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vip相见却不识君(更12.1)

文/幽甜
本章字数:20736 盛宠煞妃txt下载

 ;鬼殿的大街上,古月一袭红衣妖艳美好,引来鬼殿众痴女们观望,古月墨言一袭利落的黑衣,浑身上下都是冷艳高贵的气息。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鬼殿,真是如同它名字一般鬼气深深,除了一些对两人有所图谋的痴女,其余都冷清的望着两人。

“那不是炼狱的三世子么,怎么跑咱么鬼殿来了。”

“我们要不要去禀报一下少主。”

一处隐蔽的茶楼中,两个声音不和谐的商议着,只见一个黑衣男人点了点头,另一个便犹如鬼魅般消失不见了。

“这鬼川究竟打什么主意。”

鬼殿的街巷上正在装点这红色的锦缎,那大红的颜色耀的两人眼生疼。

“看鬼川这架势,是想让把鬼殿全都打点的喜气洋洋啊,究竟是什么人成亲让他如此的大费周章。”

古月墨言挑眉望着那议论纷纷的众人,他们的目光好像都在他们俩人身上。

他们有邀请函在手,这些人又能那他们怎么样。

“哎呦,古月兄弟,这离大婚还有五日,你这不是来早了么。”

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鬼川的身影便凭空出现在两人的后方。

那张阴柔的脸上挂着畅爽的笑,与他的形象完全不符。

“顺便来观光观光难道不可以么,鬼殿主。”

古月墨言双手环胸,对于眼前这个狠辣的男人他非常不喜欢,听闻古月伤在他手,那不喜欢便有加深了一层。

“这位是冷漠世子古月墨言吧,还真是久仰大名,不过我和你三弟说话他怎么不回应啊,难道便成哑巴人了。”

鬼川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没想到他们还是早来了,王的预料还真是准。

“本尊不屑和小人浪费口舌,是你拿着邀请函邀请我来的,难道我就不能早出现在这里。”

红眸淡然的一挑,他总觉着这鬼川话中有话。

“三世子这话说的,鬼殿当然欢迎两位世子,两位世子不如跟我去鬼殿阁休息,等待我王大婚之日。”

古月墨言眉头紧紧的皱起,他不相信鬼川会这么好心让他们去他老窝居住,唯一的可能性他什么都知道,而且三弟妹也在那里。

“好,那就打扰鬼少主了。”还未等古月回应,古月墨言出声答应,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说不准两人一见面便会什么都想起来了。

决不能错过一丝希望

古月挑眉,却也没有出言阻止,可他的心却一阵莫名的颤动,好似很不愿意去一般。

鬼殿阁,是鬼殿的主阁,也是鬼殿中高层级别的人才能居住的地方。

此时鬼川带着两人已经进入了鬼殿阁中,望着那精致而又漆黑的建筑,从骨子里透出来黑暗的感觉。

拱桥上,一对相拥男女出现在几人的视线中。

古月抬眸淡淡的望去,那男子一袭黑色的绫罗衣衫,五官精致到绝美,冷硬的脸上满是温柔的注视着怀中女子。

这样美好的画面让他的心不断的颤动,那女子原本低垂的脸慢慢扬起,嘴角勾笑,白皙的小脸是那么的美,不似惊心动魄,却美的让人无法忘记,特别是那凤眸,犹如金贵的蓝宝石一般让人忍不住呵护。

古月墨言此时可看见了那对男女,原本冷清的脸上怒意一片,竟然是他三弟妹,此时正在别人的怀中嬉笑着

这样的画面还真是刺眼

鬼川的眼中隐晦一片,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古月从来就是他最大的对手,什么少年天才,什么王者至尊,他就要超过他,打败他,将他狠狠地践踏在脚底下

拱桥上的两人似乎也发觉有些不对,抬眼望去,便看见如此神情的三人

“女人,那个红衣的,才是你男人,他叫古月。”

画非离肩上的雷霆蹦跶着在画非离的耳边轻声说道。

还真没想到,他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竟然有贵客来了,离儿,我们理应去迎接一番。”

鬼王澶黑色的眼眸莫名的闪动,望向鬼川,那是深意一片竟然让鬼川莫名的身形颤抖着。

画非离眉头一皱,古月,他就是么,他这是来找自己么。

不过她对他完全没有印象。

“本尊炼狱三世子,承蒙邀请,先来了鬼殿,还望这位仁兄海涵。”

