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挑战他的底线

文/水清儿
本章字数:8744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人家南宫宝灵丝毫没有要诱惑夜战邪的意思,只是拿着毛巾边擦干头发上的水珠,完全不知道自己这幅清水出芙蓉的娇媚模样有多迷人,特别是在这夜晚灯光的照射下,而且还是在一位保存着三十几年都还一处成熟的男人面前,更是别提了,反而自个还在不停的询问他。

“首长,你是不等下还要回部队呢?,还是要在家睡一晚,明早再走?”

可是夜战邪看着眼前娇媚的小妻子,耳朵里听着她那温婉细语,他现情不自禁,下意识猛咽口水,那个大脑却是浆糊一片。什么平日里的冷静自持,什么超高的忍耐力,什么超强的控制能力,什么抵制诱惑的决心,什么那个事情他不急,可以慢慢来,他要珍惜南宫宝灵的想法,全部理智都随风远去。他此时眼里,心里,除了想要把这娇媚无比的小妻子,狠狠的压下就地吃掉,别无其实什么东西了。脑袋瓜子里仅有的一点思想就属于这个。

“我、我、我。部队有急事,我先回部队了,你赶紧休息吧。”

夜战邪落慌而逃。现在这样的状况,绝对是老天对他开的大玩笑,绝对是一个无比痛苦的恶作剧,若是再多留一秒,他真的很怕自己会不顾一切扑上去,直觉告诉他,一定得立马闪人,能闪多快就闪多快,能闪多远就闪多远,最好是有桶冰水给他泡泡澡。

南宫宝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见夜战邪迅速起身,准备离开的背影,她愣一愣,赶紧追了上去。

“首长,夜战邪,你等下……等一下……。”看见夜战邪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南宫宝灵忽然想起了什么,瞬间也明明了点。嘿嘿,心中小小跳跃出一个邪恶的想法。下一秒,南宫宝灵就从背后紧紧抱住夜战邪。

“首长,今天发生的事太突然了,我到现在还有点后怕……”

夜战邪瞬间全身僵硬,从后背传来的温暖和那柔软的娇躯,还有那淡淡的处子之香,妈哟!他感觉自己快要喷鼻血了,他好象现在做个伪君子,行不行,有木有!

“!没事了,一切有我。我,部队有急事,我今晚就不在家住了。”

南宫宝灵感受他紧张的样子,躲在背后邪恶地偷笑,透出一股奸诈得意洋洋的表情。经过这么多次的较量,还有他那无时无刻的关怀与疼爱,她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叫夜战邪的男人,似乎真的喜欢自己,可以从以上的总总表明,她的第六感是对的。抓住了这个小心思,南宫宝灵终于能敞开心扉的接受夜战邪这个男人是自己的老公的事实了。嘿嘿,她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婚后再试爱?嗯这个想法不错,这事值的期待,可以考虑考虑。

“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只是想你陪陪我!⊙⊥⊙是不是耽误你回部队了?对不起,我又不懂事了。你快点走吧,别真的耽误了事情。”

南宫宝灵缓缓松开手臂,放开了那个拥抱,闷闷的说道所谓的事实。嘴上功夫要求他赶紧走人,别误事,可那表情却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自顾自的站在一旁,不欢不喜滴。

“不了,都这么晚了,那些事情先让参谋长去处理吧!我陪你,等你睡着了,我再走。”虽然老婆大人开口叫自己快点走,可听听这悲凉的语气,夜战邪哪里还走的成,只好无奈地自己猛咽几下口水,然后深呼吸几次,接着闷不吭声的转身,走了回来。

南宫宝灵懦懦地回应着,“好。”其实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只可惜某某人看不到。嘿嘿……。然后转身,回房间。

夜战邪跟在身后,拿出手机给在楼下苦守的张浩然打了个电话。

“我晚些下来,你就在车里先休息下。”

苦命的警卫员,张浩然只能窝在车厢里继续等候,等上了一会见首长大人还没下来,就开始发起了牢骚。

“唉!本以为今晚早点训练完,可以好好休息下,谁知道天不如人愿,老天爷就是尽喜欢折腾人家,好惨哦。这么大半夜的还得在这里喂蚊子,看人家老大在那夫妻双双把家还。俺也好想有个人要,唉,为啥子就是毛人要尼?尼麻……。是谁说俺们是全天下最可爱滴人,俺们自己才知道,其实俺们是全天下最,最可怜之人了。杯具哇!”

