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章

文/湖坨坨
本章字数:5330 风里狼行txt下载

番外(五)

于是安之华丽丽地成了熊猫,成了老佛爷,出入都是国宝级待遇。

九个月后,一声啼哭,步小安出世,步家乐得只差没有烧香叩头了。

步家男丁兴旺,女孩不多,步长空四个儿子,四个儿子后面是四个孙子,唯一只有一个孙女步明月,独生女就是好哇,又是最小的,生下来就成了掌上明珠,大一点点就宠成了小霸王,再大一点点,宠成了小魔王,长大后,成了女王。步小安的出世,动摇了步明月在步家长达二十多年的女王地位,接下来迅速瓦解女王政权。

步明月哭哭啼啼地抱着舒生求安慰求包养:“舒生哥哥,我只有你了,她们全部爱小安子去了!”

易舒生忍住笑,摸着她的头:“乖,哥哥给你糖吃。你要庆幸,她们的视线终于转移了,从此以后没人逼你学这学那了。”

步明月乐得一下跳起来:“对啊对啊,哈哈哈,小安子要步上我的后尘了!我要幸灾乐祸地看着她被奶奶和婶婶逼着学这啊,学哪啊,哈哈哈!”那狰狂的模样就像白雪公主她后妈。

易舒生看着小安子的姑姑,脸上的笑更温柔了,姐姐有孩子了!他当了舅舅了!他内心激荡,有一种创作的冲动。这几年,他的名气越来越大,才华毕露,不但弹琴,还作曲,著名的青山乐章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孩子满月,步家大宴宾客。席上有人质疑孩子的身份,毕竟步家的长孙订了一个婚就没有下文了,还据说订婚人都没到场,事隔几年后突然冒出来个孩子,是个人都会怀疑。

步轻风脸都气绿了,“啪”的一声将结婚证摆上来,行为很幼稚,很二。可是结婚证只有少数人看到了啊,不行,得给老婆补上一个盛大的婚礼。这一提议得到步家大多人支持,少数人不支持,那少数人只有一个,木安之。

请客累,太累,比训练还累,脸上的笑要僵掉,不住地点头,脖子酸涨,而且,她对婚纱有点怕怕,第一次穿婚纱是出任务那次,她的在外的肩膀多处被玻璃扎破,惨不忍睹。步家是个讲求民主的家庭,民主条例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于是,安之以孤零零的一票惨败,被带到那里试婚纱,带到这里试戒指,带到这里拍相片,左摆,右摆,微笑,露齿,带到那儿认亲戚,大姨小姨,大姨夫小姨丈,大表哥小表妹。

安之脚踏三寸高跟鞋子,摇摇欲坠,身穿拖地婚纱,生怕脚下缠绕的婚纱绊到脚下没长眼的高跟鞋。一整天提心吊胆,比在贩毒份子里当卧底还艰难。

木家人来了,木北,木随云。木伯恩自木林死后一直呆在疗养院,不再问家事,但是当木北告诉安之结婚的事,木伯恩好久未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特别是听说生了孩子时,更是喜上眉梢,眼睛里明显带着渴望之色。婚礼后,步轻风和安之抱着步小安,去了疗养院看望木伯恩。

木伯恩比几前年苍老多了,头发渐渐灰白,从前,他的头发保养得很好,又黑又整洁。步轻风和安之乖巧地叫“爷爷”,并把孩子递到他的面前,木伯恩双手小心翼翼地接住,眼睛发亮,笑得像一朵太阳下的菊花。

“好,好,没有见过安之小时候的样子,总算见到了她孩子小时候的模样,真俊哪!”木伯恩感慨万分,四个月大步小安粉啄玉砌,脸粉嘟嘟,手粉嘟嘟,腿粉嘟,一双眼睛如星墨,安静地看着木伯恩,突然嘴角一勾,云轻风淡地笑了。木伯恩更激动了,他的小曾孙女儿对他笑了,笑了!

步轻风说:“爷爷,她叫步小安。”

“步安之之后尘。步小安,好听,好听!”木伯恩开怀大笑。

安之附在木老爷子耳边说了几句话,木伯恩一愣,连连步头:“好!好!”

回到家里,女儿被才当奶奶不久的人抢去过瘾去了,步轻风抱着女儿的妈妈,脸在她脸上蹭啊蹭,轻轻问:“给木老爷子说什么了,惹得他那么高兴?”

“告诉他两件事,木森在部队,宝藏上交了。”

“他们不会找来?”

“不会找到。”安之笃定地说。

步轻风点点头,附和老婆的话:“对,不会找到。”老婆的话是圣旨,绝对不能让木家找到。

第二天,两人抱着孩子去了方家。一进门就看见方跃的儿子方飞在院子里蹲马步,胖胖的脸上显着一付要哭的表情,方跃在旁边倒也没闲着,也蹲着马步。

“哟,这是父子对练么?”步轻风笑嘻嘻的。

方跃收起架势,他儿子随即跟着收起,父子二人相当有默契的一人拿起一条的毛巾擦脸上的汗。

“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懂吧。”方跃说。

夏婆婆和方招闻声出来,这两老的,越活越年轻了,脸色红润,精神矍铄,两眼有神,尤其是方招,大有晚年逢甘露,枯木也逢春之势。

方跃有一次偷偷跟步闲庭戏谑道,要是他爸能给他添个弟弟或者妹妹就好了。步闲庭两眼放光,立即上网查询,还跑去医院咨询专家医生,那医生正好认识步云海,有一回两人碰见,顺便告诉了步云海他儿子这个奇怪的问题。步云海开始时也愣住了,转而一想,笑了,立即明白他是帮谁问。

