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章

文/湖坨坨
本章字数:5922 风里狼行txt下载

番外(六)

步小安蹲马步的姿势不变,小巧的嘴,口齿伶俐,声音清脆,吐词清晰:

夏婆婆教训第一条,世上最可靠的人是自己。

夏婆婆教训第二条,没有找到绝对信任的人,不要把后背空出来。

夏婆婆教训第三条,警惕任何人任何事,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坏。

夏婆婆教训第四条,未知对方实力之前,不要轻举妄动,一旦抓住对方弱点,一击致命。

.....

整整十八条,一条不漏,一字不差地背了出来,方跃屁股下的凳子又歪了。他终于认清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在天才儿童面前,他儿子必须低下高贵的头颅,不是方飞起跑得迟,而是对手太强大。想当年,他败给安之后,又败给小狼后,寄希望于下一代,一定要让儿子给他找回这个场子,可是,苍天无眼,有时候,场子丢了就丢了,真的找不回啊。眼前那个小女孩,那神态神韵,那气质气场,比木安之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身上还有步轻风的基因,那是个更难惹的!

夏婆婆被彻底征服,对安之说:“这孩子就是你的翻版,你当年也是这么一条一条地背给我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唯一不同的是,你的脸没她的干净。”

说罢竟然开心地笑起来,又好像回到多年前那幢破旧的院子里。当年她根据津县志里半张藏宝图和父亲的指示,认出藏宝的地方就是青山村那一片,只不过到底图不完整,她找不出具体地方,为了等待仇人来挖宝,她买下了一幢旧房子,请人修葺,然后住进去,这一住就是多年,后来她收了一个小徒弟,这个小徒弟带着一条小尾巴,就是这个倔强的孩子,打破了她寂寞死沉的时光,陪伴她多年,给她带来快乐和希望。如今,她已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孩子,还像当年那样给她带来快乐和希望。她想,上天还是待她不薄,让她晚年有痛惜她的丈夫,有关爱她的儿子,有可爱的孙子,有安之这个女儿和步小安这个外甥女,值了!

步轻风跑到步小安面前,在她小脸上连亲几下,狂笑:“我小宝贝儿真给爸爸长脸,没办法啊,基因太好了!”那狂,那得意,那炫耀,相当欠扁,可借几个胆也没人敢上去扁步轻风,以前在苍龙大队,再多的功劳和荣耀没人知道,可自回b城,办下蒋恶霸,又拿下几个悬案,名声b城尽知,黑道闻风丧胆啊。

方跃幽怨地退到一边,和他儿子一起郁闷去了。

“哎呀,这里竟然这么热闹,安姐姐,你来也不叫我。”步明月人未到,声先闻,再见肚子,再是整个人,后面跟着她的老公易舒生。

明月怀孕七个月了,跟安之一样,也受不了在步家被当成熊猫的待遇,逼着舒生送她来方家。于是,两个孕妇捧着一筐新鲜的红艳艳的圣女果,一下子就见底了,舒生立即又送上一筐小桔子,三下两下又见底了,当第三筐草莓见底时,舒生有些傻眼,这也是孕妇特征?

夏婆婆在一边笑:“胃口好就好,多吃水果,将来孩子皮肤好。”

明月开心地笑:“我家小宝贝的皮肤一定像他爸。”

齐刷刷的,一众人的目光看向舒生,果然,唇红齿白,皮肤白皙富有光泽,端的有气质有风度,温文尔雅的一位标致公子。舒生在台上弹琴,被成千上万的人观看,镇定自若,视若不见,今天几个人的目光倒让他脸红了。

安之微微笑起来,他的弟弟,就要当爸爸了!时间过得真快,记忆就像在昨天,舒生靠着她的肩膀,轻轻地喊,姐姐,姐姐。

舒生看着安之,也笑了,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他的姐姐,眉目之间全是幸福。而他,也是如此幸福。他们从那个偏僻落后的山村走来,在这个繁华的城市,受过伤,受过痛,但她们都找到了为之渴望的东西,那就是幸福。

安之和步小安住这里,步轻风下班也直奔这里。步明月也不回去了,赖在这里,舒生一天要往这里跑上几回。方跃不敢亏待两孕妇,让人到处搜罗新鲜的水果,弄得别人还以为方大老板想朝水果市场发展。

步闲庭常常也来光顾,一坐就是半天,捧着筐子一吃就是半筐,阮重阳听舒生说安之回来了,立即往方家奔,这一来二去混熟了,常常不请自来,将“妖皇夜总会”的长期包房退了,直接到方家包房子了,这里有人陪聊,有人指点武术,还有孩子逗乐,还管吃管喝,方家嫂子热情大方,还有新鲜的市场上难买到的水果,这么好的待遇,谁想去上班啊,所以也和步闲庭一样,一坐就是半天,捧着水果筐子一吃就是半筐。

一个人找,多个人吃,方跃怒了,意气难平哇,指着步闲庭和阮重阳,滚滚滚!这里不养大爷!两大爷很能耐,各自掏出电话,没过几天,每人送来了一小四轮水果。然后热情地招呼安之,明月,招呼步小安,方飞,招呼夏婆婆,方招,方家嫂子,来来来,刚从广东运来的热带水果!完全无视主人方跃。

他一个当家人,活生生地被人嫌弃了!生气啊,真想拿扫把扫这些不要脸的出门,可是他爸爸他妈妈喜欢得紧哪,都说家里好多年没这么热闹过了,真好!偏生那两不要脸的对他没好眼色吧,对这两老的,一张嘴比泡了蜜糖水还甜,哄得二老眉开眼笑,这一笑,更显得年轻快活。方跃放弃拿扫把了,年轻吧,最好能给他生下弟弟妹妹出来!