古月有条有理的拱手,眉头淡淡的隆着,看着那互相搀扶的两人,莫名的,胸口很不舒服。

这女子若他没猜错,竟然就是大哥二哥口中的画非离,可是。

他真不认识啊。想破了头他也从未见过此女子。

“三世子严重了,来者便是客,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鬼王严谨有一副长着的风范,他本来就是黑暗界的帝王,听惯这种虚伪客套的话。

“妖孽,连你也”

雷霆惊讶的捂着嘴唇颤抖的说不出话来,现在竟然连这妖孽都失忆,它要怎么办。

同样心中焦躁的还有古月墨言,虽然他本来就料到了这种可能,现在却难以接受了。

曾经可以为他三弟入万灵窟的女子,现在在别人的怀中。

这是一种怎样的事实。

“离儿,这是炼狱三世子古月,传闻还是个少年天才。”

鬼王指着古月对着怀中女子温柔的介绍着,眉目间原本凛然的气息荡然无存。

“你的眼睛是红色的,很漂亮”

画非离对上那血红色的眼眸,一瞬间似乎被他吸引到其中,原本空荡荡的心竟然猛然的跳动着,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鬼王皱眉,低眸看向怀中女子,她脸上的笑深深的刺疼了他的双眼,那么的美,那么的明媚。

“你也很美”

古月勾唇淡淡一笑,宛若盛开的红玫瑰一般夺人心魄,这一刻画非离竟然看呆了,心脏跳动的速度越来越明显

“古月三世子,请跟我这边来,我带你们去卧室休息。”

鬼川见情况不妙,鬼王的脸色越发的深沉,赶快的出声阻止了两人的对视,走到古月的身前抬手邀请道。

古月收回目光,嘴角的笑消失,轻轻一个点头便离开了。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原本空荡荡的胸口似乎被填满,想到这个女子马上要嫁给那个黑衣男人,他就就像满身都堵着,很不顺畅

古月墨言挑眉,眼眸深深的敛起,看来这两人虽然都忘却对方,却好似没彻底忘记。

也许还有补救也说不定。

画非离的眼始终没离开那妖媚的红衣男子,脸上带着的笑那般的美艳。

这是一抹多么讽刺的笑,鬼王的脸色沉了又沉,没想到他倒是有能力找来了。

这样也好,等大婚之日他便将那部分记忆放入古月的脑中,让他亲眼看着心爱的女人借给他。

跟他抢女人抢了千年之久,他绝对不允许自己输。

“离儿,天凉了,我们也回去吧。”

鬼王面容上早已经挂上了温柔的笑,对着画非离轻声说道。

画非离收回目光,轻轻的点了点头。

刚刚那个男人,好像已经印在她的脑海中一般,就这么的挥之不去

房间中,画非离侧卧在榻上,慵懒的眯着眼睛。

鬼王说他有事情要处理一下出去了。

寂静的氛围中只剩下画非离和雷霆大眼瞪着小眼。

“女人,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么。”

“今天来那个红衣服的才是你男人,你在好好的想想。”

雷霆烦躁的抓着自己的毛,在画非离的肩上蹦跶,它无法想象这两人竟然全部忘记了对方。

“小东西,你说那个男人么。”画非离勾唇一笑,脑海中竟然清晰的印出了那个男人的身影,长得真像一个妖孽。

“女人,我现在要抓狂了,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办,怎么办才能让你想起来。”

雷霆抓着画非离的耳朵,一阵的晃荡,脸上漆黑的毛全部竖起来了。

“记起来什么,我挺喜欢那红衣男人的,不是还没到大婚么,我去追他试试。”

画非离眉头轻微一挑,那眯紧的眼眸中竟然带着夺人心魄的光彩。

雷霆张了张嘴,干涸的望着画非离。

“你不会两个男人都想霸占吧。”

小身子不由一抖,这倒不是什么好事情。

“小东西,你在想什么,我看上去很像那种不专情的人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想去追,自从见他第一眼么,他的样子便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竟然将我和王之间所有的甜蜜都抹杀掉了。”

凤眸睁开,画非离的眼中尽是迷茫。

难道这就是传言中的一见钟情。

雷霆无语了,看来这两人根本没有办法忘记心中的爱。

不过她去追那个古月这事靠谱么。

还有五天她就大婚了。

到时候该怎么办。

“女人,你觉得那个叫鬼王的男人知道你要追求古月,会不会对他下手。”

