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文/叼西人
本章字数:6079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txt下载

徐元飞的秘书王建齐帮着领导打开车门,伺候着领导上车,关上车门后,自个也才绕到副驾驶座上去坐,上了车,王建齐观察着领导的神色,好奇的问了一句,“部长,那陈书记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不好说。”徐元飞摇了摇头,只见了一面,他又如何能准确的判断出这陈兴是个什么样的人?单从陈兴刚才的一番言语,会让人觉得陈兴是一个责任心强的领导,但官字两个口,从一个人说了些什么话根本不好判断那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些领导在台上大讲廉洁,痛斥**,背地里,却是比谁都**,即便是陈兴如今搞了个什么节俭三令,限制公款消费,限制公车消费,限制公款考察旅游,乍一看是很好的,但谁知道是不是搞表面文章?所以徐元飞在听了这事之后,依然不敢对陈兴这个人抱有太大的信心。

“部长,听说这陈书记过来后,就给市里带来了不少投资。”王建齐说道。

“新官上任,自然是要先弄点成绩出来。”徐元飞神色淡然的说着,车子在市区马路上行驶着,看着窗外两旁的街道,徐元飞叹了口气,这个城市,对他而言真的是陌生又熟悉着,虽然不是望山市人,但他毕竟在望山市工作了几个年头了,要不是最后太过失望,也不会躲到北元老家去了,眼不见为净,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如今那陈建飞死了,望山迎来了陈兴,一把手是变了,但望山的天会变吗?

想到那突发心肌梗塞而死的陈建飞,徐元飞撇了撇嘴,这人死得倒是够痛快,人活到最后,要是能那样死去,没有病痛的折磨,或许也算是好事吧。

对陈建飞的死,徐元飞纵使是有些唏嘘,但并没有半分同情。

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让人不太适应,徐元飞讨厌这个味道,他这人别的没什么好炫耀的,唯独这身体值得自豪,活到现在也五十多个年头了,这辈子还没因为自个生病进过医院,有到医院也都是来看望别人。

这会已经是傍晚时分,李严培的病房里,其妻子和女儿女婿都在,李严培的女婿庞中明在市质监局工作,是一名技术员,为人有些木讷,老实巴交的一个人,典型的顾家好丈夫,在外头从来不会有什么应酬,但也是一个怕事的人,李颖跟丈夫庞中明说了怀疑父亲车祸是阴谋的事,吓得庞中明一个劲的让李颖别乱说,更别乱来,这也是为什么李颖只有一个人在忙活的原因,她如今在做的事,索性也就不跟丈夫说。

徐元飞过来,李严培妻子蔡雅兰和女儿李颖都很是高兴,李严培出事的时候,徐元飞也第一时间从北元市过来了,他们都知道徐元飞如今在北元市基本不过来,若不是跟父亲的友情,徐元飞压根不会特意过来。

“老徐来了,小颖,快给你徐叔叔拿张凳子。”蔡雅兰脸上难得有笑容。

“知道啦,妈。”李颖笑了起来,给徐元飞搬凳子,“徐叔叔,坐。”

“又不是外人,客气什么。”徐元飞笑着摇头,看着病床上的李严培,关切道,“现在还是老样子吗?”

“要不然能怎么样?植物人能否被唤醒,在医学上也都是属于奇迹,奇迹哪里是那么容易发生的。”蔡雅兰苦涩的笑笑,“现在知道这么一个人还活着,每天能看看他,跟他讲讲话,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什么事都不好说的,既然有类似的奇迹发生,谁说咱们就不行?坚持跟他讲话,聊些他以往记忆深刻的事,或者放些他喜欢听的歌,说不定真的能唤醒严培。”徐元飞神色认真,他并非是说出来安慰蔡雅兰的话,而是确实希望李严培身上能够发生奇迹。

病房里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奇迹要是容易发生,那就不叫奇迹了,虽然有植物人被唤醒的先例,但那可能是几万例甚至几十万例病人当中才有一例,谈何容易。

“徐叔叔,你今天是回来看下部里的情况吗。”李颖打破了沉默。

“恩,回来看看,前些天的常委会没回来,新书记上任,我也该回来一下了。”徐元飞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外面,他刚才并没有看见李严培的秘书江东明。

