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文/湖坨坨
本章字数:3456 风里狼行txt下载
18

    阮重阳的赛车还在进行,只是成绩还是难以提高,最好的成绩升到过第三,随即下个月又到了第四,还有一次到了第五。在赛场我经常看到木兰,她打扮得分外妖娆性感,花蝴蝶似的穿来穿去,最后穿成花朵。这种场所,最吸引这些富家小姐们来,结识有钱的帅哥是她们最大的愿望。我瞄着木兰坐在赛车头上,贴着一个男人热吻,引来旁边一阵阵喝彩。我问阮重阳:“她对你没兴趣了?”

    阮重阳妖孽一笑:“谢天谢地,终于脱身了。”一付如释重负的表情。

    不喜欢还招惹,活该缠死你!

    “你这个姐姐也厉害,知道那个男的是谁吗?步家的孙子。真想请他喝一杯,没有他,我哪这么容易脱身!”.

    “步家很厉害?”

    “比你木家还厉害。希望能成你姐夫哦。”阮重阳笑得一脸欠扁。

    “我还是希望你成我为姐夫。”我认真说道。

    “别,别,我说错话了,你千万别希望!”阮重阳装出惊恐的样子来。

    “今天有多大把握?”我问他赛车情况。

    “没底。今天完了跟大伙一起玩会吧,每次赛完你就走,我多没面子啊。”

    “我得拿奖学金。我不是衣食无忧。再说,我不想跟她碰面。”要是让木兰知道在我赛车场,而且还在阮重阳的车上,她绝对会将这件事裹成重磅炸弹炸到木家,然后炸起的片片瓦砾碎石会淹没我。

    “那赛完了你请我去你家吃饭吧?想不到你做的饭这么好吃。”阮重阳痞痞地笑,退而求次。

    “可以啊,我给舒生打电话,让他准备准备。”明天是星期天,今晚晚一点没关系。

    “明天我去吧。要吃你亲手做的饭菜,不许舒生做。”

    我点头。

    赛车开始了,阮重阳像换了个人似的,严肃认真,不再嘻皮笑脸。两声枪响后,一排车子争先恐后,急驰而去,直道时,我看到阮重阳的车子领先第二,随着几个大角度拐弯,有两辆超出,阮重阳有点急,方向盘一打,直逼外围,突然,我有种强烈的危机感,猛地左手伸出将方向盘往反方向死力一打,一辆车擦着我们的车身而过,两车磨出阵阵火花。原来在我们背后有一辆车也和阮重阳做了同样的动作,而且那车的速度更快更猛,如果阮重阳车子往那边突然一移,正好两车撞上。阮重阳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油门一踩,奋力追上去。车到终点,又是第五。

    阮重阳没有跟往常一样叹气,眼睛亮晶晶的闪着惊奇和兴奋,“你是怎么看出危险的?”

    “我对危险有一种直觉。”我说不出什么理由来,直觉,真的是直觉。

    阮重阳兴奋地看着我:“从明天起,我教你赛车!我现在相信你的话了,你将会比我赛得更好!”

    我曾对阮重阳说过,如果我赛,一定会比你赛得好。当时他笑我吹牛也不怕腮邦子痛。

    我很高兴,阮重阳终于答应教我赛车了!他说先教我开车吧。我说我会了,看会了。坐他的赛车快两年了,动作要领基本能背下来。阮重阳不信,走到副驾室一边,让我去开,我身子一抬坐到驾驶室,系好安全带,等阮重阳坐上来,我踩离合器,点火,挂一档,放手刹,放离合给油,车子跑动了。

    阮重阳啧啧有声:“我总在你身上看到奇迹,告诉我,你还有多少奇迹?”

    “奇迹是创造的,等创造了就知道了。”第一次开车就开mucielago r-gt,不知道要羡慕多少人。我以前不知道这些牌子叫什么,上网一查,吓我一跳,那价格,七百八百万。所以后来我没有强行学赛车,真怕弄坏了阮重阳的车没办法赔,刮个痕迹也赔不起。

    “你如果能拿到第一名,我就把这车送给你。”阮重阳郑重承诺我。

    “不要。东西贵重了难保管。我只负责开,其它的事你办。”自己开的效果跟坐一边的效果就是不一样,那感觉,天壤之别,我将窗户打开,速度加快,听耳边呼呼的风声,尤如身上长了一对翅膀,飞起来。“我第一回开,你就敢坐。”

    “不怕,我愿意把命交给你保管。”阮重阳又恢复了嘻皮笑脸,桃花眼直冒粉泡泡。

    “谢谢你的信任,我一定会给你拿下第一。”

    “以前完全不信,刚刚有点不信,现在,全信了。我甚至相信你会打败疾风。”阮重阳懒懒地伸了个腰。

    “疾风是谁?”

