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所以向外进行产业转移已经是势在必行。

陈兴同邵华东说着自己的想法,望山市作为省内的兄弟城市,有着南州市没有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土地资源优势,南州市在进行产业转移和结构调整升级时,望山市无疑能作为南州市产业转移的输出口。

“陈书记,这件事,我现在想要推动,怕是还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邵华东认真听着陈兴的话,摇头笑道。

“我知道,不过我先和华东同志打个招呼也错不了。”陈兴笑道,“不管日后华东同志你能不能成为南州市长,我想在推动这件事上,总能出力。”

“这请陈书记放心,陈书记您这么郑重的找我谈了,我一定尽力。”邵华东肃然道。

两人聊着,陈兴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下号码,见是葛建明打来的,陈兴微微一愣,随即接了起来。

“葛书记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了。”电话接通,陈兴笑道。

“陈兴同志,到南州来了?”

“昨天刚到的,葛书记消息也太灵通了。”

“不是我消息灵通,是你招商的动静不小。”

两人寒暄着,陈兴很快明白了过来,葛建明打电话给他,是要他过去一趟。

“怎么,葛书记找你有事?”陈兴挂掉电话后,邵华东疑惑的问道,他知道陈兴和葛建明的关系算不得多么和睦,确切的说,两人是面和心不合,陈兴回来南州,葛建明会主动打电话过来,邵华东也颇为好奇。

“可能是有事吧。”陈兴笑了笑,心里想着葛建明找他可能还是跟李严培的事有关,这事无疑也不方便对邵华东说。

起身同邵华东告辞,陈兴从酒店出来来,吩咐着李勇开车前往省纪委,拿出手机翻看着,刚才接电话时,陈兴看到有短信过来。

林玉裴发过来的短信,陈兴扫了一眼后,微微摇了摇头,将手机放回口袋,林玉裴约他晚上一起吃饭,陈兴可没那个闲心和对方一起吃饭,对林玉裴这个女人,陈兴还是有意回避的,对方跟王荣岩的关系,让陈兴也不想多碰。

陈兴坐车前往省纪委的路上,张立行和秘书王华成两人坐在车上,刚从望山市驻南州办事处出来,车子是办事处的车子,一辆普通的本田雅阁,办事处主任韩东福陪着张立行坐在车子后座上,张立行每每来省城,基本上都是他自个全程陪同。

这次市里到南州来举办招商推介会,办事处的人也跟着忙碌了起来,协助招商局的人一起工作,除了他这个只要负责陪同张立行玩乐的主任,其他人这几天倒是忙得脚不着地。

其实说是办事处,但并没几个人,望山市本就落后,财政也紧巴巴的,要不是需要在省城设立一个办事处方便联系省里的部门和办事,市里都挤不出多余的经费来成立一个办事处,即便是成立了,每年市财政拨出来的钱也紧巴巴的,比起其它地市驻省城的办事处,望山市的办事处算是寒酸得很,连工作人员也就只有四五个。

韩东福不知道自己要不是把张立行每次都招待得满意之极,市里会不会连办事处的经费都发不出来,反正只要张立行来南州了,他就知道自个这个主任的任务就是陪同张立行吃好喝好玩好。

“市长,那蓝河会所您听过没有?”韩东福转头望着张立行,张立行喜欢别人喊他市长,厌恶别人在前头加个‘副’字,以前曾经有一个副局长不小心喊了一声张副市长,结果完蛋了,第二天回家吃自己了。

“蓝河会所?又是什么好玩的去处?”张立行笑眯眯的问着,韩东福毕竟长时间在南州,对南州的各种玩乐场所都熟门熟路,张立行来南州去玩的几处地方,一开始还真都是韩东福带路的,对这个办事处主任,张立行也是满意得很,不枉他每次都指示财政局优先保证驻省城办事处和驻京办的经费。

“那里嘛,要说玩的,也没什么特别出彩的,论玩乐只能说一般吧。”韩东福笑道。

“只是一般,那你说干嘛。”张立行一听,很快就兴趣寥寥,撇了撇嘴。

“市长,那里玩虽然没有太多特色的,但去那的人,重点不是玩,是去给那幕后老板捧场,听说那里面的会员,可都是非富即贵,自个组成了一个私密的小圈子,除了最早入会的一批会员,现在想挤进去那个圈子可不容易。”韩东福说道。

“哦,那老板是谁?”张立行微微有些好奇,问了一句。

“是邓毅的儿子。”韩东福答道。

“邓毅?省委那邓秘书长?”张立行坐直了身子。

“对的,就是邓秘书长,不过现在应该叫邓书记才对。”韩东福笑道。

“是该叫邓书记了。”张立行眼睛眯了起来,“东福,你确定那会所的幕后老板就是邓毅的儿子?”

