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vip古月苏醒(更11.30)

文/幽甜
本章字数:10862 盛宠煞妃txt下载

这货究竟在玩什么,刚刚那么强势的要娶她,现在跪在她面前要她带他出去。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这位兄弟,有病得治,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画非离炸毛了,甩了甩头上滴落的水滴,绝美的容颜上尽是碎裂的痕迹。

“主人乃天地双鸢中的地煞火,若我没猜错你的男人应该是天浴火,你们身上承载着改天灭世的使命,我乃冰族少主帝修,愿效命于地煞火。”

帝修面容上冷峻依旧,可他说出的话让画非离张了张嘴,紧接着便闭上。

他说的什么,她完全懵懂。

“传言只有天浴和地煞转生再世为人,相生相爱,练成至尊火源,天地重火,打造旷世神器,方可将死气全部清除,天下从此归一。”

见画非离表情有些疑惑,帝修竟然好脾气的再次解释了一番。

“这些和带你出去有什么关系。”画非离皱眉,似乎听懂了他的话。

可这大陆的安稳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她不是圣母拯救任何人的生死。

她不过想安生的过日子,与心爱的人一起游走四方。

天下合一,驱逐死气,这不过是世人强压在她和妖孽身上的责任。

有谁问过她的意见。

有谁问过妖孽的意见。

虽然还是第一次听闻有这样的传言,画非离的心底竟然莫名的抵抗着。

“只要主人用地煞火将所有的冰融化,我便可以出去,我已经在这里一千年之久,若天下无法合一我冰族也永远不会清醒,我不过是这里的守护者罢了。”

帝修轻微叹息,从未想过一时无聊救得两个人竟然有地煞火的主人。

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安排,好在刚刚下手没太重。

若不然

画非离嘴角微抽,望着这茫茫冰川。

这不是开玩笑吧。

“这位兄弟,你确定煞火可以将这里全融了。”

反正她是不相信。

“主人误解了我的意思,隐世四族都被封印在各自的一处地方,每个地方都有一处命门,我冰族只要融化此命门我便从中解放。”

帝修指了指他的上方,哪里盛开着一朵纯净的冰雪莲花,那么的美,那么的富有生机。

画非离抬眸,竟然被这一刻的美丽吸引,美的她都不忍心破坏。

“主人不要被这东西吸引,会失了魂的。”

帝修直接挡住了画非离的眼,这东西守了他千年之久,他深知厉害之处。

“果然越美的东西越不好惹。”被帝修一句话说的画非离什么兴致都没有了,抬手间紫黑的火焰灼烧而起,荡漾起一阵阵涟漪。

那朵美丽的莲花在煞火的灼烤下竟然渐渐的蔫了,宛若残败一般,给人一种落寞的感觉。

四周的温度越来越灼热,原本一汪洁净的冰上世界霎时间变得褴褛不堪。

天光明媚,百花盛开,此时此刻的冰川融为一汪清澈的泉眼,泉水倒映着画非离那绝美的脸庞,那蓝眸之中竟然光彩夺人。

那泉水似乎有灵性一般,将画非离的身子衬托在水面上。

帝修的身影早就消在画非离的身前,此时此刻画非离只能看见某个纯净的男子在踏着泉水疯狂乱窜。

这种表达兴奋的方式,还真叫画非离汗颜。

“我说大哥,你注意下形象,这跟猴子一样,别让人看见了误会。”

画非离双手环胸,眉头上挑,对着身边不断转圈的男子说道。

说罢,也不迟疑,抬起脚步便要离开这汪清泉,妖孽还在等着她。

“主人等等我,那边是鬼族很危险的。”

帝修终于正常了,那双浅蓝色的眼眸兴奋光芒不减,蓝色的头发张扬飘逸宛若水中的精灵一般。

“鬼族,那个红毛少年。”

画非离转身看向帝修,轻声询问。

那个人她可是记得很清楚,不是个善茬。

“主人,鬼族的封印只有天浴火才可以解开,你过去很危险。”

帝修走上前去挡住了画非离的去路,他冰族与鬼族临近,那鬼师经常来打扰他。

他很清楚这家伙的火爆脾气,就是不知道那天浴火的主人能否收了他。

“我也没打算要过去,不过迷路而已,去精灵族的路走哪里。”

画非离嘴角轻微一抽,挑眉说道。

“精灵族在南,主人跟我向这方行走。”