    “不知道,突然冒出来,又突然消失。我赛车时他就没在了,只留下他的记录。”

    “不可能没人知道吧?”

    “知道的不想说,是人都有那么点秘密吧。不过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凭我们的水平没有资格可以跟他叫板。”

    “你很想打败他?”

    “废话,谁不想啊?这是我们赛车人的第一目标。”还好不是终极目标。

    两个月之后,同一赛道,同一辆车,车上相同的两个人,阮重阳看着我40分29秒的成绩,惊得像看见了鬼似的,半晌才大叫:“不公平啊,不公平啊,我赛了一年才跑出40分,那时喜欢得连续请了三天客!啊!啊!我要疯了!太让人妒嫉了!”

    你就羡慕妒嫉恨去吧!我笑。

    高一结束,舒生如如愿拿到奖学金,我也拿到了。木北刚刚踏着我的标准进入了全班第19名。我说:“你就不能多一点点么?刚好进前20啊?”

    木北笑,舒生也笑,看得出都很愉快。我跟木北提过让他学音乐的事,木北沉默了好久,才说了一个“不”字。他倒是提议舒生去学音乐,舒生对音乐的感应力和接受力一点也不差。而且,舒生的气质适合搞音乐。我问舒生愿意不愿意学音乐,舒生倒不是不愿意,就是嫌学音乐花费太大,简直就是钱拼出来的。

    我跟舒生说不要担心钱的问题,姐姐我养得起他。木北也在旁边说,他有熟人,不会要多少钱。于是舒生答应先试试看自己有没有音乐天份,如果没有,就别浪费时间和钱了。木北真的给他找了他从前的钢琴老师教他学钢琴。木家的孩子从小就要学琴棋书画之类,木兰学过钢琴和绘画,木北也学过钢琴,但从来没见她们弹过,木川现在就在学书法,我见过他写的字,大气,雄浑。雪姨将他教育得很不错。

    舒生从高二开始,主修音乐,打算大学报考b大音乐系,我给他买了一架一万多块的钢琴。木北更加努力了,我不太清楚他的想法。他跟雪姨的关系越来越差,每次在老宅,他眼皮都不抬起看她一眼。雪姨很能忍,常常在众人面前拿热脸贴他冷屁股,这样一来,木家人都认为木北无礼,雪姨受委屈。我常想,雪姨也不容易,这么多年一直做戏,也不嫌累。

    有一回,我坐在老宅后院的石头上假寐,突然听到木北和木兰吵架的声音。

    “小北,你不要跟那个不要脸的小贱人混一起,你会被她带坏的!”

    “她哪里坏了?她有你坏吗?”

    “她是不是故意骗你的钱?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没住在学校?那边的房子租的吧?租金你出的吧?你要傻到什么时候?别老上她当!”

    “姐姐,你好好读书,好好做人,现在改还来得及,不然没救了!”木北语气突然无比认真。

    “小北,你在说什么?那个不要脸的贱人还让你来教训我?你到底中了她的什么毒了?你不会真把她当姐姐了吧?我们说好了的,合伙把她赶出木家的呀?她分明就是个来历不明的野种!你还帮她说话?”木兰的声音气愤无比。

    “姐姐,你不要到处乱交男朋友,也不要买流氓行凶,正儿八经地学点东西吧,不然,你会后悔的!”

    “啪”的一声,不知道谁打谁一个耳光。

    “你竟然敢教训我?我交男朋友怎么了?我已成年,还不应该交男朋友?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买流氓行凶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没学东西了?不打醒你,你不知道我才是亲姐姐!”

    “我早知道你难以救药,算了,我言尽于此。”木北转身离开。

    我高三上学期时,木兰真的出事了。她怀了孕,去医院打胎时被雪姨在医院撞见,雪姨一个电话叫来木随云。木随云立即将木兰带回家,逼问孩子的父亲是谁,木兰一个劲儿哭,竟然说不出孩子的父亲。她在酒巴喝多了酒,不知道都跟谁发生了关系。木北告诉我这些事的时候,满脸悲愤,却又无能为力。木兰醉酒的那天,我算算日子,那晚正是赛车。我打电话给阮重阳,问他知不知道赛车后一般去哪玩的?阮重阳说是新街那一带,最常去的是森林酒巴。又追问我什么事,我迟疑了一下,告诉他,木兰怀孕了,正是那天晚上出的事。阮重阳告诫我,不要一个人去新街,要去,他带我去。木北阴沉着脸,也跟着我们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七章 返回《风里狼行》目录 下一章:第十九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