“徐叔叔,那你去见过那位陈书记了?”李颖眼睛一亮。

“恩,去见过了。”徐元飞点着头,抢在李颖说话前问了一句,“江秘书呢,怎么没看到。”

“江秘书这两天休息,他天天跟在医院,比我们还累。”蔡雅兰笑道。

“哦。”徐元飞闻言,没再说什么。

“徐叔叔,怎么了?”李颖看徐元飞的脸色,奇怪的问道。

“没事,小颖,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来着。”徐元飞笑道。

“我想问问你对那位陈书记的看法,你见过他了,觉得他如何?”李颖问道。

“暂时不好说吧,看一个人哪里是一两面就能弄清楚的。”徐元飞笑着摇头。

“徐叔叔,我觉得那新来的陈书记应该是个好官,他来了会有所作为。”李颖说道,“我爸的事,之前我也跟省里的葛书记说过了,他让我以后直接找陈书记,这说明陈书记还是值得信任的。”

“你说的葛书记是省纪委的葛建明书记?”徐元飞神色一震。

“是的。”李颖点了点头。

“哦。”徐元飞闻言,微微拧着眉头,“小颖,以后你爸的事,在市里千万不要随便说。”

“徐叔叔,我知道轻重的,我也就是私下查,不敢声张,也不敢跟别人说。”李颖郑重的点着头,她也知道事情的轻重,因为她面对的,很有可能是一伙丧心病狂,什么事都敢干恶势力,这伙人,在望山市甚至能只手遮天,尽管她不想胡乱怀疑市里的任何一位领导,但她心里猜测,市里一定有领导跟父亲车祸的这起阴谋有关。

“以后你在病房里,特别是有那江秘书在的时候,最好也不要说这些。”徐元飞说了一句。

“江秘书?”李颖一惊,就连一旁的蔡雅兰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过来。

“老徐,你是说小江他?”蔡雅兰眼里有些不信。

“没什么,我这人比较谨慎,也比较多疑,所以对任何一个人都不太相信,也不是说江秘书怎么了,就是让你们说什么,做什么,都多留个心眼。”徐元飞说道,他进病房来,同样是让自己的司机和秘书留在外面,两人也都是跟了他几年的人了,但有些事,徐元飞同样不想让两人知道。

蔡雅兰和李颖母女听着徐元飞的话,若有所思的点头,徐元飞说的没错,现在任何一个人怕是都不能绝对相信,李颖此刻同样想到自己被跟踪的事,尽管没有百分百的证据,但她坚信肯定是有人跟踪她,再加上此刻徐元飞的提醒,更让李颖后背险些冒出了冷汗,对江东明是不是也太过信任了?

“小颖,你是不是已经找过那位陈书记了。”徐元飞问道。

“恩,找过了,就连他的秘书,我也找过了,说的都是我爸的事,不过现在不敢去了。”李颖摇头道。

“为什么?”徐元飞疑惑道。

“我怀疑有人跟踪我,陈书记也让我不要轻易去找他,有事就打他另外一个私人电话。”李颖说道。

“那你跟他说了你父亲的事,他是什么态度?”徐元飞迫不及待的问着。

“他没表态,只是说更相信证据,言下之意就是觉得我空口无凭了。”李颖苦笑。

“他说也没错,你父亲的事,如果真的是有人阴谋陷害,那是一件惊天大案,陈兴他身为一个领导干部,讲什么话都是要负责的,他要是随便表态,那就是不负责任了。”徐元飞说道,“听你这么说,这陈兴看起来还是颇为沉稳的一个人。”

“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只要他能帮我爸报仇,我感激他一辈子。”李颖咬着嘴唇。

“小颖,放心吧,你爸如果真的是有人陷害,那不只是你们个人仇怨,这已经上升到了无视党纪国法,肆意践踏法律的地步,我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些人一定会得到应得的下场的。”徐元飞眼里冒着怒火,李严培是他在市里唯一能谈得来的朋友,若真是阴谋,他也为那幕后黑手的猖狂而震怒。