帝修举手投足间就散发那种纯净的气息,此时他不过一个动作,竟然给画非离一种颠倒众生的感觉。

妖精啊,这世界的男人都特么是妖精。

精灵族的领地,帝修的实力绝对到了人神共愤的级别,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两人便到了精灵族。

这速度让画非离之咋舌,最悲剧的是,古月墨川竟然还没回来。

“这事情弄得,大哥还没回来。”

画非离看着榻上那脸色越来越黑的君古月,白嫩的拳头握的紧紧的。

“主人,冰焰水晶我这里有很多,这东西在我们冰族不过是吃食罢了。”

帝修一阵扭捏,掌中蓝光一闪,一颗水晶便落入他的手中。

画非离嘴角轻微一抽,这人

“娘亲,将水晶放在爹爹的门面便可以。”

小萝卜无比虚弱的从君古月身边起来,无精打采的说道。

画非离也不迟疑,将帝修手中的水晶拿过放在了古月的头上,然后抱起小萝卜静静的观望着。

“娘亲,疼,小仙瓜浑身都疼。”

被掐疼的小萝卜委屈的扁着小嘴,娘亲这一走就是一个月她每天都在给爹爹续命,现在浑身上力量流失的太迅速。

画非离看了一眼小萝卜疲惫的样子,低眉轻吻上它的小脸。

“辛苦了。”长睫毛下竟然隐约流出一滴泪。

若没有这小萝卜,或许妖孽已经

小萝卜被她吻的痒痒的,竟然伸手接住了画非离流下的泪珠。

“娘亲不哭,爹爹会好起来的。”

懂事的小萝卜在画非离的手掌上打了个滚说道。

小萝卜话音刚落,那冰焰水晶在红衣男子的身上不断的绽放着冰冷的温度。

他的身上竟然燃起一抹殷红的火焰,如血一般。

他原本漆黑的面容此时此刻渐渐变得光洁无比,洁白无比。

宛若没有生机的瓷人。

画非离一惊,急忙奔上前查探,当触碰他那冰冷的手时,面色犹如死灰一般。

怎么会这样。

“妖孽你醒醒,你不要吓我。”

“妖孽,你不可以有事。”

“妖孽。”

画非离的声音渐渐颤抖,甚至有一些哭音。

而躺着的那个红衣男子,却犹如睡着了一般,毫无生机。

“娘亲,不要着急,爹爹应该没事。”

就连小萝卜这次都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按理说,爹爹这个时间应该清醒了。

“是啊,三世子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情。”

精灵女王出声安慰。

“妖孽,只要你醒过来,我什么事情都答应你好不好。”

画非离趴在古月的胸口,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她怕一松开这人就消失不见。

“跟我回家好不好。”寂静中,一抹不协调的声音响起,带着久违的干涩。

那抹如血般的火焰渐渐的落回他的身。

榻上那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清醒,血色的眸混沌依旧,嘴角牵扯着苍白的笑痕。

趴在他身上的画非离猛然起身,默默的看着榻上的男子,这一刻她所有的一切都在崩塌。

直接扑上前抱着他的脖子,泪水啪嗒啪嗒的掉。

不是不喜欢,只是发现时,已经用情太深。

不是不爱,只因为太爱,我的坚强我的脆弱都只有你一人才懂。

“非离又要谋杀我么。”

红色的眼眸温柔似水,抬起僵硬的手臂将怀中的女子抱紧。

“呜呜”

他的这一句话换来某女更大的哭声,情绪压抑的太久,这一刻她的泪都是甜的。

“我们都出去吧。”

精灵女王翠绿色的眼眸中带着喜悦,招呼着帝修要他出去。

小萝卜此时也很有自知之明,钻出了非离的手,直接蹦跶上帝修的肩膀跟着走了出去。

精灵族的天色渐渐变得晴朗,久违的阳光照耀在屋中,七色的光辉暖洋洋的照在两人身上。

“非离,我想起身。”

终于,画非离哭累了,只剩下轻微的抽噎,古月抚摸着她噪杂的秀发虚弱的说道。

画非离猛然的竖起身子,怒气冲冲的看着那面色苍白如纸的男子。

然后猛地低头压下,狠狠的吻上他的唇。

每次都这样不顾自己,每次都这样吓唬她,该死的,她竟然不能自拔,每次都将自己隐藏,不让任何人看见她的脆弱。

她的脆弱也只有他。

唇角的笑在也藏不住,古月那红色的眸子中浸满的全部都是惊喜。

长臂一伸,环住画非离的腰,反客为主。

从轻轻吻到深刻的唇齿之间,这或许是诉讼爱意的最明确说明,这是非离第一次主动,让他整个心都在剧烈的跳动中。

画非离闭上眼,长长的睫毛轻微颤动,白皙的俏脸也变得娇红无比。

古月的吻从她的嘴转移到她的脖颈,这一刻他真的好想,好想品味她的美好。

一股邪火不断的灼烧,浑身上下似乎被充了电一般。

“非离,我难受”