有一天,木北带着一个女孩子也来了,说是新交的女朋友,先给姐姐姐夫过目。安之见那女孩长得清清秀秀,人略显拘束,看得出是个老实本份的女孩,微笑点头,这一点头的后果是,方家又多了两个经常串门的人。

步家的孙女、孙媳妇、曾孙女加上两个孙子步轻风、步闲庭,全在方家,步奶奶和步妈妈也开始往方家跑,今天送这个,明天送那个,加上老太太们话多,热闹上叠热闹,没有最热闹,只有更热闹。

明月终于生了,剖腹产下一个七斤重的小子,痛得她死去活来,抱着舒生哇哇哭。“舒生,舒生,我感觉自己就是头被杀的猪,被按着压着使着劲儿挤,还听到了刀子划破肚皮的声音,崩崩崩的........”

舒生心痛得不得了,亲着明月的额:“乖,不哭,以后我们再也不生了。”然后按照明月撒娇的指示,这里痛,摸这里,那里痛,摸那里,反正一头栽进舒生怀里不肯起来。等从怀里起来了,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要吃糖,一会儿要吃果果,将温文尔雅的年轻音乐家指使得像坨螺。

一边的明月妈妈实在看不下去了,“安之也生孩子呢,没见你这么娇贵。”

步明月甘愿落后,“我跟安之姐姐不是一个档次的。”

明月妈妈脸黑了,有这么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么,狠铁不成钢地点点女儿的额,“你就不能抬当自身档次!”

对舒生说:“你去给家里报个喜,让孩子爷爷奶奶也知道,最好把他们接来见见孙子。”

舒生走到外面,看见安之朝他这里走来,他迎上去,扶住姐的手臂,“姐,我当爸爸了!”

安之看着舒生,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她抬起手,还像从前一样,拍拍他的手:“舒生,恭喜你。看到你幸福,我好开心”

舒生将头靠在安之肩膀上,这肩膀多坚实,这么多年一直靠着他,是他的依靠和信念。

“让爸爸妈妈来看看吧,他们一定很高兴。”安之说。

“姐,你给孩子取个名字,你是他姑姑,最有资格。”舒生说。

“叫易津好不好?”

“好,就叫易津,等他长大了,我告诉他,津县那片土地,有一个叫青山村的地方。”

安之一直住方家,步轻风也赖进她的房间,现在,她的肚子越来越大,步轻风趴到老婆的肚子上,静听孩子的动静,突然里面一动,他惊喜得叫起来:“老婆,老婆,咱儿子动了!”

安之看他傻乐,“又没照过,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必须是儿子。一子一女,刚好继承他父母的优良传统。”儿子得像他,像他多好,功夫好,车技好,又帅又疼老婆,优良传统不能丢啊。步轻风笑嘻嘻地脑袋供上来,吻住了她的嘴唇,真软,真甜,他不住地吮吸。手摸上来,哺乳过孩子的胸又柔嫩又丰胸,一手不能掌控了。他的嘴移下来,含住舔吸,趁儿子没在,先抢粮食。

安之被他一吸一舔,越来越敏感的身子软了,酥酥麻麻的,内心充满渴望,直到他小心地进来,安之满足地呻.吟出来,眼眸如水,媚态如丝,哪有半点当日杀手之气。

步轻风快乐地咬着她的耳垂,说:“老婆,我好幸福。”

安之没有说话,抱住了他。

孩子生下来,很给步轻风长脸,一个萝卜头,一生下来不像有的孩子眼睛打不开,皮皱皱的,他眼睛睁得大大的,乌溜溜转,皮肤光润得像苹果。

方跃在步轻风面前邀功:“多亏我天天给她们买水果哇,新鲜的,不打激素的,不带转基因的水果。要不你儿子会长得这么好看?”

步轻风想了想,询问:“要不,你带上你老婆来我步家生娃?我给她天天买新鲜的,不打激素的,不带转基因的水果。成不?”

方跃蔫了,这不打击人么?想生也要有生啊,他老婆自生了方飞后,肚子就没动静了。

步小安很有姐姐风范,站在妈妈身边看弟弟裂着嘴朝她笑,一双手向她张开,安之突然想到了她房间里那副图,上面的宝宝可不就是这模样,她常常想,那双手是向谁张开的呢?终于有了答案,向姐姐。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舒生也是这么张开手臂,口里喊:“姐姐抱,姐姐抱。”于是,她蹲下小小的身子,抱起小小的弟弟。

现在,只见步小安抱起弟弟,明明这样搂着不舒服,可步小风笑得咯咯地,一坨坨口水直往下流。正好舒生看见了这一幕,他久久地注视着这对姐弟,回忆越过了千山万水,越过时间上一道道陈旧的结,回到了青山村,回到了小时候,他想,姐曾经也是这么抱着他的罢?那时姐姐比小安还要小,他比小风还要大,仅仅比他大一岁半的姐姐就是这样把他带驼大抱大的吧。

他朝姐姐望去,却看见姐姐也望过来,两人心有灵犀地相视一笑。那艰难的美好岁月啊!

步轻风搂住安之,悄悄地说,弟弟交给姐姐了,我们去补个蜜月吧。

他们有了孩子后才补结婚仪式,可蜜月没补啊,现在老婆越来越水灵,越来越温顺,眉宇之全间全是母性的光晕,柔和温婉,他抱着就不想放,人家都说夫妻久了,爱情谈了,亲情多了,可他为什么爱恋的感觉那么浓烈呢。

安之说,我们蜜月了,小风怎么办?他还要吃奶。

步轻风说,小风可以喝牛奶羊奶,你的奶,爸爸帮他喝。

安之睁大了眼睛,然后,脸红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一章 返回《风里狼行》目录 下一章:第九三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