“对了,徐叔叔,跟你说件事,昨天陈书记主动找了我,他要了解那旧城改造项目拆迁的事,让我帮他找拆迁户。”李颖说道。

“真的?”徐元飞神色振奋,啪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好,好啊,这帮人无法无天,那陈兴要是敢碰这事,说不定真能揭开望山市的诸多黑幕。

“徐叔叔,您也是市委领导,您既然知道一些事,为什么不去向省里反应问题。”李颖不解道,她始终无法理解徐元飞为什么要长期呆在北元,在她看来,这更像是缩头乌龟一样的做法,只不过是因为对方和父亲的良好关系,是自己的长辈,李颖才不敢说什么不敬的话。

徐元飞无奈的笑笑,李颖的话让他有些无地自容,他知道自己这种逃避的做法并不是一个党员干部该有的做法,本着惹不起躲得起的想法,他才会长期呆在北元老家,除了平常定期回来部里了解下工作情况,他也就只有有事的时候,才会再过来,徐元飞心知,正是他逃避的做法,才让那帮人没有把主意动到他头上,如果他不这样做,呆在望山市,除了同流合污,他能有什么选择?如果他要选择对抗,也许现在病床上躺的李严培的下场会是他的一个很好参照。

“我手中也没什么证据,到省里去反应,你觉得省里领导除了觉得我胡乱猜疑同僚,影响班子团结,能得到什么下场?”徐元飞无奈道。

“那现在新来的陈书记可能会有所作为,徐叔叔你有什么想法吗?”李颖看着这个她亲切称之为叔叔的人。

“看吧,我会关注陈书记的所作所为的。”徐元飞皱着眉头。

李颖听着对方的话,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徐元飞有徐元飞的想法,也许她没达到那个层次,也无法理解对方所思所想。

病房里,短暂的沉寂着,徐元飞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李严培,神色复杂,他反思着自己,质问着自己,选择明哲保身是否对得起自己的党性和良心?

往窗外看着,深秋时节,天黑得越来越早,此时早已日落西山,窗外,夜色渐浓。

看着那慢慢笼罩大地的黑暗,徐元飞没来由的有些心悸,当太阳西下,这弥漫的夜色就如同望山这座被大山围绕的山城,黑暗,早已成为这里的主题,光明,能照进来吗?

日出东方,日落西山,时间就像沙漏,总是在人不经意间就悄然流逝,陈兴的生活始终就跟忙碌两字挂钩,需要熟悉和开展的工作,需要了解的望山的实际情况,这些每天都排满了陈兴的日程,农业高新区和制造业加工区的筹备,也让陈兴提上了日程,在上会讨论之后,其余人没有反对意见,陈兴也就正式拍板决定成立农业高新区和制造业加工区,两个园区的规格都是正处级,由市政府办副主任魏智平负责农业高新区的筹备工作,制造业加工区,经过市委副书记孙英推荐,由靖望县副县长赵瑜萱负责筹备。

原本陈兴是属意许斌负责农业高新区的筹备工作,但高新区的管理班子如果不高配,由许斌负责筹备农业高新区的话,这日后难免会生出一些问题来,陈兴索性也就让许斌推荐了一人,对许斌的眼光,陈兴选择相信,让他自个挑,他也无人可挑,初到望山的他,手中根本无人可用。

“陈书记,旅游投资集团的架构已经初步弄了起来,我打算明天去南州,和工行省行谈谈贷款合作协议。”陈兴的办公室里,原国资委副主任陈俊宁向陈兴汇报着,他已经被任命为旅游投资集团的第一任党委书记兼总经理,正处级,陈俊宁暗自为自己的选择庆幸,幸好他见机得快,第一时间就找了卫思达的老婆‘做’夫人工作,把卫思达的老婆做通了,做满意了,也才能请得动卫思达下力气帮忙,否则现在这位置恐怕还落不到他头上来。

“省行的沈青安行长,我已经和他沟通过了,你过去,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把具体的细节谈好了就行。”陈兴点头道。

