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八章

文/湖坨坨
风里狼行 本章字数:4538 风里狼行txt下载
夏天碧番外(一)

    一座红砖碧瓦的大院,大院里种了几棵松柏,长得如盖如伞,郁郁青青。阳光从树枝与树枝的空隙间漏下来,落到树下,呈现出或圆或方的黄金块,闪闪烁烁,被风改变着形态和方向,与树阴相间,格外生动美丽。

    树下的一张竹椅上,坐着一个灰色头发黑长胡子的老头,这个老头很有趣,人直直地坐在那儿,眼睛却是闭着,口也张着,呼吸平稳,一吸一收,胡子跟着一起一落,偶尔还带着一两声呼噜,更好笑的是,有时猛然喊一声,“天碧,好好练功,我一直盯着你呢。”一会儿,又打起了呼噜。

    在树阴遮不到的院子中间,铺得平平的青砖冒着热气,太阳很猛很烈,如此的烈日下却有一个七八岁大的女孩子在那儿站桩,双膝弯曲,双手臂平伸,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一颗一颗滴落,身上一件白衬衣早已湿透,女孩眼睛瞟瞟爷爷,见他睡得正香,收回手臂,擦擦眼睛上的汗,突听一声大吼,“天碧,好好练功,我一直盯着你呢。”

    夏天碧吓得赶紧手臂伸直,目不斜视。旁边一个坐在另一棵树阴下的小男孩“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对女孩轻轻摆摆手,小声说,“莫怕,莫怕,爷爷说梦话呢。”说着,拿起身边的水杯悄悄溜到女孩身边,“给,喝口水,甜的,我放了糖。”

    女孩脸上露出笑,就着男孩手中的杯子,低头喝了大大一口水,凉水入心田,沁人心脾,顿觉身上一阵舒爽,阳光没那么毒辣了。

    小男孩看上去四五岁的样子,长得眉清目秀,身子却异常瘦弱,像棵发幼不良的小豆芽。这是夏天碧的弟弟,夏天蓝。那位工作时间能坐着睡得如此酣然说着梦话督促女孩练功的老头儿,正是夏天碧的爷爷,夏闲落。

    夏闲落得自父亲夏元方一身功夫,自走镖行业萧条,在夏元方死后,夏闲落带着家人来到了祖上老家津县,叶落归根,漂泊了几辈子,终于回了家。

    夏闲落的儿子夏保连结婚后生下一儿一女,女儿夏天碧聪明过人,乖巧玲珑,儿子夏天蓝生下时在娘肚子里搁久了,出来时哭声细弱,跟才出生的羊羔一样,咩咩地叫。家里人为了夏天蓝的身体,不知花了多少力气和功夫,夏天蓝还是一付病秧子模样,上夏保连媳妇在生儿子时伤了身体,从此不能再生育,夏家就只有夏天蓝这根瘦弱的香火单一的传着。

    夏天蓝的身体注意了他不能继承夏家的祖传功夫,夏闲落打破了夏家功夫传男不传女的祖训,决定传授夏天碧功夫。

    夏天碧过了六年快乐自由小燕子似的天堂生活,自确定弟弟无法习武开始,坠入到日日汗湿衣裳小腿儿直打颤的地狱生活。

    夏天碧看着弟弟晃着小短腿,坐在爷爷的腿上舔棉花糖,那棉花糖多美啊,像天上的云一样,一篷篷,一团团,夏天碧只觉得喉咙更紧更干了,那棉花糖,以前是她的专利啊。它很软,很甜,舌头轻轻一舔,一条条白丝丝就像蜘蛛的网一样,布到了舌头上,网住那甜津津的口水。

    夏天碧终于从老虎那儿借了几个胆,罢工了。

    “爷爷,我也想吃棉花糖。”小女孩很委屈。

    “天碧,练功的时候要心无杂念,进入无我无人状态,方能大成,你看你,一块糖的诱惑都抵挡不了,如何能练好我夏家功夫?回去,继续,加罚一小时,如有下次,加罚三小时,依次叠加!”

