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文/湖坨坨
本章字数:4277 风里狼行txt下载
13

    舒生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坐在怀英学校的教室里读书了。我知道这绝对是阮重阳帮的忙。所以当他问我星期六晚上有没有时间时,我立即说有时间,尽管我当天的学习任务还没有完成,去木家的任务也没有完成。

    我叮嘱舒生,不要出门,有人敲门也不要开门,学习完后自己睡觉,舒生没有问我要去哪,乖乖地答应。我下来时,阮重阳已经在小区门口等我,他开的不是以前的那辆白色敞蓬车,而是一辆炫金色的车,看起来很金贵豪华,我坐进去,按照他说的系好安全带,他将车开得飞快,一会儿车开到了一个宽敞的场子,那里灯火通明,如同白昼。我坐在里面没动,仔细观察窗外,很多豪车,很多美女,很多像阮重阳一样年轻帅气的男子,交相辉映,流光异彩,互成繁华,此情此景,我竟然想起了一句辛词,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我们先下去。”

    “一定要下去吗?”我看见那些女孩全穿着短短的各色各式的裙子,再看看我身上的t恤和牛仔裤,服装有要求?

    “你想坐车上就坐车上,不是一定要下去。我下去跟他们打个招呼。”阮重阳潇洒地下车,对着来人吹了一声口哨。

    “重阳,你车上的美女还藏着,叫下来欣赏欣赏啊。”来人一边拍着阮重阳的肩膀,一边往我这边瞄。

    我头一低。

    “我妹妹,第一次来,怕生,这次免了,下次见。”

    “什么妹妹,情妹妹吧。”又一个声音插过来。

    “别乱说啊,真是我妹妹,才十五岁,没见过这场合,带她出来见见世面。”听得出阮重阳声音有点慌。“疾风这次来了没有?”

    “不要每次都问了,他太久没出现,我猜这个人肯定转行了。”

    “又没有人打破他保持的记录。我猜,只要一打破,他绝对会出来。”

    “不能说记录,他的记录已创下多少年了?现在不见得还能跑得出来,不是说岁月不饶人吗?”

    “这个记录据说是他二十岁创下的。我们要加油,一定要破了它!”

    “你破了它你就是黑市第一高手了,做梦吧!”阮重阳哈哈大笑。

    “你更破不了啊!笑我!”

    “这次我会赢你!”阮重阳哼一声。

    我听见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远,抬起头,突然在一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木兰,她正朝我这边走来,口里还在喊:“重阳,重阳,你果然在这里!”

    我一惊,要不要躲起来?眼看她就要走到车边了,只要朝前面的玻璃一望,就能看见我。我正打算缩身下去,阮重阳急切的声音响起来:“我在这里,这里!”

    木兰立即转身跑开,我松了口气。一会儿,阮重阳坐进车里,惊尤未定,“她没有看到你吧?”

    我摇头。

    “还好,要不又给你招来麻烦了!”阮重阳俯身检查我的安全带系好没有,又仔细给自己系上,“不要紧张,放松,学会享受速度带来的快感!”然后将车子开到一条打着白线的赛道上。并排一共八辆车,我看了看左右的车子,除了颜色不同,式样一样。

    “是mucielago r-gt,功率一样,就看谁水平好了。这段路最好的成绩是22分46秒,还是几年前疾风创下的,至今无人打破。”

    “打破了能怎么样?”我问。

    “打破了你就是车王了!”

    “那现在那个疾风在做什么?”

    “不知道,几年没有音信了,退出了吧。”

    “你看,就算是车王,也是要退出的,车王两字能当饭吃能当衣穿吗?”名头没有实际的用处。

    阮重阳笑起来,瞳仁一闪一闪,就像夜空中的星星,格外璀璨迷人,“你不知道每一场比赛都有人下注的吧?比如我这里并排八辆车,从一到八,都有人在上面押了重金,按照以前的名次和现在的押金算定赔率,我上次是排名第四,如果我这次能进到第三,那么押在我身上就算赢了,我将得到赛场一笔奖金,还可以在赌资中抽取一部分佣金,如果输了,什么也得不到。”

    “谁都去押最厉害的那个选手。”

    “越厉害,押的人自然越多,但赔率就越低,你押一百元,可能只能赚二三十元,如果押成绩最差的,押一百元,如果胜出,得几百元甚至几千几万都有可能。”

    “还是有空子可以钻。”如果保存实力呢?这场我不胜,下场我超出。

    “到了赛场上你就不想保存实力了,那种疯狂,可以逼出人最后的劲来。再说,来这里比赛的都不缺钱,不是为钱而战,而是为名誉而战,你看每个人都带着女伴参加就能明白,这里不是f1车赛。而且,就算你保存实力,如果被查出上了黑名单,以后永远赛不了车。行有行规,作弊者完蛋。”阮重阳看出了我的心思,面色严肃地告诉我。

    我沉默,是不是有个好点的办法呢?

