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再遇金山

文/香薰小夜灯
本章字数:2847 素仙记txt下载

@$!6*&^*5*^#6*@$5^$#!@#$

第二天清晨,景甜起得很早,她先是做好了早饭,就去忙着洗晾衣服,养伤几日,都是罗缨一个人忙活这些,她很是过意不去,想到她只是一个凡人,又这么小,心里是内疚不安起来。

衣服洗了一半时候,罗缨屋门打开,她一出门就见景甜已经院中干活了,有些意外

“景姐姐,我来吧,你伤还没好。”罗缨抢步上前,轻声道。

“不碍事。我已经好了。”景甜身子往旁边一侧,躲过罗缨来抢衣服手,突然她鼻子抽了抽,不满皱眉道,“小丫头,你又偷喝灵酒了。”

罗缨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她现才七岁,醉酒确说不过去,就糊弄道:“一点点。”

景甜伸出一根细白食指,戳了一下罗缨脑门,正要教训,突然她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你,练气期二层?怎么可能”

其实罗缨引灵入体时候,她就隐约觉得她不太一样了,她当时还以为是那坛灵酒改善了体制,所以罗缨提出送她一半时候,她死活都没肯要。现罗缨居然短短几个月之中,就达到练气二层,难道那些传言说她没有灵根都是假。

见景甜疑惑眼神,罗缨心里也是咯噔一下,该来还是要来,她淡淡地笑了一下,解释道:“我也是根据《五行诀》这么瞎练,没想到就到了练气二层。”

她这话半真半假,景甜心里虽然觉得有些疑惑,不过替她高兴心思多了一分,当下大笑着拍拍罗缨肩膀,豪气地说道:“好,为了替你庆祝,今天中午食仙楼,姐姐我请客。”

她这副粉雕玉琢萝莉外表和此时江湖大哥作势,显然极不协调,都得罗缨不由扑哧一乐,两人顿时笑作一团。

两人一起吃了早饭,就一起忙活起来,漂衣服时候,顺便又抓了几条银透鱼,装网袋里,丢到下游,准备中午时候顺便带去食仙楼加餐。

她们两个都是有修为人,干起活来利索了很多,只用了两个时辰就收工了,这时候,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两人都觉得有点饿,就换了一身衣服收拾了一番,准备下山。罗缨把她存起来几十灵铢和自己身份牌装了储物袋里,她可不好意思真让景甜请客,自从来了这涤衣院,都是景甜照顾她,说什么这一顿也应该是她请,而且她也想再买些灵酒回来。

两人来到食仙楼坐下,掌柜见她们提了个袋子,以为又是来卖鱼,就笑着迎上来:“怎么这时候才来呀?我这鱼可是断了好几天了,就等你们呢。”一般情况下,罗缨和景甜都是清晨来送鱼,因为银透鱼夜里捕捉加容易一些,而且早上人少,不容易碰上熟人。

两个小丫头相视一笑,齐声说道:“这鱼可不是来卖。”

“啊?”掌柜蒙了。

景甜又是甜甜一笑:“徐叔,麻烦你叫厨房帮我们红烧两条,清炖一条,还有加两道小菜,一壶灵酒。”

掌柜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好好。你们等着。”说完,拎着鱼跑后厨去了。

两人找了一个靠窗位置坐下,此时已近正午,吃饭人渐渐多了起来,其中大部分都是身作青衣外门弟子,罗缨和景甜为了不招人注意,都换下了杂役弟子灰色衣衫才下山,罗缨没有多余衣服,景甜就把以前穿过一件淡绿色小裙借了给她,而她自己则是穿了一身鹅*小衫。景甜本就长极为甜美,*衣衫是衬得她犹如一朵娇嫩雏菊,含苞待放。而罗缨就平凡了许多,她身形瘦小,景甜衣服穿她身上显得有点空旷,好皮肤白皙,眼神清澈,也算眉清目秀。

两人刚落座,就引得几个外门弟子议论起来。

“那两个小美人是哪来?怎么没练气学院见过呀。”

“不会是从修缘峰下来内门弟子吧?”

“不可能,一个练气期三层,一个练气期二层,怎么可能是内门弟子?”

“那个黄衣服长真标志啊,长大了定是个要人命大美人呀。”

“你们都滚一边去,五年后那就是俺媳妇。”

罗缨听着这些个疯言疯语,暗骂一声,变态,恋童癖,居然这样调戏两个只有十岁左右小姑娘。

景甜却仿佛没听见这些一般,她目光停留了一个身作锦衣小胖子身上。

罗缨顺着她目光看去,却吃了一惊,那小胖子正是对自己有过一包子之恩金山。此时金山正唾沫横飞地跟同桌修士大声说着什么,时不时地还用手比划,显得极为兴奋。

她没有叫住金山,跟他打招呼,却回过头好奇地打量景甜,不明白这小胖子哪里吸引到她了。

景甜留意到罗缨目光,赶紧将视线转了回来,打岔道:“怎么我们菜还没好啊?”

这个时候,金山却是看见了她们二人,他冲同桌几位修士拱了拱手,端起一个酒杯,一片起哄声中朝她们这桌走来。

“罗缨师妹。”小胖子显得很是高兴,一甩袖子,毫不客气地罗缨旁边椅子贴着她坐了下来,他知道罗缨是没有灵根,所以根本没有去留意她修为,只当她还是个凡人。

罗缨知道他本身就是自来熟个性,也不以为意地笑道:“金山师兄,好久不见,师妹还没有谢过你那坛好酒呢。”

“嘘。”小胖子做了一个噤声动作,低声传音,“师妹,那坛酒是为兄自己偷酿,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罗缨也是个聪明人,哪能明白他什么意思,看守灵果园可没什么油水可捞,灵果拿来自己吃是吃不了多少,又不能直接把灵果偷出来卖,所以这个生财有道金小胖就想出酿酒这么一招,只怕这食仙楼果酒都是他卖出去。看来,金小胖还真是个做生意料,比她和景甜可玲珑多了。

见罗缨不多说,金山冲她眨眨眼,继续传音道:“那可是哥哥我酿出来第一坛灵酒,送你了,够意思吧。”

罗缨白了他一眼,真是没见过这么三分颜色开染坊主儿,就这么一会儿,就成了哥哥了。

景甜坐一旁,见二人挤鼻子弄眼,心里好笑,出言道:“罗缨,这位师弟,你还没介绍啊。”

金山扭过头,这才细细地打量起景甜,只见她唇红齿白,玲珑杏眼,两只小梨涡是醉人,当下就痴了,傻愣愣地呢喃:“真好看。”

罗缨见他这般,真是好气又好笑,她伸出右脚桌下下面踢了一下金山,示意他别这么丢人。

金山擦了擦嘴角口水,立刻露出一副谄笑:“这位姐姐好,我叫金山,金子金,大山山,我现灵果峰当杂役弟子,我爹是”

“住嘴。”罗缨恼了,这货又来了,不拦住他,一会金家祖宗十八代又要跑出来被这个不肖子孙念叨一遍了。

金山讪讪地住了口,绿豆般小眼幽怨地望着罗缨,罗缨顿时觉得头大,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就是饿死她,也绝对不吃那个包子。

景甜倒是觉得这小胖子挺有意思,她继续问他:“你们刚刚说什么,好像挺有趣。”

这个时候,小二把饭菜端了上来,金山立刻两眼放光地盯着那几条鱼,恨不得把盘子都一口吞进肚子,他咽了咽口水,混不意地答道:“不就是前段时间你们浣尘峰那件大事。”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七章 深蓝水域 返回《素仙记》目录 下一章:第十九章 暗生情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