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文/湖坨坨
风里狼行 本章字数:4734 风里狼行txt下载
推荐阅读:萌萌山海经 魔动九天 诸天万界 混沌武神 少年至尊 至尊召唤师 剑动山河 空亡屋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11

    我打开包袱,从里面拿出一身干净衣服给舒生换上,又拿出一双干净鞋子给舒生穿上,心里思索着该把他带到哪里去,木家绝对不能去,木家老宅也不能,要是小叔叔在多好,可以找他帮忙,要不找张晋老师?不过,目前容不得我找人,看舒生一脸的疲倦,必须先将他安顿好,找个小旅馆吧,他太需要休息了。

    我提着包袱搀着舒生,沿着学校那条大路走,慢慢找小旅馆。大酒店住不起,小旅馆怕是黑店,我没这方面的经验,只想着,一定要安全,不能再让舒生受一点委屈。

    一辆敞逢车从我们身边飞快地过去,一会儿,又飞快地倒退回来。阮重阳坐在车里上下打量我们两个,脸上很惊讶。他旁边坐着个漂亮的女孩子,则是一脸好奇,仿佛我们是从动物园里逃出来的猴子。

    “他是谁?谁打了他?你逃课,这是要去哪里?”阮重阳一连串的问题丢过来,倒豆子似的。

    我不理他,搀着舒生继续走。阮重阳跳下车,一脸受伤的表情,“安之,你在这儿也不是很熟悉,对吧,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啊,你怎么老拒绝我?”

    我站住了,如果他能帮我找个安全便宜的住宿地方,讨厌点也没关系吧?“他是我弟弟,从很远的地方来找我,被人打了。我想给他找个安全便宜的旅馆住下来。”

    “这个问题找我找对人了嘛。”阮重阳笑起来,牙齿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白得惹眼,“上车,我带你们去。”见我们都没动,眼睛睁大了,“你不会是怕我把你们给卖了吧?”

    我看着舒生一拐一拐的腿,终于妥协,我打开了车门,舒生坐在里面一脸新奇地看着阮重阳开车,又扭头看看车窗外飞逝而过的城市风景,眼睛里充满难以名状的快乐。

    车子开到一个地方,阮重阳头也不回地说,“下去。”我一愣,立即牵着舒生的手准备下车。

    “我是让她下车,你们两个别动。”

    旁边的女孩子一愣,没想到这样,立即不满地嚷:“我不到这里啊,你把我带这里做什么?”

    “这里打车方便。我现在有事,你打车回去吧。”

    “重阳。。。。。”女孩皱着眉撇撇嘴,狠狠地盯了我一眼。

    “快点,不要磨叽。”阮重阳声音听起来不耐烦了。

    女孩只好拉开车门下去,向他挥手,灿烂地笑,“重阳,我们晚上见。”

    “再说吧。”阮重阳拉上车门,脚一踩,一溜烟跑了,只留下那个身着红色短裙的女孩的身影在后视境里越来越小,最后不见。

    阮重阳开进了一个叫明朗居的小区,又走进电梯,电梯在16字停了,我和舒生走进了一间房子里,只见里面一应俱全,装修豪华,装饰漂亮。我把舒生搀扶到沙发上躺着,然后问阮重阳:“这是哪儿?”

    “我家。”阮重阳笑得和窗外的阳光一样灿烂。

    “我说的是要找个安全便宜的旅馆。”我一字一句地重复,加重旅馆二字。

    “我听清了。这里又安全,又便宜,你当成旅馆就好了。”见我一脸怒火,阮重阳立即解释,“其实我也不知道哪儿又安全又便宜,我只知道大酒店应该安全,可不便宜。而且就说那小旅馆吧,你能上去问,你这儿安全吗?是黑店吗?只有傻瓜才会告诉你,我这儿不安全,是黑店。”

    我沉默了。他说的有道理,价格能问到,安全能问到吗?