这事很实际的问题,雷霆的小眼睛瞪得圆圆的,虽然说女人和那个鬼王之间很诡异,可现他是女人记忆中的男人。

他的实力应该很强悍,既然能封印了记忆,一定超脱凡人

画非离翻刻个白眼。

“这种事情谁会告诉他。”画非离慵懒的起身,对于鬼王她只能说声抱歉。

明明是她记忆中深爱的男人,可她真的一点一点的感觉都没有,有的时候她似乎被摆布一般,任由脑海中的情绪侵蚀自己。

雷霆还是不放心,问题不是她告不告诉鬼王。

那个男人既然能强制给女人输入记忆就已经操控了她,只怕就算她不说他也会知道。

“安啦,小东西,该来的总会来,我现在只想怎么去追求那男人。”

画非离的脸上挂着久违幸福的笑,晃的雷霆一阵眼疼,这才是女人最真实的样子。

它的实力还打不过那个鬼王,若不然一定拍死他。

雷霆脸上一片凝重却也无法出声阻止,他很支持女人这么做,它唯一能做的就是拖住那个男人。

“女人,不如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古月。”

雷霆的小眼睛不断的闪动着,时间有限必须抓住每一秒的时机,刚好现在鬼王不在。

“我也正有此意。”

画非离说罢便起身,利落的奔出门外。

想想那个古月她的心中竟然还有些小激动。

院内传来一阵阵闷热的清风,却带着渗人的冷意。

客房中,鬼川早已经走了。

古月墨言坐在那主位之上,狐疑的望着窗前凝望的红衣男人。

“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古月墨言忍不住问道,刚刚他们的表现明明还是那么的深刻。

“不知道,不过我这里似乎已经填满了。”

古月白皙的手附上胸口嘴角勾起一抹媚人的笑,在古月墨言的眼中竟然那么的幸福。

“哎”古月墨言叹息。

“三弟,她五日后便要成为别人之妻了,你就算胸口被填满了有能怎么样。”

古月墨言忍不住出言打击某个幻想中的人,难道他忘了这次的来意么。

“或许我可以阻止她们成亲。”

古月声音淡淡却带着坚定,想象着她与别的男人那么深情的相拥,他的胸口就堵得慌。

现在他或许该承认了,他应该是真的失去了记忆。

这个女人在他的生命中一定占有很深的位置,若不然他心不会这么闷。

“二哥,我想去见见她。”

古月转身,眉宇间带着久违的温柔,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

古月墨言眉头一皱,现在她应该和那个叫鬼王的男人在一起,他们去合适么。

“古月风暇在么。”

正当古月墨言踌躇不定的时候,门外响起一抹清甜的声音,让古月脸上的笑意更加的魅人。

古月墨言眉头一挑,失忆了这俩人还能心有灵犀真让人羡慕。

“在呢,他正在想你呢。”

见古月迟迟没有动作,古月墨言拍了拍脑袋打开了房门。

这个时候,这货竟然在扭捏,鄙视他。

“非离”

望着门外那女子,古月竟然很自然的叫出了声。

小雷霆心咯噔一下猛然跳动,吃惊的望着古月。

画非离淡淡一笑,走上前去。

“妖孽”

叫起来竟然那么的顺口自然,惹得古月墨言竟然觉得他们是装的。

两声之后,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两人的眉头几乎同时一皱。

“抱歉,这个名字很顺口。”

古月率先出言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两人默默的对视,在对方的眼中都看见了吃惊和陌生的情绪。

“没关系,你喜欢就这么叫好了,反正我也喜欢叫你妖孽。”

画非离淡淡一笑,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茶水轻微缀了一小口。

古月墨言挑眉,这茶水是刚刚三弟喝过的。

这俩人为何这么的诡异。

“这个小东西好生奇怪,我倒是挺好奇的,不知道画小姐能否借我观赏一下。”古月墨言对着画非离肩上的雷霆挤眉弄眼,雷霆似乎领会了他的意思,直接蹦上他的脑袋。

“女人,我看这个小生挺帅的,出去调xi一番,回见。”