公寓内,夜战邪轻轻地帮南宫宝灵擦干了那一头长发。然后一起躺下,让她乖乖躺在身边。关了灯,安心的把她抱进怀里,陪着她睡觉。

“嗯,我睡不着,夜战邪,你陪我说说话吧。”

过了一会儿,南宫宝灵在他怀里,转过来转过去,就是睡不着。身旁这只大暖窝,正在使劲往外冒热气,还有就是……她感觉到自己腹下有个硬硬的东西,好象在慢慢长大。这种情况下再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她还能睡的着,那她就是傻瓜一个。无奈只能提出点问题来,也似乎想挑战一下夜战邪的底线,可是那个沉默的男人只是紧紧地抱着她,偶尔顺从的配合她回应几句。

“乖乖躺好,别乱动,你今天也累了,等下一会儿就能睡着了。”夜战邪现在是有苦说不出,刚才为她擦发时,他家那老二才平息一点,这下怀抱娇软身躯,闻着从小妻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体香。他都能感觉到,那老二似乎有要起来的迹象。可怀里小人儿还在不停的来回转动,那不是火上浇油,还能是什么。本来就已经忍的好莘苦了,怀里的小娇妻再动下去,他都怕自己会马上化身为狼,先扑倒,吃干啃净,再说后话……

“可是,我真的睡不着耶!怎么办?夜首长。”黑暗中无法看清对方的脸,所以夜战邪不知道此时,怀里的那个让他好想扑到的小人儿,正露出无比奸笑的表情,而且还特意的在他怀中,嗯,动了两下,故意在他那胸口处大口呼气。可怜的首长大人,此时此刻无比受煎熬中,已经满头大汗了,无语泪奔中。

“嗯,你,你说怎么办,我,我也不知道!”哇,首长大人开始有些语无轮次了。

“我们聊聊天吧,平时都好少聊天。”南宫宝灵再接再励,挑战某某首长的极限。

“好,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某首长正在水生火热中,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现在的时间是快点平息内火。

南宫宝灵不满的嘟起嘴,这是什么嘛,明明是你陪我睡觉,干嘛要我说话给你听啊。而且平时他自己都好好说话,大部份就用几个字代替。今天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肯定要先把他的嘴巴橇开“不要,不要。你说话,我听着。”

过了一会儿,黑暗中响起夜战邪的声音,他原本低沉的嗓音因为**,反而越发黯哑,轻轻在南宫宝灵耳边响起,透出更多的性感与诱惑。

“嗯,我没什么可说的,一直以为都在部队里,而且部队的事情是机密不能告诉你。还是你说,我听着。”

怎么又把话题给丢回她这里来了, 南宫宝灵这下不乐意了,气嘟嘟地抬起头,在黑暗中跟夜战邪大眼瞪小眼的对望着。我看谁能支持到最后。哼。!

夜战邪怕不能自控,没几秒钟就干脆利落地闭上眼睛,任由小妻子在那干瞪着。

南宫宝灵看到夜战邪没看自己几下,反而闭上眼睛,气死她了。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嘿嘿一笑。点着有点奸诈的笑声响起,夜战邪感觉好象有点上当了。

“首长……既然你不能说部队的事,那就别告诉我。可是你可以说说你的初恋嘛,我洗耳恭听,别不好意思,你就当讲睡前故事给我听吧。”

南宫宝灵再次往夜战邪的怀里靠了靠,紧紧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再在他那平滑、宽厚的胸口处,吐出几口气息,然后安静的闭上了眼睛,等着他的故事。

夜战邪这才睁开眼睛,看向怀的娇媚妻子,只有无奈苦笑的份,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涌入下体,大脑已经开始供应不足了,要命的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挑拨自己。可是怀中这个小丫头却丝毫不避讳,竟然还很无辜似的躺在自己怀中眯着眼睛,一幅很是小懒猫的样,让他心里痒的发麻。最,最要命的是,自己前不久刚刚答应过她,不可乱来,这种事情一定要经过她的允许,他才会深入。

哦!老天爷啊,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啊?特么混蛋的老天,这种看得着,摸到着着,就是吃不着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哇!太杯具了,好痛苦哟!他都有点怕自己时间长了,他家老二以后还能不能坚不可摧。虽然心中呐喊不断,可是夜战邪也只能认命的份,谁让他的小娇妻今天似乎受到了惊吓,不然也不会那样委屈的簌簌落泪。唉!只能更加紧紧的抱在怀里,内心无限丫丫xx,自我安慰。

“好吧,我告诉你,但你不能笑话我,而且这事就当个故事听听,不要想太多。知道不?”