自从夏婆婆在方家住下后,步闲庭三头两头往去讨教武艺,三头两头跟方跃切磋几招,功夫倒是提升得很快,也比以前务正业多了。不过这六十多岁还想生孩子的事可不是能靠努力就可以解决的。

夏婆婆接过孩子,一脸慈爱。步轻风突然说:“婆婆,等小安四岁了,我把她交给你。以前怎么样带安之的,以后也怎么样带小安。”

夏婆婆笑了,“有安之这么刻苦的孩子少,再说了,她爷爷奶奶也舍不得孩子受累受苦,女孩子,有条件就娇养,安之也是被逼的,她一心要保护弟弟。”

“不怕,我们以后生个弟弟让她保护。”步轻风看着安之笑。

安之瞪了他一眼,说生个弟弟就能生个弟弟么?是她们能控制的?要是是妹妹呢?

小安三岁半的时候,气质就出来了,跟安之很像,话少,笑少,眼神干净宁静,神态不慌不忙,外形也像安之,大眼睛小嘴巴瓜子脸,夏婆婆一看见小安,就不住叹息,这分明就是昨天的安之啊,安静,倔强,偏生又乖巧。

步轻风退伍了,这一年,他三十九岁,大校军衔。

轻风复员后主动申请去了b城刑警队任队长,陶哥副队长,哥俩见面,啥都不说,两手紧握,两视而笑,默契尽在不言中。

陶哥给步轻风出注意:“你回来了,把弟妹也调回来吧。”他简直跟谈头一样了,看见好手就惦记。

步轻风也觉得可行,于是,直接帮安之写报告了。报告行文流畅,理由合理,要求明确,请求简单,木安之请求复员。谈头虽然舍不得,还是大笔一挥,同意。安之的档案立即转到了b城刑警队,生孩子后上班。从此,刑警队更牛了,一下子添了两员大将。

阮重阳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他说出了多年前的一个秘密,某年某日,一个叫蒋未龙的恶霸调戏了舒生,并且多次在公共场合盯他的梢。阮重阳答应过舒生不告诉安之,果然遵守承诺,但他随时关注舒生安危,自从那日搬出步家,蒋未龙对舒生虽然没再公开强抢,但经常出现在舒生附近,虎视眈眈。这件事如一根刺,刺在阮重阳心上多年,却无能为力,无法为舒生讨会公道,现在步轻风回来了,这事交给他吧,保护那对姐弟,是他的义务。

步轻风冷笑一声,蒋未龙是吧,他上任第一天查的就是他的案子。他爷爷步长空说,这个人恶霸多年,一定要将他拿下!绝不手软。

三个月之后,步轻风将蒋未龙绳之以法,整个蒋末龙恶霸团伙一网打尽!b城无不拍手称快。陶哥激动地抱住步轻风,“他妈的这个土匪,我忍他好久了!苦苦找不到有力的证据,终于把他办下来了!兄弟,办得好!无论手段还是心计,哥哥我服!从此,跟你混了!”

喜上加喜,正好安之又怀孕了,从基地退了回来,步轻风果断地将步小安往夏婆婆那儿一送,甩甩手回来开始跟着老婆转,心满意足地做他的老婆奴。

全家人又开始围着孕妇打转了。安之将衣物一收,去了方家,前脚走,后脚步轻风也来了方家。两人挨坐一起,一边吃着新鲜的李子,一边看步小安蹲马步,另一边,方飞在背夏婆婆教训条例,背到十二条,后面硬是记不起来,结结巴巴地磕,偏偏不远处,夏婆婆在那儿泡茶,近一点,方跃皱着眉毛看着儿子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密。安之看不下去了,正想替他回答,突然一个清冷的脆脆的声音接了过去:“夏婆婆教训第十二条,任何时候不要低估你的对方,须知,狮子搏兔,尚须全力。”

这下不止安之吃惊了,连泡茶的夏婆婆也吃惊了,她根本没有教过她这些啊。

安之问:“小安,你怎么会背?”

“飞哥哥天天念,听会了。”小安淡淡地说。

只听扑通一声,方跃坐着的凳子歪了。他要喊天了,到底是天不帮他还是他方跃的基因太差啊?他让儿子提前进入起跑线,可后来三年的明显要赶上!

夏婆婆走到步小安的身边,摸摸她小小的脸,“来,给姥姥全部背一遍。”

为什么叫姥姥?这是步小安自己定的。有一天方飞很骄傲地跟步小安说,“这是我奶奶,武林高手。”步小安看了一眼方飞,不紧不慢地指着夏婆婆说:“这是我姥姥,武林高手。”

这一声“姥姥”把夏婆婆叫得泪眼花花,她教了安之十年,心中早就把她当女儿。没想到安之没直接认下她,倒是被这机灵的小丫头捷足先登了。当安之听女儿叫姥姥时,眼圈也红了,她一向内敛,情感不外露,女儿叫出了她的心里话,终于圆满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章 返回《风里狼行》目录 下一章:第九二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