“有陈书记您已经铺好的路,我要是再做不好,那我这个总经理也不用干了,陈书记您直接把我开除了得了。”陈俊宁笑道。

“好了,闲话少说,把事情做好,比说什么都管用。”陈兴笑了笑,“你尽快启程去南州吧,这事赶紧敲定下来,望山市的发展,需要多管齐下。”

“陈书记您放心,我下午就去南州,一定不会辜负陈书记您的期望。”陈俊宁挺直了胸膛。

陈兴听了,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道,“旅游投资集团是归市政府直管,以后你应该向分管领导多汇报工作。”

陈俊宁闻言一愣,随即点头笑道,“好的。”嘴上如此回答,陈俊宁心里却是不以为然,暗道自个要是不向陈兴汇报,指不定陈兴还不满意来着,不过想到旅游投资集团以后是归分管国资委的常务副市长张立行领导,陈俊宁心里又是一凛,张立行那人可是个狠角色,以后还真得多往张立行那跑跑才是,就算抱上了陈兴的大腿,张立行可也不能不当回事。

“陈书记,那我先去忙了。”见陈兴埋头看文件,陈俊宁知道自个该离开了。

“恩,去吧。”陈兴点头。

从陈兴办公室里出来,陈俊宁碰到在走廊上的卫思达,立马就笑着迎上去,“卫主任。”

卫思达点头笑笑,示意陈俊宁到他办公室。

“哎呀,现在应该叫陈副主任陈总了,这陈总以后要是发达了,可别忘了我这老朋友。”两人进了办公室,卫思达转头看着陈俊宁,笑着眯起了眼睛。

“瞧卫主任您说笑的,卫主任的情,我这心里都记着呢,以后卫主任有什么事需要我办的,打个电话过来,咱立刻给您办得妥妥当当的。”陈俊宁笑容满面的迎合着卫思达,眼里闪过一丝嘲讽,丫的,老子给了戴了顶大帽子,你还屁颠屁颠的乐着。

“好,有陈总这句话,不枉我那么费心的帮陈总的忙。”卫思达满意的笑笑。

“卫主任,我可是时刻都惦记着您的提携呢。”陈俊宁笑哈哈的奉承着。

“陈总这样说就见外了,大家都是朋友不是,来,快请坐,站着干嘛。”卫思达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眼前这个陈俊宁还算是个识趣的人。

“那啥,卫主任,我下午还要赶去南州,您知道的,新公司刚筹备,忙得脚不着地,我就不在你这多坐了。”陈俊宁无奈的笑道。

“那行,陈总现在是大忙人,我就不耽搁你的时间了。”卫思达理解的笑道,他也知道陈俊宁现在忙得团团转,对方表现得知情识趣,卫思达已然很满意。

陈俊宁匆匆的从卫思达办公室离开,这会时间还不到上午十点,从市委出来,陈俊宁并没有去新公司的办公地址,而是来到了市里一家不起眼的酒店,下了车,左右张望着了一下,这才跟做贼似的赶紧进了酒店。

酒店三楼,陈俊宁轻敲着其中一间的客房,房门打开,闪身走了进去,看着一身短裙黑丝的陈燕雪,陈俊宁苦笑道,“这大白天,你也敢约,就不怕被人看到?”

“怕什么,这个时间会有谁看到?也就你每次都提心吊胆的,是男人嘛你。”陈燕雪撇了下嘴。

“我刚刚才在市委跟你老公见过面,出来就跟你抱到一起了,你说我能不紧张吗。”陈俊宁翻了翻白眼。

……

南海省公安厅,吴汉生的办公室,吴汉生将一纸调令交给了工作人员,“把这通知发到望山市去,让黄有粮同志尽快到省厅上任。”

吴汉生把调令递给工作人员,这才靠在宽大的办公椅上揉了揉太阳穴,黄有粮的调动,刚从省委组织部那边走完手续,一切都是在悄然进行,先把陈兴这事给办了,心里一块石头也才是落地,接下来,全省所有地市公安局一把手的调整大幕将会拉开,吴汉生眼里闪过一道精光,这何尝不是他加强对全省公安系统掌控的一个动作。

(快捷键 ←)上一章:第464章 返回《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目录 下一章:第466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