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九章

文/湖坨坨
风里狼行 本章字数:5777 风里狼行txt下载
推荐阅读:空亡屋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天才霸主 剑动山河 气冲星空 少年至尊 江山权色 混沌武神 一品姐夫 魔动九天
夏婆婆番外(二)

    夏天碧大哭不止,尖叫着,“不,不,我不走,要死要活我们在一起!”

    夏闲落突然厉声,“我要你一人逃走,是有任务交给你,夏天碧,你听好。”

    夏天碧止住哭声,但止不住眼泪纵横,她强忍着悲痛,乖巧地说,“爷爷,您说,我听着。”

    爷爷凑到她耳朵旁边,压低了声音,“大院书房有一套津县志,分上下两册,每册里藏着半张藏宝图,合成一张。你去将两本书带走,宁死不要让它落到他人手中,它是我父亲你曾爷爷传下来的宝藏,这么多年没人知道,现在突然传出消息,绝对是有心人想借机夺宝!记住,宝藏绝不能丢!你走了后不要再回来,宝藏埋在青山镇的青山村,以后将它传给你的后人,还有,在书架的第三个格子里,有一个夹层,里面有一笔钱,你拿去......”还没说完,夏闲落口中血一涌,胡子被鲜血浸染,声音低下去。

    原来,原来真的有宝藏!

    “爷爷,爷爷,您不要死,不要死!”夏天碧来不及多想,抱住爷爷的身子大叫。

    “天碧,听爷爷的话,马上走!”父亲气息微弱地说,“走,不要管我们,如今我们祖孙四人能死在一块也不寂寞,孩子,走,再不走来不及了!”

    夏天碧摇头,大哭,“我不想走,不想走......”

    “不走也得走,爷爷的嘱托你得完成,你想让他死不瞑目吗!?”父亲尽最大的力气爬过推她。

    夏天碧看着父亲,又看看母亲,两人的眼睛里全是期盼和恳求,走吧,走吧,孩子,走得远远的,不要回来。

    夏天碧再看看爷爷,他还吊着一口气,眼睛鼓着,手指窗外,嘴唇抖动,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但那神情那动作,却比说的话更急迫,走,快走,再走来不及了!

    夏天碧最后看一眼弟弟,他已经没有呼吸了,脸上苍白,眼窝凹进去深深一个窝,可以放进一个鸡蛋,手指铁青,如钢丝一般弯曲着。

    夏天碧记起那个夏天,他拿着棉花糖递到她的嘴巴边上,说,姐姐,姐姐,舔一口,舔一口,爷爷睡着了。

    夏天碧眼睛里突然喷出仇恨的光芒,她狠狠地的擦干眼泪,再次望一望躺在潮湿土地上的四个人,他们全是她的亲人,她的祖父,她的父亲,她的母亲,她的弟弟。如今,他们有的死了,有的正在死去,而她,却面对茫茫的黑夜,救不出一个人。

    夏天碧用衣服将手肘处包起来,走到窗户前,窗户是木质的格子,看那枯旧的样子已有些年月,夏天碧提起手肘,左右发力,一下,两下,窗户中间的木格子断了。夏天碧缩起身子,从小小的断格处钻出去,投入无边无际的黑暗。

    还在前天前,夏天碧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有恩爱有加的丈夫,有慈祥关爱的父亲,有严厉却疼她的爷爷,有温和乖巧的弟弟,几天后,这一切,她全部失去,只剩下她孑然一身。

    夏家小院门外还有人守着,一左一右。夏天碧没有惊动他们,悄悄从后院翻墙而入。她在这里长大,这里每一处的物件她闭着眼睛也能找到。黑暗中,她摸进了书房,凭绝对的熟悉,找到了两本书。

    她想起小时候,她指着津县志问爷爷,这里都写什么呀。爷爷笑着说,这里写着宝。小小的她会扁扁嘴,爷爷就知道骗她读书,说什么书中自有颜如玉啊,书中自的黄金屋呀,傻傻的天蓝就被爷爷骗到了,天天读书,在里面找颜如玉黄金屋。她才不信,她才不要天天读书,天天练功就累死了。