    夏天蓝瘦小的脸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紧张地看着她,夏天碧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一连哭一边继续回到太阳底下摆好架式,眼泪却越流越凶。不知过了多久,一支雪白的松软的像云像绵羊的,“姐姐快吃,爷爷睡着了。”

    夏天碧鼻子哼一声,转头不去看他和他的棉花糖。

    “姐吃吧,我以后在吃棉花糖了。”夏天蓝要哭了。

    夏天碧凶他,“哭什么哭,谁让你不吃棉花糖了!”

    “我不吃,姐姐就不会想它了。”夏天蓝没敢哭出声来,小脸垮垮的,怕姐姐,又想亲近姐姐。

    夏天碧在弟弟的期盼中,伸出小小的舌头,舔了一口,又舔了一口。夏天蓝笑了,笑容明亮,像棉花糖一样甜蜜。

    后来夏天碧知道了爷爷故意让弟弟在她面前吃糖吃瓜果,目的只有一个,让她抵制诱惑,专注练功。

    夏天碧有些不解,问爷爷,“为什么要练功?又没有人打我们,我们也不去打别人,曾爷爷以前是镖师,现在又没人请我们保镖,爷爷,我不用那么用功好吧,累死我了。”

    夏闲落叹口气,摸摸她的头,“孩子,这世上最难测的是人心和世事,今天不知明天,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有人欺负我们,学一身武艺既可防身,又可健体,苦是苦了点,但只要心态正,苦中亦有乐啊。

    你爸爸不是学武的料,学了十多年,也学不到夏家功夫的精髓,只知其形,不懂其神,是以,他的功夫永远只是花拳绣腿。我夏家功夫是指望不到他了。你弟弟,天生孱弱,根骨极差,不能习武,唯有你,聪明剔透,一点就通,就是不思上进。我不强求你练好夏家功夫的精髓,但我要你懂得它的精髓,将来你和天蓝自己有子女了,你得尽心传授,不让夏家功夫失传。”

    夏家功夫名叫夺命拳,顾名思义,招数狠戾,阴毒,凶残。夏天碧害怕,几度拒绝学习。

    夏闲落开导孙女,“武术是死的,无论多狠戾多毒辣的招数,它本身没有错,决定它对错的是人,人心。就好比火药,它推动世界的进步,可它也制造出了足以毁灭地球的弹药。任何东西都有双面性,只要你不存在害人之心,它就不会成为你的凶器。”

    伴随着夏家功夫口决的是夏家拳训十六条,这是夏家人保镖多年遗传下来的经验,后来夏天碧在历尽家破人亡后,加了两条,安放在第一和第十八的位置。

    第一条,世上最可靠的人是自己。

    第二条,没有找到绝对信任的人,不要把后背空出来。

    第三条,警惕任何人任何事,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坏。

    第四条,未知对方实力之前,不要轻举妄动,一旦抓住对方弱点,一击致命。

    第五条,冷静,冷静是打败对方有效条件之一。

    第六条,轻易不动手,动手不留情。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第七条,处在特定的环境里,要相信自己的直觉,直觉是身体对周围环境的互动,是一种境界的体现,境界越高,直觉越准。

    第八条:就算是睡觉,也要打开第三只眼睛。

    第九条,要选旗鼓相当的对手,才会给自己以动力

    第十条,只要有选择,任何时候,不要将自己置于最明处!

    第十一条:要随时保持警惕,做到对手所在的位置心中有数。

    第十二条,任何时候不要低估你的对方,须知,老虎搏兔,尚须全力。

    第十三条:实力尽量隐藏,在最佳时刻发挥,能起到最佳效果。

    第十五条,遇事不能慌,要镇定,要理智,要从千头万绪中找出头绪来。记住,任何事都有翻盘的机会。

    第十六条,角度和力度是技巧,速度是生命。

    夏婆婆教训第十七条:要学会判断对手在想什么,依据他的想法来判断他接下来要做什么,能判断出这些,对手任何的优点在你眼中都成了缺点。

    第十八条:人生于世,与其与世无争,不如奋起一争!不争,坐以待毙,争,尚有一线生机!