“好的,哈!我保证,不会想太多。”南宫宝灵一边不断的打着“哈哈”想睡觉了,一边回应着自己一定不会想太多,谁没个初恋哟,何况首长都这把年纪了,以后肯定有谈过恋爱,或者是暗恋过谁。

“我的初恋是个女孩,那时她看起来才十几岁吧!因为那时的她还穿着中学的校服。第一次遇见她是也纯属偶遇,我根本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她。只记得她那坚强的背影十分迷人。而且,那时她正好在教训一个小混混。那自信的表情,麻利的身手,坚强的模样,都深深刻画在我心里,那时她不知道我就在她的后方不远处看着她。原本真的以为这是一次偶遇,可是我们竟然在一年后的又相遇了。她还是一样娇小,可是不知道受了什么打击,变的憔悴、削瘦了,而且最主要的是,她睡在我旁边的时候竟然在梦中不断落泪了。当时我看见她那模样,很想要保护她,不想让她如此伤心难过,很想要为她遮风挡雨,给她一片可能任由她翱翔的天空。可是那次我们又错过了。没想到,在我……”

怀中的南宫宝灵在夜战邪低沉的声音中迷糊的睡着了,恍惚间总感觉那个关于他初恋的故事总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她太困了,听着听着就忍不住,下下眼皮打架。因为昨天晚上和夜战邪吵架的关系,她又哭又气,她几乎整夜都没睡好。第二天又一直在学校里做研究,晚上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就是想好好听听他的故事,都力不从心。

“在我……。”

漆黑的夜色中夜战邪绽放一抹微笑,迟迟等待着怀中娇妻是否会有点反映,可是他没等到她的回应。低头一看,那个吵闹着要听睡前故事的小丫头,已经趴在他胸口熟睡悍然,就差打呼噜了。

“我初恋的小丫头,我深爱的妻子。南宫宝灵,乖老婆,好好睡吧,希望你能做个好梦,在你的梦中有我,有我们的孩子,有我们的孙子,然后我们一直到老去。”

夜战邪怀抱着已经熟睡了的小娇妻又躺了一个小时,看看手表,时间离天亮没多久了。他悄然起身,心中那份欲火已经平息了,然后将她放平,在她那诱人的红唇上,轻轻印上一吻,转身起步离开。

苦逼在楼下等了几个小时的张浩然,猛然听到公寓里传来的声音,立马坐直身子,瞬间所有的细胞提升到最高点,所有瞌睡虫都跑光光。

“老大,你总算是下来了,可怜我这孤家寡人在这里喂了一夜蚊子啊!”

张浩然看到夜战邪从楼里出来满脸幸福样,控制不住自己,怎么也要吐吐苦水。

“是不是喂一夜蚊子太少了呢?”夜战邪直接将他往死里整,省的他有功夫在那胡说八道。

“啊!没,没,没。不少,不少,太多了,特么的多。嘿嘿,老大我们赶紧走,等会还有个会议要开。”

张浩然一听就知道什么意思,妈哟!赶紧转移话题,他可不想再去喂多少夜蚊子。迅速点火,开车闪人,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

…、、

夜战凌送走自家哥哥之后,就一直坐在警局内休息了一个小时,什么话也没说,也没什么表情,只是紧闭双眼懒懒的坐在那里。在这其间,那刘局长和警局的值班警察,全都一声不吭的站在原地,而蹲在地上的那群小混混更别提了,全部都在默默流泪,恐慌不已。

一个小时后他休息够了,夜战凌笑容满面的起身,站在警局内四周环视了一翻。刘冬明在身旁看着他的笑容,感觉那笑里藏刀的二少爷,比他家那大少爷队长都还更可怕。

眼前这号人物,看起来是个温柔、外型秀美的美男子,但他能把很多很多事看得相当周到和全面,他似乎能读懂读透你的心思,在最适合的时间和地点给你最大的惊喜。其实他就是个笑面虎,原来在部队就没少被他折腾,夜家的男人没一个简单的。俗话说,看人不能只看表面,人心隔肚皮。

“你们这群混蛋,到底是为什么要尾随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们的麻烦呢?”

