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章

文/湖坨坨
风里狼行 本章字数:4343 风里狼行txt下载
推荐阅读: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异世小邪君 主宰之王 一品江山 宋时行 国色天香黑岩 逆血天痕 魔狱 史上第一祖师爷
2

    我回到“家”的时候,当然,我必须叫“家”,这里有我亲生父亲,亲生姐姐和弟弟,还有一个很和蔼可亲的继母,我叫她雪姨,还有一个对我不错的更小的弟弟,木川,雪姨生的孩子,今年八岁,看见我就礼貌地叫“安姐姐”,开始时我还有些不适应,后来观察他的眼睛,并无恶意,我慢慢以笑脸回应他。我回来时,这些人都在,木随云表情严肃,全身上下里自有一股不言而怒的威严,事实上,我从来没见过他和言悦色的样子。雪姨坐在沙发里,倒是笑眯眯的,木川坐在她的身边,腰挺得很直,小大人模样,木北靠着楼梯痞痞地站着,一只脚勾着另一只脚,一付看好戏的表情。

    木兰一见到我,立即用手指着我,厌恶地喊:“爸爸,你不信,你现在就问问她,她在学校做了什么?”

    我本想在她们都没有说话或者没点名说我,甚至点名说我只要不让我留下,我都会一个人上楼去,呆在那间封闭的房子里不出来。可眼看不行了,不止有人说话,而且说到我,而且必须留下接受调查。我在若大的客厅中央站住了,面对着木随云,左边雪姨和木川,右边虎视眈眈的木兰,左边幸灾乐祸的木北。

    “安之,兰兰说你在学校不去上课,反而跑到校园的禁地小树林睡觉,有没这事?”木随云沉声问道。

    我哑然,木兰的报告没说错,我跑去的确实是校园禁地,也确实在睡觉,连不去上课也是真的,英语课,我听不懂老师嘴皮一开一合说些什么,我没来b城之前,青山镇的中学只有初一才有英语课,还是从二十六个字母教起,来b城后,半路插班读初一,居然发现我以前的英语老师和怀英学校的英语老师读同一单词发音都不一样,班上有的学生读起英语来比我青山学校的老师还顺溜,我却尤如听天书,连个门都摸不到。更让我奇怪的是,木川上小学就有英语课,b城的英语竟然从小学开始了!这个发现让我沮丧不已,只得努力学,但仍然跟不上,到初二后,更跟不上,听着老师讲课茫茫然,看着英语书本茫茫然,做着试题也是茫茫然。有一回,木北带着班里几个男生找我麻烦,趁我不在,将我才考了23分的英语试卷高高贴在教室后的黑板上当板报,并在我的英语书上画了几只又大又丑的乌龟,乌龟的背上用黑黑的大字写着三个字,乡巴佬。我一声不响,任全班六十多人看我笑话,将试卷拿下来,将书合上,从此,好多节英语课,我逃了。

    木随云见我不吭声,脸色更严肃,“安之,让你读书是为你好,你怎么能逃课?你说说,你不读书你能做什么?怀英学校是b城最好的学校,师资力量雄厚,你要把握好机会,难道你想一辈子就像那些那山沟沟的孩子,不读书,就知道放牛吗?”

    木家的人在青山村找到我时,我正和舒生一起放牛。舒生看见哪个沟沟坎坎的草好,牛又去不了,就拿着镰刀下去一把一把地割,放到大竹篮里,装满了再提上来。牛不止一条,而是五六条,邻家的牛也给我和弟弟放,一天五毛钱。不上学的日子放牛,是我和舒生最快乐的日子。五毛钱,一毛钱买两把小麻花,一人一把,另外四毛钱,存起来,我们一直存到了十三块二毛。我走的那天,我将用小手帕包了又包的一把零钱压在舒生的枕头底下,其实也是我的枕头底下。因为,舒生从三岁就开始跟我睡的,他是我一手带大的弟弟。

