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文/湖坨坨
本章字数:4683 风里狼行txt下载

7

我跑步回家时,木随云站在大门前等着我,看眉头紧锁的样子,应该等了不短时间。

“听兰兰说,你在学校出了事?”

我点头,任何有关我的负面消息,家里总会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事闹得全校皆知,他们更没有理由不知道。

“我需要真相。”木随云严肃地说道。

“我没有抄袭。”

“哼,没有抄袭会连续第一?你是天才?”木兰站在后面冷笑。

“闭嘴!”木随云瞪了木兰一眼,继续问我,“如果真是冤枉的,我明天去学校给你讨回公道!”

“爸爸,一考试就见真晓,你去学校干嘛呀?”木兰急急阻拦。

“随云,既然学校决定给安之一个解释的机会,就按他们的方式来吧,免得你一去,有人说你护短,这样对木家声誉不好。”雪姨说得合情合理。

“是我自愿接受考试的,清者自清。”我低低说了一句,绕过木兰身边,进屋,上楼。身后没有任何声音,显然木随云接受了雪姨的劝阻。

吃饭的时候,没人再提起此事,可是在我放下饭碗的时候,木川却问了我一句:“安姐姐,你的成绩一下子怎么这么好?连我妈妈都不相信呢?”

雪姨脸上的笑有些硬,拉着木川,“小川,不要乱说话。”

我一笑,这里五个人,有一个人相信我吗?“小川,我说我没有抄袭,你相信吗?”

木川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朗声回答:“我相信。”

我很欣慰,这里五个人,还有一个九岁的孩子相信我。我认真地跟木川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早上一到学校,冯老师就把我叫进了办公室,她似乎是在等我。“政教处让我问你,要不要接受考试,如果不接受,这事就不了了之。没有证据的事,学校说,他们也不能乱来。”

我有些惊讶这个结局,谁帮了我?

冯老师说道:“我感觉有人帮了你。当时政教处的态度很坚决,现在缓和很多,还自我检讨决定仓促。”

木随云?不可能,他昨晚就打消了帮我出头的注意。难道?我想起餐厅里的一声巨响,阮重阳,他就是一个是非,以一个是非去消除另一个是非,结果还是是非。我决绝地说:“冯老师,我愿意接受考试,这事全校皆知,如果突然无声无息了,我将会被推上另个谣言。”

冯老师眼睛里闪着赞赏,她有些激动地对我说:“我会把你的话一字不漏地告诉校方。安之,你很捧。”

放学后,我爬上楼顶,那个熟悉的身影又在老地方,眼睛望远方。我依旧盘着双腿坐到我的老地方,低头,一边听着mp4,一边翻着书对照着读。

一双皮鞋出现在我的眼皮底下,我一惊,但没有动,我认出这双鞋子的主人,不是那个天天发呆的男生还有谁。我摘下一边耳机,抬头望着他。很柔和很白皙的一张脸,却带着忧郁的表情,眼睛深邃,穿着一套白色休闲衣裤,儒雅,温婉,充满书卷味。

“你很刻苦。”他说。

我没搞懂他的意图,沉默。

“别人只看到你的分数,却没有看到你的努力,这是他们的错。”他微笑。

“对我没什么影响。”如果要说影响,那就是我越来越努力。

“确实,我没看见那些谣言和攻击对你有什么影响,你每天上来,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坐姿,心态平和,心镜平静。这个世界常常被庸人扰乱,又被智者抹平。”

“帮我的是你?”我突发其想。

“我只帮了一部分,另一部分是阮重阳,他最应该出面澄清。毕竟他是你麻烦的一部分。”

我苦笑,为什么我遇到的人能量都这么大,会不会结束我与阮重阳的谣言后,又会起来我与这个人的谣言,尽管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

“谢谢你。我还是会接受考试的。我还是那句话,清者自清。”

“我也觉得你会接受考试。用成绩说话,谣言不攻自破。”男生很了然地点头。

我站起来,收拾好我的东西,对他说:“再次谢谢你帮我,我就不问你的名字了,这里我也不来了。”

