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腹黑大尾巴狼的计划

文/水清儿
本章字数:10728 首长大人的小小妻txt下载

当手术室的红灯灭掉,手术室的大门打开,主治医师跟几位手术护士缓缓开门走了出来,夜战凌与夜战火马上拥簇上去,等待着心中迫切的答案。

“医生,怎么样了,夜战邪的情况还好吗?”

因为电话里说是枪伤,可吓坏了着一对兄妹俩。

当时夜战凌正在上网,捣鼓一些什么追妻计划,什么诱妻计划之类的资料,为的就是把谢语乐那个可爱的的小丫头给追到手,没办法啊!谁叫那个迷糊可爱的小丫头、柴、米、油、盐、都不进,浪、漫、情、调、也不爱,唯一一大嗜好,就是——啃苹果,大苹果,苹果、苹果、还是苹果,啧啧……他只好在这个苹果的地方下功夫了,突然一个电话打断了他的思路,部队里来的电话说是自家大哥中枪了正在医院抢救,他咚的一声,丢下手中的事,马不停蹄的往医院里赶。

这边夜战火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明人家正在和几位名援小姐们在酒吧里喝酒,大家正玩的开心时,这不,一个电话就把她给惊喜了,可是自己这一身子酒气,哪里敢往医院跑,当下就一路狂飚车到自己那个私人小公寓里面,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洗白白了一遍,再一路狂飚到医院里,火瞭火赶的,总处是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了。

但是此刻的南宫宝灵却没有起身往医生那里去,只是坐在原地担忧的握紧拳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直看着前方。其实她是有微微有些害怕,害怕若是不好的结果,该怎么办?她不知道要做如何的反映,只能暂时的麻木自己。

辛医生看到眼前这几位这么激动热切的眼神,非常为难的别开眼神,妈呀!太有罪恶感了,真的,真的,太有罪恶感了。这里可是军区专属的医院,夜战邪这个人,他可是很熟悉了,大家也不是第一次见面,而且夜战邪也不是第一次受伤进手术室,自己都已经为他做过好几场手术了,毕竟他也是从部队出来的,知道这部队里受伤是常有的事,何况人家还是特战旅的,哪里会有不受伤的可能性,这受伤啊,都是家常便饭了,大家习惯习惯就好了。

可是里面那个家伙,明明就只是手臂中了一枪而已,虽然说在来医院的途中远了些,耽误了最佳急救时间,出血量有点惊人罢了,但是那点皮外伤对于夜战邪这个生存能力no。1,常年在部队里摸、爬、滚、打、的人来说,这点子小伤根本不算什么,完全就是小事一桩,这要是换做在战场上时,他自己都可以当时就地解决了的。

但是那个家伙竟然死活拖着自己在里面聊天了将近一个小时,苦口婆心,死皮赖脸的说:“追老婆不容易啊,真的,真的,想想咱们可都是常年要在部队里生活的人啊!有多少女人愿意嫁给咱们,是兄弟的话,你就得帮帮我啊。我那是军婚,你身为战友,难道忍心袖手旁观吗?你身为战友,你难道就是忍心让我孤身一人,指不定哪天为国家捐躯时,都没个人来送行吧,兄弟你不能这么狠心,大家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啊!”

啧……身为医生,他第一遇见这样的病人,简直是在挑战他的人生底线,嗷,嗷,嗷,他好想立刻撒腿跑人,能闪多远就闪多远,不要跟这种疯子一般见识,毕竟这里可不是精神病医院哇。可是这会已经被夜战邪给缠上了,如果不能顺着他的意思走的话,他可以想像得到,以后也肯定没有好日子过啊!好纠结哦,好痛苦的选择,啊!啊!啊!。

“咳,那个,病人已经渡过了危险期,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之后好好休息,加强营养差不多就好了。可是他现在身体很虚弱,因为打了麻醉的原因,在手术后大约一个小时后才会苏醒,基本上就是这样了,只需要你们家人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就行。”

夜战邪,兄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以后还得靠你自己啊!老婆还是得要靠自己追的,别人最多就是帮忙在旁边秤砣下而已。人生第一次对患者家属撒谎的家伙,弱弱的飘走。