    “这是我读怀英学校时住的地方,现在到了b大,就住在那边了,这房子一直空着,还时不时得请钟点工来打扫,如果你们住进来,我就不用担心房子长满灰尘了。”

    我们才说一会儿话的功夫,舒生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脸色愉悦,充满希望。

    “你跟我过来。”我走到厨房,关上了门,冷静地说,“说说你的条件。我不白受你的好处。”

    “安之,我是真心想帮你。”阮重阳一脸苦相。

    “不说我就立即带弟弟走。”夏婆婆的教训条例我从来不敢忘记。

    “这样吧,我赛车时需要一个女伴,不对,不是女伴,就是付驾驶室里必须有个女生,一般女生很少有胆识大的,如果你愿意,就帮我这个忙。”

    “天天赛?”

    “大概是一个月一次,每个赛车手必须都有异性副手,这不是你电视里看到那种赛车,我们这种属于地下赛车,制度自己订。”

    “好,我答应。”我没心情听他什么赛车制度。能以条件交换就好了,虽然这样的交换我是明显占了便宜。

    “从这里到学校有条近路,到时我带你走一次。很快就能到。如果走大路,就得弯很长段路,没有车不行,你会骑自行车吗?我楼下的杂物间应该还有辆自行车,要不要我教你?”

    我确实不会骑,我曾在木家的杂物间里看见过一辆长满锈色的自行车,当时以为是报废不要了的,有一次我把它推出来想看看它还能不能用,哪知刚推出来,正好碰上木兰从外面进来,见我推着车子,立即气势汹汹地跑过来,手指着我骂,“你个小偷,又看中了我的车子?这是我爸给我十二岁的礼物,你连我的生日礼物也想偷?”我一言不发,随即将车子放回原处,自此再也不敢动那个家里的一点一滴。

    现在见有现成的车子可以学,我还是很兴奋的。 阮重阳见我一脸心动的神色,立即说:“我们就去学,保证很快就学会了。”我和他走出来,看看客厅里睡得正香的舒生,不放心了,要是他醒来看不到我怎么办?我不敢想像出他一个人流落在陌生城市里怎样的恐惧和无助。

    阮重阳兴冲冲地从另一个房间里拿出纸和笔,“你给他留个字。”

    我在纸下写:舒生,我在楼下练单车,你要是醒了就不要跑出来,记得留在房间里,我会上来的。姐安之。

    随阮重阳下楼,他果然从储藏室里找出一辆半新的自行车,利落地跨上车,在我面前麻溜干净地转了几个圈,下来,将车停我面前,“有感觉吗,你上来,我扶着车架子,绝对不会摔倒。”

    我不让他扶,看他骑得这么轻松,应该不难,而且不可能会摔倒,脚做什么的?我跨上车,双脚点地,然后将脚收起来踩上踏脚板,车子在我双脚的踩动朝前开了出去,我双手稳住车头,不让它乱动,竟然顺着阮重阳的圈子骑起来,虽然还是有些歪歪扭扭,一点也不流畅。

    阮重阳目瞪口呆,看着我骑着车子围着他打了几个圈,激动得跳起来,像小狗似的围着我打转转:“你真的以前没学过?这太不可思议了,拿着就会骑,天才啊!”

    我没作声,这很难吗?只要手、脚和身子协调好了,完全没一点问题啊。

    我问阮重阳,“这附近有买菜的地方吗?”我的钱不够天天上馆子,还是自己做便宜,能省就省。

    “你还会做饭?”阮重阳很惊奇,眼睛睁得更大了。

    我瞪了他一眼,农村出来的孩子有不会做饭的吗?原来我是这么认为的,有不会做饭的人吗?自从到了b城,我就不问了,这里的公子少爷公主宝贝太多了,大多是半残废。

    “出小区门往左拐,有一家大超市,里面什么都有买。我们现在就去,厨房里应该可以做饭吧。”

    我点点头,应该可以,刚才看见锅碗瓢盆都有,不知道煤气和米有没有,不如都买点,反正要用的。

    阮重阳接过车,“坐上来。我带你去,你需要熟悉一下环境。”我坐到后车架子上,他把车子骑得悠悠的,一路晃到超市,我买了米和肉,鱼,还有一些小菜,还买了一小桶油,看着架子上琳琅满目的食品,我想,舒生应该从来没有吃过,又拿了几袋零食和一些日用品,牙膏牙刷毛巾什么的,阮重阳跟着我东逛逛西逛逛,倒是惹得很多人看他,回头率很高,这人,长相太妖气了。