    现在她才知道爷爷的意思,里面写着宝。

    夏天碧没有听从爷爷的话,“两本书全部带走”,她随便抽了一本,藏到身上,又打开第三格子里的夹层,找到一个厚厚的布包,她小心藏好,猫着身子,在黑暗的掩饰下离开。

    夏天碧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报仇!但此劫浩大,到处是运动,仇人到底是哪个?夏天碧想起爷爷的话,有心人夺宝。你不是要夺宝吗,我给你留下一条线索,半张藏宝图应该够你找到津县来,我就在津县等着,你来取宝,我取你人头!

    夏天碧成了一抹幽灵,飘荡在青山镇一带,她不敢公然露面,她没有忘记目前的身份,逃跑的犯罪分子。在躲躲藏藏间,在暗无天日间,她过了几年,终于迎来了全国大天明,文.化.大.革.命结束。好消息接踵而来,全国各地冤假错案相继平.反。津县的冤假错案平反也进行得如火如涂。

    夏天碧没有露面,她的仇人一日不露面,她就不能露面。敌暗我明,谁先露面谁先失去先机。

    亲人埋骨的地方没有,据说当年夏家人死后,被一辆货车送走,车上还有其他被害人,也许在哪个不知明的地方被坑埋,或者在火炉里化成了一股青烟。

    一个朦胧的月夜,夏天碧潜进了夏家大院,大院早已解封,可是院里无人,里面破败不堪,齐腰的野草,齐足的枯叶,躲藏在附近的野猫的嚎叫,夜间阴凉的风,都见证着这个地方的荒芜和萧条。

    荒烟漫草的年头,兵荒马乱的年头啊!

    屋里几乎被洗劫一空,特别是书房里的书,无一本留下。空荡荡的书房,月光落进来,一层阴阴的白,像一层长了白霉的腐烂的肉,扯一下却发出生生的痛。

    夏天碧收拾眼泪,这几年,她的眼泪都流干了。她收拾了几件亲人们穿过的破烂的衣服,彻底离开了夏家大院。

    她偷偷去了路文哲的家,不谈旧情,不思过去,不询问,不要答案,只是想见一见。

    她见到了路文哲,不止他一人,还有他的妻子和孩子,孩子看起来有三岁,而当年夏天碧签下那张离婚书的时间距离现在只有四年。夏天碧心里一颤,她提醒自己,不要想,不要去找答案。

    一家三口在自家门口纳凉,路文哲抱着孩子在腿上,跟他玩你拍一我拍一的游戏,那女人笑着在他身边打着扇,这时的月光有了不同的含义,照尽一家的幸福与温馨。

    夏天碧心痛非常,这一幕如刀子一般深深刺痛着她的心,她不想再看下去,悄悄地准备离开,突然,她听到那个女人在问,“文哲,你娶我有没有后悔过?”

    “美秀,娶到你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路文哲温润如玉的声音传出来。

    就是这个熟悉的声音,曾叫过她夏天碧世上最爱的人,最美的人,曾说过她是他前个修来的福气。

    原来温润如玉还可以恶心到如此地步,可以满嘴谎言说着人间的大爱,做个人间道貌岸然的谦谦君子。

    夏天碧握紧了手掌,指甲陷入掌心,却疼不过左胸那处曾经充满爱的现在被狠狠刺伤的地方。

    “那你有没有后悔那样对待夏天碧?”那个幸福的女人继续问。

    “唉,当初揭发她家我也是没办法,要不然我一个臭老九就会被打成黑五类,我若打成黑五类了,还能和你在一起吗?”

    仿若晴天一霹雷,击中了夏天碧,他揭发?夏家有宝藏的事是他揭发的?