“你来吧,我不再来了,不会为你带来另一个麻烦的。这所学校难得有块清静的地方,它应该属于你。”他向我挥挥手,竟然比我先离开,动作又潇洒又温和。我感激一笑,继续坐下来,戴上耳机。

公开验证考试设在校长办公室,若大的办公室中间放了一张桌了一把椅子,周围坐了八位老师,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历史、政治、生物、地理,每科一位。老师们在出题的时候,办公室个围满了旁观的学生,这也是学校允许的,既然要公开验证,那就彻底公开。

每个老师出题五道,不准超出初二所学知识范围。一张张试题递上来,我埋头做题,外面的纷纷扰扰全部被我自动屏蔽。做完一张,我抬手递出,有人自动来收,交到出题的老师手里批解。一个小时后,八张试题我全部做完,不到五分钟,成绩全部出来了。只有英语错一题,其它题目全对!成绩由校长亲自宣布,顿时办公室内内外外一片哗然,冯袖老师冲上来,一把抱住我,口里连连说:“好样的!好样的!我为你骄傲!你是我最好的学生!”

我笑着抱住她,瞧她抖得,比我还激动,这个结局在我意料之中啊。

校长对我说:“木安之同学,你是我怀英学校最出色的学生之一!我们都为你骄傲!”墙里墙外响起一片掌声。我微微弯腰答谢,和冯袖老师手牵手出了校长办公室。

我一战成名,谣言消失,只是盯着我的目光更多了,我不想去考究那些目光里感情成分,那是我不需要知道的,也是我无法控制的,我能管好做好的就是自己。只是小叔叔回来后,听说了此事,相当生气,他对木随云说:“二哥,你怎么能让这种事发生在安之身上?你连自己的孩子也不会保护吗?还是你也怀疑安之是抄袭别人的?连你都不相信她,别人怎么会相信她?二哥,我对你,很失望!”

木随云哑口无言。雪姨笑眯眯地打圆场:“惊涛,不要怪你哥,是安之坚持要考试的。再说,这不是证实自己清白最好的办法吗?”

小叔叔冷声道:“安之坚持,是因为她没得选择。自己明明是清白的,如果不是被人逼急了,有必要用这种侮辱性的方式去证明吗?你们不能设身处地地站在安之的立场想一想?在那么多老师当场出题,那么多老师学生围观的情况下,只要心理素质稍微差一点点,就算是平时会做的题完全可能做不出来。这样的考试,根本就是不公正的!这样对待安之,根本就是非人性化的!换作是你们,你们不见得做得这么好!那样的话,你们就可能被按上抄袭者的罪名,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惊涛,没那么严重。事情已经过去了,安之也做得很好,你就不要生这么大气了。”雪姨温柔地笑,给小叔叔地倒了杯茶。

木随云沉着脸,“是我不对,我想简单了!你说得对,这样的考试,即使是会做,也不一定能正常发挥,还好安之稳重。”

我一声不哼,倒是木兰哼了几声,她贴出的那张相片没给我抹黑,倒给我扬名了,一下在全校混了个脸熟。

“小叔叔,我也要高考了,你也来教教我吧!”木兰抱住小叔叔的胳膊。

“你高考只有一个月时间,教什么都来不及了!你好好考吧,考得好,小叔叔带你们去美国玩。”小叔叔松开木兰的手,喝了一口茶,“按你交上来的成绩单,考b大应该不成问题吧?”

木兰的成绩排名一直不低,全年级五十名以内。这一点让我都不得不佩服,我真没有见她看过书、做过作业,她每天就是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孔雀公主一样,在校园里和一群富家子女打成一片,如果说我现在出名,那木兰之名更在我之上,那是富名。李月曾经对我说,你认识木兰吗?听说她家里超有钱,她爷爷她爸爸都身居高位,是真正的公主哦,在学校如果有她罩着,谁也不敢欺负。只有公主好啊,你看她,成天不读书,成绩还是那么好,只怕底下专门有人给她考试也不一定。

有人帮她考试?这个答案我立即否决。难道易容进考场?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章 返回《风里狼行》目录 下一章:第八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