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章

文/湖坨坨
风里狼行 本章字数:4391 风里狼行txt下载
10

    木兰高考作弊的事整个木家都知道了。礼拜六,木家老宅,木兰哭泣着跪在爷爷面前。

    “爷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爷爷,爸爸要打死我,您救救我吧!”眼泪配着她的瓜子脸,小鼻子小嘴,一付梨花带雨的孱弱娇柔模样,任谁看着都怜惜。

    “哟,上次知道二嫂家的孩子这么出色,我还想让木莲跟着木兰好好学习,原来是这么个出色法。”大婶陈香笑嘻嘻地说道。

    “你闭嘴!”大伯木回岸低喝一句,陈香脸上的笑慢慢消失,不情不愿地合上了嘴。

    “出了事,才知道要打要骂,出事之前,你们去哪了?她这么做肯定也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你们竟然一点也不知情,你们配为人父母吗?除了给她钱,给她地方吃饭睡觉,你们管过孩子没有?孩子犯错,大人责任最大!”

    “爸。。。。。。”雪姨柔柔弱弱地要解释,却被木伯恩打断。

    “你住口!最大责任在你,平时什么事不问原由,全替她挡着,不教她明辩事非,不教她尊老爱幼,不教她勤奋和节俭,不教她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你作为人母,就是大大的失职!还有你,老二,养女不教,父之过,你成天在外,不问家事,家事做不好,如何做好国事?你一天到晚忙乎个什么?孩子出事了打一顿,没事了,又甩手了,你就是这么当父亲的?现在,这事已经这样了,要想办法解决,不是把她打死!也不是把她捆起来往牢里送!”木伯恩的拐棍连连点着地,七八十岁的老人,说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爸,我错了。”木随云低低认错,雪姨眼泪汪汪的,没有作声。

    “现在,你说怎么办吧。”

    “重读,让老师出题,看她如今到底是几年级的水平,就从几年级读起。”木随云道。

    “我不要,不要重读,爷爷,我就满十八岁了,回去重读要被人笑死的,我不要重读!”木兰大声哭喊。

    “你不想重读,又没大学收你,你想怎么办?”木伯恩很有耐心地问木兰。

    “我不知道,我就是不要重读!”

    “让你去边远地方上大学,你愿意不愿意去?”

    “不要,我不要离开b城,我舍不得离开爷爷!”

    “你是舍不得离开b城的繁华热闹吧?”木伯恩摇头叹气。“领回去好好管教吧,记往我说过的话,不许走后门进b大!”

    我们第一次在老宅连饭都没吃,就灰溜溜地回了家。我回到我的小房间,躺在床上,眼睛望着天花板,竟然莫名其妙地想到了步轻风,他的面容平静如镜,却和她心有灵犀,三个手指,三、二、一,在那一瞬间,他直接开枪,命中要害。那一枪,快、狠、准。手稳,心更稳,这世上,有的人目标就是这么明确,要什么,不要什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特别那眼神,如两团热烈的火焰,它们跳跃着不凡的生命力,那是一种稳操胜券,自我控制的信心和力量,突然有个念头在我心头强烈地升起,我希望有一天也能像他一样,手稳,心稳,自我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跳下床,拿起了书本,我需要向着我的目标前进,第一个目标,不和木北同班,第二个目标,争取住校,不回木家,第三个目标,报一所离b城远,离津县近的大学。暂时就这样吧,一步一个脚印,一定要稳。

    但是很不幸,我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进了初三实验班,木北居然也在试验班,以他的成绩这是不可能进的!我很无力,权贵,权贵啊!木兰没参加高考,也进了b城一所三流大学。权贵,权贵啊!