瞧这话,彪悍的真有雷霆的风格,古月墨言嘴角一抽,无语的顶着一坨黑东西,面色尴尬的走了出去。

若不是给三弟创造机会他早发飙了。

他需要跟这小东西出去好好谈谈,商议一下,虽然没见过面,从它那什么都知道的小眼睛中可以看出他们是一伙的。

是一伙的就该有详细的作案方针。

若明目张胆的带着这俩人走似乎太招摇。

暗着来,他们实力不够,这里毕竟是鬼族的地盘。

房间中,此时只剩下了画非离和古月两人。

画非离优雅的坐在桌子上竟然很紧张。

古月嘴角勾笑的看了她一眼。

“不用这么拘谨,不知非离找我什么事。”

古月优雅的坐在另一面的椅子上,脸上的笑掩饰不住,虽然他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却感觉比认识很久还要友好。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来追你。”

这么直接了当的说完这话,画非离一愣神,俏脸嫣红无比。

“噗”

一旁的古月刚好要优雅的喝一口茶水,被她这一句话说的直接喷了出来眼皮跳了三跳。

追他的,一个五日后便是别人媳妇的女人要追他。

他这算横刀夺爱不。

不过心里为何这么的暖呢。

“非离真会说笑,据我所知你是后天的新娘,现在说这话还真叫本尊匪夷所思。”古月敛起眸,再次优雅的喝了一口茶。

“大不了我们私奔。”

“噗”

画非离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说出了口。

古月都已经到嘴的茶再次喷了出来,这女人不至于这么彪悍吧。

“喂,我说真的,我比较喜欢你这种类型,我们私奔去吧。”

画非离站起身,那姿态让古月嘴唇颤了三颤。

彪悍啊,画非离,能不能矜持一点。

“咳咳,我觉得私奔这种事情有点太不实际,你男人看起来就不好对付,要不我们暗逃吧,到了炼狱就是我的地盘。”

不和谐的气氛中,两人竟然谈着和谐的话题,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没有反驳的声音,竟然上商量起要逃婚的话题。

五日后要成为准新娘的人竟然要私奔。

究竟会惊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暗黑的阁楼中。

鬼川颤抖着身子跪在地上,望着那王座上面色阴沉的人,他明明那么美,那么妖艳,可在他看来却只有恐惧。

“谁人准你私自把他带过来的。”

“本王很不喜欢擅作主张的人。”

“你说本王该怎么办呢。”

明明是轻声轻语,却冰冷异常,让鬼川的心不断的颤抖着。

“小的知道错了,小的再也不敢了,求王饶了小的吧。”

鬼川神情似乎很隐忍,不断的粗喘着,猛烈的对着地面磕头。

“若凡,你说本王该怎么惩罚他。”

鬼王对着身后浑身蒙着斗篷遮住所有的男子问道。

“一切听从王的决定。”

声音干涩,从丝丝缺口中可以看见一张枯瘦如柴的脸,就如同一副完整的骨架。

这人正是鬼王从画非离药下救回来的玄若凡,他现在已经是个活死人,完全没有思想,只听从他一人的命令。

他鬼王从不需要虚伪的帮手,他要的是傀儡,任由他操纵的傀儡。

“你看看若凡,在看看你,我是不是应该将你也变成他这番样子,我才会安心呢。”

鬼王那双澶黑色的眼眸中尽是沉思,一旁跪着的鬼川满身浸满了冷汗。

“王,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敢了。”

“王,饶了我吧。”

鬼川更加卖力的磕头,满脑子都是血。

浑身不断的颤抖着。

“就允许你这一次,若有下次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突然间鬼王眉头一皱,匆忙的离开了暗楼中,鬼川抬起那满是血的脸,惊恐的脸上浮现一抹阴狠。

他和那古月一样,因为一个女人竟然可以作孽到这般地步。

刚刚那么匆忙,准是那个画非离出了什么岔子。

最可悲的是,他只能够召唤出鬼王,却没有办法控制他,甚至被他压制,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

客房的门口,鬼王吸了一口气,站定在那里。

“离儿,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来接你了。”

温柔的声音几乎可以滴出水来,让那原本商量着怎么私奔的俩人霎时间一惊。

画非离挑眉,这么快就找来了,她还没商议好呢。

古月眼皮一跳,心头涌起一股子酸涩感。

在门外偷偷驻足的古月墨言翻了个白眼仰望天空。

“小东西你主人呢,说实话,别以为你藏起来了我就看不见你。”