    十二年过去了,夏天碧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夏天蓝也在摇摇晃晃中长大了,身体依然孱弱,但丰神俊朗,面冠如玉,眉目间自有一股书卷味。而夏闲落到底是年纪大了,身体已一日不复一日。

    夏天碧注意到近一年来,每天早上,都有一个眉清目秀高高瘦瘦的年轻男子从她家门前经过,每天傍晚再反方向经过一次。经过的次数多了,慢慢熟悉了,夏天碧知道了他是附近小学的老师,叫路文哲。

    夏天蓝习武不成,书却读得好,和路文哲认识后,两人交谈的次数多了,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于是路文哲成了夏家常客。路文哲一方面与夏天蓝惺惺相惜,但催他常来夏家大院最大的原因是他喜欢上了那位美丽爽朗的姐姐夏天碧。

    而夏天碧也悄悄地爱上了这位温文尔雅、谈吐不凡的男子。他总是面带微笑地看着她,那时,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加快,手足无措,脸上发烫。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路文哲向夏天碧表露心思,而夏天碧半含羞半鼓起勇气说起自己的相思。

    一年后,两人结婚了。一对有情有爱的小夫妻过上了平淡而快乐的生活。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场席卷全国的浩劫轰隆隆开过来。多少家庭破裂,多少人丧命,多少幸福失散,再也找不回。

    夏家被一群红卫兵以私藏宝物的罪名被关押,夏家大院被贴上封条,其受害程度比当地的任何一家都严重,不但夏家四口人全部关押起来,连出了嫁的夏天碧都没有放过,关到一起。当时夏天碧想反抗,却被路文哲难住,他指指家里的父母,“你若反抗,那群人不会放过家里人,你先去吧,应该关几天就可以出来了。”

    夏天碧看见丈夫眼里的无奈和痛苦,也心生无奈和痛苦,她被一群气势汹汹的红卫兵带走了。在牛棚里关了三天,日日夜夜有人来问宝藏的事,夏天碧茫茫然,她哪知道什么宝藏!

    第四天,她突然接到了路文哲让人带来的离婚书,说是要和她划清界线,不与资本主义走狗和强盗为伍。

    夏天碧不敢相信这是路文哲说的话,她不接离婚书,不在上面签字,强烈要求面见路文哲。但路文哲一直没有出现,夏天碧威胁红卫兵,如果路文哲不出来,她永远不签这张离婚书。第五天,路文哲没有出现,他的母亲却来了。

    路文哲的母亲是位干瘦的缠着小脚的老婆子,她轻蔑地说,“你们夏家土匪出身,私藏国家宝藏,是资本主义的余孽,是我们需要坚决割断的尾巴,我们路家要和你们夏家彻底划清界线,为了表示决心和态度,我儿子路文哲不会再见你一面。他当初看上你,是他的错,是他思想走了弯路,现在,他天天在家对着主席像写检讨,作自我检查。你签了字吧,你不能害了他,签了字你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以后各自婚嫁自由,互不干涉。”

    夏天碧在上面签了字,她并不相信路文哲会说出那样的话,她爱他,了解他,她相信他也爱她,了解他,那些话多半是他母亲自编的,但她到底被她母亲一句话打动了,她说,你签字吧,你不能害了他。

    第六天后,她被转移,一脚踏进一间阴暗潮湿的小房子,眼前的一切让她想发疯、想咆哮、想杀人!她的父母和弟弟还有爷爷竟然被打得奄奄一息,特别是弟弟夏天蓝,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夏天碧抱住弟弟大哭,她练了十多年武功,竟然保不住家里一个人,连她最爱的弟弟也保不了,这世道,再也不是以前的世道,这人心也不是以前的人心。

    夏天碧将弟弟背到背上,流着泪对爷爷和父母说,“我先背弟弟出去,回头来救你们。”

    夏闲落口里吐了口血,染红了他那束引以为傲的胡子,可他再也没力气去擦干它,他慢慢腾腾一字一句地对夏天碧说,“你-过-来。”

    夏天碧小心翼翼地将弟弟放到地下,凑到爷爷的嘴巴边上,听见到夏闲落说,“天碧,我们都逃不出去了,有人暗中害我们,他们有枪,你带着我们走不了,现在,你什么都不要管,一个人逃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七章 返回《风里狼行》目录 下一章:第九九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