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章

文/湖坨坨
风里狼行 本章字数:3978 风里狼行txt下载
6

    此后,我不再去小树林了,那儿不再宁静了,尽管有些舍不得我的歪脖子树。我将地点选在教学楼的顶层,那里有一个男生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睛望着远处,像一片云,安静而飘忽。只要是安静,我都能接受,在离他最远的斜角,我将手中的书垫在地下,盘脚坐下来。

    那日我从小树林回家,将自己关在房里,为了不跟木兰碰见,我连晚饭也没下来吃,王阿姨上来叫我吃饭,我说我肚子好饱,不想吃,此后就安静了。说来也奇怪,自那日后,木兰虽然眼光对我不善,但也不再当着人骂我,只有当小叔叔或者小叔叔找来的代替他教我英语的老师上完课走后,她常常气不过,骂我一句“贱货”,甩身走了,好像离得近一点就跟着贱了似的。

    我的心情实在很好,英语又提高了,一点也不在意她的任何行为。我不再逃课了,可是木北开始逃课,有时候半天不来,有时候一天不来,有时候回到教室,脸上还有青一块紫一块的印迹,那些印迹我很熟悉,是被重力撞击出来的。他恶狠狠地威胁我,只要家里有人知道他逃课,就会要我的狗命!

    我冷冷看着他,十四岁不到,年龄跟舒生差不多大,个子还没我高,我已一米六八了,他顶多一米六五,也不是很健壮,虽然他每年暑假都被带到军中苦练,这是木家的家规,男孩必须有功夫,女孩必须懂礼仪,木兰的礼仪我早见过,木北的功夫我也见过,想要我的狗命还要拼命练好几年。这个在富贵乡里长大的孩子,比我的弟弟舒生差远了!我连打小报告的兴趣都没有。夏婆婆教训之九,要选旗鼓相当的对手,才会给自己以动力。就木兰木北这小身板小性格小狠戾还没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木北第十六次逃课时,老师打电话通知木随云。木随云一听,立即派人到处找木北,找到后带到木家,我回家时,看见木北双手绑着粗大的绳子跪在庭院的石子路上,手上脸上还有鞭子抽打过的血痕。看见我时,他目露凶光,眯着眼睛盯着我:“易安之,你好样的!我会让你后悔的!”

    我想说,不是我告诉家里的,想想又闭嘴了,说了他也不会信,何必浪费口舌。我神色不变眼皮不抬,绕开他,进屋,上楼。我想,我必定逃不过一场怪罪。果然,王阿姨叫我下楼吃饭,并带了木随云的话,不想吃,也要下来。

    我坐到桌边吃饭,反正这一顿跑不了,就不必要饿着肚子了,一夜挺长的。

    “小北逃课这么多天了,你为什么不说?”木随云语气沉重。

    “他说我敢报告家里,就要我的命。”我轻轻回答。

    “胡闹!他说要你的命,就真要你的命!他是你亲弟弟!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他堕落?”木随云拍着桌子。

    “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堕落?杀人了还是贩毒了?

    “他居然跟外面的混混拉帮结派!天天在外打架!我让你跟他一个班,就希望你们姐弟俩有个照应,你倒好,他逃课这么久,居然一声不吭!”

    “爸,她大概巴不得小北成绩差呢!你不知道,她现在的名次都在小北前面了!”学校的排名都会在校刊上贴出来,木兰当然知道这些情况。

    “安之啊,人竞争呢,要讲究个方法,不是踩倒一方才叫上,而是让自己更高一层才叫上。”雪姨笑眯眯地教育我。

    “我进步是因为小叔叔教我外语,我原来只考二十几分,现在能拿**十分了。”

    “哟,还把小叔叔搬出来了。你以为有他帮你,你就理直气壮了?”木兰嘲笑。

    “你现在外语能考**十分了?”木随云口气缓和了些。

    “是的。”

    “进步确实快,看来你和你小叔叔都下了功夫。你进步了,也要帮着你弟弟进步,我在家的时间少,没空管他,他这个年龄,逆反心理特别强,你雪姨也难管。你就多帮着照看一下他,他要是不听你的,你就告诉我。”

    我暗暗苦笑,连雪姨都难管,我就好管?而且我若告诉你,让你的鞭子没头没脸的抽一顿就好了?

    “安之啊,小北这样,你这做姐姐的也是有责任的。当初,你爸爸可是把小北一手交在你手里的啊,小北以前可从来不逃课的。”雪姨说。

    “就是,自从你来了我家,连小北都跟你变坏了!”木兰火上浇油。

    我不看她们,吃饭,无声喝汤。

    第二天上课,班主任把木北叫去了办公室,整整一节课之久后,才见木北阴沉着脸回到教室。大概从老师那儿知道了不是我告的密,才没叫上他帮派里的兄弟取我的狗命,当然,逃课行为有所收敛,偶尔还是没在教室,听说请了假。

    我为了能在初三时彻底和木北分开,不再隐藏实力,连续三次月考拿下年级第一。隐藏实力是我从小学就开始的,那时我带着舒生读书,为了让舒生更有动力,为了让爸爸妈妈更开心,我在考试时从来不让考分超过舒生,但也不会离很远,舒生常常第一名,我就第三名第四名。爸爸妈妈都很高兴,农村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儿子比女儿成绩更好,更有出自息,做父母自然更高兴。来到怀英学校后,同学对我眼光不善,我更加低调,目的就是让人不记得有我这么个人存在,最好把我当砂子当空气。现在我的成绩突然变好,存在感突然强了起来,落在我身上的一道道目光充满怀疑和不屑,还有指责。连李月都不相信,她问:“木安之,你原来没这么厉害的啊,是不是得了什么学习秘笈,可以拿出来分享啊。”

    我忽视她语气里的怀疑,轻轻说道:“家里请了家教,你们睡觉时,我都在做题目。”这话没假,我做了整整三本英语试题。

    “哦。”李月有些失望,她趴过来,凑近我的耳朵,“不是阮重阳帮你的吧?”