鬼王头未转,似乎对着空气说道,声音冷的几乎让人牙齿打颤,他这根本就是明知故问。

隐藏在古月墨言领口的雷霆莫名的浑身一颤,这个男人似乎生气了。

“怎么,很不愿意出来,那就别怪本王了。”

只见鬼王一个抬手,一股子吸力迎风而起,古月墨言衣领里的雷霆慢慢的腾向半空,向他的手中飞去。

“再问一次,你的主人呢。”

语气凛然,带着愤怒的前兆,虽然他很清楚画非离就在那屋中。

可他不能释怀,他们两个竟然可以又在一起交谈。

“女人当然是和她男人在一起了,你这个渣男放开小爷。”

雷霆颤着胆子有些小怒,这男人除了强势就是强势,他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女人跟着他绝对不会有幸福可言。

“找死”

鬼王恼火了,暴虐的冷意不断的弥漫在四周,捏着雷霆的手掌也在暗自加的力度。

雷霆一坑不坑,嘴唇颤抖泛白。

“鬼王你放开它吧,你这样下去它会没命的。”

古月墨言已经语无伦次了,头上冒出了冷汗,焦急的想要冲上前,可却被那强势的气息阻隔在哪里无法动弹。

“住手”

“住手”

两声怒吼,一远一近,眼前原本紧闭的房门打开,画非离怒火冲冲的走了出来。

半空中一声嘶吼,一抹蓝光落下,绝代的蓝衣男子站在院落中。

“你给我放开小东西。”

画非离直接冲破他那强硬的气势,看着他手中几乎奄奄一息的雷霆,眼中竟然溢出泪珠。

“离儿”

鬼王哽咽了,满眼都是抱歉。

“你怎么可以伤害我朋友,你走我不要在看见你。”

画非离矫情的捶打这鬼王的胸膛,脑海中的意识趋势她竟然泪流满面。

“雷霆,你怎么样,雷霆。”

凤凰涟脸上一片碎裂之色,从画非离手中抱过雷霆,金眸中竟然带着一抹温柔之色。

雷霆漆黑的小身子在凤凰涟掌中颤抖着,小眼睛紧紧的闭着。

“雷霆,你怎么样,丫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要嫁到鬼殿。”

凤凰涟金眸中一片隐晦的光芒,抬眸望向画非离,似询问,似探视,他敢断定,这些日子一定发生了什么。

“凤族长,我的事应该已经与你无关,将小东西给我,你可以请回了。”

见到眼前的凤凰涟,画非离竟然拉下来脸,冷声说道。

对于凤凰涟的利用她依旧没办法释怀。

手中的雷霆抱着凤凰涟的手指悠然转醒,粉嫩的唇几乎苍白,小眼睛已经空洞。

“男人,女人她失忆了,她忘记了古月,接下来的事情你帮她吧,我要休息一下”

雷霆的声音几乎在颤抖,还未等凤凰涟回应便消失在他的手中。

失忆,凤凰涟狐疑的盯着画非离那愤怒的脸,他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失忆。

明明还记得那么清楚。

“我是来参加婚宴的,哪有刚来就不被待见的道理。”

凤凰涟知道这丫头是个直性子,敢爱敢恨,直爽却不大方,当初他也没顾忌那么多便让她将凤族神器取出,只不过希望能振兴凤族而已。

他不觉得自己有错,他不过是没有直言罢了。

“离儿,我想带你去拜见两个人,可是找不到你”

鬼王见画非离那张愤怒的脸,面色依旧温柔,仿佛刚刚那场暴虐只是假象一般。

古月从屋中走出,眉头深深的皱着,望着那对贴近的男女,胸口竟然泛起一阵酸涩的感觉。

刚刚那女子还与他商议私奔,转眼间却又入了别人的怀抱。

还真是讽刺,他堂堂炼狱世子何时堕落到这种地步。

“听说非离的父母来了,我也想见见非离的父母长得什么样,非离我可否一起去。”

心中不甘温柔的话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说出了口,他竟然不觉得羞愧,他这算明目张胆的抢亲么。

“女人,跟着你的心走,不要做违心的决定。”

脑海中雷霆那隐忍的小声音传来,画非离一阵心疼。

“小东西,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

画非离和雷霆交谈着脸上布满了担忧之色,却完全没有焦急去见她那所谓的父母。

因为她对他们根本不熟。

他们对她来说还不如雷霆重要。

“女人,我又要沉睡了,刚刚转醒就所有力量都透支,这次又不知道多久才能醒过来”