什么渡过了危险期,压根就是骗死人的。什么虚弱,压根就打了麻醉,缝合了一道小小的伤口而已。人家首长大人怎么说都是特战旅出身的,这样的事情早就习以为常了,就算是不用麻药,那点子小伤口,他根本连眉头都可以不用皱一下,却要骗老婆说自己刚刚度过危险期。唉,看看,看看,看看那位刚刚还失魂落魄,此刻却喜极而泣的小丫头,他深深为她感到悲哀。

对不起啦,非常对不起,嫂子,你们家首长大人绝对是有预谋,绝对是有计划的!绝对是条腹黑的大尾巴狼,嫂子,你以后的婚姻史一定会金光闪闪。

**…

安静宽敞的病房内,夜战火看着南宫宝灵一身狼狈的样子,不得不逼迫她去洗漱了一下。

“小嫂子,大哥现在也没这么快醒来,你先去洗漱一下吧,你这一身……。”

南宫宝灵没有说话,依然是守候在夜战邪的床前,问丝未动。

“小嫂子,你这样下去会给病房里带来细菌的,所以说你还是快点去洗漱,然后稍稍休息一下吧,这样才方便照顾大哥。”

夜战火见南宫宝灵一直坐在那里,独自伤心着,她只好说些刺激她的话,影响一下她注意力,希望她能听进去。如果大哥醒来,还看到小嫂子这幅模样,大哥非拔了她的皮不可。

这次夜战火还真就说对了,南宫宝灵一听到说会带进细菌来,砰,的一下就起身,打算回家把自己清洗干净,再煲个汤过来,等会夜战邪醒了,可以给他补补身子。

“哎,哎,哎,小嫂子,等等我,等等我,不要走这么快,我送开车送你回去……。”

夜战凌一边在南宫宝灵后面追着,一边小声嚷嚷。

换了一身运动服回来的南宫宝灵,说是为了方便照顾夜战邪。因为已经是深夜了,她坚持自己留守就够了,就让夜战凌与夜战火两个人先离开了。

病房内的钟表滴答滴答的响着,南宫宝灵坐在床前,紧紧握着夜战邪手,小心翼翼的守在身边,她心疼的无以复加。这世上,有一个男人,肯为你付出生命,这样的感情,没有一个女人会不感动的。

虽然现在不能说她爱上了夜战邪,但是南宫宝灵知道自己是已经开始喜欢上了他,而且经过这次夜战邪的表面,更加在她的心里扎根了,她暗自在心中发誓,她会一辈子对夜战邪好,只要他不会和自己离婚,她会守护这段婚姻一辈子的。

装睡的夜战邪,微微能感觉到自己的小娇妻已经正在慢慢的,一步步的开始走进他挖好的,那温柔的陷阱里去了。夜战邪愉悦微微勾起唇角一丝弧度,心中各种开心不断开始泛滥。啊!这个事情就应该这样发展的,他快乐的奔向了相爱的康庄大道,以后前途一定一片光明。

由是,微微动了动手指,夜战邪缓慢地睁开了眼眸,干哑的声音。“灵儿……”

听到那颤抖虚弱的两个字响起,南宫宝灵猛的抬起头,泪水止不住的落下,狠狠的扑进了他怀中。

“夜战邪,夜战邪,夜战邪……呜……呜……”

南宫宝灵无比感谢上天,真好,他还活着,真好。当时看着夜战邪中枪的那一刻,她真的不知道,如果失去了这个男人,她要怎么办。她终于能脱离南宫家,照顾弟弟,有一个所谓家的地方,有一个甘心为她承担风雨的男人,有一个甘心成为她无比坚强的后盾的男人。

若是失去了这一切,她该怎么办,是不是又要变回那一无所有的南宫宝灵。她一定会不习惯的,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夜战邪的声音,已经习惯了夜战邪味道,还有他那默默的关心,那些无言的疼爱。

“灵儿,乖,不要哭,不要哭。我说过的,你的眼泪就是我的穿肠毒药,你要是再哭的话,我看我真的会要死……”

死字还没说完,南宫宝灵突然声速的用她那温润的唇已经堵住了夜战邪的嘴,她不想听见那个字,不想听见那些话,永远都不想听见。她不要,不要夜战邪死,不要他离开,她此刻脆弱的已经没有办法负担那些事情。