    我皱眉,阮重阳?这跟他有什么关系?难道她们以为是阮重阳暗中帮我?

    我埋头做作业,没搭理她的话。一会儿,李月讪讪走开。

    有人敲敲我的桌子,我抬头,是班里的学习委员赵敏,她的成绩一直是全年级前五,我上去之后,她变成前六,此刻,她不屑地看着我:“听说,你跟阮重阳的关系不错,是不是他帮你拿了老师的试卷?”

    “我跟他不熟。”我冷声回答。

    “你跟他不熟,他会帮你要试卷?”

    “你也可以去要。你还可以去学校投诉我。”和她们说话很费力费时费口水。

    “你以为我不敢?我现在就去投诉你!”赵敏冷哼一声,耻高气傲地走了。

    我看了一眼李月,她有些心虚,头低下来,假装做作业。旁边有个女生幸灾乐祸地笑:“有人惨啰,赵敏她爸每年在学校赞助一大笔,她要搞个人下来应该不难吧?”

    立即有人接口:“要抄也要抄高明一点吧,连续三次第一,当人是傻瓜呢!”

    又有人冷笑一声:“活该!快点将她揪出去!丢人现眼!”这个声音我听出来了,木北。

    下午第四节自习课,果然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班主任叫冯袖,是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她让我坐下,给我倒了一杯茶,语气比较随和:“有人投诉你了,你应该知道是谁吧?”

    我点点头。

    她拿出一本成绩册,指着上面的数据:“看起来确实不可思议,特别是英语,你上学期才考二十多分,现在九十多分。还有数学,物理,满分,这在上学期甚至三个月前都是没发生过的事。也难怪人怀疑啊。”她笑起来。

    “老师,怀疑不构成我抄袭的证据吧?”

    冯老师摇摇头,语气很遗憾:“如果别人一定要让它构成证据,我是没有办法制止的,这里是贵族学校。”她加重了贵族两个字。

    我一下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在提醒我,如果那些人一定要说我抄袭,那么,我必定就是抄袭,如果一定要开除我,那就必定会开除,除非我比那些人更富贵。

    “我接受公开考试验证,当场出题当场做。”我果断说道。

    “好,我也认为这样才是洗清你的最好方式,而且,我从没怀疑过你!”冯老师拍着我的肩膀,美丽的大眼睛闪着信任的光芒,在这一刻,我觉得充满力量,我终于不再孤立无援。

    不知是谁,竟然将我接受学校老师当场出题考试验证的消息以大字报的形式贴在学校宣传栏上,还有人贴上了我的相片,我认出,那相片是我刚进学校时,学校要相片存档,我特意去照相馆拍的,剩下几张我夹在房间桌子上的玻璃下,却没想到被贴到这里,还被放大了。

    一时间,我成了学校的名人,每经过一处,总有人指指点点,有人公开指着我骂,“小偷!”“不要脸!”“败类!”“滚出怀英!”,我课桌里的垃圾和椅子上的钉子又多起来,书和本子莫名不见或者被撕烂。特别中午去餐厅吃饭,有人故意挤到我前面,走了一个又来一个,别的窗口没人了,我的窗口还有很多人,我换一个窗口,又有一伙人挤过来,将我挤开。我坐回餐桌边,冷眼看着他们,直到餐厅快没人了,那些人闹不下去了散去,我才去窗口打饭吃饭。给我打饭的是个年纪有点大的阿姨,她看了看四周,悄声说道:“孩子,你怎么得罪了那些活祖宗啊!以后得小心点,那些人,个个是阎王!”给我打了大大一勺肉,另外又加了一块鱼。我心头一暖,冲她感激一笑,回桌慢慢吃饭。

    有人在我面前坐下,看着我吃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我说,你怎么那么傻呢?这种侮辱的条件你都答应!”

    “这不是拜你所赐吗?如果你肯离我远一点,我会招来这种麻烦?”对阮重阳,我客气不起来。

    “这他妈的是谁在中间作怪?让我揪出来,我要她好看!”阮重阳拍着桌子吼。

    “如果你还继续坐在这里,这件事过后,还会有事。”我冷冷地提醒他。

    阮重阳不拍了,一声不响地坐着。肉很好吃,鱼也很好吃,我的胃口很好,一盘饭菜,虽然有点冷,我全部吃光了。将餐盘送回餐车里,我擦了擦嘴,没看阮重阳一眼,径直走向大门,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巨响,明显是椅子砸桌子的声音,我没有回头,从容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章 返回《风里狼行》目录 下一章:第七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