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文/湖坨坨
本章字数:6274 风里狼行txt下载

14

我回到家时,已经十一点多了,房间里的灯却还着亮着,满室柔柔的桔黄,温馨而美好,舒生果然没睡,他在灯下等我。

“不是让你先睡吗?”我拿走舒生手里的书。

“睡不着,看会儿书,又可以等你。”舒生微笑,安静地躺下来,不一会就发出轻微的鼾声

我洗了个澡,又将衣服洗了,熄灯睡觉,眼睛闭上,可是怎么也睡不着,想起赛车,又想起阮重阳说的俱乐部,想起未来的日子,目前最要紧的是把学费赚足,学开赛车的事不是一日两日能成,等到高中,可以拿奖学金,再去学不迟,有些事在迷茫时,心里总是七上八下,只要目标一旦确实,我心安了,好似迷雾中找到了一线光明,迷途中找到一条大道,心里变得轻松,连睡眠来得来快,我安稳地睡去。

第二天一上课,发现木北的位置空着的。下午上课,他还是没在,木随云没在家,他大概无所顾忌了。我和他在任何场合都不说话,纵然要说,也是他恶语伤我呛我,但我答应过木随云,木北逃学我会管,所以我还是会留意他的身影。

第二天一整天,木北又没来学校。我和舒生回到明朗居,一起做饭吃了,舒生洗了碗,坐到桌边做功课,我拿着笔对着书,心却在想着木北,看看时间才到八点,我最终放下笔站起来,对舒生说;“我出去一下,你呆家里不要出去。”

舒生点头,“好,我等你回来。”

我知道我不回来,他不放心睡觉,不再劝他早睡了。

下楼来才发现忘记带储藏室和自行车的钥匙了,我不想重新上楼,小跑出去。

我一路小跑去了木家,悄悄走进大院,远远地从窗口看去,餐厅里明灯耀耀,雪姨和木兰、木川其乐融融地围着桌子吃饭,没有木北,我轻轻退出来,顺着木家到学校的这条路小跑,眼睛到处张望,耳朵静心聆听,灯火通明的大街上,走着闲闲的散步的人,匆匆的晚归的人,担着担子叫卖的人,还偶尔有一两家头戴新疆帽着长袍的买烤牛肉串的人,那散着五香粉的烧烤味很吸引人的食欲,如果不是要找木北,我一定会烤几串带回去和舒生一起尝尝。

我继续小跑,将烧烤的香味甩到身后,快到学校五十米的地方,有一条巷子式的岔道通向京路口,我向那个巷子走去,巷子很长,每隔几十米安着一盏灯泡,不是很亮,使得小巷在晚上特别昏暗和幽深,巷子里还交错着一条巷子,成为一个十字路口,我不知道该往哪边走,也没多想,随便拐了一个弯,才走几步,身后传来一阵嘈杂暴戾的声音,“打!往死里打!”我一惊,立即回身,向那些声音跑去。

我看到了木北,在昏黄的灯光下,他被五个人围攻,另外还有一个人站在旁边吆喝,叉着腰恶狠狠地喊打!木北缩在墙边,双手护着头,已无还手之力。

“打够了没有?”我冷哼一声,心里落下一团,总算找到了,总算还有命在。

“哟,来了个妞!想打抱不平还是想美救英雄?”旁边站着的人露出猥琐的笑。

我没答话,淡淡地看着木北,“就你这点身手,还想要我的狗命?还想拉帮结派?你年年暑假不是要练两个月的吗?就这点能耐还敢出来混?”