夜战邪被这突然而来的亲吻给震的微微挑眉,表面上是风清云淡的,其实心里可谓是乐开了花,美翻了。啊!值得,太值得了,别说是中了一枪,擦伤了手臂,流了点血,现在就算再来一枪也没问题,啊!多么美好的事啊!原来生活可以如此多娇。

简简单单的一个小香吻,哪里能满足之枚腹黑的大尾巴狼呢。开玩笑,那可是他用鲜血所换来的小娇妻主动给自己的一个香吻,哪能就这么轻易的如此放过她,怎么说,也得犒劳,犒劳自己的辛苦付出吧。看吧,看吧,只见他悄悄地伸出左手,用力的捧住了南宫宝灵的头,不断加深了那个缠绵的吻。舌尖划过那诱人的红唇,那无比甜蜜的滋味,让夜战邪流连忘返。唇齿之间,那小巧的丁香舌,美妙的让他眯起了眼睛,享受这一刻的感觉,让他某些此时不该在此刻复苏的念头砰的,迅速地加重。

哦,太可恶了,现在手臂受伤了,不允许事情再进一步的发展下去,好不容易难得的一次机会,只能如此的放过。夜战邪虽然不甘心,但是搂着南宫宝灵,不动声色地将她拖上病床,紧紧的抱在怀中,那感觉还真真的好。

南宫宝灵也顺势悄然无声的靠在了夜战邪怀中,此刻听着那,咚咚……,有力的心跳声,一直绷紧地的心终于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夜战邪的心脏还在跳动,活着真好……,活着真好……。

夜战邪想着南宫宝灵也担心受累了一天了,晚上还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便不再骚扰她休息,只是拂过那一头柔软的长发,单用左手紧紧地搂着她,露出满足的微笑。

啊!活着,真的很好!

有老婆的日子,真的很好!

两个人在一起真的很好!

爱情的感觉真的很好!

无论是亲吻还是拥抱,真的很好!。

看着怀中可爱的小娇妻露出安稳的睡颜,夜战邪内心微微有一丝愧疚,轻轻地吻上了她的额头。

老婆,抱歉,真的很对不起,这一次骗了你,让你担心了。我求你快点爱上我吧,真的,快么爱上我,好不好,我保证,以后我绝对不会再骗你了,老婆……。

首长大人从那天受伤后开始,可谓是突然把职位加升了几级,外加,卖萌的表情,哀怨的言语,自己在伤者的可怜相,一度影响着南宫宝灵的所有思路与行为举旨。

“老婆,我有点渴了,给我倒杯水,好吗?……”

首长大人一声吩咐,南宫宝灵就像一只小蜜蜂一般,嗡嗡的忙碌起来。那厚颜无耻的大尾巴狼明明只不过是皮外伤而已,却表现的自己已经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了,那幅可怜相的样子。

南宫宝灵把那盛满温热白开水的玻璃杯送到夜战邪面前,他却露出的为难的表情。

“嗯,好痛,怎么办?老婆,我起不来,手好痛,只好麻烦你,亲口喂我吧……”

夜战邪看到那玻璃杯里端放在自己面前,故意为难支起身子,想起来喝水。却,夸张的大呼手痛,起不来,要求小娇妻亲口喂。对,是的,你没看错,是亲口喂,哦。

“什么?你要我,亲……”

南宫宝灵看看夜战邪身上缠着的绷带,又看看了他好象真的有点起不来的样子,似乎只要一起来,就会牵动伤口。再看看他那满脸皱皱的,似乎真的好痛的样子。最终一狠心,小心翼翼的含着水,送到夜战邪的嘴边。

啊!那条腹黑的大尾巴狼终于如愿以偿的喝到了自家小娇妻亲口送上来的蜜露,高兴的嘴角直往上翘,不过,一会时间,他又开始出招了。

“老婆,躺的时间太久了,我这身上有点痒痒,可是,我又抅不着,麻烦你过来帮我挠挠,好吗?”