    我推着车子去付账,没想到阮重阳从皮包里摸出一张卡来,丢在收银台上,大爷似的,“刷卡,没这么多零钱。”

    “我有钱。”我拿着他的卡丢给了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钱,仔细地数了几张过去。阮重阳笑嘻嘻地,很显明我这小家子模样取悦了他。我提着米和菜,他一手骑车,一手提着油,前面的车篓里放着其它东西,很快就回来了。

    屋里,舒生还没醒,我去厨房试了试煤气,能打开,打开水龙头,有水,又试了试热水器,能用,相当满意,不由笑了。

    “你想不想你弟弟在这里读书?”阮重阳盯着愣了一下,突然问道。

    我沉默,他能进学校读书吗?他愿意在这里读书吗?如果木家知道他在这里,会不会有激烈的反应?而且我明明是住校,以后若是长期住这里,木家知道了怎么想?我脑子有点乱。

    “如果想让他在这里读书,这事就交给我,不过木家那边你要协调好。免得给你弟弟招来麻烦。”

    “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我说不喜欢你是真的。”我坦白说道。

    “我就是觉得你很合我脾气对我眼,而且和你说话有种特别安全特别信任的感觉。怪吧。”阮重阳抓抓头,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似的,笑得一脸真诚。

    舒生醒过来,揉揉眼睛,嘴角含笑地望着我:“姐姐。”

    “叫我重阳哥哥。”阮重阳坐到他身边。

    “重阳哥哥。”舒生乖巧地喊。

    “比你姐乖多了。”阮重阳得意地摸摸舒生的脸,“以后有人打你,你报我的名,阮重阳。保证没人敢欺负你。”

    你以为你是免死金牌吗?我瞪他一眼。

    “我姐在,就不会有人欺负我。”舒生温和地笑。“我小时候,有人欺负我,我姐来一个打倒一个,来两个打倒一双,后来没人再欺负我。虎子在我手上舔一口,我姐一扁担下去,虎子就死了,也没有狗再欺负我。“

    阮重阳震撼地看我一眼,他大概没想到我手上还有狗命吧。

    “你姐姐对你真好。”

    “是啊,我有姐姐就不怕。”

    “舒生,你现在读初几?想不想在这里读书?”阮重阳问舒生。

    舒生看着我,有些忧伤,“姐,我想跟你在一起,你走后,我就是睡不好,老觉得你在我耳边念叨,说你很孤单,很想我。是不是这样的?”

    我笑着点头,我是很孤单,我是很想他,他竟然全听见了。

    “姐,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现在病已经好了,不会给你带来太多麻烦,你天天把我锁屋子里也行,我不出去乱跑。你每天上什么课回来讲给我听,我也读初三的,住院的时候,我的课都没丢下,我怕你不高兴。你在信里说,我们要一起努力的。”

    阮重阳竟然一下抱住了舒生的头,也不嫌他最少四天四夜没有洗头洗澡。“安之,你留下他吧,连我听得心酸,你怎么能忍心赶走他。”

    “你有易大爷家的电话没有?”

    “姐要做什么?”舒生有些惊慌,好像怕我通知家里来把他带走。

    “你要留下也得跟爸爸妈妈说一声吧,不然,她们得多担心。”

    舒生高兴了,从身边的包袱里掏出一个小本子,“有,有,我们隔壁的张婶婶家也有电话了,我都记下了。以后我们可以打电话给爸爸妈妈。”

    阮重阳掏出手机,递给舒生,“你已经找到你姐了,找个电话报平安吧。”

    舒生摇摇头,“我不会用,姐,你打吧。”

    我点点头,接过手机,拨通了电话,然后给舒生,“你说。”舒生噼里啪啦说了一堆,直到那边没声音了,然后一脸满足的笑,望着我。我满足地笑,终于有弟弟在我身边了,我不再孤单了。我将他带到卫生间,教他用热水器,然后让他洗澡洗头,我去做饭。阮重阳打开墙上的电视机,他说要吃我亲手做的饭才走。

    我做了一盘青椒肉片,一盘藕片,一碗玉米排骨汤,一个清蒸鲫鱼,一盘青菜,赚取了阮重阳十分的惊讶和赞美,他吃得比我和舒生都多,最后饭饱十足,打着饱嗝走了,终于送走了这尊大神,雪中送炭的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