夜战凌一脚踢向那群混混最前面的几个人,那几个混混如断线的风筝,纷纷向后飞出几米远,然后扑通一通,全部落在地上,“呕”吐血三尺长。

“我们不知道那是夜二少你,真的不知道。不然借我们天大的胆子,我们也不敢对你不敬。求求你,二少爷,手下留情。我们真的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手下留情。呜……”

那一群没被踢到的混混们,个个都吓的屁股尿流,死命在那嗑头谢罪,求捞。

“混蛋,你们以为这样就算了吗?什么时候我夜二少是这样好糊弄的人?”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他是夜家二少爷,虽然顶着各种不好听的名声,那都是给外人看的。可是他很清楚,自己为什么选在三十岁之前会洗白自己的身份,以另一种身份进入政界、商界,那是他注定的命运。他轻浮,不代表他没有实力。他纨绔,不代表他好说话。他那家投资公司背后还运营着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是不都以为夜大少不好惹,夜二少就很好惹呢?看来今天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是不会明白一个道理,就那是,不管夜家是男人或是女人,从来都不是随便能惹得起的主,统统都给我擦亮了狗眼看明白了。

“二少,消消气,你现在身上还有伤,不如今天就先到这,你先去医院检查,检查,这里就先交给我吧。”

刘冬局心里苦逼的不行,好不容易送走了夜战邪那尊大神,现在还留下一个夜战凌这尊大仙,唉!真是棘手的麻烦。可是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苦命局长,谁也不敢得罪啊!要命的活,太苦逼了,太杯具了。

“不用检查,我身体好着很。你给我把他们这群人给我关进监狱去。我会亲自审问,刘冬明这里的事情不用你管,你最好跟你那几个手下说明白,今天的事情若是走出去半点风声,我想你真的要扒了警服,回家吃自己了。哦,不对,这事都惹到我小嫂子的头上了,我看大哥不会这么简单就算了的,我大哥的手法,你应该是很清楚。”

夜战凌说完转身就走,回家收拾下自己,回头再来审问这些人。

刘冬明哭丧着一脸,只能去照办,他可是看明白了,那位首长大人,似乎有一种怒发冲冠为红颜的意思,他可不想当炮灰。若是夜家想要拉你下水,根本不用背后动手,直截了当,名正言顺,就能让你从此永无翻身之地。

**…

夜战凌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公寓内,从酒架里拿出一瓶皇家鹰鸣——葡萄酒。市价要3万美元一瓶。他眼都未眨一下就把酒盖给打开,再从旁边杯架上顺手拿出一支波尔多的水晶杯将酒倒上。“咕噜,咕噜”喝了起来,一杯下肚,再来一杯,这才解气。起身走进洗澡间。

(波尔多的杯子杯脚很长,口相对大,便于芳香能够从杯子中心部分上升到杯口,所以大部份行家都会用这种水晶杯喝葡萄酒。

夜战凌整个人都泡在浴缸内,只露出一个头,眯着眼睛享受着,脑子里已经百转千回了。他知道自己这次做的太过火了,让那些贼心不死的家伙,一次次挑衅。险些让小嫂子受伤,大哥刚才虽然下手重了些,他无可怨言。还有那可爱的小丫头,这次也吓的不清。

想到那张假苹果的圆脸蛋,他这里心里就如触电般,滋滋的响,好象有种被电的感觉。他当时清楚的记得那丫头说,要找一个叫果子人来秒杀自己,还说他们是特别好的朋友。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当时心里酸酸的难受,好象是别人说的那种吃醋感觉,难道说自己喜欢那个还没长大的小丫头,而且还是一见钟情。他搞不懂一向自以为很了解女人,而且也从不缺女人的自己,怎么会对一个刚刚见面没多久的小丫头上心。

或许,可能,大概是因为那丫头看起来天真、可爱、单纯、没有坏心眼。以前那些女人,不是贪婪他的金财,就是贪婪那夜家二少奶奶的位置,或者是他这副皮囊,而那丫头完全是反着来。下次再见面如果自己还有这种感觉,他就肯定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她。呵呵,那么就是那小丫头倒霉的日子要到了,看看自己怎么把她给追到手。想想那小丫头气嘟嘟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嘴角上扬,露出那口洁白牙齿。

------题外话------

夜二少追妻路好杯具哦。

(快捷键 ←)上一章:第120章 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 返回《首长大人的小小妻》目录 下一章:第122章 十大酷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