“肯定不会有错的,我也是刚打听到的消息,以前都不知道呢。”韩东福肯定的点头。

张立行眼神转动着,对韩东福的话,他还是相信的多,韩东福在省城呆了好几年了,对南州的熟悉,一点也不会比本地人差,算是个南州通了。

沉默了一会,张立行很快就咒骂了一句,在望山那山旮旯里确实真的会把人呆傻了,离南州这个全省的政治经济中心太远了,省里有什么动静,望山市得到消息时,往往都比别人慢一拍,望山市的干部,对省里的政治动向,敏锐性也差很多,地域上的距离真的是不可忽视,要不是有个办事处,再加上他又在南州有个把朋友,估计他的消息都快闭塞了。

不过平常就算是有个人的消息渠道,但类似于韩东福此刻说的这事,像他这种远在望山的干部却是压根一点不知情,这可是能够钻营的宝贵门路啊。

“要不咱们现在过去那会所瞅瞅?”张立行已然动起了心思。

“可以呀,那会所二十四小时营业呢。”韩东福笑道。

“东福,你说的那邓毅的儿子,他平常在会所吗?”张立行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市长,我上次跟朋友进去过一次,但咱们只是小人物,接触不到会所那些核心人物玩的地方,也打听不到太多消息。”韩东福苦笑了一下,“听说会所最上面的两层,那是得金卡包括金卡以上的会员才能进去。”

“金卡会员?什么条件才能成为金卡会员?”张立行饶有兴趣的问着。

“这个,好像是听说金卡会员的入会费是八百万吧,而且还不是有钱就行,还得审核个人的资产和社会地位,符合条件了才可以。”韩东福说道。

尼玛,这简直是明目张胆的敛财,张立行一听韩东福的话,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还有能比这光明正大的敛财法子吗?不贪不抢不违法,任谁都不能说三道四,况且张立行隐约也看出点门道来了,这不只是聚财,而且是要通过会所这样一个平台拉拢起一批人,形成一张有共同利益的关系网,这才是更有价值的地方。

“走,现在就去你说的这家蓝河会所瞧瞧,东福,带路。”张立行已经兴趣盎然。

省纪委,葛建明的秘书徐卫走出来迎接陈兴,将陈兴领进了葛建明的办公室,又给陈兴倒了一杯水后,徐卫这才退了出去,将门给拉上。

“葛书记,叫我过来是不是有啥好事?”陈兴坐下后开着玩笑,两人之间原先的一些不愉快,随着这最近的两次接触,算是淡化了不少,还是那句老话,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彼此利益不再有冲突,敌意自然也就淡化。

“进了我这纪委的人,没坏事就该感到谢天谢地。”葛建明笑着瞥了陈兴一眼,很多被请进来的人,可是连站都站不利索。

“那是心中有鬼的人,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问心无愧,进了这纪委,自然就不怵。”陈兴哈哈一笑。

葛建明走到陈兴对面坐下,对陈兴的话,只是笑笑,没有任何一丁点儿问题的干部,葛建明不知道有没有,但这种话题,犯不着较真。

“那李严培的闺女,有去找过你吧?”葛建明坐下后说道。

“有的,来找过我,听她的话,还是葛书记让她来找我的?”陈兴同葛建明对视着。

“你刚到望山上任的第一天,她就给我打过电话了,跟我说了她的一些怀疑,我自然是只能叫她去找你。”葛建明笑了笑,轻抚着额头,“这两天,她又接连给我打了两个电话,每天一个,我也是颇为头疼。”

“那葛书记对她说的那些,是怎么看?”陈兴看着葛建明。

“照她所说的那些,疑点还是有的。”葛建明低头喝着茶,“你这两天都在南州,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所说的最新了解到的一些情况。”

“我来南州的前两天,那李颖可都约了我秘书出去,回来后我也听了一些,葛书记指的是她说的关于那肇事司机身上的疑点吗?”陈兴问道。

“不错,还有她说那跟她一起去查证的那什么司法局的朋友,当天就被调到了下面偏远县区的县局去了,这事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人蓄意为之,听她讲了不少,我倒还真觉得这事看起来真的是疑点越来越多了。”葛建明神色凝重。