干涩的声音完全带着特殊的美好,红眸混沌的注视着身下的女子,好不迷茫。

潋滟的凤眸睁开,带着沉迷的光辉。

“我们还没成亲。”

画非离自然之道他指的什么,目光闪躲着说道,她的手不自然的抓着榻上的木板有些扭捏,这种事情要给她一点点时间准备。

“回去就先把这事办了。”古月在画非离的脸上亲了亲,咬牙切齿的说道。

说罢,便离开了她的身上,由于动作太猛牵扯到胸口闷疼,疼的他眉头一皱。

都是这小丫头

“妖孽,你这样要去哪里。”

画非离羞涩的看了看某男的身前,俏脸酡红的起身。

“还不都是你害的。”他也是正常男子,被一直心爱的女子这般对待,哪有不动情的道理。

“你要不要整理一下。”

某女小声说道。

某男挑眉,转头猛然注视上某女,那热烈的目光,简直

“啪”

某女羞得扬起一巴掌便拍在了某男的脑门。

“这种事情不是说男人可以自行解决么。”

古月郁结了,面色瞬间变得漆黑。

这小丫头,竟然这时候还在说风凉话。

是不是想把他气死。

在她面前做这种事情,尴尬啊。

“死小子,你快点给老子起来,你媳妇要被人抢了你还敢睡觉。”

“哐”

伴随着剧吼声,门板直接飞了出来,一个邋遢的白衣男子脑袋上扎着不知什么毛,嘴角还沾着稻草,风尘仆仆,怒气冲冲而来,当他看见屋中那满脸不自然的两人

眨了眨眼睛,又闭了闭眼睛。

这特么不是在做梦吧。

“你”

“你们继续,打扰打扰。”

谁能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古月墨川凌乱了。

“大哥,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还有你刚刚说我媳妇被抢了。”

古月语气转冷。

“我很想知道谁敢抢我的非离。”

画非离看着这样的古月墨川,嘴角轻微一抽。

娇嫩的小脸上红晕依旧,目光却依旧停留在某男的某处。

真的很神奇,就那么一瞬间被吓小了。

不知道会不会吓出什么毛病来。

古月顺着她的目光向下望,霎时间脸色尴尬的有些潮红,这小丫头能不能别露出一副这么诱huo人的表情。

古月墨川看着如此这般美好的两人,表情轻微一呆,甚至忘记问画非离为何会在这里便悄悄的闪人了。

门外,某个冰清玉洁的男子张扬蓝发迎风轻荡,默默注视着那白衣男子的新造型,甚至有些不是很满意。

“这样真丑。”

清冷的声音吓了古月墨川一挑,猛然转身脚一滑,马上就要和大地亲密接触时腰身竟然被人拦住,紧接着便是一个放大的俊脸,那清冷如冰的线条,那美艳世人的风采,这一刻间身为男人的古月墨川都看呆了。

“你口水流出来了。”

帝修眉头一挑,优雅的说道,那冰色的眸却始终了无痕。

古月墨川竟然下意识的去擦自己的下巴,当他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时。

炸毛了。

“谁特么流口水了,你这人不是在冰族么,怎么跑这里来了。”

古月墨川脱离某人的怀抱,然后怒气冲冲的指控着。

“这么浮躁,不好。”

帝修轻轻摇了摇头,所问非所答,完全不顾及某人气得发抖的情绪,直接上前揉了揉某人那鸡窝一样的长发。

“像什么样子,以后若跟了本帝,这个样子不好。”

帝修的眉目间竟然残存着一丝温柔,一闪即逝。

“你能不能说人话,为何这话我听不懂。”

什么叫跟了本帝,他对男人完全没兴趣。

“我说的很明白,懂不懂是你的问题。”

帝修脸上深意一片,然后转身淡漠的就走了。

他这莫名其妙的话让古月墨川很恼火,特别的恼火,这货有病吧。

“你别走,你给老子说清楚。”

声音渐远,没入和煦的风中。

(快捷键 ←)上一章:305.vip帝修(更11.30) 返回《盛宠煞妃》目录 下一章:307.vip见家长(更11.30)(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