    我看着木随云一张一合的嘴,想得很远很远,远到那个偏僻的小山村里,远到我一直牵挂的弟弟身上,如果他在,英语不会像我这么差吧,舒生,他最聪明了。

    “我说的这些,你听进去没有?”木随云大概发现我走神了,语气不好地强调一句。

    我收回神,微微点点头。

    “爸爸,她这个礼拜的英语考试才20分,不敢拿回来签字。”木北笑嘻嘻地加强我的罪行。

    木随云皱眉,“英语跟不上,可以找老师给你补,但要诚实,为人最不要弄虚作假!”他看看木兰,“以后你给安之被英语,她英语不好也情有可原。”

    是啊,山沟沟出来的孩子哪比得上与国际接轨的孩子。我点头,心里默数一、二、三。还没数到三,木兰的尖叫响起来了。

    “爸爸,我哪有时间给她补课?我都高三了呀,就要高考了!”

    木随云恍然,眼睛又看向木北,木北哼了一声,“我就要会考了,也没时间。”

    木随云想了想,对雪姨说道:“你给她请个家教吧。”

    雪姨笑眯眯地点头,“孩子成绩不好,慢慢教嘛,何必生那么大的气。你回家时间又不多,也该给孩子们个笑脸嘛,别吓到她们了。”

    木随云脸色稍微缓和,向我说,“吃饭吧。”走向餐厅。

    厨房的王阿姨见此,将已做好的菜端上桌。木随云坐正位,跟着旁边是雪姨和木川,另一着挨着他的是木兰,再是木北,再是我。

    我正要拿碗去装饭,木北嫌恶地看着我,“你没洗手。”好像那双没洗的手有屎一样。

    我没有说我进来时在花池边的水龙头上洗了,默默地去洗手,雪姨在旁边教育北川,“小川,吃饭要记得洗手,卫生问题最要注意。”

    北川很认真地道:“妈妈,我一直都有洗手的。”

    木兰安慰木川道:“小川,妈不是说你。是说那个穷鬼嘛。”

    “兰兰!”木随云眼睛一瞪。

    木兰头缩了缩,还是不怕死地嘀咕了一声:“我又没说错。”

    木随云筷子一搁,皱着眉看着木兰。

    雪姨在一边打圆场,“都吃饭,都吃饭。随云,跟孩子计较这么多做什么?有什么事好好说就行了,别动不动就发火,”

    我默不作声,挟离自己最近的菜,舀离自己最近的汤,突然感觉全桌人都在盯着我,我抬起正在喝汤的头,只见木随云拉着脸,雪姨还是笑眯眯,木兰、木北一脸鄙夷,只有北川在慢慢吃饭,样子又斯文又有礼貌,像个小王子,极有家教。我不知道我哪里出问题了,口里包着一口汤,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想了一下,还是咽下去,这样鼓着腮邦子很累,却不小心哽到了,我咳嗽了几下才缓过来。

    皱眉的,鄙夷的,含笑的,都更深了。

    含笑的雪姨开口了,“安之,喝汤时要注意,不要出声,这样很没礼貌。咳嗽时,要捂着嘴,特别是吃饭时,不要对着餐桌咳嗽。你也有这么大了,餐桌礼仪要懂,以后我会带你学习一些礼仪。咱木家在b城可是名门望旅,特别是女孩子,更要有礼有仪。”

    “妈,你说这么多,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木兰冷哼一句,她和木北一直叫雪姨做妈妈,她们关系真的很好,我来了后,木随云给我介绍雪姨时,说的是妈妈,可我张了几次口,也叫不出来。当时木随云脸色很难看,雪姨却不在意,拉着我的手,让我叫雪姨。从此,我成了木随云家四个孩子中唯一不叫她做妈妈的人。

    “野孩子就是野孩子,不是教就能教会的。妈,你看你都教了多少回了,她还是这样,吃饭不洗手,喝汤很大声,丢死人了!幸好家里没来客人,不然说我木家没家教!”木兰很像个大姐大,相当有气场,她当然不怕我揭露她在小树林和阮重阳的那档事,因为没有人会相信我。

    我刚来的第一天,对木家大院里的那个水池上漂着两朵荷花很奇怪,这么巴掌大的水池也能养活荷花吗?我弯下腰,探着身子将手伸得长长地去试探荷花的真假,突然后面有人一推,我扑通掉进水池里了,木兰笑嘻嘻看着我扑腾,我手抓着池沿爬上来,她一脚踩在我手上,脚跟在我手上揉转了一个360度的圈。事后她对木随云表达她的姐妹深情,安之不了水池,还是她拉上来的。当时木随云很高兴,说做得好。木兰看着我笑,那笑,我一直记得,很灿烂,很得意,很炫耀,好像在说,看到了吧?明白了吧?