    “你不怪我爸爸就好,他就是看中你的才气,不忍心你被夏家牵连,才想出让你明哲保身的办法来,他是一心一意为你好,还把我嫁给你。”女人柔声道。

    夏天碧眼睛里喷火,原来早就勾结了!

    “我哪会怪爸爸,感激他还来不及,要不是他老人家,我哪有今日。”

    “对了,文哲,那夏家也没人了,大院一直空着,你也曾是夏家的女婿,不知道能不能把那大院接过来?”

    “美秀,这样不好。我和她是离了婚的,没这个道理接收。”

    “让我爸爸出面,这事你别管就是了。”女人的声音变得坚定,男人果然不作声了,像条乖巧的狗。

    女人的声音又响了,“当时传言夏家有宝,到底有宝没有?”

    “不知道,夏天碧也从没跟的提过夏家有宝,也许防着我吧。笑话,我一读书人,会要她家的宝?”

    如果夏天碧不是要报仇,此刻她就会跳出去将路文哲打个生活不能处理。她到底是潜伏得久了,有了忍性,小不忍则乱大谋,和家仇比起来,这种算计不算什么。今日得到了答案也好,她终于没有任何牵挂和顾忌,终于可以心如死灰,心如钢铁。

    她踩着月色而去。路文哲,我还会回来的。

    她找到一个可靠的亲戚,是她妈妈那边的人,夏天碧将一包衣服交给她,又给了她一笔钱,让他帮着夏家人建一个衣冠冢。委托好一切,她去了青山村,在那儿买了一间旧房子,内内外外收拾一番,住下来,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偶尔她会潜进津县,找可靠的人询问当年的情况。可没有发现有用的消息,她想到了那夜路文哲的女人说到她爸爸,这个人在这件事中起了推动作用,也许他知道点什么。于是又一天晚上,她用一条围巾包住了脸,偷偷找到了那个叫张金富的一脸麻子的男人。

    张麻子从一间小酒馆里出来,红脸红耳的,剔着牙签晃悠悠地走在路上,行到僻静处,夏天碧闪出来,将他堵在墙角,低声厉喝,“张金富,当年夏家一家被灭,如今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张金富一听夏家人,吓得腿一软,酒醒了一大半,当年夏家人惨死,他是知道的呀,当下哆嗦着,“不是我,真不是我,我只是让路文哲将夏家有宝的事传出去,然后让他跟夏家那个女儿离婚,再没做过其他了,真的,我没害死人啊!”

    夏天碧没想到这么一讹这麻子就说出来了,继续追问,“你为什么要路文哲传播那消息?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也是被逼的,上面让我这么做,一定要让红卫兵相信夏家真的有宝,要让人相信,只有夏家自己人传出才有人相信,所以我才找上路文哲,路文哲处境也不好,我答应帮他,并愿意将女儿许给他,所以他就答应了帮我。我只求你不要找我,我没有害死夏家人,这么多年,我一直很害怕,死了那么多人啊!”

    “上面让你这么做,上面是谁?”

    “我不知道,只知道是b城派来执行文.革命令的人。”

    “夏家书房里的书都到哪去了?”

    “我不知道,真不知道,听说是上交了。”张麻子已经软到地上了,声音抖得不成样子,他做了亏心事,以为今天就要遭到报应了。

    夏天碧看着这个猥琐到了极点的生命,她没动他一手指,悄悄来悄悄走了。

    又过几年后,津县来了一位新县长,叫木随云,b城来的。这个b城两字触到了夏天碧敏感的神经,她开始时刻注意着这人的动向。

    这人在津县大搞土地改革,首先竟然是迁坟,第一批目标竟然是包括夏家衣冠冢在内的一些大户群墓。

    夏天碧相信这人有问题,一到津县就瞄上了夏家的坟墓,难道是认为夏家宝藏藏在坟墓里不成?但她又不敢绝对肯定这人是不是针对她,她不杀他,但必须赶走。于是,夏天碧暗中联系了一批被损害利益的同伙,对这位新来的县长施压,施压不成就暗中买通地痞混混对他的妻儿进行威胁,偷走了他才出生的女儿。