天啊!怎么又来了,南宫宝灵无语望着窗外,再看看首长大人那一幅可怜、哀怨的眼神,不得不让她忍不住想,今天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可是无论怎么往窗外的天空中看去,那太阳它就还稳稳的升在东方。可是,再转过头去看看首长大人,还是那幅幽怨的眼神瞧着自己。

啊!郁闷,郁闷,郁闷的不行。可是没办法,只能照着首长大人的话做,糯糯地移动着自己,缓慢的往床前移动,企图时间可以静止。想知道为啥子吗?那是,因为,首长大人说的身上痒痒的地方,不是哪里,正是他的大腿内侧。呜……那个地方,怎么看都像暧昧的地方,叫她怎么下手,情何以堪哇……。

“老婆,我真的好痒啊!好象有好多、好多虫子在咬我一样,你能不能快点过来帮帮我……。”夜战邪表面上一幅好忍的好痛苦的样子,其实心底里早就乐开了花,他就是想要小娇妻多多接触自己的身体,多多接触自己的怀抱,这样才能,长之以久,慢慢变成习惯,习惯后就离不开他了,嘿嘿嘿嘿……。

南宫宝灵最终定了定神,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淡定,淡定。然后像要上战场似的,直挺挺的冲上前,一把掀开被子,毫不犹豫的往首长大人的大腿内侧挠痒痒去。此时,她心里在想,死就死吧,反正怎么说都穿着条内裤,应该看不到什么的,而且不过是挠个痒痒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当她没有挠上几下时,首长大人家的老二,突然之间就这样直冲冲的站立了起来,差点着南宫宝灵给吓傻了,脸都红到了脖子上。可是,她悄悄的抬头看了看夜战邪,发现对方根本就没看自己,而是看向了窗外,而且也没有叫自己要停的意思。唔,这下她应该怎么办才好,对方一点叫停的意思都没有,那意思就是叫自己接着挠?唔,好吧,自己全当什么也没看见,非礼误视,非礼误想,非礼误看。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南宫宝灵不断的为自己催眠。

这会儿的,夜战邪,哪有什么心思看窗外风景,其实他那所有的感观都移传到了腹部下,可是他现在又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当做了无其事,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啊!憋的好痛苦哦,特别是那有是有无的小手,在他大腿内侧轻轻的抓挠,天啊!太折磨人了。可恶,早知道会是这样,他就不应该拐骗南宫宝灵。现在到好了吧,最终受苦的还是自个。嗷,嗷,嗷……

…。

一早夜战邪醒了之后,这个称谓就从灵儿进化成老婆了,听着那低沉性感的嗓音,不断响起,喊着老婆,老婆的,南宫宝灵她都快要害羞死了。

可是夜战邪又为了救自己受伤了,她哪里敢对他大呼小叫的,只能任由这个继续面瘫的脸的家伙欺负。任劳任怨的不说,还要出卖色相,就像现在这样……

明明是夜战邪要喝水,却死活不起身,硬要自己拿嘴喂。可是每次爬上了病床给他喂水时,水却只喝了一口,她却被他吻了一个昏天暗地。

然后就是什么挠痒痒,看吧,痒痒没挠到多少,可是,首长大人他家那个东东,就在她的眼前直晃动,把她给逼的,羞死到家了。

她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奇怪,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老婆,我有些饿了,你喂我吃饭吧……”

南宫宝灵无奈,却只能默默坐到了床边,一口一口喂着夜战邪吃饭。幸福的某位首长大从,享受喊老婆这样甜蜜的称谓,外加老婆的可爱的各种服侍。太幸福了,太幸福了,帝王级别的享受啊,真的不想出院啊,真的还想在医院多住些日子。

看来他需要找到那个主治医生再次地深入的谈谈,能不能延期啊,自己占着这个幸福的病房,真的一辈子都不走了。

可是偏偏就有些人十分碍眼,总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偏偏要来破坏此刻夜战邪甜蜜美妙的小生活。(哈哈哈……开玩笑,不来搞破坏,咱家小灵灵,不被你给欺负死啊!尼们说涅,是不是,有木有,道理……)

“小嫂子,我来了……”

一声高呼,夜战凌毫不客气的直接推门而入。没想到,入眼前的是,就看见自己三十好几还在矫情让老婆喂饭的大哥。

“哇……哇……,老哥,你好幸福,哦……!”