木北抱着头,没有回答。倒是旁边几个人都笑起来了,“行啊,听这口气,很有能耐啊?露一手给小爷看看,小爷会让你几招的。”

“后退,再后退一点,我会让你看到。”随着他们几人让出一些距离,我将木北留到身后,轻轻给他吐了一个字“走!”,我不知道对方实力如何,难保两人安全,特别是木北现在毫无战斗力。夏婆婆教训第十二条,任何时候不要低估你的对手,须知,狮子搏兔,尚须全力。但木北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动。

我突然发动进攻,手在墙上用力一撑,双脚飞起,正中两人胸口,两人应声倒地,另外三人向我挥着拳头扑过来,我两手一手一个,抓住对方拳头往下一拧,只听两声惨叫,又两个人蹲下去了,另一个一惊,手一探,摸出一把长刀向我砍过来,我身子一矮,手向上一托,另一只拳头直击他的小腹,又一声惨叫,刀丢下了,捂着肚子站不起来。为首的那个一见,眼睛里露出恐惧的光芒,手扶着墙壁连连后退。想跑?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他的头发就往墙上撞去!

“救命!救命!”那人吓得大叫,声音带着哭音。

“还打不打?”还没撞就吓软了,我没撞下去,将他的头顶到墙上。

“不打了,不打了,姐姐饶命!姐姐饶命!”

“以后还找不找他打?”我下颌朝木北抬抬。

“不敢了,不敢了,放过我们吧,我们也是受人指示,受人蒙蔽,以后决不打架了,姐姐,求你了!”

我看看他们,比木北大不了多少,有两个还穿着校服,乍一看,是怀英学校的,不过我看到了校服的左胸写着七中二字,是附近七中的学生。

“以后再看见你们打架,我废了你们的手脚!也算替天行道!滚!”我眯着眼,狠狠说道。

几个人屁滚尿流地跑了,我没有理睬木北,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想当流氓混混,没有揍人的资本就得有受得住揍的资本,他不是前者,就是后者。

忽听背后蟀蟀索索的脚步声,木北竟然跟在我后背,一蹶一蹶地走。穿过巷子,我朝明朗居的方向走去,木北竟然还阴魂不散地跟着我。这个方向不是朝木家的方向,他不会不知道吧?

“你家走那边。”我皱眉,站住了。

木北垂着头不作声,我停下他也停下。我走了几步,他也跟着走几步,我朝他进几步,他退几步,我有点恼火,“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也是你弟弟,你能管易舒生,你也可以管我。”木北终于开口了,一开口就可以气死人。他是我弟弟?他有过一分钟把我当姐姐吗?还有,我管他?我敢管他?我凭什么要管他?

“别跟着我,我可没资格管你,你也没有我这样的姐!”我冷漠说道,快步走路。哪知我快他也快,只是一蹶一蹶蹶得更厉害更难看,跟只流浪狗似的,更像是我欺负了他,跟我在背后想要点钱作赔偿似的。

我猛地转过身来走到他面前,盯着他:“你跟易舒生比?他三岁多的时候就会在我被其他的孩子打得半死时扑到我身上保护我,他自己差点被打死,你知道的,他有心脏病。我家半年吃不到一次肉,他却告诉我,他吃不完一个小小的鸡腿,要分一半给我,家里给他一块糖,他会给我留一半。我拿了家里的钱被发现,他却说是他拿的。我跟他生活在一起十多年,他就是这么护着我的,你觉得,你哪点可以跟他比?”

木北低头,不看我的眼睛,但依旧没有掉头回木家,他一直跟着我跟到了明朗居。我按电梯上楼,他一闪身,也跟了进来,缩到电梯一角。电梯停了我出来,他立马又跟着出来,动作丝毫不慢。我按门铃,“舒生,是我。”

门开了,露出舒生笑眯眯的脸,我进去,木北也跟进去。舒生看到木北衣衫褴褛,身上伤痕累累,嘴角还有残留的血迹,又惊慌又心痛,立即扶着木北坐到了沙发上,仔细看他身上的伤口,“我去给你找药来。”

“舒生,别管他,随他是死是活。”我懒得看木北一眼,坐到桌边倒了一杯茶,一口喝尽,找了一个晚上的人,又打了一架,口干死我了。

舒生笑,第一次不听我的话了,弄来一盆热水给木北擦伤口。

“要不要这么娇贵?去洗干净!”我瞥一眼,小伤,不碍事,木北皮躁肉厚得紧,从木随云拿鞭子打他,第二天没事人似的就可以看出来。

木北果然进了浴室,舒生隔着门问他:“我的衣服你穿吗?”