    木随云对我说:“我让小北跟着你一个班,希望你们一起进步。安之,不要让我失望。”其实,他是个爱孩子的父亲,只是,总用错了方式。平时不大管,一管起来又太过份,方式激烈,另外,他还错在太依赖一个阳奉阴违的妻子,家事全部交给她,自己图个轻松。

    “如果他再逃课,我一定好好管,但是,请让我住校。”既然无力改变和木北同班的事,希望能达成另一个目标。“我希望我能有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我保证,我会考上一本。而且我的自理能力很好,生活上不会有困难。”

    木随云沉吟良久,最终答应。

    木北听闻我住校,也趁机提出住校,被木随云眼睛一瞪,面色一沉:“让你住校?方便跟校外的流氓混混打成一片是吧?你怎么不说你想上天!”一句话,全盘压制。

    暑假的时候,雪姨带我去上了几节礼仪课,从着装礼仪到饰物礼仪到仪容礼仪到仪态礼仪到常用礼仪,雪姨说:“好好学,别到时候又说我没教。”回家后,还要我按照培训老师所讲的做一遍,并接受她斜着身子端着茶漫不经心的一一指正,这不对,那不对,我不管她说的是错还是对,一一照做,直到她满意了,我的课才算完。

    另外,小叔叔没在国内,他找来了一个叫张晋的老师按时给我补课。我请张晋帮我找了一套高中教材,从高一到高三的都有,我希望如果我能忙得过来,不防加快课本的进程,如果同班不能摆脱木北,那么跳级呢?只怪我以前想得太简单了,以为成绩拉开就可以了。

    进入初三实验班,我发现原来初二的同学已没几个在这里,除了木北,赵敏,原初二的班长童科,其他全是陌生的面孔。但看得出来,我对他们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初二下学期的最后几次月考第一名,中间又闹出个公开考试,想不认识我只怕也难。木北坐在离我最远的斜角,我还是坐在教室最后,侧面靠墙,他坐最前面靠另一边墙。他讨厌我的程度不亚于我想摆脱他的程度。后来,他大概受不了坐在前排老被老师提问,偏偏他又耷拉着脑袋答不上来,将桌子搬到最后一桌,还是靠那边墙,我们两个成了遥遥想对的平行线,他不找我麻烦,但眼睛绝不看我一眼。我很满意这种状态。

    小树林我又去了,阮重阳毕业了,木兰离开了,这里又恢复了最初的宁静。风景还是那么美,风徐徐地吹,树叶沙沙地响,阳光从树叶间漏下来,光线也随着树枝闪动,一朵朵金色的菊花在跳舞。不远处的树枝上站着几只麻雀,一点也不怕我,从这根树枝跳到那根树枝,嘴不时在树上啄来啄去,一付快活得不得了的轻松与惬意,这是我的世界,属于我一个人的美丽干净的世界。

    舒生一直没有来过信,我还是每个月定期给他写信,唠唠家常,说说我的生活,写信成了我的习惯。等我确定他收到我的信,确认b城和青山村之间可以邮寄,我就买个手机给舒生寄去,这样我就可以直接跟他讲话了,我已经存了一笔钱,公交车费,零花钱,再加上小叔叔给我的钱,除了要买必须的日常用品,我不舍得多花一分。

    试验班虽然全是尖子生组成,但并没有对我构成任何威胁,我除了英语略有落后,其余的各课都很好,包括新添的化学课。小叔叔给我找的张老师是个留美博士,我知道他这个头衔时吓了一跳,博士给我一个初中生补课?还免费?张老师笑了,说,“开始时是你小叔叔求我帮忙,他不放心把你交给别人来教,我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他,后来是我自愿的来教的,像你这么聪明好学又自立自强的学生,我第一回遇到。”

    我稍稍释怀,在他的帮助下,我慢慢推进课程,初三半期没完,初三上学期的课几乎让我学完了。我找来下学期的书,慢慢学习,英语当然一直是重点。因为是初三,加上全是成绩好的学生,学习氛围不错,很多同学下课都不出去玩,趴在桌子上做练习题,包括我在内。

    有一天下课期间,我埋头在做化学题,突然听见一个女生一边将胸拍得啪啪响,一边吸着气说:“好吓人啊,太可怕了!”