“但都只是片面之词,没有证据。”陈兴摇头道。

“不错,就是没有证据,要有证据,我就不需要单独找你谈话了。”葛建明挑了挑眉毛,要是有证据,他这个纪委书记早就直接派调查队伍下去。

陈兴点了点头,不管对葛建明的评价是好是坏,葛建明这人,做事还是有一定魄力的,这次有关李严培的意外车祸,要说是人为,毕竟太骇人听闻了一点,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只能私下里单独的谈,甚至连葛建明也不敢公开的表示什么疑虑,兹事体大,这种事没有证据,是不能宣诸于口的,这也是葛建明连派调查人员下去都不行,因为没有好的借口。

“对了,上次望山市市民到省政府门口静坐的事,你到望山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头绪?”葛建明看了陈兴一眼。

“葛书记,我到望山,那是两眼一抹黑,可没法这么快就开始摸底。”陈兴摇头苦笑。

“也是,饭得一口一口吃,操之过急了也不行。”葛建明理解的点了点头,对望山那地方,葛建明的印象其实也不多,要不是上次李严培车祸,他连夜赶往望山,之前,在南州担任书记的他,都没到过望山一次。

“葛书记,李严培的事,回去我会继续留意的,不过这种事,我也没法光明正大的查,只能慢慢来了。”陈兴说道。

“也只能这样。”葛建明点了下头,叹了口气,“那晚李严培说要连夜来南州找我汇报,到底是要汇报什么事呢,当时他要是在电话里提前说一下,事情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糟糕,弄得我也都像无头苍蝇一样。”

“兴许李严培同志是认为事情重大,在电话里不方便说吧。”陈兴说了一句。

“哎,现在什么事情都不清楚,李严培成了植物人,指望他醒来,估计比登天还难,我向佑军书记提议调你到望山赴任,就是希望敢闯敢干的你能够查出点名堂来,陈兴,你可别让我失望。”葛建明说着看向陈兴,言语间显得颇为亲切。

“葛书记放心,我会竭尽全力。”陈兴正色道,不动声色的看了葛建明一眼,对葛建明表现出来的亲善一面,陈兴心里持谨慎态度。

“你这次回南州来,就是为了招商引资吗?”葛建明突然问了一句。

“不错,专程为了招商回来,而且南州在产业转移和望山应该能有一些合作的地方,我想两个城市可以多些沟通和联系。”陈兴如实地点头,又道,“望山市太落后了,摆在眼前当务之急的工作就是经济发展,我想这是最迫切的任务,其它都可以先让路。”

“你这个书记倒是比谁都高效,刚到望山就组织了这么一个招商团过来。”葛建明笑了笑,他现在不是南州的书记,也没必要去操心这些事,只是听着陈兴所说,葛建明对陈兴这人倒是又多了些欣赏,会做事的干部,总比那些尸位素餐的人强了千百倍。

葛建明心里想着,陈兴在短暂的迟疑后,主动问道,“葛书记,不知道省里对新任市长的人选是如何考虑的?现在还没有确定人选吗?”

“南州市的市长,你该知道这个位置有多诱人,盯着的人太多了,宝来省长那边,有意让他的办公厅主任齐辉出任市长一职,要不是我上次向佑军书记推荐了邵华东,恐怕现在齐辉早就坐上市长宝座了。”葛建明淡然笑笑,“好像人大主任汪清海也是推荐邵华东,这邵华东平常不显山不露水的,没想到汪清海也会看重他。”

“邵华东还是很有能力的一个干部的,而且他的风评很好,几乎没有任何负面评价,我想现在像他这样的干部很少了。”陈兴郑重道,听到葛建明有向福佑军推荐邵华东,陈兴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葛建明总算没有食言,听葛建明的口气,现在的人选,恐怕也就是齐辉和邵华东之间考虑了,最终会确定谁,恐怕就得看福佑军和顺宝来两人是如何权衡的。

“现在有能力的干部其实很多。”葛建明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两人谈论着,陈兴一直在葛建明的办公室里坐了近一个小时才离开,晚上,同望山市里的一干人一起吃饭,顺便了解一下工作,市委秘书长吴宁,副市长许斌,办公厅主任卫思达,招商局局长徐丽珠等人都在,唯独常务副市长张立行没见人影,电话打了也没人接,好在只是普通的吃饭,没什么事,陈兴在卫思达给张立行打电话没人接后,就示意对方不用再打。

在南州市的几天时间过得很快,放在南州市体育馆举办的望山市招商推介会如期举行,凭借着陈兴在南州市担任市长时的一些人缘,以及市招商局和望山市驻南州办事处的努力,到场参加招商推介会的企业很多。

