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章

文/湖坨坨
风里狼行 本章字数:3833 风里狼行txt下载
推荐阅读:魔导联盟 三界独尊 武炼巅峰 独渡天穹 傲剑天穹 荒古卷轴 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3

    早上去学校,和往常一样,司机坐在奥迪a8的驾驶室里等木兰、木北。原本这辆车我也坐的,但自从偷窃事件发生,木兰哭着喊着不跟小偷一起坐车,怕我玷污了她的人格,雪姨作势自己开车去送她,但被木随云制止了,他板着脸对木兰说,“你可以不坐家里的车,那就自己坐公车去!没名堂!”这一说,木兰哭得更凶了。

    我拿着书包从车下走下来,对木随云说:“我坐公车吧。”我不习惯叫他爸爸,但也知道不可能叫他叔叔或者伯伯,大多时候,我不叫。

    从木家到学校,大约四五公里,我算了一下,小跑步的话,也就是一个小时。我一向醒得早,因为等大家一起上学,才只好睁着眼睛不起床,不然,起早了,吵醒了木兰木北的嗑睡,又要说我一付穷酸相,现在好了,可以不用跟他们一起了。

    从那以后,我不再坐木家的车上学,每天早上跑步到学校,轻轻松松,从不迟到。

    我回到教室时,居然发现我的课桌被搬到教室最后,上面还有几个大脚印。我不动声色的将桌子搬回原位,用纸将脚印擦干。正要坐下时,发现椅子上还两颗图钉,钉尖朝上,这样的小把戏上演次数太多,多得我连眼皮都不抬直接扫落钉子坐下来。我没有同桌,坐在教室的最后,因为班里人是单数,因为我在班上是女生中个最高的,和从前一样,我坚守教室最后一桌的阵地。

    木北离我坐得远远的,生怕别人认出我跟他有什么关系。能有什么关系呢?尽管我已改成木安之,但从来没有人把我和木北的木联系起来,如果一定要联系,必定是仇人,他隔三差五地在我跟前搞破坏,撕我的本子扯我的书,在我衣服上洒墨水,在我的课桌里丢垃圾,和别人同学串通戏弄我,还学着我不标准的普通话在教室里和别人对练,我的普通话夹着青山村的口音,进学校的第一天,就被人嘲笑,这也是不我喜欢说话的原因。只是并不是我少开口嘲笑就少,在木北的恶意带领下,几乎全班兴起了青山村式的普通话,尽管我的普通话正努力地越来越接近标准。我本着只要他不伤人的原则,随他去闹,富人家的少爷和公主有点坏脾气,何况还跟我有那么点血缘关系,我能容忍。

    我的前桌是个女同学,叫李月,她是班上唯一对我说话不带鄙视的女生。现在,她扭过头跟我说话:“木安之,你昨天的英语课又没上啊?”

    我“嗯”了一声。

    “这个星期四和星期五月考,你知道吧?”

    我点头。

    “不要再逃课了,越逃越不会。”李月好心提醒。

    我明白这个道理,但也明白,我不逃也不会,与其在教室里听天书,不如拿起书本死记单词,我没有其它的办法。

    “听说学校改革,成绩最好的学生,前五十名成立实验班。每次的月考成绩会存档的哦。”

    我眼睛一亮,初三按成绩分班?如果能和木北分开,那多好!按现在木北的成绩,也就是个中等,我要么成绩最好,要么成绩最差,和他同班的机率才可能最小。看来,英语必须要搞上来了,这样才能自由调节自己的成绩,当他好时,我就差,当他差时,我得好。可是,英语该如何才能搞上来呢?我有些迷茫。

    下午放学后,我没有急着离去,跃进了小树林爬上了我的歪脖子树,发现木兰留下的那条小裤裤不见了。只是,多了一个人,闪着一双桃花眼,朝我妖艳地笑。

    “你果然又来了。”

    我不理他,心里默记着单词。

    “学英语怎么能死记硬背单词呢?”阮重阳走到我的身边,看着我手里的单词本。

    我心一动,看着他。

    “学英语要常常跟英语接触,练习听和读,慢慢了解其中的语法和规律,你看中文,不是会写那些字就会用吧?最起码要知道那些字的意思和用法吧?英语也一样,光知道那个单词的拼写是没用的。”

    “我英语很差,不知道怎么学。”我轻声说。

    “你看电视就选英语台,看电影就选英文片,听英语歌,用电脑时,浏览器,电脑界面什么的,都以英文为主,习惯看英文的pape和英文网站的新闻,就是让英文在你的生活中成为重要的一部分,这样你学起来就轻松多了。”

    我不说话了,看电视,没有主导的份,看电影,我舍不得钱,用电脑,没有,更不用说其它了。

    阮重阳睁大了眼睛,不相信地说:“你不可能这些都没办法做到吧?”他后退两步,仔细打量我身上的衣服。我穿的是校服,学校虽然发了校服,但没几个学生穿,这里都是富家子弟,穿着名贵光鲜,怎么肯穿呆板古老的蓝色校服?我大概是学校唯一将两套校服轮流换洗的学生。我也不是要故意显示自己独特,而是雪姨给我买的衣服,不是偏小就是偏大,而且大多是裙子,我不喜欢穿裙子,不方便跑步和翻墙爬树,所以,我选择了校服,既大众又合理。

