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文/湖坨坨
本章字数:5400 风里狼行txt下载

4

木家人找到青山村,找到养大我的爸爸易成德和我的妈妈杨莲花,对他们说要带走我。我弟弟易舒生立即抱着我要哭,他的眼睛澄净,嘴唇却还是那么乌黑,医生说,他的心脏如果再不做手术,活不过十八岁。舒生说,我不怕,有姐姐在,我就不怕。

木随云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十五年前,他在津县当县长,因为施实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触犯到一些富豪的利益,引起他们的强烈不满,他们暗中请来流氓对木随云进行威胁,但木随云不为所动。那些人就把目标对准了木随云的妻子郑小梅,当时郑小梅正怀了八个多月的身孕,木随云想让她回b城,但行动不便,木随云自己又忙不过来,就将郑小梅送进津县医院,并请人保护,可是在生产那天,还是出事了,郑小梅生下一女孩就被人偷走了,并留下一张条子,“立即滚出津县,否则孩子死!”木随云在郑小梅的哀求和哭泣之下,只得申请调离津县。但孩子却不见送来,郑小梅思念成疾,为了缓解她的失女之痛,第二年他们又生了一个孩子木北,但郑小梅身体到底是垮了,第三年就过世了。死前留下遗愿,一定不能放弃寻找她可怜的孩子。

杨莲花哭了,她也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十五年前,她和她丈夫挑担莲藕去青山镇去卖,回来时,经过一座土地庙,里面传来孩子一声接一声嘶裂般的哭声,夫妻二人进去一看,只见一个皮皱皱的孩子,用一小毛毯裹着,闭着眼睛哭得好不凄惨。那年头经常有女婴被遗弃的现象,夫妻两人以为又是一个一生下来被遗弃的女婴,动了恻隐之心,再加夫妻结婚三年,一直没有生孩子,于是一合计,就将孩子抱回去了。孩子果然给她们带来了好运,一年以后,他们生下一个男孩,可是厄运也随着来了,男孩生下来,全身呈乌色,经医生仔细检查,居然犯有先天性心脏病,需要做手术,手术费估计是三十万元。夫妻一下就蔫了,就算是把自家三间土屋买了,把牛和猪全买了,顶多也就万把块,这三十万的天文数字,上哪找啊!于是,夫妻俩人为了三十万,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劳动,将看守弟弟的任务交给了姐姐。

我看看杨莲花,她老得很快,四十多岁,脸上长满黑色蝴蝶斑,头发很多白了,像个老婆婆,再看看我的爸爸易成德,他更老,脸上的皮皱成一团,又黑又丑,背微驼,是长年在地里劳作形成。脚上一双破胶鞋,脚趾头从里面露出来,上面巴着泥。这是一对为三十万手术费不分日夜操劳的夫妻,他们打过我,也骂过我,更养过爱过我,就让我来结束这场苦难吧。

“让我跟你走可以,三十五万。三十万给我弟弟做手术,五万给我爸妈生活。还希望你能帮我弟弟找个好医生。”我平静地对木随云提出要求。

舒生一听抱着我哭出声来,“姐姐,不要走!我不要做手术,姐姐,你不要丢下我!”

我用袖子给舒生擦眼泪,安慰他:“你做手术,就会很健康,长大了就可以来找姐姐,姐姐可以陪你很久。你不做手术,姐姐只能陪你几年。你自己算,哪个更好?”

我爸爸妈妈也哭,但并不阻止我离开,更不阻止我提出条件。他们太苦太累了,如果真能改善,特别是能求他儿子一命,他们连自己的命都愿意拿出来换。更何况,在他们的意念中,我去木家就是享福了,有钱花,有肉吃。要知道,我们已经半年没吃过鱼肉了,母鸡生几个鸡蛋,爸爸网的一两斤鱼虾,都拿到青山镇或者津县去换钱,再从微薄的钱里拿出一点点换半斤肉,做一碗汤给舒生一个人吃,不过,舒生总要偷偷地留一小半给我喝。

木随云当时很吃惊,在他看来,我应该很高兴、很感恩戴德并立即答应他离开那个穷山沟沟才对。不过他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条件,给我弟弟做手术的事当场就给陪同他一起来的秘书交代下去了。

我走的时候,我爸和我妈将我的衣服打包包好,抹着眼泪送我到大堤,只有舒生,随着木随云的车子一直跑一直跑,口里还在喊,“姐姐,不要忘记我,我会去找你的!”我隔着车后面的玻璃,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不见了。

就这样,我成了木兰和木北口中花了三十五万元买回来的土狗!