也许南宫宝灵还不清楚,他们家夜家这位勇猛的首长大人,那以前可是中枪之后狂追犯人不放,楞是把人揍了个半死不活的,对方还如小强一般不肯倒下的家伙。他今天一早来探望的时候就去问了主治医生,看了详细的身体检查报告。靠,那根本就没什么事,好不,不过就是擦伤点皮,出点血而已,昨天还给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来。

他那腹黑的哥哥想要骗骗可爱的嫂子还有可能,但是骗他还稍微差了点。

“夜,战,凌,你没事跑来这里干什么,没事滚回你们公司,老实上班去。”

夜战邪板着一张黑脸,真的不想看见自己这个二货的弟弟,看看他那一脸奸诈的笑容,肯定是知道了什么内幕,nnd真是一种不爽的感觉。如果夜战凌要是敢透露一点点信息出来,看他出院后,不找个时间好好训训他,自己都妄为夜家的老大。

“哎呀,大哥,你都英勇受伤住院了,身为弟弟的哪能不来探望探望,表示一下关心啊,嘿嘿。”

夜战邪心中更加郁闷了,好不容易享受了一下和亲亲小娇妻的两人世界。竟然来了个夜战凌这个无敌大电灯泡。看看,他可爱的小娇妻又躲在一旁了。

“你,过来!”

生气,生气,夜战邪口气恶劣的对着南宫宝灵发号施令,为什么一有外人来就躲得远远的,难道他就那么给她丢脸吗?还是,他就那么招人讨厌?

一上上午都忍气吞声的南宫宝灵彻底爆发小宇宙,太过分,太过分了,简直是给夜战邪三分颜色,他就敢开起染房来了。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啊!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发。她要做后者。

“夜战邪,你够没了,啊!你,不、要、太、过、分、了!”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南宫宝灵丢下夜战邪拉起夜战凌就走。靠之,丫的,让你在这里自生自灭吧!什么喝水,什么挠痒,什么吃饭,不过是手臂受伤了嘛,至于闹成这样吗?你至于吗?至于吗?太过分了!太过分涅!

“哐”……一声巨响,夜战邪这位精心谋划一切的可怜人就这样被华丽丽的丢下在这病房里了。

**…

医院后面的小花园内,夜战凌捧着肚子,在那哈哈哈大笑,而且还在草地上打滚,笑的狂飙眼泪,抱着肚子一直笑个不停。南宫宝灵不好意思的鼓着腮帮子,她难得生气一次,可是夜战邪这厮真的太过分了!

“哈哈……,小嫂子你太威武了,我们家想来没有人敢给大哥脸色,而你,竟然还敢摔门,太帅了,太酷了,简单酷毙了!”

捧腹大笑的夜战凌感觉自己二十几年以来所受的委屈与欺负,这一刻都烟消云散了。啊!真滴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一物降一物啊!

说的太对了,太对了,大哥这样的家伙只有小嫂子能降服的住,果然是天生一对,缘份哇,缘份,绝配哇,绝配!

“好啦,小叔你可不可以别再笑了。”忽然想起什么的南宫宝灵站起了身子,认真的低头望着那个满地打滚的男人。

“对了,你去谢语乐家登门道歉了吗?”

夜战凌听闻一下僵住了身子,无力的卷曲在草地之上,露出一张痛苦的脸庞。其实,登门道歉不难,可是太难堪了,他帅气的夜家二少爷,竟然在上次意外中,被女人看见了如此软脚虾的一面,太丢人了,太丢人了。他会感觉不好意思的,所以一拖再拖。一直到现在都不也去找那个小丫头。

南宫南宫宝灵看着夜战凌如此为难的模样,就知道了他的答案。

“你肯定是没去了,对吧。要不,这样好了,你随便买点礼物吧,谢语乐那小吃货,她最爱的就是苹果了,很好讨好的。那个小妮子心肠软,心地善良,其实很好说话的。而且,你应该去探望一下的。”

既然大哥和小嫂子都下达了命令,就算再为难,夜战凌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无奈的点头,将那个小丫头的爱好和缺点铭记于心。苹果啊,苹果啊,苹果啊,难怪那天他似乎闻到了一股酸甜可爱的味道,原来是苹果香啊,真的可爱的一枚小丫头,哦……~

------题外话------

腹黑的大尾巴狼,开始有计划的,让小灵灵心甘情愿的跳进爱情的坟墓里…。

(快捷键 ←)上一章:第142章 追击悍匪,不慎中枪 返回《首长大人的小小妻》目录 下一章:第144章 新出炉的家规(快捷键 →)