    “你下来,我有办法。”阮重阳突然说道。

    我迟疑了一会,翻身下来。阮重阳从裤袋里掏出一个mp4,将耳机塞到我的耳朵上,然后他调动了几下,立即耳边传来一首英文歌。

    “这里面全是英文歌,你拿去听,回头再下载一些口语片段给你练习,我还可以跟你练习对话。”

    我看了他一会儿,将耳机取下,放他手里,拍拍衣服,起身离开。夏婆婆教训第三条,警惕任何人任何事,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坏。

    “喂,你干嘛走,我是真心想帮你啊。”阮重阳跟在我身后急急地解释。

    “谢谢你,只是,我不需要。”我说,手撑在围墙上,一顶,翻身而出。一个昨天和我的亲姐姐在这里野合的男生,今天要帮我学英语,就算你是真心、好心、诚心,我也不接受。

    星期四月考开始,我按照以前的惯例,将试卷分数尽量保持在八十分左右,只有英语不是我能控制的,眼睛一闭,a,b,c,d,乱填一通,作文,空白,附加题,空白。

    星期五一考完,教室里人一下就跑得差不多了,比平时都快,我埋着头慢慢收拾书本准备回家,李月说:“我们去看高中的篮球赛吧。”她的声音很兴奋。

    我摇头,没兴趣,心不在此啊。

    “去看看吧,全班人差不多都去了,今天是高一高二联合对高三。阮重阳今天就在赛场上!”

    阮重阳?他,很有名吗?

    “你不会不知道阮重阳吧?他可是我校有名的高富帅啊,他爸爸是学校的董事,家里很有钱啦。”李月一付你很落伍的表情,手指指教室,“你以为那些女生跑那么快都是看球啊,告诉你吧,都是看阮重阳的风采。”

    风采?我仔细想想,小树林里的粗喘,没拉拢的拉链,喋喋不休的话唠,自作好心的mp4,还真没看出有什么风采。我背起书包走出教室,李月跟上来,还在鼓吹阮重阳的高富帅形象。

    篮球场那边传来男生的喝彩声和女生的尖叫声,依稀可辨里面夹杂着“重阳,重阳”之声。李月挽着我的胳膊,眼睛里带着渴望,“一起去看看吧。”

    李月在班上比我受欢迎一些,但,仅止一些。她性格偏向胆小,说话语气都带着小心翼翼甚至讨好的味道,眼睛不大,鼻子有点扁平,看上去容貌一般,成绩也一般,每次考试排名没进过前十,可能,家世也一般,所以,在怀英这座人才济济、富豪济济的学校,一下就被淹没了。家世显赫的孩子走在怀英学校的校园里,大多趾高气昂,耀武扬威,就跟木兰木北一样,底气很足,也许正因为如此,她的交友对象倾向条件比她差的我。

    我看她的眼光软软的,竟然想到被我一扁担打死的小土狗虎子,它曾经也是这么软软地渴求地望着我。我点头,跟着她一起挤到篮球场。但人太多,我们根本就没办法挤进去,只好站在外围听一听里面的厮杀声和外围的喝彩声。一会儿,李月兴奋得脸通红,不满足听篮球了,拼命拉着我往前挤,我松开她,指指篮球架旁边,“我在那儿等你,你去看,一个人挤比两个的挤容易多了。”

    李月按不住对高富帅的崇拜,费力地朝人潮挤去,我一个人站到篮球架子旁边的空地上,还在思索如何提高英语的问题。突然全场响起一阵热烈的哗然,随着全场人跟随的目光,一个球居然向我砸来!随着一阵呼叫,眼看就要砸到我的身上,我脚没动,略一偏身,手一带,将球接住,看见场内有人向我跑来,我将球一抛,来人准确接住,向我一笑,朝场里跑去。却没想到另一人向我冲来,口中大喊:“安之,安之。”

    我皱眉,我和阮重阳很熟吗?为什么他像叫老朋友似的叫我安之?他跑到我面前时我还在瞪着他,满头大汗,桃花眼带笑,头发短而精神,很阳光,很妖气。

    “安之,你身手反应很快啊。”

    我没答理他。

    “他们的水平太烂了,弄得我水平都不能正常发挥。就怕猪一样的对手。”阮重阳撩起衣服擦擦脸上的汗,“安之,进去看我打球吧,我保证能发挥得好一些。”

    我转向朝校门走去,因为我看到,木兰气势汹汹地向我这边跑来了。只是,我逃过了被她在篮球场上的公开辱骂,却逃不过回家后被她堵在房间里的警告和辱骂。

    “易安之,你个不要脸的小偷,还想偷我喜欢的人!”

    “阮重阳不是你能碰的,你给我离他远远的,再看见你们在一起说话,看见一次打你一次!”

    “别以为他和你说话就喜欢你了,你看看你自己,又丑又傻又贱,哪点配得上他?”

    “易安之,你记住,你不过是木家领回来的一条狗!还以是三十五万买来的一条土狗!我爸爸是疯了,才会买回你这个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