“随便。”木北闷声回答。舒生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找来他自己的干净衣服,搭在门把上。

“搭门把上了,你洗完就自己拿。”

我瞪着舒生,舒生坐到我身边,头靠在我肩膀上,轻轻说:“姐,我知道他是你弟弟,我也是你弟弟,我们是一家人。我看得出来,你心里其实很放不下他,吃饭做作业都心不在焉,他两天没上课,我看见你总往他座位上看。姐,你是世上最好的姐姐,别人不知道,我怎么不知道。你面上冷漠,心里善良。”

我沉默,舒生是个敏感的孩子,什么都看在眼里,也是个善良的孩子,什么都替我想。我抬头,看见木北有些拘束地站在浴室门口,低着头一动不动,就像谁给他画了一个圈圈似的,他想当唐僧,我还不想当悟空呢。身上穿着舒生的衣服,有点短,他和舒生年龄差不多,却比舒生高一点。

舒生看着木北,温和地问:“你还没吃饭吧?要不要吃面?吃饭的话时间会长一些。”

木北点点头,舒生立即站起来进了厨房,一会儿功夫,端出来一大碗面条,旁边放了几棵小青菜,上面盖了一个黄橙橙的鸡蛋,很香,很好看。木北三下两下就吃完了面条,然后舒生又细心地给木北的伤口涂了些消炎水。

“你没回家雪姨和你姐姐不着急吗?”我问。

“不会。”木北摇头,“我三天没回家了,她们没有找我。”

我想,木随云如果再不回家,木北估计会野了。打架没人管,逃课没人问,不回家没人问,跟自生自灭没什么区别。

“你以后怎么办?继续逃课?继续打架?”

“我跟你住。”木北低低说道,身子还往舒生那边缩了一下。

“不行!”我脱口拒绝,我千方百计不想跟他一起,他倒好,贴上门来了。

“你是我姐姐。”木北低声得跟小媳妇似的,远没了平日的嚣张、傲慢、目空一切,他以前是属土狗的,见我就咬,现在突然变成了小京巴,居然在请求我收留他。

“你知道我初二为什么突然成绩好吗,因为不想和你一个班,你知道我现在在学高一的课吗,因为不想和你一个年级。你不想看见我,我也不想看见你。你回你的木家,你不知道吧,雪姨已断了我的经济,我养不起你这个大少爷。”我冷声道。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到底是横惯了公子哥儿,终于受不住了,猛然抬头问我。

“我不应该讨厌你吗?难道你觉得你的语言行为该让我对你充满尊敬?”

木北一窒,又低下了头,“我以后尽量不让你讨厌,我会给你钱当生活费。”

“我不愿意。明天你回家,不要再呆这儿。”我果断地结束谈话。

晚上睡觉,我还是和舒生睡,木北一个人睡隔壁房间。早上我和舒生起来做好了早餐,木北才起床,在木家,上学有人送,早餐有人做,正是这个时间起床,我和舒生要做早餐,步行去学校,习惯早起。

早餐一人一碗面,面里几棵青菜一个鸡蛋,换在青山村,这是很丰富的一餐了,不过我知道对于木家的早餐来说,这简直就不是可以吃的早餐,木家的早餐多元多样多色彩。木北没有露出嫌恶,乖乖吃了一碗面,又乖乖随我们步行上学。晚上放学,竟然又跟在我们后面几步走,直到我们进电梯,他飞快的闪进来,无视我的愤怒和嫌恶。

舒生扯着我的袖子悄悄央求:“姐姐,你就随他的意思吧,说不定他嫌我们的饭菜不好吃,家里不热闹,住些日子就会走的。”

我暗叹一口气,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走进了我和舒生的地盘。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三章 返回《风里狼行》目录 下一章:第十五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