    立即有人好奇地问,“什么事啊?”

    “刚才我出去买笔,看见初二的一群男生在校门口打另一个男生,那男生又漂亮又有气质,就是穿得丑了点,我怎么就从来没见过呢,大概是新转来的学生吧。”

    “又是打架。”有人兴趣立即打折了。

    “不是打架,是被打。那男生不知道还手,就口里喊姐姐,姐姐,你们说傻吧。不过要是还手,只怕打得更厉害。这里的男生哪个不是打架高手!”

    我心一动,正在此时,上课铃响了,聊天的学生立即回到各自的位置上。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只觉得有什么在牵引着我,我放下手中的笔,不顾老师和同学们惊讶的表情,飞奔而出。心里在喊,快一点,再快一点,快!快!我感觉我的眼泪要流出来,心里充得满满的。学校的树,楼房,人,一一在我身边闪过,我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学校门外,我看到了我的弟弟,舒生。

    舒生坐在地上,头发上布满灰尘,两边的脸又红又肿,单薄的裤子被扯破了,一件白色的衬衣不显白色,灰尘滚滚,袖子被扯去一截,嘴唇不再是原来的乌黑色,现在看上去很红润,正常的红润,一双眼睛,还是那么澄澈,那么黑亮,像落入尘世的佛,偏偏一尘不染。在他的脚旁边,静静躺着一个蓝布包袱,上面也布满灰尘,像只倦怠的猫。我狠狠地擦了擦眼睛,笑着喊:“舒生。”

    舒生立即朝我看过来,一脸惊喜,他想爬起来,手撑在地上抖了一下,没有爬起来,我一步窜上去,抱住了他,顺势也跟他一样坐在地上。

    “姐姐,姐姐。”舒生眼睛不眨地看着我,口里不停地喊。

    我轻轻摸着他的脸,“疼吗?我带你去医院。”

    “姐姐,我没事,息会儿就好了。”舒生无视疼痛,红肿的脸上满是喜悦。

    “肚子饿了吧,来,那儿有间小饭馆,我带你去吃混沌。”我在舒生跟前蹲下来,让他趴到我的背上。

    “姐,我都多大了啊。我能走。”舒生好笑地看着我。

    “那,我扶你。”我挽着舒生的胳膊站起来,另一只手提着包袱。穿过学校宽宽的大马路,再穿过宽宽的花池,再穿过几家豪华的大酒店,我们来到了一间小饭馆。我扶着舒生坐到椅子上,要了一碗混沌,放到他面前。舒生显然饿惨了,眼睛一亮,三下五去二就吃光了它。我又叫了碗挂面,“吃吧。”他吃得开心,我就开心。舒生又吃光了一碗挂面,露出满足的笑容。

    “好吃吗?”

    “好吃,不过没姐做的好吃。”舒生一双黑眸充满怀念。

    我拉着他走出小饭馆,在街边的台阶上坐下来。

    他慢慢地告诉我,我写的每一封信他都收到了,他也写了回信,但从我写信的内容看出,他写的信我没有收到。我那年走了后,木家将他送到医院做了手术,没让家里花一分钱,另外还给了家里五万元,爸爸妈妈终于不需要这么辛苦劳作了,爸爸买了一辆三轮车在津县给人拉货,生意还可以,足以养家。他很想念我,手术好后一直想来找我,可爸爸妈妈不让他来,说才做手术,身体要静养,这一养就是一年多。现在,他病终于全好了,终于可以来找我了。坐了四天四夜的火车才到b城,一路上问了好多人,才找到怀英学校来。他上去问从里面出来的学生,问里面有没有易安之这个人,哪知道那些学生说他太脏,污染了学校的环境,上来就打。

    我摸摸舒生的头,心痛不止,“不要怕,以后有姐姐在,没人敢欺负你。”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章 返回《风里狼行》目录 下一章:第十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