    我在掉入水池里时手还是摸到了荷花,是假的,塑料的。

    后来她把她穿过的裙子送了我一条,我没敢穿,她委屈地对木随云说我嫌弃她,说以后再也不敢给我衣服了。木随云说,安之,姐姐对你好,你不要拒绝,你们是亲姐妹。

    有一回,木兰哭丧着脸问雪姨,看见她那个蝴蝶夹子没有,就是小叔叔从美国带给她的蝴蝶夹子,她一直舍不得戴,珍藏在盒子里,却发现夹子不见了。雪姨让她再找找,说不定失手丢在哪了,好一会儿后,木兰从楼上冲下来,手里拿着一个书包,摔到我面前,“是你,居然是你偷我的东西!还将它藏在书包的最内层,要不是我翻得仔细,就让你得逞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居然偷到家里来了!”

    我大吃一惊,怎么可能,我的书包里怎么会有她的蝴蝶夹子。我捡起书包,打开内层,果然看见一只蝴蝶夹子。真的漂亮,我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夹子。我拿着夹子发愣,木兰一把从我手里抢过夹子,哭得伤心欲绝,梨花带雨,“妈,我对她这么好,连自己喜欢的衣服都给她,她居然还偷我的东西!妈,将她赶走,木家不能有个贼!”

    木随云正好回家,看见木兰在闹,问雪姨怎么回事。雪姨笑得温柔,轻描淡写地道:“没大事,孩子们争一夹子呢。安之从小在山里长大,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东西,兰兰,你是姐姐,就给安之吧。都怪我,忽视这些方面了。女孩子嘛,爱美之心都有。”

    “她要我可以给,可她为什么要偷!爸爸,她偷我的夹子,还将它藏在书包最内层。爸爸,你将她赶走吧,她就是只白眼狼,我对她多好啊,她却偷我的东西!”

    木随云深深地看着我,我有点怕,后退了一步,用我最标准的普通话说:“我没有偷。”

    “你能解释夹子为什么在你书包吗?”木北站在门口,笑嘻嘻地问。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在我书包里。”我百口莫辩,但我不慌。夏婆婆教训第十五条,遇事不能慌,一慌就更乱,要镇定,要理智,要从千头万绪中找出头绪来。记住,任何事都有翻盘的机会。

    “好了,好了,多小的一件事,值得闹个不停吗?传出去让人听笑话。”雪姨将木随云推到餐桌边坐下,随口招呼王阿姨,“上菜吧,人到齐了,可以开餐了。”

    又将我拉到桌边来,细言细语地说道:“这个夹子还给姐姐好吗?雪姨明天就去给你买个好看的夹子来。别人的东西不能爱,对不对?来,吃饭。”她将排骨夹到我的碗里。

    我盯着碗里的排骨,说了一句,“雪姨,你看我的头发需要夹子吗?”我从小到大是短发,小时,妈妈忙田里地里,没时间帮我梳头,当我能自己梳头时,觉得还是短发好,清爽,利落,省事,所以头发一长长,我就剪了。

    雪姨一怔,显然没意到我会反问,脸上的笑浅了,淡淡说道,“漂亮的东西并不一定要派上用场,兰兰不也是没戴吗?她一直藏在盒子里。”

    我没再说话,心中苦笑一声,夏婆婆,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翻盘的。因为有人早就定了你的罪。想通这一点,我释然了,说我是贼就是贼吧,只要能让我这个贼安稳一点,安静一点,你们说我是什么都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