南州市总商会会长吕远志带着商会的多家企业一起过来参加招商推介会,给尽了陈兴面子,同时,也和陈兴敲定了到望山市考察的日子,吕远志本人经营着一家大型纺织公司,是南州市早期最早发家的一批人,因为为人和善,乐于助人,在南州市商界一直都有很高的名望,尽管他现在的企业在南州市甚至都排不上号,但因为他的名声和名望,连续几届都被推举为南州市总商会会长。

一星期的时间转瞬即逝,陈兴在南州逗留了一周后,看着招商推介会取得的还算圆满的成果,陈兴也笑容满面,当场就敲定了十几个重点招商项目的投资,而还有一批企业,也已经表示要到望山进行实地考察。

返回望山时,陈兴让市招商局局长徐丽珠坐自己的车子。

带着点薰衣草香味的香水味在车厢里飘着,陈兴有些诧异徐丽珠这个年纪的人还会喜欢这个味道的香水,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奇怪,女人对香水的喜爱和挑选,并不见得跟其年龄有太大的关系,徐丽珠刚刚四十出头,其实还算年轻,稍微化妆打扮一下,更是充满了味道。

陈兴听着徐丽珠汇报有关望山市去年的招商引资情况,望山市去年一年度完成的招商引资,实际利用外资78多万美元,实际利用内资8多亿,招商引资总额在全省地级市排名中同样是垫底。

而今年,截至目前为止,全市完成招商引资7亿,比起去年同期,稳中有升,今年还剩下两个多月的时间,超越去年的招商成绩已经毫无悬念。

“你统计的数据,有包括这次招商推介会的吗?”陈兴转头问了徐丽珠一句。

“没有,这一次的,没有列入统计。”徐丽珠笑了笑,她脸上单侧有个酒窝,笑起来别有一种韵味,目光定定的望着陈兴,徐丽珠难掩喜意,“陈书记,这次借您在南州的人脉,我们的招商推介会可是取得了大大的成功了呢,我想要是连这次的数据也算下去的话,今年到目前的招商总额已经彻底超过去年了,这可都是您带来的功劳。”

陈兴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扫了徐丽珠一眼,这个中年女局长也是个擅于抓住机会就逢迎领导的人,不过关键在于拍的马屁让人不反感,陈兴暗暗感慨这能在官场混出点名堂来的人,不管是正经本事,还是歪门邪道的本事,总归是有自己的一点能耐。

“望山市历年的招商一直都不算太好,所以你们也比较容易知足,这次我们在南州办的招商推介会,筹备的规模算是很大了,但实际的成绩,我觉得只能算是一般。”陈兴笑道。

“还只能算一般呢,陈书记,您突然把要求提这么高,我们都有些不太适应了,我这局长可是感觉压力突然大了许多。”徐丽珠苦笑道,在她看来,这次招商推介会,现场就已经敲定投资意向的重点项目就已经多达十几个,投资额近二十亿,而且还有许多企业做了登记,明确表示会到望山市进行实地考察,流露出了浓厚的投资兴趣,光是凭这点,就让徐丽珠觉得此次招商推介会已经是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不只是她,其他市领导,如张立行,吴宁,许斌等人,从他们脸上的笑容也都能看出对结果很是满意。

陈兴此刻的话,无疑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望山市日后要以超常规的速度发展,我们就该自己定的目标高一点。”陈兴笑道。

“陈书记,可是这中间也得有个过渡不是,您好歹让我们先高兴一下,再给我们泼冷水嘛。”徐丽珠口气宛若撒娇一样。

陈兴听徐丽珠说话的语气,心头都忍不住跳了跳,不动声色的转头看了徐丽珠一眼,暗道这中年美妇恐怕也不是省油的灯。

没有回应徐丽珠的话,陈兴只是笑笑,他给望山市定的目标有点高,但要是一开始就把目标定低了,无疑会让人懈怠,陈兴对望山有一个五年规划的远望,他希望能有所作为。

车子静静的在高速上行驶着,临近望山时,从高速公路上收费站下来后,在一个交叉路口时,路面陡然堵了起来,通往市区方向的那条公路,远远望去,车子已经排成了长龙。

“怎么回事?”陈兴问了一句。

“书记,不清楚呢,前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路堵住了。”李勇往前张望着,答道。

约莫等了几分钟,排成长龙的车子没有任何一丁点动静,李勇忍不住推开车门,道,“书记,我下车去看看。”

黄江华在车上也坐不住,跟着下车去看怎么回事了,这么堵下去也不是一回事,看前头的样子,好像是有人闹事,聚集了许多人。

车上,只剩下陈兴和徐丽珠两人。

(快捷键 ←)上一章:第446章 返回《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目录 下一章:第448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