    木随云终于妥协,离开津县,那个才生几天的孩子被送了回去。多少年后,夏天碧才知道这一动作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孩子。

    后来几年津县沉入寂静,再也没有与b城有关的人出现在这里搞大动作。夏天碧在青山村过着寂静的生活,她想,就让她和这批宝藏一起沉入到这块土里吧,也算尽了自己作为夏家人的那片忠心。

    打破她沉寂生活的是两个孩子,姐姐叫易安之,弟弟叫易舒生。多么惊人的相似啊,强悍无比的姐姐,瘦弱多病的弟弟,不同的是,这位姐姐比她要合格得多,像只母鸡护小鸡似的护着弟弟,虽然她自己看起来不比弟弟多少。

    夏天碧坐在门里,眼睁睁地看着姐姐为保护弟弟被一群孩子打,弟弟扑上去护姐姐,自己晕过去,姐姐抱住弟弟哭喊着,一张沾满泥尘的小脸被眼泪洗成一张大花脸。

    夏天碧那颗死寂的心终于有了一丝丝波澜,她想,她有能力让一位姐姐保护一位弟弟,去做自己曾经没有做到的事。

    她收了那个女孩为徒,并将祖传的鞭刺传给了她,这个孩子果然没让她失望,为了保护弟弟,日练三九,夏练三伏,起早吞黑。夏天碧欣慰地想,要是爷爷看到她收了个如此勤奋如此聪明的学生,不知道多高兴,比起自己当年习武,这女孩不知道强了她多少倍!

    如当年爷爷所说,可以学不来夏家功夫,但必须懂得夏家功夫的精髓。二十岁之前的夏天碧学习不勤奋,她只做到爷爷的一样指标,懂得精髓,那场灭门的灾难后,夏天碧躲在青山村的屋里练习夏家功夫,她要加强本事,手刃仇人。多少年过去,她没等来仇人,却等来了一个顽强的孩子,这个孩子,让她明白了生命里还有另一种温暖。

    夏天碧将自己一身功夫全部传授给了安之,她相信,不用等很久,安之一定会超出自己,夏天碧由衷高兴,自己虽然无儿无女,可夏家功夫有了传人,而且这传如此优秀,爷爷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安之离开了,没想到那孩子不是易德成的亲孩子,离开也好,这地方不能困住她,安之,当属于龙归大海,虎踞平原,她品性、功夫和聪明程度都属于上乘。她不怕安之会吃亏,可是,她真舍不得啊。

    安之走后的第三年,舒生病彻底好了,去找她姐姐,夏天碧将那本津县志交给了舒生,叮嘱此书亲自交到安之手里,她也要走了,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见到这个让她牵挂的孩子,将书交到她手里,就好像将鞭刺交到她手里一样,她内心从没有过的轻松,夏天碧想,有些事不必等待了,她不用再潜伏,她要主动出击。

    这些年,她已查出当年从b城过来的人叫方招,她要去b城找方招,要讨回夏家的东西,书,命。

    她去了b城,多方打探,找到了方招,事隔多年,方招已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方招对夏天碧的到来既惊讶,又如释重负,方招对她说了当年的事,原来那天晚上夏天碧打破窗户逃出去,方招知道,却止制人去追,就此放过了夏天碧。

    方招说出了他的幕后主使人木慈。至于具体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知道,方招作为一警卫员,只听于命令。为了忠于命令,他让人放出夏家藏宝的消息,逼使夏家人交出宝藏,却不想夏家人如此刚烈,宁死不屈。方招带着夏家人已死的消息和一车书回b城复命,内心却受到良心的谴责,终于一个人远走他乡,一生未娶。

    作者有话要说:夏婆婆撑着她苦难的日子,泪流满面,高呼,求收藏,求收藏,她这么苦了,怎么没多少人收藏?

    还剩下最后一章,19号发布,风里狼行将全部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