我不知道舒生的手术的做得如何,不知道爸爸妈妈的生活过得怎么样,我给青山村写信,但一直收不到回信,我怀疑,是不是邮差根本到不了我那个山沟沟,不然,舒生不会不给我写信。b城满大街的公用电话,我却不知道打给谁,当时青山村小卖部的易大爷家有部电话,可我不知道号码,那时没见过手机没用过电话,也没想到会有打电话的那一天。

我想念和舒生一起放牛的情景,牛吃饱了,很悠闲地走着,顺便停下来拉一大堆牛屎,热腾腾的,我对舒生说,冬天了,咱们把脚放里面暖和。舒生咯咯地笑,姐,你学课本里的呢。夕阳西下,晚风轻轻吹,我将两个竹篮搭在牛背上,又将舒生抱到另一条牛背上,我也坐上去,小心地抱着他,牛的绳子在舒生手里。我们两人唱着歌牛儿牛儿吃饱啦:

牛儿牛儿吃饱啦,

我们我们回家啦,

太阳太阳下山啦,

燕子燕子归巢啦。

云朵云朵真近呀,

风筝就是它的家。

青山青山好美呀,

云朵就是它的家。

我们我们开心呀,

青山就是我的家。

青山村不再有我的家了,但有舒生的家,舒生的家,应该也是我的家吧。

木家老宅的后院,那儿有一块大大的石头,我坐在石头上吹口琴,口琴是舒生送我的,这本是他十岁时我买给他的生日礼物,那年,我在全镇数学竞赛得了第一名,学校奖了我二十元钱,我拿出十元给舒生买了个口琴,结果被我爸打了一巴掌,说我浪费钱,十元钱,可以买好多东西。当时舒生哭了,说是他看见别的同学吹口琴,也想要,求姐姐买的。为了验证他真的很急迫要一个口琴,他很快就学会吹口琴,还教我吹,可惜,我就会吹这首歌,牛儿牛儿吃饱啦。

每到礼拜六和礼拜天,木家的规矩,一大家子人全部到老宅,陪木爷爷吃饭。所以我跟着木随云一家人来到老宅。木兰和木北和其他的孩子玩去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和往常一样,躲进后院,坐石头上看天或者看花草,今天来时,随手拿上了口琴,在琴音里想念我的青山村,我的牛,我的山坡,我的养父养母,我的亲爱的弟弟。

“吹得不错,再吹个。”从后院门的一角转出来一个人。

我立即坐起身子,低低地喊了一声:“小叔叔。”

来人是木随云最小的弟弟,木惊涛,他是木家长辈里对我最好的一个人。我第一次来木宅,他正好从美国回来,给很多人带了礼物,唯独没有我的,有些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的小侄女找回来了,是叔叔的不对,下次一定给双份。现在用钱补上,别怪叔叔俗气。”他从钱成里拿出一叠钞票,塞到我的手里。

我看着雪姨和木随云,雪姨笑眯眯地说,“收下,收下。你小叔叔的,不要白不要。”木随云则是点了点头。我收下了,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心里有点激动,回家后,我把钱放在书桌的最内面,用书压好,不想,第三天,钱不见了。倒是木北,新添了一个mp4。

木兰看见mp4眼睛一亮,问他,“哟,新上市的货啊,哪来的?”

木北一边玩,一边一脸不耐烦,“捡的。”

木兰冷哼一声,“肯定你偷了妈妈的钱买的。捡的?哪这么多东西捡?”

木北将东西一收,看都不看众人一眼,走了。我丢钱的事没有声张,雪姨淡淡说,小叔叔给你的钱你就当车费吧。此后两个月没有给我公交车费。后来小叔叔又给我两回钱,除了木兰将我堵在屋子里明目张胆要过一回,其余的我藏得死死的,绝不让他人找到。

小叔叔也跃上石头,在我身边坐下来,“来,吹个给小叔叔听。”

我不好意思了,拿着口琴在袖子上擦,“我只会吹这个,这是我放牛时常吹的歌。”

小叔叔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眼睛弯弯的,挺好看。他从我手里拿过口琴,“我来吹过,哎呀,还是大学时吹过的,这么多年了,生了。”

他放到嘴边,吹起来,我听出是一只老歌,北国之春,在心里跟着哼起来。一曲完,小叔叔又吹了一首月之故乡,我安静地坐着,安静地听。

天上一个月亮水里一个月亮

天上的月亮在水里

水里的月亮在天上

天上一个月亮水里一个月亮

天上的月亮在水里

水里的月亮在天上

低头看水里抬头望天上

看月亮思故乡

一个在水里一个在天上

吹完,小叔叔问我,“好听吗?”

我点头,“好听。”看月亮,思故乡,一个在水里,一个在天上。真远。

“走吧,我们吃饭去。”小叔叔跳下去,伸出手来接我。我牵着他的手也跳下来。走到客厅,发现木伯恩四个儿子五个孙子四个孙女包括木伯恩本人都到齐了,小叔叔的事业在美国,家也在美国,所以他的孩子没有到。我们一出现在门口,木兰就扑上来,口里喊着“小叔叔”,抱住了他。小叔叔乐呵呵地,“今天来得匆忙,都没有礼物。下次来一定买。”

另外冲上来的木莲嘴巴翘起来,朝我手中的口琴看了看,“她怎么就有?”

“这是安之自己的。安之会吹口琴哩。”小叔叔笑着解释。

“会吹口琴有什么了不起。”木兰有些失望,又见不得小叔叔待见我,气乎乎地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章 返回《风里狼行》目录 下一章:第五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