雷霆沉沉的说道,话还没说完,便失去了所有的声音。

画非离暗自轻微叹息,转身抓只古月的手便向外跑去。

他竟然敢伤害她的亲人,他竟然伤害小东西。

她不会嫁给他,不会了。

她要私奔,现在就私奔。

画非离现在的情绪特别的矫情,明明不喜欢,却情深似海,明明不爱却海枯石烂,明明要成亲,她却迫不及待的想和别人私奔。

这种情绪驱使着她,欲罢不能。

她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两个男人在她脑海中不断的打斗,可最终她竟然向着这个古月。

“离儿,过来”

鬼王腾飞半空落入两人身前,温柔的伸出手掌,对着那似乎使性子的女人说道。

古月眉头一皱,温热的小手竟然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感受,他不愿放开,握的越来越紧。

“非离,我们说好的。”

此时的古月眉眼含笑竟然出言施压。

古月墨言囧了,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情况。

照这个看来,这俩人想起来了,可又不像。

凤凰涟无语的看着抢女人的两个风华男子,眉头一皱不言不语,等着他们闹完。

半空中突然一阵风云涌,地面上的两个绝色男子相互怒视谁也不让谁。

画非离突然感受到一阵欲裂的头疼侵袭,痛苦的捂着脑袋。

古月紧忙抱住她颤抖的身子,担忧的问道。

“非离,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画非离面色惨白,发白的唇不断的颤抖着。

“妖孽,我疼”

吃力的一句话让古月胸口闷疼不已,却将眼前的女子仅仅的抱在怀中,轻声抚慰。

“非离不疼”

如此刺眼的画面让鬼王浑身紧绷,双手紧握成拳。

“离儿,到我身边来就不疼了。”

一抹柔和的光线笼罩着画非离的全身,

欲裂的疼痛感慢慢的消失,眼眸慢慢的睁开,眼前放大的俊彦那么的好看。

抬起头的那么一瞬触碰到他那性感的薄唇,她竟然还调皮的伸出舌头舔了舔。

“妖孽,我不疼了。”满脸温柔的笑,她纯净的像个孩子一般,那双纯粹的眼眸,让人不忍直视。

古月身子轻微僵硬,嘴唇上那真实的触感让他心跳加速,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鬼王的脸色已经是一片暗沉,上前去将画非离的手臂握在手中,强力的拉入怀中。

“离儿,哪里疼,我看看。”

强大的力度让画非离一阵皱眉,她现在很清楚,她讨厌眼前这个男人的触碰完全不真实,自从古月出现后她脑海中便印下了他的影子。

她挥不去,也不愿意挥去。

“我不要和你成亲,我要和妖孽成亲。”

画非离挣脱他的手掌,站到古月的身边,很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离儿,你别吓我,你究竟怎么了。”

鬼王心中酸涩难当,他做了这么多,都敌不过他们见上一面。

“王,我没事,我说的是真的,我不想和你成亲打心里不想,我觉得我自己很不真实,我知道你最疼我了,你就成全了我吧。”

画非离牵起古月的手,对着面前的黑衣男子真诚说道,她觉得还是说清楚的好,就这么贸然的成亲以后她还是会伤害到他。

“离儿,你一定要这样么。”

鬼王苦涩的笑了,天花烂漫,雨雾丛生。

“王,我一定要这样,这对我们都好。”

画非离很认真,牵着古月的手仿佛在宣誓什么。

古月墨言暗自竖起了大拇指,三弟,你真牛。

这一天就搞定了,看来我担心的有点多了,不过现在最担心的是打不过这个叫鬼王的男人。

“难道你就不怕我伤你父母性命。”

鬼王的面色越来越沉,话语也没有了原本的温柔。

“对了,你还有一个两岁的弟弟。”

鬼王腾空而起,伫立半空,强大的气势让众人眯了眼。

只见他手指轻微颤动,三个人影在他手掌中慢慢的变大。

“离儿,五日后大婚,我希望你高高兴兴的嫁给我,别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断送了你家人的性命。”

(快捷键 ←)上一章:310.vip陌路,忘却(更12.1) 返回《盛宠煞妃》目录 下一章:312.vip银眸小天(更12.2)(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