    阮重阳给我讲这里的赛车规矩,赛车分为三个等级,同样的赛道,三十分钟以内是第一等级,三十到三十五分以内是第二等级,三十六分到四十分是第三等级。下注也按照上面的等级分为三个等级,第二等级和第三等级规定金额,第一等级不上限。赛车手有可能从第一等级滑到第二等级到第三等级,也有可能从第三等级到第二等级到第一等级,个人身价也随着降低和升高,所得的报酬更随着降低和升高,比如,第三等级的第一名比不上第二等级的最后一名,第二等级的第一名,比不上第一等级的最后一名。这种制度比较有效地制止赛车手作弊。

    “制度比较合理,举办一场这样的比赛应该不难吧?”我问。

    “不难?你知道吗,整个b城就这一个地下赛场,要制止警方抓,制止上面查,还要防止人有意闹事搞破坏,没绝对的实力搞不起来。这个地下赛车好多年了,可极少有人知道幕后老板是谁,水不深是藏不住的。”阮重阳由衷佩服。

    一声枪响,阮重阳立即坐好,我明白,比赛要开始了。一会儿,又是一声枪响,阮重阳脚一动,车子像箭一样飞出去,旁边的车子也纷纷飞出去,我隐约听见车外的尖叫和呼喊声。一个急拐弯,阮重阳的车被挤到里角,一辆车从外角超出。阮重阳骂了一声“**!”右脚猛力踩到底,顿时我有如腾云驾雾一般,我记起阮重阳说的话,他说,到了赛场你就不想保存实力了,那种疯狂,可以逼出人最后的劲来。确实疯狂,速度让人沸腾,速度让人疯狂,一个真正的赛车爱好者,的确不会故意落后。

    沿路是灯光,但远处却是一片黑暗,舒生应该睡了吧,他不会傻到非要等我回去才睡吧?我转头看阮重阳的脸,他全身崩得紧紧的,脸色红红,嘴抿得死死的,眼睛里却闪耀着兴奋激昂的光芒。

    当车返回赛道,我回忆了一下,有四个近150度的大拐弯,五个缓弯,五左弯,四右弯。阮重阳重重拍了一下方向盘,看得出有些沮丧,我看了看手表,27分05秒,比22分46秒差远了,名列第四,没进没退。我觉得他如果不那么激动,一定能发挥得更好,可惜他不知道夏婆婆教训第五条,冷静,冷静是打败对方有效条件之一。

    “比上一次少了8秒。名次还是老样子。”阮重阳用力拍了一下方向盘,苦笑。

    我想了想,“只要在进步,就是希望。”又想了想,“那你这样算赢还是输?”

    “赢了一点,因为时间短了一点点,但赔率相当低,差距越大,中间的交易差额也越大。反之,越小。”

    我笑了,“不要沮丧,你没有让押你的人亏本。”

    “我才不管他们,我是生气我自己,都在拐弯的地方被人超了!”

    那几个拐角角度确实比较大,按照物理原理,应该抢外线才会更好更顺利拐弯,但好几次阮重阳被逼到内线。这是他速度慢的主要原因。

    “你教我赛车吧,我有把握胜利。”我突然说,因为我想到了木家已断了我的经济,校长说了舒生的费用不能免除,我必须要有经济来源,如果会赛车,能胜出,那么我和舒生的学费应该不用操心了。

    “你?你连车都不会开,还想赛车?嫌命长了吧?”阮重阳扑哧一下笑出来,像听天方夜谭似的。

    “我自行车没骑过,第一回就能骑。”我不讲道理,只摆事实。

    阮重阳看着我没说话,显然在考虑我的提议。

    “你教我学赛车,等我可以赛后帮你赛,名你得,我只要利。”

    “你问我那么多赌注制度,原来是想靠它赚钱?你很缺钱吗?”阮重阳恍然,皱起了眉,“看起来你是很缺钱,可这条赚钱的路很危险,车会翻,车会撞,车会着火,很多不安全因素。我们这个赛车是黑市的,不能公开,而且来赛车的人都签订了条约,生死不论,与他人无关。你想得太简单了。”

    “我不怕。”我低声道。

    “你若不幸死了,你弟弟怎么办?”

    我一怔,我死了我弟弟怎么办?我从来没想过我会死啊。

    “你想赚钱,我介绍你去一家俱乐部做陪练,你的身手很灵活,应该很快就可以适应。”阮重阳坚决不支持我赛车。

    “陪练什么?”

    “陪客人打球,台球,乒乓球,高尔夫球,还可以陪格斗,柔道,泰拳,击剑等,陪战地射击,骑马,飞镖等。陪练的水平不必比客人厉害,有些人就是要些打不过他们的来增强自己的信心。我觉得你身手灵活,可塑性很高,要不要去试试?”

    “时间如何安排?我要上课的。”我有些动心。

    “你把你的课表给我一张,我来给你安排时间,那个俱乐部是我舅舅开的,我让你的工作时间自由一点,没问题。”

    “阮重阳,谢谢你。你帮了我很多,我不会忘记的。”我郑重其事地说道。

    “帮你让我很有成就感。上回,就是你公开考试的那次,我去校长办公室去闹,居然发现还有一个人也在帮你说话,白小楼,你怎么认识的?”

    “没听过这名字。”

    “不认识?他怎么会帮你说话啊,奇怪。”

    我心一动,“是不是脸比较白,有点忧郁,头发有点长的男生?如果是他,我就见过。”楼顶上的那个。

    “嗯,是长那样吧。他是校长的公子,他没有告诉你吗?”

    哦,校长叫白劲,怀英学生中的白费劲校长,没想到那个男生是他儿子。他自那天抢先离开楼顶,我再也没见过他。

    “他出国了,不想去,可家里一定要他去。多无奈啊,你看看,我们这些人有什么自主权,条条路都被安排了,还不如你和舒生自在。”阮重阳叹息。

    因为我和舒生要求不高,知足,易乐。我想。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二章 返回《风里狼行》目录 下一章:第十四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